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阅读 -> 散文 -> 内容阅读

壁立千仞 无欲则刚——清诗之旅(四)

http://www.frguo.com/ 2014-08-29 李元洛

  横加贬谪之后,流放...

  四

  横加贬谪之后,流放边荒而令其在折磨中老死异域,是历代统治者的险恶用心与对待志士仁人的传统手段。道光帝及其左右佞臣对待林则徐就是如此,这个昏庸而暴戾的皇帝为了讨好英国侵略者,更必须作出严贬而不稍贷的姿态。然而,天高皇帝远,公道在人心,即使是在封建极权制度之下,舆论也是无法“一律”和“统一”的,林则徐在中原西行之前,开封知府邹鸣鹤竟公开宣示:“有人能救林则徐者酬万金!”在祥符工地启程时,当朝相国王鼎于河边洒泪送别。西行途中,不仅是普通百姓闻讯前来,各级许多良心未泯的地方官员也不计利害争相迎送,好像他们迎送的不是一个发配边疆的罪人,而是一位凯旋归来的英雄。1842年5月中旬,林则徐辗转到达西安。由于积劳也由于积忧,则徐缠绵病榻。8月中旬,病愈的林则徐带着二儿聪彝、四儿拱抠继续西行,离开西安时,“自将军、院、司、道、府以及州、县、营员送于郊外者三十余人”。一百余年后彭德怀等人因上书罹难时,交相攻伐者有之,落井下石者有之,随声吠影者有之,避之唯恐不及者有之,视若路人者有之,那该是何等的孤独与凄凉!林则徐当年之被遣戌,民间之同情痛心自不必说,即使是官场中人,后代与之似乎也不可同日而语。前来送别的,还有从家乡远道赶来的数十年相濡以沫的夫人。夫人邓淑卿小则徐四岁,两人琴瑟和谐,白头偕老。林则徐一生未娶如夫人,当然更不像今日某些官员之包二奶,养小蜜,他于公于私都堪称正人君子,品格堂堂。道光二十一年三月十七日(1841年6月8日),林夫人五十三岁生日,其时则徐待罪广州,夫人偕三、四两儿于月前离开广州寄寓南雄(今广东南雄县),则徐曾作《辛丑三月十七日室人生日有感》二首:敢将梁案举眉齐,家室苍茫感仳离。度岭芒鞋浑入梦,支床蓬鬓强临歧。剧怜草长莺飞日,正是鸾飘凤泊时。婪尾一杯春已暮,儿曹漫献北堂卮。偕老刚符百十龄,相期白首影随形。无端骨肉分三地,遥比河梁隔两星。莲子房深空见薏,桃花浪急易飘萍。遥知手握牟尼串,犹念金刚般若经。贺生日之诗写来鹣鲽情深,缠绵悱恻,可见大英雄也有小儿女之情,而今远谪边荒,夫人赶来送行,生离也许即为死别,林则徐作《赴戊登程口占示家人》二首,那是光耀天地时间的风沙永远也无法磨蚀的诗章:出门一笑莫心哀,浩荡襟怀到处开。时事难从无过立,达官非自有生来。风涛回首空三岛,尘壤从头数九垓。休信儿童轻薄语,嗤他赵老送灯台。力微任重久神疲,再竭衰庸定不支。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驱之?谪居正是君恩厚,养拙刚于戊卒宜。戏与山妻谈故事,试吟断送老头皮。林则徐即兴而作的上述“口占”之诗,既是苦中作乐,宽慰妻小,更多的却是置生死于度外,襟怀浩荡。通篇在刚严正大之中不乏幽默风趣。第一首末联的典故,见之于欧阳修《归田录》所引之俚谚:“老赵送灯台,一去更不来。”第二首末联的典故出自苏轼《东坡志林》。苏轼因“乌台诗案”于湖州被逮解京,妻与子送行时皆哭泣不止,坡顾谓曰:“子独不能如杨处士妻作一首诗送我乎?”(笔者注:宋真宗闻隐士杨朴能诗,召对问:“此来有人作诗送卿否?”对曰:“臣妻有一首,云‘更休落魄耽杯酒,且莫猖狂爱咏诗,今日捉将官里去,这回断送老头皮。’”上大笑,放还山。)林则徐自幼饱读诗书,老大后作诗时随手拈来,贴切自然,皆成妙谛。尤其是“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这一百炼精金般的警句,它是“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之千仞,无欲则刚”一联的引申,是作者自己十分钟爱常不离口的自励之语,是历时一个半世纪依然光芒四射的警句,是沧海横流的今日仍然可以振聋发聩的警钟!道光二十二年八月十四日(1842年9月28日),时任甘肃甘定县(今定西县)主簿字子茂的程德培从兰州陪送林则徐西行十日,到达凉州(今武威县),他作诗四首为林则徐送行,林则徐作《子茂薄君自兰泉送余至凉州且赋七律四章赠行次韵奉答》,其中有“弃璞何须惜卞和,门庭转喜雀堪罗。频搔白发惭衰病,犹剩丹心耐折磨”,以及“小丑跳梁谁殄灭,中原揽辔望澄清。关山万里残宵梦,犹听江东战鼓声”之句。10月9日,他在肃州(今酒泉市)接到先行遣戌的战友邓廷桢的来信,他即作书奉答并赋《将出玉关得嶰筠前辈自伊犁来书赋此却寄二首》,两诗的结尾分别是“知是旷怀能作达,只愁烽火照江南”和“中原若得销金革,两叟何妨老戊边”。由肃州前行二十里,途经嘉峪关时,在道光二十二年九月初八日(1842年10月11日)。林则徐《壬寅日记》记载:“今晨起行,余策马出嘉峪关。”就像他年轻时咏叹贵州的群山一样,高贵而伟大的灵魂,总是对高贵而伟大的事物一见钟情,心心相印,何况他见雄关绝塞而总不免忧时伤国,于是,《出嘉峪关感赋四首》便在他的笔端奔涌而出:严关百尺界天西,万里征人驻马蹄。飞阁遥连秦树直,缭垣斜压陇云低。天山巉削摩肩立,瀚海苍茫入望迷。谁道殽函千古险,回看只见一丸泥。东西尉侯往来通,博望星槎笑凿空。塞下传笳歌敕勒,楼头倚剑接崆峒。长城饮马寒宵月,古戌盘雕大漠风。除是卢龙山海险,东南谁比此关雄!敦煌旧塞委荒烟,今日阳关古酒泉。不比鸿沟分汉地,全收雁碛入遥天。威宣贰负陈尸后,疆拓匈奴断臂前。西域若非神武定,何时此地罢防边?一骑才过即闭关,中原回首泪痕潸。弃繻人去谁能识?投笔功成老亦还。夺得胭脂颜色淡,唱残杨柳鬓毛斑。我来别有征途感,不为衰龄盼赐环。没有衰飒,没有颓唐,没有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没有哀告乞怜而盼被赦召还(赐还),有的是英风胜概,有的是忧心国事,有的是别有征途之感。巍巍雄关需要巍巍雄诗,只有如此雄诗才配得上如此雄关!犹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之初我去新疆忝列《绿风》诗刊举办之“绿风诗会”,一丸落日中车过闻名已久的嘉峪关,凝眸良久,四围暮色苍茫胸中也百感苍茫,可惜当时对一百多年前林则徐过此关时的上述诗篇一无所知,不然我定会虔诚默诵,以略表对这位落难的民族英雄的祭奠!林则徐虽是被当朝视如并甩往边疆的一块破铜烂铁,如前所述,他在中下层官吏和民众心目中却仍是尊贵的璞玉精钢。他抵达兰州,督抚亲率文职官员出城迎侯,武官更迎出十里之外,过甘肃古浪县,县知事远至离县三十一里之外的驿站恭迎,入新疆哈密,办事大臣率文武官员到下榻之地拜见,至乌鲁木齐,地方官员热诚接待并妥为准备车辆。1842年12月11日,经过四月有余的长途跋涉,舟车劳顿,则徐终于到达流放之地伊犁,监管他的伊犁将军布彦泰立即到他的住地拜候,并在衣食住行诸方面悉心照拂,以后还多次向道光帝上奏林则徐开发和建设边疆的劳绩。从林则徐于道光二十二年抵达伊犁忠远城算起,到道光二十五年召回,林则徐新疆流放历时四年,从五十九岁至六十二岁。“我来别有征途感”,这是林则徐的生命的新的“长征”。在这四年中,他以抱病之身,对抗恶劣环境的折磨,忍受远离战场的寂寞、远离亲人的痛苦和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冤屈,仍然奔走于北疆与南疆之间,带领群众垦荒田,修水利,不但仍然洁身自好,婉谢好心者为他“捐赎”即捐金赎罪,而且还捐出自己私蓄承修一段河渠,此渠被后人称为“林公渠”,使用了一百二十三年,直到1967年新渠建成才光荣告退。如此如此,试问古今几人能够?布彦泰因此屡上奏疏,说林则徐是在他“平生所见之人中”“实无出其右”的“有用之才”,恳请道光帝“弃瑕录用”。林则徐在新疆期间,写了一系列九死其犹未悔的忧患与忧愤之作,也写了表现兄弟民族生活与风习的《回族竹枝词三十首》,可以说是继唐代边塞诗之后的清代边塞诗。不过,在林则徐的新疆诗作中,我最喜欢的却是如下两首:金风吹老鬓边丝,如此良宵醉岂辞。莫说七襄天上事,早空杼柚有谁知?——《七夕次嶰筠韵》天山万笏耸琼瑶,导我西行伴寂寥。我与山灵相对笑,满天晴雪共难消!——《塞外杂咏》道光二十三年七月初七(1843年8月2日)邓廷桢约请林则徐等人小聚,次日邓廷桢以七夕诗绝句三首索和,其中一首是:“岂是针楼乞巧思,微波款款欲通辞。坐中各有千秋泪,洒向星娥知不知?”其作本是别有寄托的好诗,则徐的和诗与之堪称双壁。《诗经•小雅•大东》说:“跂彼织女,终日七襄,虽则七襄,不成报章。”又曰:“大东小东,杼柚其空。”林则徐之诗由此生发开去,不惟想象空灵超逸,而且内蕴深远,它寓指的是在帝国主义者侵略与清政府横征暴敛之下国民的困苦,国力的空虚,国势的衰败。在他以前古人所有咏七夕的诗中,虽然不乏佳作,但有谁见过如此胸襟如此寄意如此境界的好诗?今日的芸芸新诗人咏七夕之作呢?至于《塞外杂咏》一诗,则是物我交融,想落天外,逆境之中仍然一腔豪气干云,一派英风浩荡,一片奇光异采。作者本为人中之龙,故而也是诗中之杰,只知蝇营狗苟的庸官俗吏与之相较固然判若云泥,只知平平仄仄小技雕虫的凡夫俗子又岂可望其项背?    (未完)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