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阅读 -> 评论 -> 内容阅读

汤素兰童话的三个关键词

http://www.frguo.com/ 2014-08-15 孙健江

  结合当下创作与出版的状况,我更愿意把汤素兰的创作放在当下这个特别的语境中进行讨论。在中国当下文化转型的特殊时期,她的创作和坚持对我们创作者有什么意义和启示?我想用几个关键词来表达。

  一个是她的敬畏:对写作的敬畏。本来敬畏不成其为问题,但是在中国当下的市场化全部铺开,网络出版零门槛的特殊情况下,对于一个认真的写作者,似乎就成了一个问题。在当下,许多作者动辄几万字数十万字,动辄一部长篇若干部长篇。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多作品跟风模仿复制,作家真正的创造力没有人关注,很难静下心研究一下创作是怎么回事。

  汤素兰对文学的敬畏就是在这个意义上呈现出来的。两年前,我与汤素兰有个约定:我们浙江少儿出版社每年出版她一部短篇新作。出版的灵感是受安徒生创作的启发。当年,每到圣诞节来临前夕,安徒生都会为孩子创作一部最新的童话集。久而久之,这样一个创作成了安徒生整个写作过程中的一种神圣的仪式。我们也设想每年推出一部汤素兰的短篇新作,在每年春节前夕奉献给中国的孩子。这个出版计划得到很多朋友的赞赏,非常可取。但是这个愿望没有实现。没有实现的原因不是其他,就是汤素兰想把作品认认真真地写好,写出她最好的作品。我非常理解她的初衷和决定。事实上,汤素兰是个出手快的作家,短篇童话从量上讲,对她而言,完全不是问题。但是从读者和自身要求考虑,她缓下来了。这就是对文学的敬畏。

  敬畏是一种态度,是一种尊重。没有对写作的尊重,就不可能尊重读者。

  第二个是探索。这是创作最为宝贵的特质。很多成名作家基本上把这一块放弃了。但是汤素兰做得非常好,一直勇于探索。我认识汤素兰20多年了。她早年写诗歌、写评论、写散文,也写小说,但她写得最多的还是童话。可以说,她把所有精力都花在了童话的创作上。她在童话的各个方面都有尝试。比如在篇幅上,有短篇的,中篇的,长篇的;风格上,有幽默风趣的,有柔美抒情的,有冥想哲思的等等;在空间类型上,有偏幻想的,有偏写实的,有幻想写实杂糅的;在审美形态上,有偏古典的,有偏现代的,有偏民间的。这些作品,比如说《笨狼的故事》《红鞋子》《阁楼精灵》等一批耳熟能详的作品,都是非常重要的收获。

  汤素兰对自己保持着清醒的认识,不为潮流而动,这也是非常可贵的。现在,随着儿童文学市场的日益扩展,市场前景非常好,出版人出版社都非常希望作者能写长篇和系列作品。在这个背景下,汤素兰回过头来写短篇,做到这一点真的很不容易。我们都知道,探索隐含着一些风险:既然是探索,就不可能都是成功的。所以,汤素兰面临着很大的心理挑战,作品可能会带来负面效应。探索对她而言,与其说是一种创作能力的展示,不如说是一种承受力和意志力的考验。

  探索实际上是一种开拓和自我突破。没有探索,文学就不可能发展。

  第三个关键词是执著。汤素兰的身上有一股子湖南人说干就干的辣劲、持之以恒的耐力、不达目的不罢休的韧劲。我们都知道,童话作品和其他所有文学样式的最大不同,在于它幻想空间的营造上。汤素兰的童话创作,有古典的,也有现代的,她都尝试过,但她还在尝试一种幻想跟现实交集非常模糊,或者说它们之间的通道很难分彼此的状态。

  在20世纪90年代,她曾写过一篇叫做《驴家族》的童话。这篇作品写一个7岁的小女孩,自从家里多了一个小弟弟后,爸爸妈妈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弟弟身上。她非常想不通,非常失落。每当家里人有什么动静,她就竖着耳朵听;每当有什么行踪,她就斜着眼睛看。久而久之,她变成了一个斜眼、长了一对驴耳朵的怪人。14岁时,这个小孩在学校待不下去了,就退学跑到深山,躲到山洞里,成了一头真正的驴。奶奶知道孙女进山以后,非常担心,也到山里,奶奶也变成了驴;接着爷爷到了山里,也变成了驴;爸爸妈妈也到了山里。他们一面对爷爷奶奶女儿说驴话,一面又跟弟弟说人话。这个时候,爷爷奶奶才把谜底揭晓:他们这个家族有变成驴的特殊功能。弟弟是从医院捡来的一个孤儿,他是不能变成驴的。如果说爸爸妈妈也变成驴,那么就不能跟弟弟交流。直到这时,女孩才知道:家人是非常爱她的,也非常爱她的弟弟。这个故事,有它幻想和现实的切口,却很难找到它具体的切口在什么地方。一真一幻,一虚一实。汤素兰一直在探讨这方面的写作。

  新世纪以后,汤素兰还在继续探讨,其中有一个作品叫《月亮花》。这篇作品非常有意思。汤素兰是这样起头的:“我”是一个童话作家,非常喜欢刘易斯·卡诺尔的《爱丽丝漫游奇境记》,又提到《参考消息》上面说,有一对姐妹,患了一种特殊的病,看东西可以看得非常非常的大,也可以看得非常非常小。到了晚上,童话作家本人带着放大镜,带着手电筒,到自家花园去寻找,发现了一对小蚂蚁。从小蚂蚁的对话里,她知道了它们来自月球,是月光族人,因迷失航向而落到这里。童话作家开始了与蚂蚁的对话,通过交流,她告诉蚂蚁有一种花叫太阳花,非常美丽。太阳花是白天开的,月亮花是晚上开的。写到这里,作家没有交待,留下了一个悬念。隔了一天,小蚂蚁不辞而别,很可能去追寻美丽的太阳花去了。而这个晚上,“我”看见了非常奇异的月亮花。如果没有超强的想象力,这篇作品基本上不可能完成。所以,我觉得这是一篇非常精致的作品。

  从上世纪90年代到现在,汤素兰对幻想与现实结合的模式的追求,或者是对一种形态的追求,都做得非常漂亮。在当下这个特殊的文化展示期,汤素兰保持这样一种积极的进取的向高攀登的写作姿态,值得我们关注。她冒的风险很大,但是非常值得的。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