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作家动态 -> 内容阅读

潘绍东:坚持头上梦想,坚守脚下土地

http://www.frguo.com/ 2014-05-16 潘绍东

  27年前,那时岳阳师范还在,我加入了文选老师姜郁松先生组建的青果文学社,并成为其中的主要成员;17年前,那时《洞庭湖》杂志还在,我的第一篇小说《飞天梦》经曹宪成先生推荐给周蕴琴老师,不久被作为头条发表;两年前,我发表小说《歌郎》,并于去年和今年先后获得《北京文学》奖、毛泽东文学奖。如果说27年前是我文学的萌芽,17年前是我文学的起步,现在的获奖意味我正式踏入文学的殿堂,那么,这个过程未免太漫长了一些。在我尊敬而熟悉的作家中,我知道韩少功先生发表《西望茅草地》时才27岁,彭见明先生发表《那山那人那狗》时也不过30岁,都远远早于我现在的年龄。但我要说的是,我依然为自己感到由衷欣慰。我清楚地知道,文学的成就与个人禀赋、后天勤恳等诸多因素相关,有些东西哪怕我拼尽全力也无法企及,但有一点是我能够做到且已经做到了的——那就是一直坚持着高悬于头上的文学梦想。很多年来,我诸多的梦想都被负重的生活消解碾碎,但文学之梦一直不曾坠灭;很多年来,我诸多当年的文学伙伴都因世异时移与文学渐行渐远,但我始终走在文学的路上。老实说,我从来没有为这种坚持而懊悔过沮丧过,相反的是,因为这种坚持,我获得了文学给予我的无数愉悦、感动、温暖和抚慰,更重要的是,文学给了我一个比现实之境更丰富更辽阔更深邃的世界,它让我看到了现实之外的许多美妙风景,让我沉重的肉身活得更加富有尊严和意趣,让我的精神星空更加活力四射和灿烂多姿。

  当然,实现梦想还得以现实作为根基。在这一点上,我比很多人都要幸运和踏实,因为我脚下的那片土地,是产生过《天问》《离骚》《九歌》的土地,是孕育出彭家煌、杨沫、康濯、易中天的土地,是成就了韩少功、熊育群的土地。作为一名写作者我深知,无视这片土地的存在,无异于有眼无珠一样可耻,放弃对这片土地的书写,无异于刻舟求剑一样愚蠢。不过,目前这片土地也和中国其他地方一样,正经历着现代化滚滚洪流的冲撞、强平和洗牌,乡村文化生态已遭破坏,固有的文化秩序日渐瓦解,乡村文化因子正被外来“物种”吞噬和兼并。我无法也无力阻止这一历史大势,唯一要做和能做的,是“寻根”之后的“守根”和“扎根”,是怀着对家园故土和父老乡亲的赤子之心,用虔诚、谦卑和深情的写作伦理,去记述“绚烂楚文化”的精神内码、文化特质以及时代流变,建构起一个既属于自己又属于这片土地和这个时代的文学村庄。这无疑是一个巨大而艰难的工程,因为目前我可能还只完成了这项工程几口砖几根梁的工作量,但这对于我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有了它,我就不再担心精神挂空和内心孤冷,有了它,我以后的人生就会有坚定的朝向和不竭的动力。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