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阅读 -> 访谈 -> 内容阅读

山里的一棵苦楝树

http://www.frguo.com/ 2014-08-15 李学仲

   安化山里的一棵苦楝树——记全国模范教师、湖南省师德先进个人夏畅元

  “我是一名山沟沟里的普通女教师,只是吃了常人没有吃过的苦,遭受常人没有遭受过的磨难,离名师的距离还是很远的。”——夏畅元

        夏畅元,女,46岁,湖南省安化县南金乡中心学校,小学高级教师。她长期扎根偏僻山乡,凭着强烈的事业心和严谨的治学态度,默默工作已有25年。她曾经16年一人包班复式教学,与学生同吃同住,既为人师,又为人母。她经常跋山涉水进行家访,自己工资虽然微薄却有时还资助家庭困难学生。她曾经克服丈夫逝世、本人重病等各种困难,多年来从未因私耽搁学生一节课。这样一个曾经的代课教师,靠着自己的不懈努力,先后三次在全县教学比赛中获奖,两次被评为全县教育系统先进个人。2009年被评为湖南省师德先进个人、全国模范教师。

  如果说有些人天生是适合做教师的话,那么,夏畅元应该算是其中的一个。不然,很难解释一个高中毕业生,因为嫁了一个教师丈夫,又因为偶然替丈夫讲了几节课,竟然大受学生欢迎。丈夫因病去世后,夏畅元本有机会“跳”出穷山沟,可她偏又难以割舍对山里孩子的那份感情,看到孩子们的不断成长,她也因此找到了自身的价值。多年的付出终有回报,如今,夏畅元不仅有了新的家庭,去年还被授予了全国模范教师的荣誉。这一点很像安化山里的苦楝树——虽然看起来不起眼,但往往在经历诸多风雨后,已在悄然间枝繁叶茂。在接受《教育》旬刊记者采访时,电话那头传来的一阵又一阵愉悦的笑声,若不是亲耳所闻,的确很难把青年丧夫、被洪水冲走险些丧命等厄运与她挂起钩来。

  “我只是尽了自己该尽的责任”

  除了笑声,整个采访过程中,夏畅元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只不过是一个平凡的教师,我只是尽了自己该尽的责任而已。”可熟悉夏畅元的人都知道,由于其经历特殊,加上山区较为恶劣的自然条件,仅是一般意义上的“尽责”是很难在教育系统坚持做二十多年普通教师甚至是代课教师。

  南金乡是安化县的偏僻小乡,交通落后,信息闭塞,工作、生活条件十分艰苦。夏畅元正式走上教师岗位是1985年,在此之前发生的,看似偶然发生的一件事却奠定了以后的一切。

  夏畅元是1979年的高中毕业生,当初她嫁给丈夫时,丈夫已是公办教师。上世纪80年代,教师收入微薄,仅靠丈夫一人做教师所挣的收入尚不足以维持家用。不过,她丈夫有一门很好的建筑房子的技术,是当地有名的泥匠师傅,一有闲暇就去给当地村民建房,以赚取些额外的报酬。工期紧时,实在脱不开身去教书,就让自己的妻子临**自己上上课,没想到却由此把夏畅元由教师家属变成了教师,并最终成为了其终身职业。

  原本只是想让自己的妻子代课救急的丈夫完全没想到的是,妻子的课竟然比自己上的课还受学生欢迎。这也成为了他在自己临终时仍鼓励妻子坚持继续从事做教师的最重要原因之一。

  20多年后,当夏畅元回忆起自己的前任丈夫临终时的遗言,仍然不无感慨。她告诉《教育》旬刊记者,当丈夫得知自己将不久于人世时,就把她叫到跟前,主要交代了三件事:一是把不满周岁的孩子带好;一是把因治病欠下的钱替自己还上,不要连累父母;还有就是既然教书教得好,孩子们也喜欢,就要继续做下去。

  夏畅元说,26岁的丈夫因意外离开教育岗位后,当时犹如山崩地裂。那时他们的女儿只有八个月大,而自己也已经走上教师岗位,留下继续做教师还是就此走出山里,在当时的确是个不小的考验。但一想到丈夫的遗言以及等待自己上课的学生,夏畅元最终还是决定留了下来。只是由于婆婆家距离自己的工作学校较远,而自己又常常教学不固定(住:安化县南金乡共有13个村,16年来夏畅元曾先后在其中的10个村的小学任过教),不得不离开幼小的女儿。

  在接受《教育》旬刊记者采访时, 夏畅元仍然对自己当初未能多照顾一下女儿满怀歉疚。她说:“现在情况好多了,当时确实无奈。放到今天,还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再做出那种决定。”

  历史没法假设,其实,影响夏畅元作出决定的还有另外一件事。正是这件事,直接影响了夏畅元后来即使面对艰苦环境,也始终坚持不懈的决心!

  教更多的山里孩子读书识字

  那还是1984年的第一学期,当时的夏畅元还只是在丈夫所任教的一所小学偶尔给学生临**代课。由于那所学校紧挨着一家粮店,因此,只要国家的林业粮、统销粮等指标一下来,就有很多人来买米。夏畅元记得,那天快放学的时候,她看到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手里拿着一张纸片在教室门口走来走去,神情非常焦急,于是就忍不住问她。小女孩怯怯地说:“老师,您能帮我在这张米票上签上我自己的名字吗?”

  原来,小女孩来自50多里外的另外一个村。由于小女孩的爸爸妈妈都生了病不能起床,他们家已经几天没吃饭了。好不容易等到指标下来,说有米可以买了,可又由于她自己没上过学,根本不会写自己的名字,干着急也无法买到米。听完小女孩的叙述后,夏畅元不免有点心酸,赶忙帮她签了字买好米,还把她带到自己家里,盛来一大碗饭给她吃。吃完饭,夏畅元打算教她学写自己的名字,晚点再走。可小女孩着急得很,说爸爸妈妈会着急的。望着小女孩离开的背影,夏畅元心里很不是滋味,她不仅想:我要是正式老师就好了,那样就可以教更多山里的孩子读书识字了!

  没想到第二年,夏畅元真的当上了老师。当时的将军乡联校把她和丈夫都安排在同一所小学教书,那段日子是夏畅元较为幸福的时光。和爱人孩子厮守在一起,又了却了做教师的愿望。夏畅元说,尽管当时生活清贫,尽管她自己还是一名代课教师,可她却非常满足!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开学前暑假的一天,夏畅元和丈夫一起去学生家进行家访时,丈夫不幸被一只小狗咬伤。当时认为不要紧,也就没有在意。可10多天后,狂犬病突然发作。就这样26岁的丈夫年纪轻轻就抛下她和8个月大的女儿,留下一堆债务,永远离去了。丈夫的离去一度使夏畅元深感绝望!

  悲痛过后的夏畅元还是决定留下来,完成丈夫的遗愿。夏畅元说,买米小女孩那怯怯的眼神,让她始终无法忘怀!

  十年风雨教学路

  1986年,夏畅元调到了离家有几十里路外的菜花小学,回家一趟就更远了,想看女儿都变得十分困难。有一次,她去接婆婆和女儿,回学校的路上,提着吃的东西,还背着一岁多的女儿,就整整走了一天。到学校后,发现脚底,已经满是血泡。婆婆一边给她挑血泡,一边流着泪说:“儿啊!你太苦了!书,我看你不要教了!”夏畅元就劝婆婆说:“娘啊!您儿为教书,命都丢了,我怎能离开!条件,总有一天,会好起来的!公路,桥,一定会修起来的!电灯,也会亮起来的!”当时,在旁的一个一年级的学生也连忙说:“老师,我长大了,一定,买一辆漂亮的小车,专门接你送你!这样,你的脚,就再也不会起血泡了!”孩子稚气但发自真心的话,更加坚定了夏畅元在边远贫困山区坚持下去的决心!

  然而,还有更惊险的事情等待着她。1990年,夏畅元被调到另一个村的学校去教书,由于学校在村子的对面,中间有一条大溪流,每到暴雨季节,溪里就会发大水。1991年4月的一天,狂风大作,大雨倾盆,平时温顺的小溪突发山洪。夏畅元赶紧放学生回家,并立即护送学生过溪。但当来到溪边,却发现溪水已漫过了木桥,学生根本无法过桥。为了学生的安全,夏畅元只好带着20多个学生绕道5公里。在把学生一个个安全送回家她一个人返回时,却见小木桥上的水,已经到了大腿深。夏畅元就用树枝试探着过河,此时,忽然一个波浪涌来,措手不及的夏畅元被卷走了。夏畅元说:“也许是苍天的庇护,也许是神灵的保佑,冲出去10多米以后,我被一棵大树桩挂住了,算是捡回了一条命。”

  1993年下学期,乡里又安排夏畅元到龙塘小学工作,一个人守着3个年级的复试班。由于学校位于半山腰山,离益阳市最高峰九龙池只有几里路,单家独屋,房子又破又烂。每逢刮风下雨,总是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有时漏得连站脚的地方也没有。最难受的是冬天,天寒地冻,别说吃饭,有时连水都喝不上。夏畅元说:“那一年,我有几天就是靠吃雪水度过的!在这样的环境里工作,我真正体验到了什么叫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生活的环境如此恶劣,有时的确想过放弃,但每到此时,小女孩请她代她签字的往事,就会电影般浮现。夏畅元坚信,这样的日子迟早会改变!

  “吃再多的苦也是值得的!”

  果不其然,随着国家撤点并校政策的推进,夏畅元的苦日子终于告一段落。2001年,随着乡所有村小全部撤到了将军完小,夏畅元也随着到了完小工作,带了一个有40多个学生组成的一年纪单式班,实行包班教学。这在夏畅元那16年执教生涯中是第一次。

  虽然没有了对学生上学放学安全的担忧,但由于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加上孩子年龄小,学生家长又大都常年打工在外,夏畅元每天除教学外,还要帮学生洗脸、洗头、洗澡、洗衣,晚上起来给他们盖被子。有一次,一个学生感冒了,高烧不退,夏畅元就陪他输液直到晚上11点多钟。后来不放心,又把他带在自己的身边睡。凌晨3点多的时候,小家伙说他饿了,夏畅元又爬起来煮面给他吃,可谓亦师亦母。

  学校整合了,条件好了,但也带来了另外的问题:辍学率急升。由于原将军乡(现南金乡)是安化最边远最贫困的地区,地域分散,入学巩固工作就变得特别困难。每到开学,夏畅元就不得不和同事们跋山涉水,迎风冒雨,到处劝学。

  2003年,夏畅元班上有一个姓曹的学生,家里特别困难,父母因交不起学费而不肯送孩子读书。夏畅元先后六次登门,直到帮这个学生找来衣服鞋袜,并替她交了学费,才做通了家长的思想工作,同意送孩子上学。这些劝来的学生,由于他们父母更多的是常年在外面打工,因此夏畅元说自己必须既当老师又当父母,担负起长期看护他们的责任。

  夏畅元班上还有一个苏姓学生,其父母有两个孩子,由于在家无法维持生活,只好外出打工,于是就找到夏畅元央求其带孩子。夏畅元也曾考虑拒绝,但考虑再三最终还是答应了。一年过去了,也许是运气不好,两口子也没有攒到什么钱。就这样夏畅元不得不接着帮他们带孩子,除垫付学费还不够,还要垫付生活费,甚至还要借路费给他们。当然,这些费用虽然最终都归还了,但能做到这些,还是很不一般的。

  问夏畅元为何这么做,她说:“我想,只要他们的下一代能够不再请人代为签字,我吃再多的苦都是值得的。”

  “绝不能耽误孩子们的成长!”

  在接受《教育》旬刊记者采访时, 夏畅元一再谈及自己的忧虑,尤其是当她近些年不断外出参观学习,发现外面的教育水平和当地的差距如此之大时,她说:“现在条件好些了,绝不能因为自己的教学水平和能力低而影响孩子们的成长。”其实,她自己一直都没有中断过学习。

  为尽快提高自己的教学水平和能力,夏畅元一边尽心尽力地教学,一边参加各种学习班。有一次函授学习,规定每月有一次面授,每次两天。可学校到南金乡都有数十里山路。为了不耽误日常教学,夏畅元只好把星期六半天星期日一天都累积起来去参加面授。每次面授总是认真听课,做笔记,因此每门学科都是一次性通过,还期期被评为优秀学员。四年过后,终于拿到了中函毕业**。

  25年来,夏畅元边工作边学习,不仅取得了大专**,还连续两年被评为安化县教育战线先进个人与县三八红旗手。她参加的全县小学说课通讯赛、实践活动课教案设计竞赛、课堂教学设计比赛等也多次获奖。夏畅元说:“对其他老师来说,这些成绩和荣誉也许微不足道,但对于从代课教师起步又长期在边远山区教书的我而言,是非常不容易的。”

  夏畅元个人的孜孜以求也给学生带来了福音。有夏畅元带领的班往往班风正学风浓,学生思维灵活,各科成绩优良,多次被评为优秀班级体。将军完小的校长说:“夏老师是深受学生爱戴、群众满意、领导信任的好老师。”

  “我是属于山里的!”

  艰苦的环境和长期超负荷的地工作,使夏畅元的健康受到了损害。

  2001年11月,夏畅元在当地人民医院接受了卵巢囊肿手术治疗,切除了双侧卵巢。2008年下学期,她胆结石复发,疼得死去活来,实在不能坚持上课了,不得不又去人民医院把胆切除,手术才几天,就又偷偷回了学校,一边服药,一边上课。

  获得诸多荣誉后,有很多条件好待遇好的城市学校向夏畅元抛出了橄榄枝,但夏畅元都以自己的教学水平和能力不够为由谢绝了。

  其实早在1989年,当时乡里的领导看到他们孤儿寡母,在条件艰苦的学校工作生活很不方便,就曾要求乡教育部门把她调到条件好离家较近的学校教书。为此,中心校的领导曾找夏畅元谈话征求其意见。想到山里的孩子更需要老师,尤其是想到当年那位小女孩的怯怯的眼神,夏畅元想了很久,最终还是婉言谢绝了领导的好意,一直坚持在南金乡最边远的将军小学任教,兼做学生的贴心“妈妈”。她说自己心里装的是这里的学生。她离不开这里熟悉的一切。她的根已深深扎在山区教育这片不肥沃的泥土里,像苦楝树一样默默散发着馨香。

  一个山里教师的心愿

  我是在安化最偏远的山区默默耕耘了26年的山村女教师。2001年以前,我一直在原将军乡的山岭中穿行,今年这个山头教一年,明年那个山头教一年,并且都是复式教学,房子都是破破烂烂的,直到1999年原将军乡的领导才修了一栋三层的教学楼。

  2001年,我们所有的村小老师才撤点并校到了完小工作,虽然是新教学楼,有一间简单的厨房,却没有围墙。没有围墙学生的安全工作好难啊!特别是去年下学期吃晚饭的时候发生的一件事,一个五年级的学生去食堂吃饭,一条大狗从他的胯下钻过,学生重重摔到了地上,当时就昏迷不醒。老师们赶忙把学生送往县人民医院抢救。生命是保住了,可为治病花去了不少的钱,学生也因此耽误了一个多月没法读书。出事以后,全体老师更加忧虑。因为我们的学校挨者一条小溪,炎热的夏天一到,学生们都喜欢去小溪里游泳,安全工作就更难抓了。我们全体老师多么盼望修好围墙啊!

  我们常年守在山沟沟里,信息闭塞。五年级的学生从来没有操作过电脑,因为学校没有电脑设备。我们这里的老师大部分只到过县城,多么想到外面去看看,学学外面宝贵的教学经验,让山村里的教师适应**的发展!作为山里教师的一个代表,这些算是我的一点心愿吧!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