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作家动态 -> 内容阅读

陶少鸿:园林如梦

http://www.frguo.com/ 2014-06-11 陶少鸿

  我到了苏州。我到苏州是去看园林的。当然,我去不去看,苏州园林都在那里,但是,我不去看,它就与我无关,它就不是我眼里的园林,它只是画片上和文字里的园林。于是,冒着初夏过于热烈的阳光,我去看了拙政园,还看了狮子林。

  但是我有些失望,它们不如想象中精致奇妙,意境深远。是我苛求了吧,没有事物能与想象媲美。任何的美,都是主观的产物,你眼里的平常景象,也许在别人眼里美到了极致。又或者,因为天气炎热而心思恍惚,忽略了各种奇妙细节,体会不到园林之美吧?有什么样的心,就有什么样的风景,这句话也是有道理的。总而言之,我千里迢迢而来,得到的印象竟是不过尔尔。我不知道,该怪我的感官过于刁钻,还是过于平庸。

  据说,拙政园和狮子林都已有五、六百年历史,其主人呢不是官人就是商人。对于它们的来历与身份,我倒十分信服,无可置疑。楼台,亭阁,水榭,花窗,小径,回廊,假山,粉墙,树木,花草,小桥,池水,游鱼,石舫……中国各处的园林,总离不了这些元素,也总是少不了这些内容,这也是让人难免混淆彼此,容易造成审美疲劳的原因之一吧。从拙政园的假山上攀过时,感觉就像爬过胡雪岩家的后院,恍惚之间,又似穿过北京恭王府的后花园。一样的瘦、皱、漏、透的太湖石,一样的狭小逼仄的空间,一样的曲径通幽,一样的廊回路转。诚然,变换视角,一步一景,这是中国园林最大的艺术特色。你从一扇月形或棱形窗户望出去,可能觑见池水涟涟,檐角翘飞,也可能窥见粉墙壁立,孤蕉默然。你或因此获得某种趣味,或沉浸于某种意蕴,留连忘返,乐此不疲。但于我而言,心胸和眼光都有受束缚之感,你总是想突破某种局限,获取更大的想象空间。美一旦宥人于内,总是让人不甘。设想吾乃一古时书生,于某阁之内,铺纸研墨,临水习字,或凭栏读书,又邀红袖添香,自是十分惬意;也许,这就是古人情趣之所在,造园之初衷。所以,所谓园林艺术,就是古代文人、官人、商人审美意趣的反映,他们向往山水,又不可能时常远足,且也难受跋山涉水之苦,便把山水风光微缩下来,建造在自家园子里随时赏玩。又所以,这种对自然的模仿美则美矣,其局限性也在所难免,它的小格局、小情调、小家子气,它的凝固而欠生动,亦显而易见。再所以,这种审美意愿的实现,是需要财富来支撑的,平民百姓不可为之,做为后人,能欣赏到前人的建树,体会到古典情怀,还是该怀有一份感激之心吧。

  曾到过颐和园和圆明园,它们是规模巨大得多的园林,绝对的大手笔、大格局、大气象,也承载着更丰富更深厚的历史与文化的底蕴。同时又是耻辱的象征:它们是用国库里的银子建造的,慈禧太后宁愿不买军舰,也要让皇家有个安逸的休闲好玩的去处,以至于兵败如山倒,连刚刚峻工没多久玩了没几回的圆明园,也被人付之一炬,只留下残垣断壁,纪录着那个时代的没落与腐朽。

  园林之美,有许多的说道。作为一门空间艺术形式,自有它的种种精妙之处。但我不会按照那些说道寻找和体认园林的意蕴,我只会跟着感觉走,进入到我能够感觉到的美境之中。看山是山,看水是水,或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或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所以呢,我感受到的,才是属于我的园林。我拐弯抹角地细心体味,左顾右盼,移步变景,确有异趣不时展现。我最感遗憾的,可能是池中的水了。无论拙政园还是狮子林,它们的池塘似乎都是一潭死水。虽也有零星荷叶铺展其上,数尾鲤鱼游弋其中,但微波不兴,水色浑浊,像一锅汤,且一摄入镜头,似乎就不是液体了,浓稠得像是果冻的样子。或许数码相机的解析能力太强了吧?只好尽量避免让池水入画。我倘若是园林管理者,一定得想办法让池中水流起来,流水才会不腐,流水才有韵律,才会使整个园林变得灵动。

  相信,欣赏园林的效果不但与心情,也与季节有关。倘若是春暖花开,亦或是秋凉枫红,给予我的可能是更愉悦更诗意的感受。而人一愉悦,看什么不美好呢?园林再好,也要有好的季节相匹配,否则就难以充分展现出它独特的好来。

  步出园林,我有了自己的园林之梦:去往依山傍水的乡野之地,筑一竹篱茅舍,种菜遛狗,垂钓读书,尽享自然之美,安渡幸福晚年……当然这是不可能的,所以它只能是梦。人生总得有梦,不然就太乏味了。而这园林,何尝不是古人造出的梦呢?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