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阅读 -> 小说 -> 内容阅读

爱历元年(精彩节选)

http://www.frguo.com/ 2014-09-09 王跃文

  精彩节选:

  孙离放心不下妙觉和马波的事,一连打了几个同学的电话,他们都说不出个所以然,只是担心马波可能会出事。又说这世上,谁出事都不会奇怪。

  第二天下午,孙离打开电脑,看见网上有条标红帖子:

  美女尼姑非法敛财上千万被立案侦查

  孙离心想:不会吧?

  他想到的是周美尼。点开一看,原来链接到《新日早报》的论坛了。帖子说的居然正是周美尼。孙离惊得喉咙都干了,先草草看了个大概,再细细看了原委。说的是周美尼打着寺庙改造的幌子,向社会各界骗取钱财,又骗取政府支持,敛财千万落入私囊,最后金蝉脱壳还俗了,嫁给政府官员做起了阔太太。报纸配有曾为妙觉法师的大幅照片,一个楚楚动人的美女尼姑。

  孙离又打马波的电话,关着机。孙离急了,文章既然点到所谓政府官员,马波只怕难逃此劫。他马上打开相关链接,想看看还有没有别的消息。一看更是吓死人。网上虽然没有点名,却已报道美尼敛财案涉及官员已被调查。再翻下去,赫然跳出的是大量前妻反腐的帖子,叶子在网上被称为叶女士。

  叶子说:“我承认,我做错了。有人给我提供了材料,我把那些材料捅出去了。可是,马波把周美尼写给他的情诗抄了,裱好了挂在家里书房里啊!”

  “什么情诗?我不相信马波荒唐到这个地步吧!”喜子说。

  “黄莺隐深树,能拣一枝依!”叶子说起来有些愤然,“我承认自己只认得几个阿拉伯数字,可是这诗我读得懂啊!周美尼想攀高枝,这诗再含蓄我也看得明白,我不是傻子。”

  喜子不停地起身倒茶,擦桌子,听叶子说了好大一堆话,才远远坐在她对面,说:“叶子,我听说妙觉师傅并没有像网上说的被立案调查,她还在苍莨寺里敲木鱼呢。”

  “她已经把我们夫妻拆散了,我难道还要感谢她?捉贼要拿赃,捉奸要拿双。她运气好,没有被人抓到现场。”叶子眼睛红红的,“不说她了!喜子,我求你们夫妻,你们同马波是好朋友,帮我说说,劝劝他,我想复婚。”

  “叶子,你们两个人的事,到底还是要你们自己做主。”喜子想了想说,“照理说,女儿这时候说话是最有用的,可是做大人的又不能用孩子的感情来要挟,这样做不好。”

  叶子说:“他哪里还管孩子?超颖天天打他电话,他都关着机。他在里面待了几个月,人都变态了,变得六亲不认了。”

  叶子反复都是这些话,缠到好晚才离开。喜子拉开书房门说:“她走了,你们出来吧。”

  孙离闻得浓浓的香水味,就说:“一个单身女人,弄得这么香喷喷的什么意思嘛!”

  喜子笑笑,只道:“叶子想让你找马波说情,她想同马波复婚。”

  “复婚?她自己把马波送进去的,如今还说复婚?”孙离怎么也没想到叶子是为这事上门来的。

  喜子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马波出来了。”

  “出来了?”孙离很惊喜,“他真的没事?谢天谢地,到底还有个干净人!”

  孙离望着书房门关上了,才问马波:“你受了这么大委屈,到底怎么回事?”

  马波笑笑,说:“我出来两个多月了,说了上百次了,早说烦了。孙离兄,你身体也不好,我现在也疲惫。细节今后有时间慢慢说吧。简要地说,有人见我要当宗教局长了,就造谣害我,他自己想上位。叶子相信人家的谣言,先是吵着离婚。离了婚她又后悔,找我复婚。我当时被谣言弄得焦头烂额,哪里有心思谈复婚?她又信人家的话,同人家联手把我送进去了。调查了整整八个月,没查出我任何不干净的地方。当然,那个想当局长的人如愿以偿,当上了。”

  “你就这么白白让人整了?”孙离问。

  马波说:“我不会以牙还牙,他有没有问题由人说去。前几天,上面有人找我谈了,考虑我去当文化局长。我有些懒心了,打算到高校去教书。”

  喜子点头说:“我赞成你到高校去。虽然高校也早是名利场了,毕竟比别的地方好些。”

  孙离说:“马波,这是个大事,你先不头脑发热,冷静想想再定吧。”

  喜子不想提叶子昨夜上门的事,马波自己说到她了:“叶子这个人,我有些痛心。她年轻时并不是这样的,她的种种不好都是后来变的。我们都在同一个染缸里泡着,缸里的水越来越黑。我们是否经得住浸泡,全看自己的定力。叶子变得眼睛里只有钱,只有同人家没完没了的攀比,只有同人家的交换,只有无穷无尽的牢骚。她什么时候都在算账,同朋友往来,同家人相处,甚至夫妻之间,在她眼里都是加减乘除。我出来了,她又提出复婚。她并不是念旧情,只是觉得这样合算!”

  ……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