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馆藏 -> 湖湘人物 -> 内容阅读

易图境

http://www.frguo.com/ 2014-11-20 

  易图境(1922— )湖南黔阳人,画家。作品多次入选全国大展,并在新加坡、美国、日本等十几个国家展出。

  苍如古铁 灿若明霞

  ——易图境写意花鸟画观后

  在花鸟画中写意画为难,大写意画尤难,不但难在意境与境界,而且难在语言与技巧。动人的意境与高超的精神境界,并不脱离花鸟生态的具体描写,却以深刻的体验和超越的神思,流露出物我合一天人互动的自由精神与无尽生气,高妙的语言与高明的技巧,不在于彻底摒弃前人的历史积淀,却善于化古为我,突破传统视觉方式的局限,使形色染乎世情,笔墨顺乎时代,在相当程度上,老画家易图境近年大写意花鸟画的精品,既开拓出新的意境与境界,又在语言技巧上刷新了面目,看他的优秀作品,总觉得充满了生命的光焰,闪耀着精神的灿烂,既苍如古铁,又灿若明霞,有石鲁后期作品的苦涩味与沧桑感,但已焕发出一片光明无限的生意,有朱屺瞻晚年的苍艳老辣,但更多激情奔溢老当益壮的雄襟;有崔子范花鸟的童心拙趣,却透露出返老还童者的智慧与深沉,我不认为他的艺术已经无懈可击,但那强有力的语言技巧及丰饶的精神蕴含却着实令我感佩。

  据介绍,易图境早年就读于华中艺专的武昌艺校,从学于张肇铭和张振铎等前辈,其后长期在教书育人的平凡岗位上淡泊自守、寂寞耕耘。在大写意花鸟画的知难而进中,他既从各领风骚的古近名家溯流,又向生意勃发的造化自然探源,湘西山水田园中花姿鸟态百韧不磨的生机天越,“文革”放逐中重返田园的独特感受,为易图境在大写意花鸟画中孕育意境升华境界提供了源头活水。徐渭、石涛、石庐、白石的杰出创造,《苦瓜和尚画语录》与《听天阁画谈随笔》对中国画精髓的阐幽表微,为他深入传统而斟酌去取显示了借古开今的经验。经过数十年的磨砺与探索,在他年过古稀之后,愈加精神焕发,愈加得心应手,于是水到渠成地完成了一次变法,引起我感佩的作品正是变法以后的手笔。

  从意境与境界而言,变法后的优秀作品大多流露着灵魂的震颤、精神的渴望,显示着峥嵘的岁月与旺盛的活力,寄寓着生命的讴歌与光明的憧憬,那执著而逍遥的精神既潜入花情鸟意又已从一时一地的感受中升华出来,使人感悟,促人奋发。从语言与技巧而论,这些作品虽上承徐渭与石涛以来的“笔墨当随时代”的传统,但亦广采博收,对西方近现代绘画,当代中国名家作品、民间美术,均不无吸取,惟其如此,他的大写意花鸟画比之前人显得更加苍劲、更加拙厚,更加热烈、更加奇谲,也更多抽象意味。

  尽管前人为着扩大大写意花鸟画语言技巧的表现力已极尽良苦用心,早已将更上一层楼的可能压缩到极小限度,然而易图境毕竟以新的眼光发现了“至今已觉不新鲜”的薄弱之处,找到了突破前贤的着力点。比如,前人往往受“计白当黑”和“运墨而五色具”等传统观念的影响,一般在构图上尚虚灵而饱满,在笔墨形态上重点线节奏而少块面对比,在水墨相生上求淋漓酣畅而少干毫渴墨,在色墨配合上讲以色辅而少光色发挥,对此,易图境在前人的少用心之处用力:构图亦用空白但力求充实饱满,笔墨不废点线但突出块面的作用,水亦不管湿润之处但突出“千裂秋风”的效果,设色时而以色辅墨互动的“带燥方润、将浓随枯”的技巧,形成了以焦枯豪与色重彩对比表现打破旧有程式的抽象与具象的结合,在前人和同代人之处,初步形成了始而冲击视觉进而冲击心灵的艺术张力。

  也许,易图境的艺术还需要更讲求浓墨中的层次与干笔的形态,在协调多种矛盾因素的统一中更求单纯的变化,特别是迟速的变化。但是小疵不掩大醉,观赏他的作品,人们总是被那种有着强烈礼堂冲击力的风格所吸引,接着又会在作者妙笔的引领下,进入他那充满生命光辉和自由精神的艺术世界,品味莲塘月色中的蛙唱、向日葵光焰中的雀噪、古梅繁花的历尽劫波、田园秋瓜的丰艳夺目,体察那挣脱苦涩阅尽沧桑在精神的辉煌。

  第四空间的原始生命之歌

  ——读易图镜先生的大写意花鸟画

  站在易图境先生的大画前,犹如置身于一种原始状态的氛围之中。

  如果说前人也有过类似尺寸的大写意画,但是,易先生的大写意画面上仿佛向外发出声音。红色的荷花如同红色的大鼓,藤黄色花轮就像陕北农民吹响铜唢呐,长而直的荷花枝茎,像古代士兵手中的长枪大戟,跺在土地上,阵阵威风。伸张的大块荷叶似一片旌旗,在风中飘动,有色有声,整个画面如同古代战场,千军万马等待号令奔赴疆场。易先生在八尺或十二或更大的宣纸上作画,用墨、水和红、黄、蓝原色演奏出如此具有爆炸的视觉效果,更突出的是听觉效果,这不仅是写意花鸟画,还是大自然原始生态的活着的交响乐章。

  在易老的画面上,听到的不是江南吴语丝竹,不是广东越剧洞箫,不是东北的“二人转”,不是中原的梆子,也不是西北的秦腔,这是来自湘西山中的保持原始生态的乐音。我没有去过湘西,那里应该还没有受到城市时尚的“污染”,也没有被“不中不西”的语境混乱所困扰,更不会有考虑现实中的艺术追求以外的种种考虑吧,在湘西这样一块纯净的土地上,艺术家想象力与第四空间交流,心中的孤寂与寻找知音的对话与渴望,均在超现实的意境中找到了空间与灵感。于是,大写意发出了悦耳的声音,画面奏出了古朴、纯净、本质和原始的如歌的交响。

  我与易先生交谈,才得知他今年已经84岁了。易老自幼学画,且在专门科班学校中接受过比较完整的美术训练。从他学画时起,每天习画,几十年过来没有中断过。就是在“文革”期间,许多人都放弃了,但是他依然在十分艰苦的环境下画着,易老的画风看不出从何而来?其中的奥秘,无人可知,只有易老自己道出:在很早的时候,在湘西家乡有一位画得非常好的人。他画得与众不同,大气豪放,超凡脱俗。他后来“癫了”(湖南话“疯了” ),易老看了他的画后,受到极大影响,在这位精神“癫疯”的画家作品中,易老得到了真悟,形成了今天的画风。早先,易老手里还有这位癫疯画家的一幅作品,后来“文革”中被人拿去了,现在被人搞丢了。

  易老说到这里,面部显露出惆怅,画虽然丢了,谁给搞丢的他还清楚地记得,但是这些画面的所有艺术表象与美学信息已经印到了易老的记忆中,永远也抹不去了。

  易老教了许多学生,现在这些学生也都已经成名。易老退休后依然在湘西老家作画,偶尔被请到北京等地来做画展。多年前北京的书法家曾来德先生在湘西看到易老的画,他感到这应该是当代大写意花鸟的最佳代表。经过曾来德先生的努力,终于在5年前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了易图境先生个人画展,立即在京华引起轰动!易老的画册和研究他的作品的文章在全国美术界开始出现,美术界同行们开始关注这位来自湘西的花鸟画奇人。中国画院的一位专家看了易老的画后说:如果齐白石今天还在世的话,他应该也会佩服易老的。

  易老的大写意花鸟是视觉作品,但是给我的感受不仅是视觉上的,还有听觉上的。这就是一场人类对第四空间表达的交响乐,将生活在三维方界中的人的心灵情感用无限的创造力和想象力,谱写成从原始自然生命状态到人类精神灵境中的和声,咏唱给第四空间的众生灵们的原声之歌。

  看完易老的画,我回到家里已经接近了半夜,入睡后我在梦中进入了易老画中的第四空间,视界之中充满了红色、黄色和兰色的音乐符号,耳畔洋溢着生机勃勃的天乐,这是从未听过的意气昂然的万物之声。

作家访谈
精品力作
精彩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