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阅读 -> 小说 -> 内容阅读

申一刀

http://www.frguo.com/ 2014-08-14 何一飞

  要是写水镇史,人物列传中,绝对少不了一个人。谁呢?申一刀。申一刀不是医师,做的是下九流中的劁猪。一个劁猪的人为什么会得到这样一个绰号?这里面有说道。

  现在很多人不知道劁猪这个行当了,劁猪是七十二行当中的一行,在1970年代以前,劁猪可是门谋生的好手艺,能做上劁猪匠的可都是些能人。

  劁猪就是把猪仔的睾丸或卵巢骟掉,断了它们的是非念。劁猪人常说猪不劁不胖,猪不劁心不净。猪劁了,心就静了,气就顺了,身体倍棒,吃嘛嘛香,过年的时候就是一头大肥猪了。

  申一刀人长得高大强壮,力气大得像头牛。劁猪时,申一刀左脚压住小猪的前脚,右脚半跪压住小猪的后脚,拿起劁猪刀,咕咚咕咚从自己带来的酒壶里含一大口带来的烧酒,往劁猪刀一喷,左手捏住公猪裆下的一对卵子(母猪呢则是在它的子宫处下刀),右手麻利地将刀一划,一挑,一对卵子(或卵巢)就给挑了出来,丢在了早就准备好麻纸上,然后往小猪的伤口撒上柴草灰,双脚一松,小猪立刻站起来哀嚎着逃命一般跑了。

  申一刀人好,偏偏生了个二流子崽申耀祖。

  申耀祖八岁时,带领几个顽皮小子把邻居刘光来家菜园子里的老南瓜一个一个地戳个蚕豆大小的洞,然后叫小伙伴们往戳了洞的南瓜里屙一泡尿,没几日,这些南瓜就坏了,弄得整个菜园子全是腐败的南瓜味。

  也许是猪卵子吃多了,申耀祖的身体长得比同龄的孩子高大。十一岁,别的孩子还在换牙,申耀祖的嘴唇上已长出了细细的茸茸的胡子。不仅长了胡子,心也野了,做出了猥亵小翠的事。

  去田里捉鱼的申耀祖看到十岁的小翠在独自捉鱼,把她哄上来按倒在了田埂草垛上,脱小翠的裤子时被小翠挣脱了,跑回家告诉了父母。小翠父亲拉着小翠到申一刀家问罪,申一刀把家里正在下蛋的大母鸡送给了小翠家,这件事才算摆平。

  申一刀除了劁猪,就是听戏,尤其是花枝儿的戏,一曲不落。花枝儿新排了一曲戏《游园惊梦》,上演那天,去听戏的人山人海。申一刀也带着儿子申耀祖去了,可他正好没钱,不仅仅身上没钱,家里也没钱了,又不好向谁去借。去是去了,也知道没票进不了剧场,只想在剧场外听几句也好,没想到在剧场门口遇到了花枝儿。

  花枝儿看到申一刀带着孩子在剧场外转悠,就问,申师傅,你也来听戏?

  申一刀难堪地说,没钱买票,在剧场外听你几句戏就满意了。

  申师傅你在这等等我,我一会就出来。花枝儿说着进了剧场。

  一会儿,花枝儿出来了,手上拿着两张票说,申师傅,这是两张票,你带孩子进去听吧。

  申一刀红着脸接过票,怎么好意思要你买票,过两天我把票钱还你啊。

  花枝儿说,这两张票是我送你的,怎么能要你还钱呢,你们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没有你们捧,我们什么也不是。

  申一刀收下票,拱着手说,花老师,谢谢,谢谢。

  花枝儿那天还没上戏装,穿着件蓝底碎花的旗袍,衬托得格外漂亮。待花枝儿走后,申耀祖跟申一刀说,花枝儿可真美,和她睡一觉死了也值。又问,爹,你想不想跟她睡觉?

  听了这混帐话,申一刀气得吐血,一脚把申耀祖踢翻在地,还不解恨,又给了两脚。

  申耀祖越大越横,成了水镇一霸。

  文化大革命一来,申耀祖带领一批狐朋狗友成立了水镇工人造反军,率先夺了县委的权,然后又说花枝儿跟右派分子容百川有一腿,容百川劳改时,为他唱《大雪飘》,是**行为。就这样,花枝儿被抓了起来,随着开她的批斗会。

  申耀祖不准花枝儿回水镇缝纫社上班,让她水镇工人造反军的监督下,胸前挂只破鞋和一块“女流氓、**”的大牌子在大街上扫地。

  这天刚扫完地被押送回家,申耀祖来了,把看守的人支走后,一把抱住花枝儿往床上推,花枝儿竭力挣扎。

  申耀祖抡起右手对着花枝儿一个耳光又是一个耳光,边扇边骂,花枝儿,你一个戏子,一个破鞋,一个**,敢不从我?老子早就想睡你了,今天不仅要睡了你,还要睡死你。

  说完一脚把花枝儿踢倒在地,上去一把扯掉花枝儿身上的外衣,然后压了上去。花枝儿一口咬住申耀祖撕扯她胸衣的手,申耀祖一痛,不由自主松了手,花枝儿用力推开他,从地上站起来,头朝着化妆台猛撞过去,正撞在化妆台的角,头部撞了一个大洞,血和脑浆红的红白的白,满地都是。

  花枝儿死了。

  申耀祖说,花枝儿死不改悔,自绝于人民,死有余辜。

  花枝儿下葬的第二天,申一刀去了工人造反军司令部,拔开门口哨兵的阻拦,推门进去,二话不说,左手把申耀祖死死按在了办公桌上,申耀祖要挣扎,哪里挣扎得开,申一刀的手好像泰山一样重,把他压得动弹不了丝毫。申一刀右手反手从背后的墙头上扯下一根工人造反军用来捆人的绳子,三下两下把申耀祖捆了个结结实实,把申耀祖拖回了家。

  爹,你要干什么?天不怕地不怕的申耀祖害怕起来。

  我不是你爹,我也没有你这猪狗不如的儿子。申一刀拿出了寒光闪闪的劁猪刀。

  爹,我错了,你饶了我。冷汗直从申耀祖的每一个毛孔里嗖嗖冒出。

  我饶了你?天饶不得你,地饶不得你,列祖列宗饶不得你,花枝儿饶不得你。

  申一刀左脚压住申耀祖的胸部,右脚压住他的双腿,把他的裤子半褪了下来,露出白白的下体。

  申耀祖全身哆嗦,恐惧地尖叫了起来,爹……

  国法治你不得,我家法治得。

  申一刀说着话,劁猪刀一闪,就将申耀祖劁了。

  申一刀的绰号就是就这样叫开的。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