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阅读 -> 小说 -> 内容阅读

山路

http://www.frguo.com/ 2014-08-18 罗治台

  山路弯弯,似鸡肠,似狗肠,或者什么都不似,山路就是山路,窄、险、还崎岖,傍着山,挨着溪。山路上走着两个人,一男一女,女的拎着小包在前,男的提着大包在后。山风调皮,伸出一只手,掀开了他们的衣,男的皮肤黝黑,女的皮肤苍白。  五月的山路,山花笑着脸,溪水唱着歌。山路上的人却苦着心,闭着嘴。过了一道弯又一道弯,山路渐渐地壮了,溪水渐渐地肥了。  弯道峭石旁,男人止住了步,放下包,坐在石板上,从口袋里摸出烟与火,点了,吸了,并朝着前面轻声地说,歇会儿。  女人好象没听见,依然前行。  男人放大了声,喊:哎,歇一歇。  山回应着,从这山到那山,又从那山到这山,是同一句话:哎,歇一歇。  女人这才止了步,见男人歇着,她也就近找一块青石,掏出手帕铺上并腿坐了。  这两年,苦了你了。男人吐出一圈烟,朝着女人说。  女人绞着辫,没出声。  再翻过一道岗就可上马路了,你也可以放心地回家了。男人又说。  女人抬头望望天又望望人,问:真的放我走?  男人说,唉,都走到这里了,还不相信?  女人又低下头,脚划拉着地。  山沉默着,人也沉默着。  男人又喷出一口烟:这地方苦,留不住人,本地女人都往外嫁,何况你呢?  女人又抬起头,望望天,天还是那个天。  女人家乡也是山村。女人记得两年前与同村的椿子出外打工时,初次出门,不知外面险恶,有陷阱,在车站碰到一位花言巧语的中年女人,说要带她们去一处开金矿的地方,说那儿好赚钱。于是她与椿子信了,便跟着中年女人来到了这省外的山旮旯里,成了跟前这男人的女人。  同房那天,女人死也不从,男人便说他是花了一万元钱的。女人就说他是有丈夫的。这倒是事实,女人的丈夫是个务实的农民,同村年轻人都蹦着出外打工,可他只知道在地里刨活。女人便不满意了,几次催丈夫出去可丈夫就是无动于衷。女人这才赌气自己出去闯一闯,没想到这一闯就闯到人贩子手中。  女人叹口气,她是想到了可怜的椿子,椿子又在哪儿呢?  思绪一打开,女人就追忆起自己又是什么时候顺从的呢?女人记不清了。女人只想起第一夜的情景,原只想男人会用暴力的。谁知男人没有,男人面对着她的愤怒只是轻声地重复着说,他家一万块被她表姐拿走了。那是他家全部的积蓄,做人得凭良心。女人这才清白那中年女人冒充她“表姐”把她做物品当了。女人好气愤哟,再加上奔波、惊吓,便真的病了。  女人病了之后,男人给她采草药。男人采药时从山崖上摔了下来,伤了膝盖,后来还落下了疤痕。那些天,男人关心她,却没有动她,摸都没有摸过她,只一跛一跛地进出房间问寒问暖,守在床前为她喂药喂饭。  女人的病稍好点之后,男人的母亲就杀鸡给她补养身子。男人的母亲慈眉善眼的,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人。可是,女人依然难以就范,直想逃离,可是她身无分文,又被男人全家看得紧,怎么也脱不了身。让她震憾的是,有一次,老人突然跪在她的面前说:妹子哎,我求你了,我知道你看不上我儿子,也看不上这穷山冲。可我们也是没得法子呵,好不容易才凑上一万元,没想到……唉,妹子你好歹给留个种吧,留了种你想走就走,我决不难为你。我们卜家是三代单传,可我不能让我儿子这一代就断了嘞,到时叫我怎么去见地下先人呢?老人说完就撩起衣角。女人分明看到老人在擦眼里的泪。  女人的心软了,如果说她还有恨的话,也只恨那挨枪子儿的骗子女人了。  ……   溪在唱,蝉也在唱。  女人埋着头想心思,女人想不起那天顺了男人的,只记得那天她脱尽了衣裤,让他钻进了她的被褥,以前他们都是各睡各的被。也是从那天起,男人更疼她了。女人抬起头,眼望着远方说,大哥,我对得起你了,也对得起你全家了。  男人说,是呵是呵,你把身子都给了我,还给我生了一个儿子,我知足了。  说到儿子,女人有些哀戚,朝着男人方向挪下身子叮咛道:你可要把他带好哇。  男人忙点着头说,当然当然,他就是我的命!看着他,我就会想起你,想起你对我的好。  你又来了,我不是告诉过你吗?要忘掉我,彻底地忘掉我。就当没有我这个人,从来就没有过,啊,听到了吗?女人将脸偏在一边。  嗯,听到了。男人的应声很轻,没底气,象蚊子叫。  又是一阵沉默。  风儿刮过,云儿飘过。  突然,男人又猛吸口烟,问女人:孩子大了,问我要妈妈,怎么说呢?  这话象惊雷,让女人的心猛地一震,这是她一直不敢想的,如今倒被男人摆了出来,她再也控制不住了,痛与泪奔涌而出。  这一切被男人瞧见了,男人伸出手要为女人拭泪,却被女人一把挡开了。女人突然起身向着山下迅跑,跑了一段距离之后,女人这才回过头来,朝着在坡上发愣的男人哭着腔调大声地呼号:就说他妈妈早死了,他妈妈早死了啊!  “他妈妈早死了,早死了啊”的回音在山谷中经久地回荡着,回荡着……   男人愣愣地望着女人远去,望着女人的背影由大而小,愈去愈小,最后消失在山的拐弯处。  男人久久不愿离去。  ……   男人没料到,一月之后,女人又回来了。女人带回了许多小孩子的衣服鞋帽,还有儿童玩具。  女人说她与前夫离了,前夫骂她是婊子。女人还说她的前夫在她“消失”之后的第二年另有所爱了。女人最后有点庆幸地说,幸好和前夫没生孩子。  男人喜出望外。男人晚上抱着女人将木板床摇得“嘎吱嘎吱”响。  嘎吱嘎吱,男人问女人为什么不嫌这地方穷又回来了。  女人不言,却把男人抱得更紧了。  山月探身窗口,转眼又娇羞了,便将身子躲进云的衫子里。  夜儿,更浓了。  床儿,更欢了。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