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阅读 -> 评论 -> 内容阅读

也谈鲁迅文学奖

http://www.frguo.com/ 2014-09-05 李之平

  请不要随意用庸俗社会学绑架文学

  ——也谈鲁迅文学奖

  李之平

  鲁迅先生作为中国现代文学旗手,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地位无可争议。作为以鲁迅先生命名的鲁迅文学奖自然具有当代文学奖项中至高地位,是四大文学奖之一,与茅盾文学奖、老舍文学奖、曹禺戏剧奖齐名。

  毋庸置疑,其目的旨在奖励除长篇小说以外的各类文体的文学创作的优秀者们。从历届获奖作品名单看,我们不难得出答案。那就是文学繁盛的八九十年代,获奖作品那质量真可谓齐刷刷的过硬。大部分人在现在看来都代表中国当代文学的高度。史铁生、迟子建、阿成、陈世旭、毕飞宇、李国文;刘恒、阎连科、徐小斌。李瑛、匡满、韩作荣、沈苇……但之后几届都难免让人感慨:文学的黄金时代真的过去了。

  爱好文学的人大概都有个共识,中国现当代文学的代表仍在五零六零后们。尽管这些人日渐老去,但新生代们没有将这个桥梁架设下去,所谓青黄不接的断层时期持续着。所以我们看到的现象是,奖项一个接一个,好作家越来越稀罕。得奖者很难进入读者心中,倒是为得奖各种丑闻层出不穷。如此看重得奖,在意名声,换句话说,这样的庸俗社会学跟写作有关系吗?如此随意绑架文学这样的结果只能让对文学孜孜以求者厌恶、寒心。这伤了的不只是写作者的心,也是真的伤了文学的身。

  一个郑重的文学奖项弄成部分权贵的表演坛席,甚或为某些人的个人利益公开化了的交易。不能不承认,文学变成了市侩文化的一部分,成为为自己牟福利,文运官运财运亨通的铺路石,一个进入文学史的身份符号。之后各届鲁迅文学奖都让人不得不面对这样的现实——用心写作者无缘奖励,专心活动的捧上鲁迅头像。接着,各种荣誉和利益接踵而来,向前去的路一马平川。

  是啊,能活动下得到进入文学史的名额,成为新闻人物,大众名人,以文学为名代言着自己,各种实惠大把大把往私囊送,这是多么好的买卖啊。所以,那么些人打破头去做着,活动着。我不晓得这么乱,这么浊的思想与心灵如何能写得好作品呢?作为同为写作的我本人很有感触,一旦心念杂乱,行为也跟着浮乱。根本安静不下来。绝无写作的基础和条件,怎么可能出好作品,出那种跟艺术有关的创造呢?答案是否定的。心不静,念不整,绝对不可能有高妙的灵感,严整的构思,更无绝妙文字和行云流水般的叙述。

  中国文学最高奖被平庸的写作和生产口水诗句的作者夺得,本届竟然出现在国内外享有盛誉,写作质量被公认严肃文学创作者的阿来竟然最终以得零票收场,这大概从哪方面解释都是一场笑话,莫大的讽刺啊。无论评委会以文体差异还是机制限制或别的解释都难以服众。而周啸天的诗词,无论他自己也好,某些评论家表述也罢,说他整体写作多么严肃优质,也无法让人有理由理解写出“不蒸馒头争口气”这样类似的诸多诗句进入获奖文集里,竟然也被获奖了。不说之前的几届鲁奖的问题吧,这一系列稍具智商的人都能判定好赖的事,我想评委们除了心知肚明的原因对外也难以说出个子丑寅卯。就是这样,才让所有人发笑,义愤,形成整体的喧哗。人们也都清楚,以文学的代表人物命名的文学奖渐渐跟文学无关,跟写作无关,跟文学的整体衰落,文化的衰落,社会道德的衰落有关。

  被称为俄罗斯文学良心的索尔仁尼琴说过:一个民族的精神素养离不开这个民族的文化。他强调,文学的意义就是要直抵人心,要体现文学的良心和责任。“一句真话比整个世界的份量还重。”对比我们的文学,索氏显得多么真实啊。他为真而写,为真而努力。他的《癌症楼》《古拉格群岛》都是表现他看到的真实,让专制者还原真实给人类生存带来真与善的生存环境而努力着。

  所以,一旦悟到生命和世界的真相,所谓奖,都是浮云,都是虚名。唯独内心的博大和真实。放下那些浮名的负累,做回自己,用心写或者不写你都是一个自在的人,真实快乐的人了。真实做人,比什么都重要。

  故此,真心说一句话,不要随意绑架文学吧。丢掉那些属于庸俗社会学的龙套。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