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阅读 -> 散文 -> 内容阅读

毛泽东如何在九所宾馆度过81岁寿辰

http://www.frguo.com/ 2014-08-13 纪红建

  建国后的毛泽东,最钟爱的还是其家乡湖南长沙,乡音、乡味、乡情、乡韵,一切都会让他回到从前。他来湖南,入住最多的便是位于长沙的湖南省委九所宾馆,1974年他老人家返湘入住九所就长达114天之久。这里也因为伟人的曾经居住,而增添了历史的光彩与神秘的色彩。初春的一个下午,我们来到了位于长沙市中心的九所宾馆,去拜谒这座闹市中的宾馆。

  对于居住长沙多年的我们来说,九所于我们并不陌生。九所宾馆建于1959年,是党和国家领导人来湘接待基地,湖南省委省政府对外的重要窗口,专门从事重宾接待的事业性单位,全国知名公务酒店,尊贵品质与生俱来,被誉为湖南的“钓鱼台”。难得的是虽处闹市,却无尘俗喧嚣,绿树环绕,碧波轻摇,幢幢红楼隐映其中,错落有致,安谧静雅。景致与人文交相辉映。九所宾馆见证了建国后的诸多历史大事,也接待了诸多国内外的国家元首,建国至改革开放初期先后接待了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李先念、彭真、胡耀邦等老一辈领导人,还接待了胡志明主席、西哈努克亲王及夫人等国外领导人,20世纪90年代以后,又先后接待了江泽民总书记、朱镕基、乔石、李瑞环等党和国家领导人,近年来,从胡锦涛到温家宝,中央政治局常委基本都曾下榻九所。

  那是毛泽东在建国后第50次回湖南,也是他生命中最后一次回湖南。1974年10月13日,毛泽东在时任湖南省委第一书记张平化的迎接下,住进九所宾馆的六号楼。自从1971年林彪事件发生后,毛泽东已经三年没有离京外巡,因此,这次到长沙感到格外兴奋。但是,谁也没想到,这竟是毛泽东最后一次回湖南。

  此时,身材魁梧的毛泽东,因为林彪事件的打击,相比三年前回湖南,明显衰老了许多。当时,毛泽东还患上了严重眼疾,这次是回湖南修养治疗的。正是在这里,毛泽东度过了他81岁的生日。其实,在来九所前,我们曾到过九所隔壁省委接待办的家属区,想访问当年湖南省委接待处的老同志。遗憾的是,当我们来到当年照顾过毛泽东的工作人员郭国群和曾彩谋等老同志的楼下后,几乎得到了同样的回答。她们明确表态,因为身体不好,不宜接受采访,婉拒了。虽然我们一再解释,不采访,只是到家里坐坐,看望一下老同志,她们同样婉言谢绝了我们的请求。我们只得以崇敬之心,轻轻地踏进处于九所宾馆里面的六号楼。经过前往毛泽东居住和办公的走廊时,我们细心地观看着挂在两旁的历史照片,我们看到,此时老态明显的毛泽东的脸庞上写满了岁月的沧桑,写满了丝丝的忧郁。这个院落不大,呈“回”形,平房前桂树枝叶繁茂,花坛里腊梅、茶花飘香,是一个非常幽静的处所。院子显得幽静,而又有些神秘与森严。

  在六号楼的会客室,我们似乎看到了毛泽东接见外宾,或与国家领导人商量大事的身影。毛泽东这次回湖南,虽说是休养,实际上没有一天好好休息过。自从他住下以后,每天都有一架飞机来往于北京和长沙,替他送文件来阅批,然后又带走他批阅的文件。他几乎每天通宵达旦地工作。然而,严重的眼疾给毛泽东带来了痛苦。他的眼睛因此不能长时间看文件、报纸之类的东西。一向自己选文件、看文件、批阅文件的毛泽东,此时只得靠身边的工作人员给他念,甚至有时叫工作人员代他划圈。

  1974年12月26日清晨,宾馆和毛泽东身边的工作人员,将一束鲜花摆在毛泽东的会客厅内,又把盛有几种湖南风味小吃的果盘,悄悄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毛泽东来到客厅时,发现这里有了“变化”,便朝着工作人员会意地点头微笑。过去,毛泽东一直反对别人为他祝寿,这次是在他的故乡,所送“礼品”又都是家乡的土特产,所以他破例接受了大家的这种盛情。事实上,在国外,朝鲜等社会主义国家,每年12月26日都会送来一些诸如工艺品、食品等礼物。毛泽东面对纷至沓来的生日贺电贺信礼品,心中尽管时有不悦,但又无可奈何。这次,为了庆祝毛泽东这位老朋友的生日,金日成又特地送来了贺礼——朝鲜大苹果。他们是老朋友了。毛泽东得知金日成患有眼病时,立即派出最好的眼科专家,赴朝为金日成治病,并亲自审阅有关治疗的电报。1975年4月14日,金日成访华,两位老朋友在北京会面,这是金日成最后一次见到毛泽东。

  在北边的小餐厅,我们又似乎看到了毛泽东吃寿面的情景。那天中午,宾馆厨房特意为毛泽东做了寿面,并准备了一瓶深红色的芙蓉酒。让人感动的是,虽然此时的毛泽东年岁已高,但他仍旧没有忘记湖南省游泳馆的工作人员。游泳,是毛泽东的终身爱好。这次回到家乡,当然也少不了游泳。开始,毛泽东提出要到湘里游泳,这使得陪同在身边的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等都大吃一惊。此时的毛泽东已81岁高龄,身上又有重病,在这样天寒水冷的冬天,是不能去江河游泳的。但是,毛泽东决定了的事,谁也不能改变。经过反复思考,汪东兴提议不到湘江游泳,改到体育馆室内游泳,毛泽东表示同意。于是,毛泽东来到了位于长沙市体育路的湖南省游泳馆游泳。时任湖南省游泳馆管理员的省体育局退休干部程根增告诉我们说,1974年冬毛主席共到省游泳馆游了5次泳。当时为了迎接毛主席的到伙,我一天好几次带上氧气潜到6米深的游泳池底,去清理那些不时出现的一些沙粒和微小的杂物,以确保时刻都有一池干干净净的水。毛主席第一次到省游泳馆游泳是11月19日下午,他在池里游了30分钟;第二次是11月20日中午,游完后,他是在游泳馆休息室睡了午觉才离去的;第三次是12月3日早上6点30就来了,游了30分钟;第四次是12月4日;第五次是12月5日,这次他游了50分钟,游得特别高兴。然而,谁也无法预料,这次游泳,竟是毛主席生前最后一次游泳。毛主席是在韶山学会游泳的,最后一次游泳是在湖南省游泳馆,这也算得上是一种情缘吧。程根增还告诉我们说,毛主席对我们游泳馆的工作人员也非常关心,他81生日的那天上午,他老人家不仅特意让省委接待处的同志们给我们送来了他健康长寿的生日面条,还把朝鲜送给他老人家的大苹果转送给我们吃。我们非常激动,我当时就把毛主席送给我们的苹果的包装纸留了下来,并保存到现在。一个指点江山的大国领袖,心能细到这步,确实令人敬佩。

  六号楼的西北角是副主卧,据介绍,这是当时九所专门为江青准备的。然而,江青却没有在这里住过一晚。这种真空,很容易引起人们对那个年代一些事和人的回味与思索。由此往南走,即六号楼的西南角,是毛泽东的主卧。人去房空,安静得出奇的房间,储存着一段珍贵的历史。透过时空,我们又似乎看到1974年12月26日深夜,毛泽东与他的老战友周恩来在这里商量国家大事的情景。在毛泽东生日的3天前,即12月23日,周恩来忍受着癌症的剧烈折磨前往长沙,向毛泽东汇报工作。到长沙向毛汇报工作的,还有王洪文。据说,周恩来出发前曾要王洪文和他同乘一架飞机,好给国家节约一点经费。但王洪文不情愿,带着秘书乘坐另一架飞机晚到了一个小时。到长沙后,王洪文住九所3号楼,周恩来住蓉园l号楼。这是周恩来第五次来长沙了。第一次是1958年4月底,由广州乘专列回北京,途径长沙;第二次是1960年5月15日,与毛泽东在长沙一同游览天心阁;第三次是1964年4月16日,陪同刚果客人到长沙会晤毛泽东,并到韶山参观;第四次是1966年2月26日,陪同加纳共和国总统恩克鲁玛到长沙会见毛泽东。这次,他是专程来长沙向毛泽东汇报四届人大筹备工作和人事安排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翻开历史,每一个细节都记录了两位老战友深厚情谊。周恩来住下后,把湖南省公安厅负责人唐瑞亭找到自己的住处,第一句话就问毛泽东的休养和健康情况。周恩来已形成一个习惯,每当有要事请示或商讨前,总要向毛泽东身边的工作人员询问:主席休息好了没有?主席身体怎样?唐瑞亭告诉他:主席在长沙休养比较好,身体也比来时要好些。周恩来听了才放心。他叮嘱唐瑞亭,一定要让主席休养好。

  两位老战友都是务实之人,周恩来这次在长沙停留了5天,23日晚7点半到九所6号楼见毛泽东,10时回蓉园l号楼,24日下午2点半到4点半,25日下午3点到4点半,26日下午和晚上,都在毛泽东住处共商国家大事。是啊,走过几十年风雨的老战友已经是5个多月没有见面了。上次见面,还是7月17日的政治局会议上。老战友的生日,周恩来是铭记在心的。周恩来选择在这么一个时期来长沙向毛汇报工作,从感情上讲,不论是他自己,还是毛泽东,都是不久将要离开人世之人了,选择在生日期间汇报工作,自然有着特殊的意义。另外从工作上讲,四届人大召开在即,必须向毛泽东汇报。在12月22日下午举行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决定由周恩来、王洪文二人共同去湖南长沙,向毛泽东报告四届人大的准备情况,听取毛泽东的意见,特别是一些关键性的重大问题和全国人大、国务院的人事安排,请毛泽东最后决定,再提交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

  26日下午,周恩来把湖南省公安厅负责人唐瑞亭找到自己住的蓉园l号楼,对他说:今天是毛主席生日,我请大家吃餐饭,一起高兴高兴,不叫为主席祝寿。你去通知省委负责同志,安排一下。傍晚,张平化等省委负责人及接待处长高绍英和部分湖南的服务人员来到周恩来的住处,为毛泽东祝寿会餐,一共两桌。周恩来一生十分俭朴,用餐从不过四菜一汤。为了感谢毛泽东身边的工作人员的辛勤服务,他破例加了个菜。事后人们才知道,这两桌酒菜是他自己掏的钱。席间,周恩来不时和省委同志谈工作,并要求照顾好毛泽东的生活,让他休养好。他举杯说:同志们,为主席的健康长寿干杯!

  这时,我们又似乎听到了鞭炮声。这是真的,这天晚上,为了增加生日的气氛,九所宾馆的工作人员在院子里放了几挂鞭炮,向毛泽东表达家乡人民对他81岁寿辰的祝福。此时的毛泽东虽然露出了很长一段时间来少有的愉快和轻松,但他依然在为国事操劳着。让我们感动的是,这天深夜,周恩来又到了毛泽东所住的九所宾馆六号楼,进行单独长谈,直到次日凌晨。为了与老战友更好地商讨国事,这一天毛泽东特意支走了王洪文,让他到韶山看一看。在这次彻夜长谈中,毛泽东与周恩来谈到了党和国家的前途命运问题、对现任中央各个负责人的优缺点的分析评价等重大问题。在谈话中,周恩来反映了江青、张春桥两人历史上均有严重政治问题。毛泽东表示已经知道了。毛泽东要求周恩来回北京后,把中共十届二中全会开好,把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开好;不要受江青等人的干扰,也不要安排他们做什么,他们闹他们的,你做你的,放手办事。

  1975年1月8日至10日,中共十届二中全会在北京举行。周恩来主持了这次会议,毛泽东因在长沙养病,没有出席。全会根据毛泽东的提议,追认邓小平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选举邓小平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副主席。随后,通过1975年1月的中共中央1号文件、中共十届二中全会、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迅速完成了组织手续和法律程序,使邓小平担任了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务院第一副总理、中央军委副主席兼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毛泽东选择了邓小平,又一次把邓小平推到了党、政、军主要领导工作的第一线。这是毛泽东这次在长沙停留114天作出的决定中国未来命运的重大决策。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