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阅读 -> 散文 -> 内容阅读

古代文人与旅游 (二)

http://www.frguo.com/ 2014-08-26 梁瑞郴

  中国历史上,文人与旅游最不可分的时代,当推唐朝。翻开一部《唐诗》,几乎所有的诗都与山水自然景观相关联。诗人们都非常崇尚自然。游走山水,成为文人一时的雅好。最典型的人物莫过于李白,李白可以称得上是古人中的“超级驴友”,他青春年少之时,便“仗剑去国,辞亲远游”。我在李白故居参观时,曾见到一幅李白的行走路线图,足迹遍及了大江南北。中国的名山大川,几乎都尽收囊中,如果说到长安去,是为了求取功名,去施展自己的政治抱负,则到其它地方去,就完全有了现代意味的“旅游”味了。我们不难看到,李白的诗,几乎毫无例外地从大自然生发开去,纵然是万丈豪情,也是被山水所激发。我有时也臆想,李白何以亦人亦仙?想必是为名山的灵石点化!想必是为大川的祥云晕染!他那些仙气,不完全是与生俱来的吧!李白有诗说:“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你看,中国的名山他无一不登临,他那个时代,没有缆车、没有滑杆,全凭自己的脚力,他是真正的旅行家,他的仙风道气、侠骨豪情,就是在这一点点的登临攀爬中涵养而成的。可惜李白之后,文人真正象李白一样,辞亲远旅、饱览祖国山河的几乎很少了。杜甫走了许多地方,又都是在战乱之中颠沛流离,虽然有过短暂的快乐,“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这也不是旅行的快乐,而是表达国家收复失地后的欢欣,他的晚年,一直是在漂泊不定中生活,“亲朋无一字,老病有孤舟”。此后的韩愈、柳宗元、刘禹锡等,是继屈原之后又一批文人的流放者,流放者的脚步当然是悲苦而落寞,既没有孔子那般的快意与舒畅,也没有陶渊明的“悠然”与“闲适”,更没有李白的仗剑远游的壮怀与豪情。但柳宗元在永州的穷乡僻壤,一呆便是十年,赋闲,他便有了更多的空余时间,没了公务,很多的时间,便沉浸于山水之间。著名的《永州八记》,便是从山水中酿造的佳篇。文学史上说它是中国山水游记的鼻祖,可见其成就之高。柳宗元贬官永州,他不象当年屈原贬放楚地那般自由,虽是赋闲,但却不能走出永州,故只能徜徉于永州的山水之间。来永州后,在朋友帮助下,他营造的可供全家栖息的陋室。此后,他便在这块不大的地盘上,先后游历并发现了西山、钴鉧潭、钴鉧潭西小丘、小石潭、袁家渴、石绿、石涧、小石城山,在寄情山水,渲泄郁愤中,他也感悟到生命与自然的关系。颇有些象我们今天说的,在大自然中去减压、去调整,从而让心情渐渐舒张,让情绪慢慢平缓。柳宗元在永州的十年,是他创作最丰的时期,也是他文学成就更大的时期,这得益于他走进山水自然之中,领悟生命的真谛。永州的山水,对于柳宗元来说,有疗伤的作用,有寄情的作用,虽然不能说让人生快意起来,但至少舒缓了惆怅的心情,让他在失意中寻找到了人生的愉悦。从柳宗元身上,我们可以看到古代文人对解脱人生困苦,寻找到了一种比较好的方式,旅游去,到山水中去,到自然中去。这可能更接近旅游的本质。宋以后,中国的文人很少有人象李白那样,于旅游中作文,于作文中旅游,即便是象东坡那样倾心山水,佳作迭出的大家,也多是在放任和贬官的途中,去旅历山水,而缺少有意为之。时代卓然崛起的徐霞客,至今被奉为中国旅游的开山者,我倒以为不然,徐霞客足迹所至之广,在古代中国无人可以企及,《徐霞客游记》所记游历线路、景观、风习等等,详尽细致,以至到了今天,我们仍然可以依此找到古貌,其地理科教的价值,无与伦比。就文学价值,我以为不高,缺少情感的寄寓,缺少生命与人生的思考,因而与旅游的本质相去更远。相比之下,李白的行走,是符合旅游的真正的本质的。所以,如果要将中国旅游开山者的桂冠授于徐霞客,倒不如授给李白更合适,他所给人指引的一条旅游的道路,是生机勃勃的人生之路,是切切实实的生命体悟之路,是情满于心,景动于心的快意旅途。李白浪漫,李白的潇洒,不都是得益他行走山水之间,遍访名山大川所收获的吗?我们今天旅游所缺少的恰恰是文化,是旅游所赋于人的精神空间。    (已完)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