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阅读 -> 散文 -> 内容阅读

雨后

http://www.frguo.com/ 2014-09-01 冯铭

  7月31日。昨晚大雨。夏天振奋人心的事情,主要是打雷和下大雨。打雷意在推动和提醒,下大雨为大地的秩序做重新整理:蚂蚁雨前排队奔走,苞米捧住自己的棒在大雨里站直,雨后乌云变白,炊烟拉长,草叶回到原色,黄河更黄等等。对于人,还可以往大雨里注入一些情节,比如恋爱和跑步。有一对年轻人,在大雨里争吵,女的举手指天大哭,男的就忽然伸手去抱,抱大雨,抱住恋人,然后轻轻挣脱,紧紧偎依——这不是我杜撰,作家鲍尔吉.原野喜欢在大雨里跑步,观察、记录并想象着类似的一幕一幕,他老家赤峰缺水,我猜他是在大雨里直立着练习游泳。据我观察,大多数人下大雨都捂着头往家里跑,小孩子怕打针,大人树下练静功在吐旧纳新,几个雨点就乱了方寸,树叶奇怪从没见过一个人在大雨里裸一次、洗一回。去年一天下大雨,我打伞进山,我幸运而幸福地观察了草叶沐浴和受洗的过程,验证了大风翻出树叶的鱼肚白确实很白。另外下大雨还适合移栽向日葵。小时候,我爸披个塑料布,戴个草帽,大雨里钻进芸豆地、土豆地,把向日葵苗一棵一棵请出来,栽到小院的杖子边儿,靠石头墙也栽了一排,栽完了,大雨继续下,我爸蹴个镐头和向日葵长久地站在雨中央,待雨渐稀,向日葵一棵棵抬起圆头,朝着云层的最亮处看——这个圆盘,对太阳的态度,和天上的水木金火土等各大行星差不多:一心寻找,永生追随,虔诚仰望。

  今早,大雨过后,我上山。雨后的山林,展现的景象灵动又神奇: 这面坡,一束一束的长叶草,未经过根的提拔,直接从地里外往翻淌,一汩一汩,条理清楚。雨水、泥土、树皮、针阔叶、夏花、腐木、青果的味道,正在混合、弥漫。几声鸟鸣,一划,一提。草木、蚂蚁、蜘蛛、我,大家各自深呼吸,为了这个共同的夏天脉络通达。

  长叶草的一个叶上,一只黄蜂静伏,缓动。黄蜂一生为花而歌而舞,嗡嗡嗡,事业甜蜜而且伟大不朽——它为所有植物传递着欲望和爱情。黄蜂撅屁股钻花心时候,秋天就伏在它的屁股后面低声夸奖,黄蜂因此加倍努力,骄傲的屁股也飞成一朵花。雨后,花事清淡,这只黄蜂,终于安定自己,用纤足,度量这枚草叶的长度。长叶借风轻轻抬拢一下,雨珠微动,长叶意在挽留,挽留每一位来访者,包括这只为花事奔忙一生的黄蜂,黄蜂为此感激,爬到叶子虫口的边缘处,用力扇动了几下翅膀。

  一个个小白蘑菇,忽然从树下冒出来,一夜之间,一把一把小伞,自己把自己打开。这么多,满山坡!小白伞仰着脸看见一个大绿伞——一棵老松。老松,一辈子热爱自己的年华,它最得意的作品是严冬里用绿针穿过一团白雪往蓝天里伸。雨后,它举止沉稳,精神向上招展,目光往下抚爱——它多少次见过下面这些小白伞了,有一百年么?我和小白蘑菇一起仰望老松,心奇于它绿针的蓬勃和老皮的苍老,而百年前,这棵老松也这么仰望过它自己的祖先——我之所以这么推想,是缘于在这棵老树的脚下,我看见了几把小绿伞,正小心地也把自己打开。一场大雨,解脱天空的沉闷,洗净大地污浊,引领大小事物把自己打开,比如,小磨菇打小白伞,小松树打小绿伞,天空打一把大蓝伞。昨晚见朋友,他送给我一本哲学方面的书,他说可以当散文来读,字句很美......睡前,我读了几页就合上了,今天雨后,我观察山坡打出的这一把把小伞,我合不上它们,风也合不上它们,它们敞开了就不再合上自己——我触摸这一把把小伞的时候,预先打开了一片秋天,一粒粒孢子,飞越老松之上的天空,一把一把打开,飘远。

  坡上我还拣了一个黑瘦的枯枝,雨打湿它更黑了,我拿它在手里观察,黑瘦的枝杈,卧着一个小蜘蛛在引逗我,这个圆粒,微小灵活,我的目光因它而闪动。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