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课 -> 内容阅读

阎真:文学的语言艺术

http://www.frguo.com/ 2014-04-15 

 

 

    阎真1957年9月出生,男,汉族,湖南长沙人,中共党员,文学硕士,教授。现任湖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南大学文学院副院长。1978年参加工作,1980年至1984年在北京大学中文系学习,毕业后在湖南师范大学中文系任助教,1988年去加拿大学习,1992年回到湖南师范大学中文系,先后任讲师、副教授。2000年调到中南大学文学院工作。著有长篇小说《曾在天涯》、《沧浪之水》和《因为女人》,理论专著《百年文学与后现代主义》,其中《沧浪之水》获《当代》文学年度奖、《小说选刊》优秀奖、毛泽东文学奖。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被授予“湖南德艺双馨文艺家”称号,省政府记一等功。 

  

    我今天讲的题目是《文学的语言艺术》。因为我自己写长篇小说,自己对语言艺术各方面还是有一点感受,文学现在在这个圈子里面社会竞争的确也是非常的激烈。这种文学竞争的激烈表现在一部作品出来要得到比较好的效果,或者市场效果,发行量已经是一个衡量的(指标),当然不是绝对的指标,但是也是一个相当重要的指标。因为你的小说能不能出版,以后能不能重版,反射的重版等等,这就是衡量一个作品的生命力,艺术价值非常重要的标准。

    作为我自己来说,我自己有一种感受小说第一个非常重要的就是说,你选择的这样一个题材是不是有广泛的社会关注度和认同度。因为你写一个很偏的题材,你写得再好别人也不会很关注。比如说我写这个《沧浪之水》的知识分子,当然也是写的知识分子在官场的生存经历,大概是11年以前出版的,到现在已经11年了。每年都在出几万册,到现在已经出了56版,即每年出4、5版。按既是题材选择的结果,也是这个小说艺术叙事的结果。

    回到今天的主题《文学的语言艺术》,今天上午的文字只有这一张纸,我主要是记在大脑里面,这只是一个提纲。

    我们写文学作品,写小说的时候我们表达的方式,跟我们写其他的东西,如写材料、报告,什么其他东西是不同的。我们是用一种语言的艺术,用一种艺术的方式来表达的。这样一种艺术的方式,什么叫做小说的语言艺术,小说艺术?小说的艺术有很多方面,比如说语言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然后人物造型,你怎么把这个人物的造型造得更与众不同,给读者留下深刻的印象。小说它是往小处说。它不是你给它一个很大的概念就可以了,它要往小处说,要靠细节来支撑。语言也是个细节,人物造型也是个细节,怎么把人物写得很生动。比如说大家看到鲁迅的《孔乙己》,孔乙己那个人物造型,祥林嫂那个人物造型都是非常生动的,非常成功的。孔乙己拿着个茴香豆,五个指头遮着茴香豆,“多乎哉?不多也。”还有祥林嫂撑着的竹篙,给她自己的身子搀着竹篙,特别是下端开了裂,提着个篮子……那些造型都是非常经典的造型。

    这个造型有什么好处?这样的造型就给你留下了与众不同的印象,写出了这个人物他的那种生存状态,他与众不同的生存状态。只有他才是这样的,他是独特的,与众不同的。这就是塑造人物的性格,塑造人物的形象。

    小说艺术除了人物造型,语言,当然还有怎么描写氛围。这不是我今天主要要讲的,只是顺便讲到小说艺术有些什么范畴。

氛围,比如说很多小说最开始的时候它就不直接进入情节描写,它进入氛围描写,就是写环境怎么样,比如说《芙蓉镇》它就开始写山镇,它开始就写山镇人家,它不写人物形象,专门写山镇是什么样一条山镇,它的房子怎么样,他们怎么赶集,它的自然环境、人文环境怎么样。氛围其实就是主题,氛围在小说其实它就是主题。

    《静静的顿河》、《骆驼祥子》一开始也是写氛围,王安忆的《长恨歌》是一种非常极端的。它总共20万字不到30万字的小说,但它开始一万多字就是写氛围,没有进入任何情节就是写氛围。上海的弄堂怎么样,上海的小街小巷怎么样,上海的闺阁怎么样,闺阁里面有些什么流言,等等。它专门写上海的氛围,氛围就是主题。包括沈从文的《边城》开始也是写氛围。这其实也是一种小说艺术。

    我今天跟大家讲的就是小说艺术大概有些什么样的范畴,人物造型这些东西,写氛围都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在小说艺术中间所有的各个范畴,各个部分中间,最最重要的就是语言,语言是小说艺术的核心。语言对一个作家来说有身份界定的意义,凭什么说你是个作家?因为你运用的那个语言跟别人是不相同的,我是用的独特的语言来创造的,来写作的,它有身份界定的意义,也有艺术品质高低界定的意义。艺术品质高和艺术品质低,它的语言表达是不同的。一个编辑拿着你的这样一个作品,拿到手里不到一分钟,他就可以基本判断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作家,什么等级的作家,因为好的作家,特别是在小说开头的时候,他要用一条最经典的,最具有才华表达的方式,要把他的语言风格、语言特点写出来。并不是说我想干什么事情,看到了我就把它写下来,那样写是不会成功的,一定要经过深思熟虑,想想这个头怎么开能够吸引编辑的注意。语言要有表达的特点,表达的风格,表达的个性,要体现出来。这就是所谓的身份界定的意义。既有身份界定的意义,界定你是一个作家,或是个记者,或是个普通的人在写作,而且还有艺术品级界定的意义,即你的艺术品级跟别人的艺术品级是不同的。你比别人高在语言中间要体现出来,我等会儿会仔细的展开讲,因为今天上午的时间比较充分。

用一句话来说:“你的语言要获得你独特的表达,用你毕生的才情和心血去寻找那些属于你自己的句子。”用毕生的才情和心血。要才情,你的才华要在这里体现出来。还有你的心血,我一辈子的心血也要在这里体现出来。用毕生的才情寻找那些属于你自己的句子。我们等会儿看一些经典的作家,哪些句子是属于他自己的,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的。甚至有些句子可以传承几百年,几千年,就是那一句话。他为什么会有这样一种力量?这就是语言的艺术。当然小说从我个人来说,我觉得最巅峰的语言艺术应该是《红楼梦》。为什么是《红楼梦》?我们看《红楼梦》这样一个小说,我设定大家都看过,因为你爱好文学,起码《红楼梦》是看过的。我为什么认为《红楼梦》是古今中外长篇小说中的巅峰之作,其实你说《红楼梦》表达了什么主题?《红楼梦》没有一个集中的主题,《红楼梦》既有人生虚无主义的主题,也有尊重女性的主题,也有某种程度上背叛社会体制的主题,它都有,它是个综合主题小说。就是说《红楼梦》这个小说它并不是以主题取胜的,它是个多主题小说,它不是以主题取胜的。它以什么东西取胜?它以人物形象取胜。古今中外的小说,没有一部小说像《红楼梦》一样可以塑造出如此之多的,生动的人物。其实我看了很多名著,如巴尔扎克、托尔斯泰的小说,那都是大家,它也塑造了生动的人物,但它塑造了1~3个就了不起了,而《红楼梦》是几个系列。比如说太太系列,有王熙凤,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等会儿我会讲讲王熙凤的语言。有贾母,有王夫人,还有刑夫人,等等。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太太系列还不算最精彩的,当然其中有精彩的王熙凤。更精彩的是丫鬟系列,他也写得很好,如袭人是如何说话的,她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还有晴雯、鸳鸯,贾母的大丫头鸳鸯,还有中间的傻大姐,很多很多。《红楼梦》里面的有名字的丫鬟有几十个到一百个,但是我前面举的这些例子是给人留下最深刻印象的。为什么她可以给人留下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因为她们说话的方式,行为方式,最最重要的就是她说话的方式,她说话的方式是与众不同的。正因为她这种与众不同的说话将她与别人区分开来,就给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就是说她说话有独特的方式体现了她的个性。

还有小姐系列,宝钗、黛玉。黛玉如何说话,宝钗怎么说话,风格完全不同,以及探春、史湘云,除了这4个还有很多其他的小姐,可能给我们留下的印象不是那么深刻,但是起码这4个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红楼梦》人物有几百个之多,但是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的有十几个,即我们脱口而出可以说出的人物系列印象。这十几个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为了经典人物。一个小说能够塑造出十几个给人家留下深刻印象的古今中外只有《红楼梦》。《三国演义》它也塑造了一些印象深刻的形象,比如说曹操、关云长、诸葛亮、张飞、赵云,5、6个,就已经非常了不起了。能够留下这些给人有深刻印象的,真正有个性的人物形象已经非常了不起了,所以说它是名著。《水浒》等等,它为什么可以称为名著?说来说去它的成功只有一点,或者最重要只有一点,当然它也有思想表达,它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塑造出生动的,给人家留下深刻印象的人物,一部小说你没做到这一点,你说什么都没用。这个人物塑造出来了吗?给人家留下深刻印象了吗?没有。没有你这个小说就死掉了。一部小说的人物不能给人家留下深刻的印象,代表你这个小说就死掉了。谁会记得你呢?你寄托在其中的思想是通过这个主人公,通过这个人物来寄托表现。你这个人物没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你那种思想能够给人家留下印象跟启发吗?思想是寄托在人物身上,所以说形象大于思想,形象是第一位的。你形象没有塑造出来,你表达的思想我可以说是没有意义的,或者说意义是非常有限的。思想要通过形象的表达它才是一种真正的表达,寄托于形象的思想才具有永恒性。离开了形象思想它是没有力量的,它是建立在沙滩上的大厦,过了几天水一掏,沙子就被掏掉了,大厦“垮”倒掉了,没有了。你只有形象立起来了,你的思想表达才立得起来。这就是人物形象的重要性。所以说真正经典的小说,优秀的小说,它真正最具有生命力的就是形象。我前面讲到了《红楼梦》、《三国演义》、《水浒》,《水浒》所有的力量在于几个形象的寄托,比如说武松。武松写了十回,《水浒》中间叫做武十回,专门写武松的。我们大家也可以看看武松是怎么说话的,当然武松更多的是行动,因为他毕竟是个武侠小说,有些人说是传奇小说。林冲这个形象是塑造得非常好的,写出了他那种纠结、犹豫。武松、林冲、宋江、鲁智深,基本就是这几个形象。离开了这几个形象,《水浒》还有什么?什么都没有。它也就是三五个形象确定了这个小说的价值和意义。至于说这个小说怎么树立起来的,第一是他的行动,第二是他的语言,语言占有最重要的地位。特别是《红楼梦》这个小说,它不是个武侠小说,它主要靠语言表达人物的性格。所以说寻找自己独特的句子实际上就是寻找自己笔下独特的形象,你的句子决定了你的形象的独特性。

 

 

曾在天涯

 

    什么叫做文学的语言,语言的艺术,我在这里给大家界定一下什么叫做语言的艺术。比如说文学的语言表达它有情感,有形象,但是我们把它的情感和形象写出来就是语言的艺术吗?不是,没有达到艺术的层次。你写的我承认你是文学,但不是高超的文学,可能属于层次比较低的文学,因为你的语言艺术没有充分的表达出来。这对一个作家来说是不可回避的问题。有了情感,有了形象还没有达到语言艺术这样一种层次。有了情感,有了形象之后,还要通过情感和形象,等等,通过你的语言把形象塑造起来了,小说才算达到了语言艺术的程度。什么是语言艺术,我今天上午主要是讲这个话题,我会联系具体作品来讲。

    语言艺术并不是说文学在艺术领域里,文学是用文字来写的。音乐是旋律、节奏,绘画是色彩、线条,舞蹈姿体动作,等等。语言是属于文学的,但是停留在这个层次是不够的,文学和其他艺术门类的区别是用语言来表达的,这是第一个层次,第二个层次就是我刚才说的,有了情感和形象,把文学文字写的东西和其他由文字写的报告等等区分开来,也没有达到语言艺术的层次,只能说你写的情感,写的形象,是用文学的方式来表达的,但是你这种文学的方式就区别于报告、笔记、通讯等,但是你还是没有达到语言艺术的程度。你要真正达到语言艺术的程度才是文学的好作品,甚至是精品。

    语言艺术怎么展开,我下面就给大家讲讲,至少从现代文学史上来阐述,因为我是在高校讲现当代文学的。在现代文学史上,在当代文学史上哪些著名的作品它是语言表达得相当好的,哪一些是比较一般的,它虽然也是著名的作品,但也可能表达得比较一般。语言表达比较好的有鲁迅的小说,特别是他的艺术精品《孔乙己》,思想精品最重要的是《阿Q正传》,艺术精品有《孔乙己》、《祝福》,这两篇是精品中的精品,大家可以反复看。我看《孔乙己》起码看了十几二十遍,越看越觉得写得好,它是短篇小说中间的王者。如果今天有时间,我们提问交流的时候,你问我阎老师你为什么这样认为,我可以告诉你道理。其实法国的莫泊桑,俄罗斯的契科夫也是短篇小说中的王者,但我仍然认为不如《孔乙己》写得好。还有老舍的小说,老舍号称语言大师。《围城》也是语言的艺术,《围城》语言的艺术体现在一个方面就是比喻,等会儿会讲到。再看(23:11)的小说也具有语言艺术,我等会儿也会举到一两个例子。还有当代的长篇小说《白鹿原》语言也是非常讲究的,在当代小说中《白鹿原》算是一个艺术和思想结合得相当完美的小说。还有阿城的《棋王》,这是个中篇小说,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说过?还有莫言的《红高粱》,这些小说都有语言的艺术,都是有独特的表达风格,它将语言的创造性和独特性体现出来了。

    但是另外也有一些有名的小说可能在语言艺术方面没有充分的表现,比如说巴金先生的《家》、《春》、《秋》,虽然也是很有名的作品,但是它并没有体现语言的艺术,它是用标准化的语言写的。标准化的语言最大的好处就是能够充分的沟通,都知道你写什么。我们要进行人与人之间的沟通要用标准化的语言,但是标准化语言有个弱点,它在文学创造上没有个性,语言的风格没有个性。还有得了矛盾文学奖的《沉重的翅膀》、《钟鼓楼》、《平凡的世界》这些,以及《青春之歌》那些小说都没有体现语言的艺术,它都是用一种标准化的语言把这个事情写清楚,写出来而已,也不能说它没有塑造人物形象,但是它的人物形象的塑造还是要稍微差一些,或者说没有体现真正的语言创造性。一个人物形象他给人家留下深刻的印象总是说了几句独特的话,做了几件独特的事,你这个人物形象既没有说一句独特的话,又没有做一件独特的事,你怎么给人家留下深刻的印象?我们想起孔乙己都知道他说了“多乎哉,不多也”,我们想起祥林嫂就知道她说了“我真傻,我刚知道什么什么……”这都是经典的表达。她说了几句独特的话,我们为什么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为她说了句独特的话。我想起“多乎哉,不多也”就知道是孔乙己,想起“我真傻”就知道是祥林嫂。他一没说过独特的话,二没做过独特的事,你怎么会对他产生印象?你这个独特的印象都没有,你怎么可以把让这个人物形象在读者心中扎根?读者看完就忘了,一点印象都没有,你怎么可能使这个人物形象所表达的思想为读者所接受呢?你这个小说的使命没有完成,形象没有塑造起来,思想也没有传达下去,你怎么可以完成,没有完成。

    现在我就把语言的艺术分成四个方面跟大家介绍一下。

    语言艺术第一个方面是最最重要的方面:对话表现人物的性格。对话的意义在于表现人物的性格。

    小说中间的人物他要说话,他说话起一种什么样的作用,当然对话有很多重要的作用,它推动情节,让我们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等等。推动情节的对话是一种什么低层次的对话。推动情节的对话是低层次的对话是什么意思呢?它是要协助作家完成这个任务,它没有塑造形象的功能。也就是说他说出来的话是张三、李四、王五等等,无论什么人都可以说出来的。如果这个话是张三、李四、王五都可以说得出来的话,你会对这个人物产生独特的印象吗?不会。只有独特的语言太可以产生独特的人物塑造的效果。对话的意义在于塑造人物的性格,他这一句话说出来是表达了这个人物的性格的。表达了这个人物生存状态的独特性,性格的独特性,他是与众不同的。当然我们可以说我们现实生活中间99%的话,甚至99.9%的话,都是“公共语言”。所谓“公共语言”就是所有的人都在说的语言,这些公共语言,所有人在说的语言,它是没有塑造人物性格的力量的。为什么?就是因为张三、李四、王五都在说这个语言,天下的人都在这样说:“吃过饭没有?”“吃过了。”你觉得这句话有塑造人物性格的力量吗?当然在一种非常独特的环境背景下它有这种力量,一般而言它就是没有。你说你到哪里去了?我唱卡拉OK去了。这个张三可以问李四,李四可以问王五,王五可以问赵六,赵六可以问刘七,都可以用这样的语言,“公共语言”。公共语言对文学作品来说是要淘汰的语言。为什么要淘汰?因为它没有塑造人物形象的力量,它可以放在任何人的口中说出来,它有力量吗?没有力量。这是公共的语言。

    什么才是高级的语言呢?什么才是语言艺术呢?公共的语言是没有语言艺术的。只有那些独特的语言才有语言艺术,就是只有他说,其他人不说。其他人都没有说,只有他说了,这就是语言的艺术。所以说对小说创作而言,并不是说反映了现实生活的小说就是好的小说。反映了现实生活的独特性的小说才是好的小说,反映了现实生活的公共性的小说不是好的小说。我们每天说了这么多话,做了这么多事,你把它写到小说中间去,它有语言的艺术吗?你说我是现实主义的,你确实是现实主义的,你中午吃了菜,吃了白菜,吃了黄瓜,吃了青椒炒肉,你把它写进小说里面有艺术的意义吗?没有。所以说小说它不是照搬生活而是背叛生活,背叛生活的公共性。生活中间99%以上的东西是在我们的小说运输中间,小说表达中间要清除的,为什么要清除?那些公共的东西不用你来写的,要把它清除掉。对生活来说它是生活的真实,但是并不是生活中间的东西写到小说里去它就是艺术的东西,得把它清除掉。小说不是忠实于生活,而是要背叛于生活,背叛生活的公共性。不知道大家是否明白?背叛生活的公共性,你要找那些独特的东西来表达,而不是找公共的东西来表达,公共的东西是没有艺术的力量的。因为不用你说,谁都知道。你说出来干什么,你说出来并不能表达你作为一个作家,作为一个生活的思考者,你的这种艺术的力量。小说是背叛生活,背叛生活的公共性,淘汰生活的公共性,去寻找生活中间那种属于你这个作家独特眼光发现的人物性格,人物的独特性。

    对话的意义在于表现人物的性格我举几个例子。有时候一句话,一个人他可以流传几百年,甚至上千年。为什么?这句话肯定是独特的,肯定不一般的话,如果这句话是一般的话,它能够流传几百年吗?比如说司马迁的《史记》,它是“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史家之绝唱”是说它的历史价值,“无韵之离骚”是说它的艺术价值。为什么它是“无韵之离骚”呢?没有韵的离骚,这是鲁迅对史记最经典的评价。它为什么是无韵之离骚呢?就是因为它是独特的,与众不同。它在写历史的过程中间也写出了艺术,所以说它是无韵之离骚。它为什么写出了艺术,实际上就是它在写历史的过程中间也塑造了人物形象。例子很多,我举几个最经典的:比如说史记中间的陈涉世家是非常有名的,陈胜吴广起义。陈涉世家第一段就写陈涉小时候,年轻的时候,为人佣工,他是做长工的。长工休息的时候坐在田埂上他就叹了一口气,“苟富贵,勿相忘”,都要大家记得富贵了不要相互忘记。别人都嘲笑他,你为人佣工,你给别人打长工还谈什么富贵呢?富贵跟你有什么关系?他又叹了一口气说了一句话“嗟呼,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小小的鸟儿你怎么知道天上的鸿鹄能够飞多远呢?这句话表达他内心的这种精神寄托,情怀,只有他的这句话能够流传两千年。一句话能够流传两千年就不是简单的话。这样的话一个作家一辈子能够写出五句就可以称为名作家。我们用毕生的精力和才情去寻找那些属于自己的句子,五句这样的话,你一辈子可以称为名作家。五句这样的话,你能写得出来吗?史记也不能说有很多句,也可能就是二十句,几十句这样的话,所以被成为无韵之离骚。然后到起义的时候他又说了一句话,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很多人都记得,王侯将相他们凭什么,我将不能当王侯将相吗?宁有种乎?这是陈涉。

    我们看他怎么塑造刘邦的,写刘邦。刘邦他不是跟项羽起义反秦吗?起义反秦他跟项羽就约定了,我们谁先到关中,即西安,谁先打下西安谁就成为关中王,他们约定了。他们俩分头走,结果这个项羽碰见了秦军主力的阻挡,项羽为了消灭秦军的主力就耽误了时间,刘邦就投机取巧占领了西安,关中,这时候项羽来了。项羽40万大军,刘邦只有不到10万人,一脚就可以把他踩灭。我打秦军几十万部队都倒了,你就投降吧,你退出关中,你投降,天下是我的,秦军主力是我消灭的,你想享受胜利的果实,没门!项羽把刘邦的老婆和父亲抓起来,在对面的山上项羽指着刘邦说,你现在马上退兵,缴械投降,我有一口大锅的水已经煮开了,你的老婆、父亲就在这,你不能投降,我把他们丢到里面煮了。刘邦觉得我受你这个要挟的话,还有什么天下,前途吗?都完了。刘邦回了一句什么话?大家记住,这就是刘邦的话,刘邦就是用这样的语言来跟世人交往的。他说项羽你想清楚,我们曾经是结拜过兄弟的,我的父亲就是你的父亲,你要把我的父亲煮了你分我一杯羹,肉羹我也要喝一杯。刘邦的心理承受强大到这种程度,他得天下有他的素质的,并不是偶然,他有很多方面的素质,这也是一个方面的素质,他会受你的要挟吗?你把我的父亲抓起来了,当然我的父亲和老婆很重要,但是我如果受你这个要挟的话,那我10万兵马就放下武器投降,我就什么都没有了,我就受你的改编,我不说你的改编。这就是分我一杯羹,这是刘邦的语言,刘邦无赖的语言,我怕你要挟,不怕你要挟。这就是语言的艺术,表达了刘邦这个人的性格,他的生存处境,等等,他的很多很多东西都凝聚在这一句话里面了。这就是非常经典的语言,可以流转几千年的。

    项羽他就不同了。项羽后来失败了,在垓下被围起来,四面楚歌被打败了。突围出去,在乌江边只剩下他,一人一骑,他一个人骑了一匹马,到乌江旁边。到乌江旁边的时候,正好后面大量的追兵追过来,这时候来了一条船,说:“快上船,我们到江那边去东山再起。”项羽怎么说的?我当时带了八千子弟兵渡江反秦,现在八千子弟兵全部没有了,剩下我一个人,我无颜见江东父老。他自尊心很强,很骄傲。我现在失败了,我不如重新来过。如果是刘邦赶快爬上船就走掉了,想办法东山再起,东山再起不了我至少做一个隐士在什么地方享一个平安的生活,但项羽没有,拔剑自刎,自杀了。无颜见江东父老。这就是项羽的思维方式,那种内心的刚烈,性格的直爽,都体现在这一句话中间,这就是深刻的语言,几千年都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史记中间还有很多,我再举最后一个例子。

    史记写了汉武帝时期的那些酷吏,酷吏就是专门要杀人的,汉武帝命令他清除异己。有一个酷吏的名字我忘记了,他杀人已经杀上瘾了,但汉代有一条规定,立了冬就不能再杀人了,必须等到明年开春,停职几个月。他杀杀杀,杀上瘾了,酷吏要杀人心里才有快感。立了冬以后不能杀了,按规定这是朝廷的条文,不能杀就不能杀了。他非常的遗憾,他就叹了一口气:“若冬令一斩一月”,这个冬天还推迟一个月, “毕无事矣”,我就可以完成“毕”了,完成我要做的事情了,我现在还没有完成。体现了他内心的一种残酷,我做的事情就是要杀人,现在我不能杀了,我非常心痛。冬天再延长一个月就好了,我还可以杀一个月,“毕无事矣”,我要杀的人都可以杀光了,我又可以把我要完成的东西全部完成,这写出了他内心的残酷,这是非常经典的语言。

    所以说史记成为无韵之离骚。我举了4个例子,陈涉、刘邦、项羽、酷吏。这就是写出性格,写出形象。这样精华的语言,这属于语言中间最顶级的,最优秀的语言。为什么?就是这种顶级,对话,人物说的话,人说的话最顶级的,最优秀的,它为什么是最顶级的,为什么是最优秀的?因为它属于你这个人物,他给这个人物定了一个身份、地位、性格,等等方面的性质,一句话可以体现这个人的心态、性格、身份等基本面貌,使他与众不同,说出了独特的话,做出了独特的事。

    我们再看看《三国演义》。《三国演义》当然也是个非常好的小说,它塑造了一些人物的形象,也塑造得很好。我们看曹操一些非常经典的话。我们读小说有时候需要细读,阎老师读小说非常细,这些东西有些是我自己发觉的,有时候是流传很久的。我先讲一个《三国演义》中间流传得比较广的。

    董卓,天下打乱董卓就带着西凉的兵进了西安大杀一顿,把对手都杀掉。谁跟我作对就杀谁,自己当宰相挟持皇帝,汉献帝是个小孩子。所有的号令都归他自己,所以说天下人都起兵反董卓。但是董卓的力量非常强大。曹操当时是董卓手下的一个小官,他就想立一个奇功,我把董卓刺杀了这个问题不就解决了吗?还有打什么仗呢?有一天他拿了一把宝剑乘董卓睡着了,就走到董卓的床前准备去杀董卓,这时候正好董卓醒来了,当然这不一定是历史的事实,《三国演义》是演义,小说。董卓醒来了看见曹操说你干什么?曹操马上跪在地上把那把剑呈上去:“丞相,我得一把好剑,献给你。”董卓把那把剑拿过来一看,哎呀,寒光闪闪是一把好剑,把它放这里,谢谢你。曹操匆匆忙忙就走了。董卓越想越不对,献给我一把剑,他把谋士叫来,刚才曹操是什么意思?谋士很聪明,他说我们现在去看曹操,如果他还在那个地方呢,他就是来献剑的;他如果不在,他就是来刺杀你的。赶快去看看曹操还在不在,一看曹操跑掉了,哦!这是来刺杀我的。传檄天下,追捕曹操。曹操骑着马跑,跑的时候就跑到一个朋友的村庄里,叫做吕伯奢。那个朋友在村庄里,他晚上就住在他家里。他说我明天要走,吕伯奢说多住几天,我们难得见面,他又不知道他刺杀了董卓。他早上睡在床上听到外面磨刀霍霍的响,他们磨刀是刺杀我的,曹操疑心重。他看到院子里面磨刀霍霍的响,刺杀我的。然后他拿把剑去看,外面中间好像有几个人,几个人在干什么,他就跳出去一剑一个,把那几个人全部杀死了。然后看地上捆着一口猪,原来那些人是磨刀杀猪的,杀猪来招待他的。不得了,赶快跑,不然那个朋友知道的话,那就是要告官来抓我,官府就会知道我往这条路上跑的。于是跑跑跑,跑了几步天亮了,看见他那个朋友吕伯奢提着个酒壶过来了,骑在马上,哎,你不要走啊,我正准备叫我的家人杀猪款待你呢,我还打酒去了。曹操一想哎哟,这就对不起了,你打酒去了,但是你如果回家看见我杀了你家人,你就会马上告官,告官就会知道我从这条路上跑了,我就会被抓起来。他对吕伯奢说你看那边谁来了?吕伯奢往那边一看,一剑把吕伯奢,把他的朋友也杀死了。然后哈哈大笑三声,说了一句很有名的话,大家也知道,“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我对不起天下所有的人是可以的,我杀了这么多人哪,我对不起天下人,对不起他们是可以的,天下人对不起我那是不行的。这句话集中体现了曹操的性格,等等各方面。凝固在这句话中间,这一句话是很有名的。

    我还举一个例子,其实是《三国演义》中间最精彩的一个例子,但是很多人没有注意到。这是我细读小说过程中发现的。曹操跟袁绍的官渡之战是中国军事史上少有的以少胜多的战役,小说中间怎么写的。曹操和袁绍相对,这时候曹操已经非常危险了,因为他的军队已经断粮了,断了粮马上要崩溃,整个军队马上要崩溃了,没有粮食了。这时候袁绍的一个谋士来投奔曹操,为什么要投奔曹操?因为他向袁绍建议,我们要么坚守不要出兵等他,袁绍不肯他要出兵。他说我们出兵怎么办呢?袁绍说我们这么多部队还怕他?谋士说我们要出兵就这样出,我们派一支轻骑,几万人的轻骑去断曹操的后路,打下许昌。袁绍不接受,他说哎哟这样搞,我的第三个儿子现在生病了,我没有这个心情了。许攸说跟着这样的主没有前途,他儿子生病了战争都要改变,战争机会能等你吗?于是来投奔曹操。曹操大冬天在帐篷里洗脚,帐篷很长,他在帐篷深处洗脚,听说许攸来投,很高兴,打着赤脚,曹操也是礼贤下士,打着赤脚跑到帐篷门口,迎接许攸,像老朋友一样的挽着他的手。然后往帐篷深处走,这时候许攸第一回问他:“公粮几何?”公就是曹操,你的粮食还有多少啊?曹操说可支一年,还可以支撑一年;许攸笑了笑,恐未必,三个字。恐怕未必吧?曹操也不好意思了,我骗了你不好意思。笑一笑“实不相瞒,仅半年耳”。只可以支撑半年了。许攸听了这句话,勃然大怒,甩开曹操的手往帐篷外面走,我好心来投你,见欺如是,你这样来骗我,不跟你玩了,我走。曹操到帐篷门口把他追回来,难道你不知道兵不厌诈吗?我告诉你吧,我实话告诉你,你不要告诉别人,我们的粮食只可以支撑三个月了。许攸哈哈大笑,骗了第三次了,对方发脾气了,我还要骗。许攸哈哈大笑,人家说曹操狡猾,曹公狡猾果然是狡猾。曹操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凑近他耳朵说,我只告诉你一个人,你不要告诉别人,我们的粮食只可以支撑一个月了。许攸说“休瞒我,粮已断矣!”我知道你已经断粮了。人家揭穿他几次,恐未必,见欺如是,这样骗我,曹公狡猾,我揭穿你三次,你还要骗我第四次,我还是好心来投你的。就塑造了曹操的形象。你看这样的情节多么的生动。塑造一个人的形象,他的那种狡诈,他的那种不诚意,他为了迎接你可以打着赤脚站到门边,但是这些关键的军事上的东西我得骗你,骗了四次,一年、半年、三个月,一个月,已经断粮了,我骗你四次。人家发脾气了,几次揭穿你,你还要骗。还要一次一次骗,悄悄跟你说,好像好朋友一样的,凑在你耳边说,这是非常精彩的情节,这是最顶级的情节。这就是语言表现性格,这些语言都是很普通的语言,生活中的语言。“可支一年,仅半年耳”,实不相瞒就是三个月矣,最后可支一月,这是非常生活化的语言。所以说这就是文学作品中高度的语言艺术。文学作品的语言最高级的语言就是我刚才讲到的这些语言,充分的表现一个人物的性格。我前面讲到要用对话表现人物的性格,这就是用对话表现人物性格的典型,或者说经典。这就是这部小说能够称为名著的原因。为什么它可以称为名著,而它不可以称为名著?很大程度就是因为他说的语言非常精彩,有那么几句话就把这个人物形象支撑起来,这个人物形象就定型了。你没有那几句话就不行,这几句话是非常艰难的。一辈子用毕生的心血和才情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句子,要属于你。

    什么叫做属于自己?曹雪芹说过的,鲁迅说过的,谁说过的都不能用了,你自己去想,想出来是你自己的,有才情。没想出来你没有才情,你就是个低层次的作家,甚至说低水平的作家。你想出来了,你这个艺术水平上一个台阶,几句话可以提高你整个作品的水平。还有《红楼梦》的例子,我们讲完这个话题下面还有三个话题。

    《红楼梦》的语言当然是非常高级的语言。因为《红楼梦》不像《水浒》中间还有很多动作,《红楼梦》中间是没有多少动作的。它主要是靠人物的语言。比如说林黛玉她怎么说话的,我们看看,举一个例子。

    《红楼梦》第八回有这么一句话,“探宝钗黛玉半含酸”,探望宝钗,黛玉半含酸就是吃醋。这一天林黛玉就到宝钗那里去,一看宝玉也在这里,心里很不舒服。咦,我来得不巧啊。心里吃醋,我来得不巧,你们两个在这里我来干什么?我来得不巧。宝钗说哎,你怎么这样说呢?怎么说来得不巧呢?你看林黛玉多么聪明,她怎么回答的?她说要来大家都来就太热闹了,正好宝玉来了我们就不要来了,都来了大家太热闹了嘛,要不来大家都不来,就太冷清了。只要一个最好,所以说他来了我就不来了,早知道他在这里我就不来了,我来得不巧,早知道宝玉在这里我就不来了。宝钗问她为什么她是这样回答的。这回答得非常聪明,把这个吃醋掩盖起来了。来一个人,两个人来太热闹了,一个人来太冷清了,只来一个正好,所以说他在这里我就来得不巧了,早知道他在这里我就不来了。这是吃醋,这还不是最精彩的。最精彩的是丫鬟。丫鬟热了酒给宝玉喝,宝钗在旁边说了一句话,她说“宝兄弟啊,你平日杂学堂收的,难道你就不知道这个酒性是最热,热的吃下去就对身体有好处;如果冷的喝下去还要五脏来暖它,岂不受害?宝玉觉得有道理,令丫鬟把酒热了再来喝。黛玉在旁边心里不舒服了,哎呀你这么听她的话?也不作声。嗑着瓜子抿嘴一笑,这也是造型,嗑着瓜子抿着嘴冷笑,非常生动。但是也不是最高级的,她有形象性,生动性,但是她那种性格还没有充分的表达出来,但也是非常不错的人物造型。这时候正好黛玉的丫鬟叫做雪雁,冬天雪雁送冬天烤火的小手炉来了。黛玉有两个丫鬟,大丫鬟叫做紫鹃,小丫鬟叫做雪雁。雪雁送烤火的小手炉来了,黛玉问她谁叫你送来的,哪里就冷死了我?雪雁老老实实说是紫鹃姐姐叫我送来的。你看黛玉多么聪明,怎么说话。你倒是听她的话我平常说的都当耳边风,怎么她说了你就听比圣旨还快些?表面是说雪雁和紫鹃,实际上在说谁啊?宝玉和宝钗。怎么我平常跟你说的话你都当耳边风,怎么她说了你就听比圣旨还快些?塑造了人物的性格。第一,我是吃醋的,我是想维护我和宝玉的情感空间,不容许别人来插足的,现在你宝钗来插足,渗透进来了,我很不高兴,我是吃醋的,我心胸没那么宽广;第二,我是聪明的,我不会直接说,我含沙射影,围魏救赵,击东打西,我没说你啊,我说的雪雁和紫鹃哪。但是你们都听得懂我在说谁。黛玉性格的两个基本方面一个心胸狭隘吃醋和她的聪明,在一个细节中间,这几句话中间体现出来了。塑造这个人物的心态,人物的性格,几句话给这个人物的性格、心态定了一个位。为什么她的心态比较狭隘呢?当然跟黛玉的这种处境是有关系的,因为黛玉等于是寄托在人家家里,寄托在外婆家,她没有这样一种自己生活的根底,所以她很敏感,自尊心很强。

    再举的例子,宝玉的姐姐叫做元春,元春嫁给皇帝做小皇帝,妃子,当然也是非常了不起了,能够嫁给皇帝做妃子,那了不起,不得了。元春送了宫里面宫女做的宫花,每个人送几朵,她交代了每个姐妹几朵几朵。这个老太婆拿着宫花送,最后就送到黛玉这里来,黛玉接了两朵宫花,她就问单是我有呢,还是别的姐妹也有?那个老太婆就说别的姐妹也有,她就不高兴了。为什么别的姐妹有最后送给我?她就说我就知道,别人挑剩的才送给我的,她就计较了。为什么最后送给我?要是宝钗的话,管它是什么,只要送给我就可以了,还计较什么挑剩的,心胸就大度。黛玉心胸就狭隘,心情的大度和狭隘就是不同的性格。黛玉很计较为什么最后送给我,是别人挑剩的才送给我的,她就计较。所以是这就是黛玉的性格,黛玉的这种计较的性格,她也不是计较这两朵宫花本身,她就是计较你为什么先送给别人后送给我,这是瞧不起我,看低我,只有我在这个家庭没有地位,她是自尊的敏感。计较宫花体现了她的性格,先送给谁后送给谁。

    还有很多例子,我这里只举这两个经典的例子。然后我们说说刘姥姥。刘姥姥三进大观园,三进荣国府。第一次来打秋风的,想占点便宜,拿了二十两银子回去了。第二次搞得更多,她进了大观园。她是来干什么?她是一个穷人老太婆,她一无所长,她凭什么在这里可以搞几两银子走,她就是因为会说话。让老太太就是贾母高兴了,第二次贾母把她带到大观园去了,你看刘姥姥会说话到什么程度,我们大家都要向刘姥姥学习,我们的外交官也要向刘姥姥学习,她是个外交官。这个贾母看着大观园哎呀这么漂亮,就问刘姥姥,你看怎么这个园子怎么样啊?一般她就会说,哎呀,这个园子真大真漂亮啊,等等。这就是一般的回答,张三李四王五赵六都会这么回答,你们这个园子真大真漂亮,这有特点吗?这有个性吗?这有形象塑造的力量吗?张三李四王五都会说,你这种回答会给人家留下印象,那有语言的艺术吗?你这个园子很漂亮很大,什么没看见过,这都是平常的回答,如果小说家用这样的语言来写,他就没有语言的艺术,他就是个平庸的作家。你看高级的作家他是怎么写的,高级的作家和平庸的作家就是隔这么一点,这一点就分开了平庸的作家和高级的作家之间的区别,分野。我们看刘姥姥怎么回答。刘姥姥说我们乡下人过年的时候,到了年下,就是快过年了,到了年下,总是要到城里来买画儿贴,买画贴在这个门上,就想着如果到画上去住几天就好了,画得很漂亮嘛,一辈子能够到画里面那个地方去住几天就好了。想着这个画不过是假的,谁知进了这个园子一瞧比画上还强十倍。看会说话吧?我一辈子的理想就是到画里去住几天,谁知进你们这个园子比画还强十倍。你看她说话多么到位,多么精彩!这就是刘姥姥说话。如果刘姥姥说哎呀你这个园子很大很漂亮,那刘姥姥没有口才,这也是这个作家没有才情,没有才情的话,人物让人家没有印象,那就是平庸的作家。人家不是个平庸的作家,人家是一个很高级的作家,高级的作家曹雪芹,高级的作家就是这样写的,平庸的作家就会那样写,这就是区别。那个就没有语言的艺术,这个就属于最精彩的语言艺术。什么叫做语言的艺术?在这里就体现了。

我们再看一个傻大姐,一个丫鬟。傻大姐是在大观园里边扫卫生、倒马桶的丫鬟,低级丫鬟,这些事情高级丫鬟都不做的。低级丫鬟傻大姐,看这个傻大姐怎么傻的。傻大姐在大观园里无意捡了一个什锦如意香囊,上面就绣了两个人,两个春意香囊。春意用我们今天的话来说就是色情,那个香囊里面绣了两个人,一男一女,两个人赤身裸体。这个傻大姐她是傻的,她看不懂。别的姑娘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哎哟,这个东西有问题,赶快丢掉。傻大姐捡了就一边笑,就碰见了刑夫人,刑夫人说你手上拿的什么东西?“哎,你看这是个狗不拾呢。”狗不拾就是我都不认识是什么东西,给你看看,这上面是两个妖精打架。傻大姐才这样说话,两个妖精打架。这就是一句话,对话表现人物的性格。两个妖精打架是多么生动的传达了傻大姐她的傻,多么生动的塑造了傻大姐的形象。大观园里面别的什么丫鬟都不会这样说,只有傻大姐一个人才会这样说,这就是她独特的语言,我们生活中间就要寻找这些独特的语言,用一辈子的心血和才情寻找自己的句子,这就是属于自己的句子,我前面讲过都是属于自己的句子,有创造性的句子,有性格传达力量的句子。这是傻大姐第一次说话,傻大姐总共出场两次,她其实是个非常重要的人物,这一次妖精打架的事情就推动了一个重大的事件,就是抄检大观园,大观园里面有这些东西还得了,都是一些小姐住在里面,那不是把小姐毒害了吗?小姐怎么会思春呢?那还得了,抄检大观园,把这些东西抄得干干净净,结果就导致大观园里面一个很大的运动,一个小人物引出一个大的情节,这就是叙事的技巧。

 

 

《沧浪之水》

 

    第二次更加精彩,就是宝玉和宝钗要结婚了,瞒着黛玉一个人。黛玉这一天就走在大观园里面。她说哎呀这几天大观园里面怎么这么冷清,因为别人都忙去了嘛。大观园这几天怎么这么安静啊,人都到哪去了?然后就走到当年葬花的地方,就看到一个浓眉大眼的丫鬟站在那里哭,她说难道这样的丫鬟还有什么情种吗?她的意思就是只有我这种小姐才有情种啊。她就问她,那个浓眉大眼的丫鬟就是傻大姐,她就问她,你哭什么啊?她说珍珠姐姐打我。珍珠姐姐为什么要打你啊?她说我就说错了一句话,珍珠姐姐就打我了。她说你说错了什么话,她说我就说错了一句,这时候宝玉和宝钗要结婚了嘛,宝玉是宝二爷,宝钗嫁给宝玉就是宝二奶奶了是不是?她说我说错了一句话,以前叫做宝姑娘,以后叫宝二奶奶了,我就说错一句话,珍珠姐姐就打我了。我说又是宝姑娘又是宝二奶奶,以后可怎么叫呢?本来她说错了这一句话,珍珠姐姐就打她,这句话说不得,传到黛玉耳朵里面去不得了,打她要她不要讲这句话。她来解释挨打原因的时候,把这句话又传达出去了。别人打了一次就知道这个话不能说就不说了,傻大姐不知道,打了一次她还要说,因为她是傻大姐,不知道中间的厉害。而且说到黛玉的耳朵里去了,完了,这一下黛玉知道了,哦,完了,自己一生的感情寄托完了,导致了另外一个大的事情叫做“颦亲竭力”,颦亲就是黛玉,竭力就是不吃饭,黛玉就是绝食,最后活活的饿死了。下面一节是“林黛玉焚稿断痴情”,把一辈子的痴情把它烧掉,焚稿断痴情,题跋三绝,题在手帕上的三绝,那三句吉利话,她用力的撕,撕不下,她要紫鹃你把那个火炉给我拿过来,我没有力气撕,撕不下。紫鹃也不懂,她说为什么,把那个火炉端到她面前,她把那个手帕丢到里面焚稿断痴情。后来紫鹃把它救起来,把火捣灭。眼中有泪泪空流,暗撒闲抛却为谁。傻大姐一句话要了林黛玉的命,最后谁也不知道林黛玉为什么这样,林黛玉也没有解释,就是一句话要了她的命。这就是人物的性格,傻大姐。傻大姐才会这样说,傻大姐挨了打,她解释挨打的原因不知道再不能说了,还要说。

    现在讲宝钗,宝钗只举一个例子。宝钗15岁过生日,大家凑点银子给她请了个戏班子唱戏,给她过生日。这也是贾母抬举她,其实贾母为什么要给她唱戏,不给别人唱呢,唱戏请班子呢?实际上就是贾母看中了她,现在还不能说,还没到时候,抬举了她。大家凑点份子,给她唱戏,过生日。她就点了很多很多戏,她知道这个贾母喜欢看这些戏,老人家喜欢看热闹,她就点些热闹的,贾母就跟她说,她说今天你是主人,你点自己喜欢看的,你老是点我喜欢看的。你看她说句什么话,老太太喜欢看哪一出我就喜欢看哪一出。她多么会说话。哎,老太太更加喜欢,我喜欢的看哪一出她都喜欢,这个孩子真乖,将来收她做孙媳妇,大有希望。你看宝钗就是这样的,人家说宝钗的心计深,早就在做这个工作了,也不是没有道理,早在做争取宝二奶奶这个地位的工作。她把各个方面的关系处理得非常的大度。所以说贾府的长辈要选宝钗做贾府继承人的媳妇是完全有道理的,只有这样的人才顾全大局,只有这样的人才会掌握局面,只有这样的人才会保持这个家族的长盛不衰。黛玉老是使小性子,你可以处理这个局面吗?这是宝钗说的一句话,不再讲了。

    还有很多话,比如说袭人。袭人是个丫鬟,她是宝玉的大丫鬟。她就是忠心耿耿的为了主子。她以前服侍贾母,她就对贾母忠心耿耿,换了宝玉她就对宝玉忠心耿耿。你看看她怎么说的,怎么做的。有一天荣国府里这些果子树没保存好,没人负责,后来就分给这些老太婆去管,每年你们每人可以赚几两银子,那些老太婆就很安心的去做了。下来的果子都是我们自己的财产了,然后自己都可以把它卖掉,怎么样的。分给老太婆们,就是承包了。那时候就有承包了,承包并不是共产党发明的,《红楼梦》里面就发明了,承包责任制。老是有虫子叮这个树,叮果子,把果子叮烂了,不值钱了,老太婆就天天拿那个东西赶虫子,一天到晚就这里赶,那里赶,赶也赶不了。袭人那天看见老太婆赶虫子就跟她说,要怎么怎么样,她没有说具体,教这些人一个方法来让这个虫子不叮这个果子。老太婆,哎呀,是,你这个方法挺好。她说这个果子成熟了,我第一个就给姑娘送去,果子好了我第一个就送给你吃。袭人听了这话,哎呀,你怎么这样说呢?果子下来了,首先是送给老太太和太太吃啊,老太太就是贾母,太太就是王夫人。首先送给老太太和太太吃嘛,然后还要送给这些老爷吃,最后还有这些小姐、少爷,宝玉之类的小姐少爷们吃嘛,怎么就送给我吃呢?你这个是不对的。我们是排在最后的。她说话的方式就是忠心耿耿为了主人。在这个时候首先考虑的就是主人,我的主人,第一层的主人,第二层的主人,第三层的主人,他们满足了才轮到我,我是最后的。她就是这样的性格,把主人看得无比的重要,就是她的命根子,这就是袭人的思维方式。一个果子我是排在最后的,我是丫鬟,我是排在最后的,他们都排在前面的,这表达了她的性格,表达了对主子的这种忠心耿耿,她的确也是忠心耿耿。这是一个例子。

    这里最后再举《红楼梦》两个例子,王熙凤。王熙凤她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她开口就有彩。什么叫开口就有彩?她是说话非常有风格,有色彩。举两个例子。这个话题我讲多一点,对话表现人物的性格,是我今天的核心,其他的我就只举一两个例子。

林黛玉第一次到荣国府来,今天我进了荣国府。进了荣国府之后就跟贾母叙旧,贾母就哭了又哭,因为她是贾母的外孙女,黛玉的母亲叫做贾敏,贾敏已经去世了。生了黛玉之后就去世了,她看见外孙女就想起自己的女儿就哭。哭了一阵刚好一点了,正在说话的时候王熙凤从外面来了“我来迟了”,还没进门丫鬟就站着不动了,马上屏气,还在说话都不说话了,站得笔直的一个。那些丫鬟平心静气,她进来了以后,你看她一番怎么样的表演。携着黛玉的手从椅子上把她扶起来,黛玉坐在椅子上,把她扶起来。“天下怎有这么标致的人儿!我今天是见着了。”会说话吧?我以前还没看过这么漂亮的,我今天才看到。你看把这个黛玉搞定了吧?我见得的人多了,你是第一漂亮的,我今天才见着了。第一句话把黛玉搞定了,第二句话你看她怎么说的,第二句话更加精彩:“看她这通身的气派,不像老太太的外孙女,倒像老太太的嫡亲孙女。现在是嫡亲孙女、外孙女是一样的,但是古代是男性为主的,嫡亲就更加亲一些。不像老太太的外孙女,像老太太的嫡亲孙女,把这个老太太搞定了。你看她这么标致,通身的气派就像我是吧?像你,像你。你看这通身的气派,这么标致的人儿,这通身的气派像你,像老太太的嫡亲孙女。把老太太又搞定了。她就是这么会说话。她后来又有另外一番表演,时间问题,我就不展开了。她两句话把两个人搞定了,多么会说话。“天下这么标致的人儿我今天见着了,把黛玉搞定了。你看夸你这么漂亮,谁不愿意别人夸她漂亮呢?而且夸到这样的程度,天下人这么标致的人儿,整个天下只有这么标致的人儿,以前都没见过,今天见着了。把两个人搞定了,感情就沟通了。而且她沟通得非常到位,不是拍马屁,她那个拍马屁都是高级的拍,拍得非常的到位,她又不是凭空拍的,的确是有一个基础,王熙凤也可以说是一个马屁大王,但是她的马屁总是拍得非常的到位。她拍得是非常的精彩。她为什么要拍马屁,她重点就是拍贾母的马屁,她起码有一二十个地方拍贾母的马屁拍得非常好的。我不能一一举例了。她为什么要拍贾母的马屁,因为贾母在这个大观园里是最有话语权的,她拍贾母的马屁就保持了自己在这个大观园中间的当家人的地位,她是财政部长。我跟贾母关系挺好的,我这个当家人,我这个财政部长才当得稳。

 

        还有一个马屁也拍得非常的精彩,看她怎么拍的。哎呀,哎呀,水平高啊!几百年之后我都不得不感叹王熙凤拍马屁的水平之高。贾母有个大儿子叫贾赦,贾赦就看中了贾母的那个大丫鬟鸳鸯。哎呀,鸳鸯长得好,我看到了想娶她做小老婆。就要他的大老婆去说,大老婆去的时候鸳鸯誓死不嫁,把头发都剪掉,我不嫁给他。贾赦就说你可能是嫌我老了,你看中的是宝玉,说不定就是看中了贾琏。鸳鸯说什么宝天王,宝大爷我也不嫁,我把头发剪掉,明志,我一生不嫁人。这件事被贾母知道了,贾母就大发脾气,把王夫人、刑富人、探春,什么什么人全部骂一顿,骂得大家都不敢作声,通通只有这一个靠得住一点丫鬟你还来算计我,你要讨小老婆,你到外边去卖一个,我出钱不行吗?你不要算计我的丫鬟,发脾气,大家都不敢作声。这时候王熙凤出来作声了,王熙凤怎么说的,你看她多么高的水平。她说老太太这件事不怪别人,就怪你呢,就只怪你呢!老太太说怎么还怪我?你看她怎么说的,老太太你太会调理人的,你看把这个鸳鸯调理得水葱样的,谁不想呢?我是孙子媳妇,要是我是孙子我早就想了。会说话吧?这不怪别人就怪你太会调理人了。你看把这个贾母捧到云里去了,你太会调理人了,把这个人调理得水葱样的,谁不想呢?怪不得别人想啊,都怪你。你看会拍马屁吧,拍马屁的水平之高。她也不是凭空拍的,她有事实依据的,这就是语言的艺术。这个人物形象,王熙凤成为一个人物形象他就是塑造了N多句这样的话。

    这是古代文学四大名著中间的例子,《水浒》我举一个例子,就是李逵。李逵第一次见了宋江,宋江流放到江州,和戴宗在酒楼上喝酒。李逵上来找戴宗借点银子去赌钱,看见了宋江,他不认识。他说黑汉子是谁?看见宋江是个矮矮小小的黑汉子,他不会说哎,这位大官人贵姓啊?不这样说,黑汉子是谁?没有客气讲,我是李逵,我直来直去。看见宋江是个黑汉子我就直接说黑汉子,这就是李逵说话的方式,我直说。然后宋江给他十两银子让他去赌钱,一辈子十两银子就把李逵收买了。哎呀,这个宋江这么仗义疏财,果然是及时雨,知道我想要钱去赌钱,果然就把李逵一辈子给买了,成为他的铁杆粉丝了。你看武松,武松他怎么说话的?武松血溅鸳鸯楼,前前后后杀了18个人,然后在尸体上扯下几块衣服,沾了血,杀人者打虎武松也。好汉做事好汉当,杀人者是打虎武松也,我是打老虎的那个武松。他要在这个时候表现自己的豪气。这个我也不讲了。

    还有《范进中举》等等,没有时间了,不讲了。再举两个例子,现代文学的例子。《金锁记》中间我举一个例子,我举的都是经典的例子。

    在现代文学中间张爱玲的《金锁记》曹七巧。曹七巧她自己一辈子就嫁了个残废人,心有不甘,但是没有办法,家里穷嘛,女人又不能到外面去花心,都没有,心有不甘,就有一肚子的怨气,怨气也没有地方发,只有发给周围的人。这时候她儿子长大了叫做长白,长白他在外面吃喝嫖赌,她要收他的心,就说我给你娶个媳妇吧,你不要到外面去吃喝嫖赌了,就找了芝寿, 大户人家的女儿芝寿找到家里来,做自己的儿媳妇。她的女儿叫做长安也很刻薄,跟那个曹七巧站在门边一边嗑瓜子,一边说,说新媳妇皮肤倒还白净,就是嘴唇厚了一点。以前要小嘴,现在嘴唇厚可能是美,性感,Sex,以前这个樱桃小嘴才是美人的标准,古代的审美跟现在可能还有点区别。这个新媳妇,新嫂子皮肤倒还白净,就是嘴唇厚了一点。你看这个曹七巧说了一句什么样的话,很刻薄的话,你这个媳妇才进门第一天,你就这样说人家,这样刻薄,这个媳妇在你这个家里怎么生活得下去。她对她女儿长安说:“还说呢,你这个新媳妇的那两片嘴唇切一切,倒有一大碟子。”切一切,有一大碟子啊。你想一想,这么刻薄,结果最后这个新媳妇真的被她折磨死了,最后是被曹七巧折磨死了。这里只举一个例子。

   再举一个虎妞的例子,《骆驼祥子》中间的虎妞。虎妞看上祥子,祥子是个拉车的。虎妞是个车厂老板刘四的女儿。她怎么能够说服她的父亲能够让我嫁给这个拉车的呢?我父亲肯定是不同意。我虽然这个女儿长得丑,但是好歹是车厂老板的女儿,怎么能嫁拉车的,拉车的是最下等的人哪。但是这个虎妞三十多岁了还没嫁人,看中了祥子。她说她是独生女儿,将来这个财产继承人就是我虎妞啊。虎妞的爹这天满69过70,男做净,满69做七十大寿。很多人都来了送礼,晚上账房先生把账杀好,他不说把账算好,把账杀好,刘四一看才送了这点礼,心里非常不高兴,我请你们吃四大碗,八大碗的,就这点礼,非常不高兴。也没地方发泄,客人在那打麻将。心里不高兴不作声忍着,找不到一个发泄口。这时刘四看见自己的女儿虎妞祥子祥子叫了一天了,他自己知道的女儿是什么心思。祥子叫了一天了,心里非常不高兴。这时候找到自己的女儿作为一个发泄口,就跟女儿吵起来了。虎妞是何等人也?她说我怕你呀!把肚子一拍,我有了,祥子的。刘四也是一个外面的痞子,地痞。“啪”打自己一个耳光,你这还有脸往外说,没结婚你就有了,我这老脸都替你害臊。看虎妞怎么说的,我不要脸,你别我往外掏你的坏,你做的坏事多了,不要让我往外掏你的坏。男大当娶,女大当聘,我这么大的女儿你不把我嫁掉,你69了,白活!她前面还有一句话,“我不要脸,你什么屎没拉过?”说她父亲,虎妞才这样说话的。你什么屎没拉过,别叫我往外掏你的坏。你做的坏事,你拉的那些屎我都知道。你活了69年了不知道这个道理吗?我这么大了不嫁出去,你69了白活,这就是虎妞说话的方式。我有了,祥子的。她敢说,她实际是没有,她骗祥子的。你什么屎没有拉过,跟父亲有这样说话的吗?有这么一个女孩子拍着肚子说,我有了,祥子的,这是虎妞才敢这么说话,这是她个性化的语言。69了白活!有这样跟父亲说话的吗?只有虎妞才这样说。“你什么屎没拉过?”这就是虎妞说话的风格,别的女孩都不可能这样说,只有虎妞这样说。

    最后一个例子,精彩的例子太多了,当代有个作家张贤亮,他在80年代的时候写了一部中篇小说《绿化树》。这是他的第一部中篇小说,也是他写得最精彩的中篇小说。中间有个章永璘右派分子,在60年代中期劳改了几年放了出来,放出来到了地方?从劳改农场放到一般农场来就业,就业的时候农场有个女工叫做马缨花。这个马缨花就崇拜章永璘,因为他是个有文化的人。那个饥饿的年代,每天晚上到你家里来,煮点黄豆给你吃,煮点什么东西给你吃,他好多年没吃过这么好的东西了,都是吃一些什么土豆、糠饼之类的东西,现在有黄豆吃了。到了马缨花家里,两个人建立了一种初步的感情,但是章永璘很犹豫,他说哎呀,我是个读书人,难道我一辈子就娶这样一个没文化的女人,我才25岁,有些犹豫。有一天晚上,章永璘就到了马缨花家里,马缨花就给他吃了东西,那里有点东西,你吃了吧。他就把锅盖一揭开,两个白面馒头,他眼泪都掉下来了,已经4年没吃过白面了。这时候吃完了馒头以后,他站在马缨花的后面摸着马缨花的手说亲爱的,他很感动,马缨花对他这么好。4年没吃过白面了,马缨花把白面馒头留给我吃,亲爱的。马缨花就跟他说,咦?你说什么?我说亲爱的。马缨花是西北的劳动妇女,她说不好听不好听,那我怎么叫你呢?我不叫你亲爱的,我怎么叫你呢?马缨花指着他的额头说,我就要你叫我肉肉。章永璘就笑了,我叫你肉肉,那你怎么叫我呢?我就叫你狗狗,这些东西很有性意识的,但是在她口里说出来丝毫没有,她说得非常正常。这就是语言的艺术。

    “亲爱的”有什么色彩?“亲爱的”张三李四王五都这样说,一点性格传达的力量都没有,一点塑造人物形象的能力都没有。肉肉、狗狗,你想,多么富有传达的力量啊!但大家也要知道,这种传达的力量都是一次性的,别人说过了就是别人的句子了,你要寻找你自己的句子,对不对?别人的句子是产权所有,不是你的产权了。我前面说过例子的都是产权所有。

           

      我再举一个生活中的例子,刚才说的是语言表达性格,比如说我有一个同学,我写在我的小说《沧浪之水》中了。生活中就是要发现生活,发现生活中有些精彩的东西。我在北京大学读书,毕业20年的时候返校同学聚会,我们班上有个北京女孩子非常聪明,叫做马心兰。马心兰当时是一个出版社的总编辑,我也半开玩笑半当真的跟她说,我怎么说话的呢?我跟她说:“哎呀,马心兰啊”,我用的是一种调侃的意味,但是也是当真的。我说马心兰,我们班上女生最有出息的就是你了。她一秒钟都没有停,想都没想,马上回我一句:“说出息就不敢跟湖南人比了,比如说毛泽东,又比如说阎真。”你看这样的女孩子反映非常快,一秒钟都没有停下来。这是生活中的语言。

    对话表现人物的性格是最核心的内容,所以我讲得很多。下面每个话题我只讲5-7分钟。

    第二个话题,语言艺术的第二个方面就是反叛规范。

    大家知道,我们生活当中运用的语言都是用规范化的语言。规范化的语言有什么好处呢?规范化的语言就是能够正常的交流和沟通。但是这种正常的交流和沟通,最大限度的交流和沟通用的是一种公共的语言,公共的语言在文学作品中它是没有创造性的。它是可以在张三李四王五任何人的口中说出来的,它没有个性。所以说一种表达我们要去寻找那样有新鲜感的,有一定程度的陌生化的表达。这是文学的个性,文学可以表达。你写的报告里面不可能这样表达,但是文学可以表达,陌生化的,新鲜感的表达。我举一个例子,老舍的《骆驼祥子》。

    《骆驼祥子》中间有这样一句话,说虎妞的父亲,车厂的老板刘四从小就很厉害,你看他怎么形容他的厉害,用规范的表达就是:“刘四从小就很厉害。”但他用了一种有创造性的表达:“刘四从幼便是一个放屁崩坑的人。”从小放一个屁可以崩一个坑出来,厉害吧?有形象感吧?“刘四从小就很厉害”这个是平庸的语言,平庸的作家就是这样表达。“放屁崩坑”就是语言大师的表达。所以说语言的大师他表达的方式是不一样的,一个就是平庸的表达,一个就是语言的艺术。什么叫做语言的艺术?这就是语言的艺术,获得了形象感,超越了公共空间的表达,反叛了公共规范。

    又比如说陈忠实的《白鹿原》里有个田小娥。田小娥当了农会的妇女主任,最后农会失败了,她就倒霉了。倒霉了以后,白鹿原里面有个不太好的人叫做鹿子霖,他也是当地有势力一个人,他就欺负田小娥,好像他们有了一种特殊的关系了,他就跟田小娥说:“以后谁欺负你,你就跟大说”,大就是长辈的意思。“大叫他狗日的水漏光了,还不知道锅哪儿破了。”他用这样的表达,不规范的表达。我叫他吃了亏还不知道怎么吃的。意思是同样的意思,但是表达的方式就获得了新鲜感,获得了生动性,获得了形象感。同样的意思我们要尽可能的寻找那样一种具有形象感,具有生动性的表达方式。

    又比如说我写的小说,我十多年前写的《曾在天涯》的小说。中间有个人物叫做高立伟。高立伟有个朋友,那个朋友到了加拿大很失意,没有什么发展的空间。失意的时候怎么跟他说,我去安慰他。你说天下事都是小事,不要那么在意,这样的安慰都是普通的语言。我怎么说的,怎么把这样一种表达转化为一种非规范化的表达,怎么转化为一种具有形象性的表达。我是这样说的,横着想过去:“天下的事都只是一个蚊子屁”都是小事嘛,想通点都是小事,一个蚊子多么的小啊!蚊子的屁是多么的小而又小啊,天下的事都是一个蚊子屁,获得了一种生动感。又比如说他这个人物舍不得用钱,我们说你不要这么抠,不要这么舍不得啊,这是规范化的表达。怎么样获得一种生动的表达呢?就说我的钱都倒在排骨里面,要开刀才拿得出来。生动了吧?把舍不得用钱这个事实用一种生动的,富有形象性的表达方式把它表达出来,倒到了排骨里面,要开刀才拿得出来。劝他别不舍得用钱,买辆破车开开。你不要守那些钱像守上甘岭一样的,上甘岭是朝鲜战场。又比如说这个主人公高立伟到外面去找工作,他找来找去找不到,非常沮丧的回到家里,大雪天零下30多度都得出去找工作,找不到,回到家里,怎么一种状态呢?我真的恨不得到那里去。我很沮丧,我说哎呀,今天太倒霉了,我心情非常不好等等,这都是一种规范化的表达,但这种表达没有性格传达的力量。他怎么表达的,怎么来写这个事实?为了表达我此时此刻的心情,我真的恨不得到哪里去找个人来杀一杀。同样一个意思,用形象化的表达。我心情非常不好,这些表达都是公共化的表达,没有新鲜化的表达,规范化的表达,文学中间一定要尽量的反抗规范,偏离规范。规范化的表达是没有新鲜感,没有说服力,不能够给人家留下深刻的印象。反叛规范就是要给读者留下不同的印象。我心情很不好,我心里非常恨,找工作找不到,恨不得到哪里找个人来杀一杀。

    又比如说《沧浪之水》里面写那些大人物之类评奖,把一等奖、二等奖拿走了,小人物评不上奖,怎么说的?“那些大人物是从鱼头吃到鱼尾”,我们说他把所有的好处都拿走了,这个不生动。“从鱼头吃到鱼尾”,我不用规范的语言来表达,用一种形象的方式来表达,从鱼头吃到鱼尾,能够吐一点渣出来都算他有良心了。为什么不把三等奖、四等奖给别人评一下呢?这就使表达获得一种形象性。

    反叛规范就是同样一种表达方式要尽量的用非规范的、形象化的方式来表达。

    

    语言艺术的第三点:潜台词。

    潜台词它有两个功能,第一个功能就是侧面的,委婉的提醒。一句话我不好直说,我转个弯来说,这是潜台词;第二个功能就是误导,我要表达一个意思,要向你传达一个信息,但是我不能直接说,我要把你误导到另外一个方向去。

    我们首先讲它的第一个功能,转个弯来说,一句话暗示,表达一种欲说还羞的关系。

    比如说《围城》方鸿渐在船上就遇到了鲍小姐,跟鲍小姐又有一点暧昧之情,但是这层纸总是没有捅破。后来这个船从法国一直开快到西贡了,这时候船上其他的人都下去了,方鸿渐的同伴也下去了,鲍小姐的同伴也下去,他们两个自由了。这个鲍小姐就说了一句话:“今天晚上我们俩都是一个人睡。”暗示了什么?很清楚。但是我不能说:“今晚上你睡到我这边吧!”不能这样说,我们俩都是一个人睡,你自己去体会。这个潜台词是比较浅的潜台词,意思很明确,潜得不深。又比如方鸿渐他去打麻将,别人给他介绍了一个女孩子,到张家去打麻将,那天手气好,赢了很多钱。他到张家去相亲,就赢了张家的朋友很多钱。到吃午饭的时候,大家把麻将一推就去吃饭,但是钱还没有付。方鸿渐心里很着急,他伸一个懒腰:“哎呀,我今天手气太好了,从来没有赢过这么多钱。”他是表达从来没有赢过这么多钱吗?他是提醒你,大家要把钱给我,我赢了钱,你没付钱就走了,就去吃饭了?准备怎么办呢?“哦,还没有给方先生付钱呢。”大家一五一十把钱付给他了。然后等方鸿渐走了以后,大家说,这个欧洲的留学生不行,美国的留学生大度一些,你看他小气的样子,还提醒我们付钱。但这个潜台词也潜得不深。

我这里说一个最经典的误导的潜台词,就是《红楼梦》中间的翠庭扑蝶。有一天宝钗看见了一双玉色蝴蝶,她就拿扇子去扑,扑来扑去就扑到了亭子下面了。她出汗了有些喘气,走不动了,停在亭子下面。就听见亭子有两个丫鬟在说话,大丫鬟叫做红玉,小红,一个小丫鬟坠儿,她们两个在议论私情。古代丫鬟的命运是由主人掌握的,主人让你嫁给谁就嫁给谁,你怎么能有资格来说自己的私情呢?这时候听到大丫鬟说,哎呀,我们在这里说什么事情不要被人听到了,我们打开窗户看一看。一推开窗户就看见宝钗在翠庭下面。宝钗已经听见了,你看宝钗怎么误导她们?她说你们把颦儿藏到哪里了?我刚才在河那边看见林姑娘蹲在这里弄水的,我刚想走进来吓她一跳,还没走到跟前呢,她朝东一绕就不见了。这是《红楼梦》中间非常有名的一段话,金蝉脱壳。有人说宝钗坏得要死,自己不想得罪这两个姑娘,说林姑娘在这里弄水,那不是说林姑娘听见了,你不是嫁祸于人吗?这两个丫鬟不恨你恨林姑娘了,你没听见。你看她是误导,她要说的意思是林姑娘在弄水吗?她要说的意思是我没有听见。她怎么表达的?我刚才在河那边,意思是我没在这里。我刚刚要吓她一跳,可还没走到跟前,也是表达我没在这里,她真正要表达的意思是误导,你们说什么我没有听见,我要告诉你的信息是,你们说什么我没有听见,但是我不能直接说,我直接说的话你就知道了。我告诉你,我刚才在河那边,我没有走到跟前,说的真正的信息是:你们说什么我没有听见,误导你们两个人。这是潜台词,即表面的意思和实际的意思之间是有距离的,真正要表达的意思没有浮出水面而是潜在底下。

 

 

《因为女人》

 

    我再举一个误导,我的小说《因为女人》,我认为还算一个精彩的例子。主人公叫柳依依,柳依依第一次找了一个篮球运动员,叫做夏伟凯,结果夏伟凯花心,跟她分手了。第二次找了个博士,姓郭,郭博士。博士当然不如那个篮球运动员夏伟凯。带到寝室里来的时候,她寝室里另外一个女孩就看上郭博士了,就想让主人公柳依依跟郭博士分开。这也是潜台词,她就跟柳依依说,要是郭博士有小夏那么阳光就好了。实际上就是告诉你,你看你现在的男朋友没有以前那个男朋友那么阳光,这个柳依依一听,确实,你怎么这么懂我的心呢?他确实没有,我心里就有点遗憾了,没有以前那个男朋友那么阳光。她就是潜台词离间你和他的那种情感联系。然后她又怎么说,哎呀,这个郭博士家里没吃饭,怎么那么瘦啊?脸也有一点勺。以前那个篮球运动员可能健壮一点,健美一些。其实我大学同寝室一个男同学经常讨论一些事,说来说去,说到我们同班绍兴的女孩子身上,那个女孩子怎么怎么不好,她的脸也有一点勺,实际上他就是喜欢那个女孩,天天跟我来讨论,我后来才发现,搞来搞去你是喜欢那个女孩,引我来评论她怎么怎么样。反正要攻击那个女孩,实际上就是通过攻击来评论那个女孩。于是柳依依跟郭博士心理距离更远了,脸也像勺子一样的。她同寝室那个叫做依凡的女孩又来离间她跟郭博士的关系。她说这个郭博士家里是农村的,我妈妈说我找谁都行,就是不能找家是农村的,提一只鸡一家人都到你家来过年了。这个东西也说得有道理,不找农村的。她后来搞来搞去,柳依依跟那个郭博士的感情就愈来愈远了,就跟郭博士分了手,那个女孩得到了机会,跟郭博士就结婚了,等到机会了嘛。她就是误导。你看他又没有你原来那个男朋友阳光,脸又有一点勺,他家又是农村的,什么什么的,又这么瘦好像没吃饭样的,都是跟你提醒,找他的弱点跟你原来那个男朋友相比,让你去怀念他,跟现在这个分手,我就得到机会了。这就是情感误导。

    我再举几个例子,因为潜台词不好直接说。比如说小说主人公柳依依在读大学,她跟一个老板认识了,那个老板请她到会所去消费,刚刚认识她。老板晚上想把她留下来,但是老板又不好直接说,他怎么说呢?他说你不想见识一下五星级宾馆的套间是什么样子吗?潜台词。他是真是要她去看五星级宾馆的套间吗?真实的意义表达跟表面上的意义是不同的,实际上的意义是你今晚上留下来跟我在这个五星级宾馆的套间。又比如说他跟柳依依说,你没有想过这样的生活也可以属于自己吗?你看我这个会所多么豪华的时候,里面多么金碧辉煌。真正表达的意思是什么?你跟我走,这些生活都有了。但是我不直接说。潜台词实际上在我们生活中,每个人都应用得很多,有些话不好说,拐个弯说,但是我们没有注意到中间的艺术因素。阎老师的手机就是个笔记本,听到一句什么好的话,好的语言,把它记在笔记本里,回去抄在手机上面。

    再举一个例子,柳依依宿舍的女孩子晚上议论爱情,有的女孩子长得不太好,没有什么机会,心里就非常不舒服。这么晚了还吵得我睡不着觉,她主要是心里难受,你们都说男朋友的事,我没有言语权。她说都半夜了,妖精呢。她骂人了,妖精,都半夜了,你们还睡不睡啊?骂这几个议论得热火朝天的女孩子,那几个女孩子没作声就睡了。第二天被她骂的这些女孩子心里不平衡,有个厉害一点的就说,柳依依,好像我不是跟那个长得一般的女孩子说,不是谁都可以当妖精的,潜台词就是你还不够资格当妖精呢,你骂我是妖精,你还没有当妖精的资格呢。我没说你,我没说你长得不漂亮,我只是说不是谁都可以当妖精的,实际上的意思就是你长得不漂亮嘛。潜台词不能直接说。

    又比如说柳依依后来跟郭博士分手了,找了一个工作,晚上一个人很无聊,想到舞厅里去跳舞。到宾馆舞厅里,走到门口,偶然进去知道这个宾馆有个舞厅,刚想去买张票跳个舞,一问票50块钱一张,超过了我的消费能力,准备走开的时候。这时候来了一个男人,哎,你要去跳舞,我给你买张票,两个人一起进去了。进去跳舞的时候,柳依依防范心理还是很强的,你要跟我跳舞可以,分手的时候这个男人就说了一句话,男人告诉她我是外地一个工厂的副厂长,我到这里是到什么学校培训的。他说我一个人在鹿城,传达了很多信息。实际上这是我生活中间的一个朋友,这是我的一个学生告诉我的,她有一次跳舞别人告诉她说我一个人在长沙,传达了很多信息。第一个信息我想追求你,给你放信息过来;第二我是自由的,你不要有任何担心,我一个人在这里没人管我;第三我是有家的,家在外地。不然我告诉你我一个人在鹿城干什么,我一个人在长沙干什么?告诉你我是有家的,家不在长沙。我是有家的,我对你是不能够负责任的,只能够负有限的责任。我是有家的,我也不可能因为你而离婚。“我一个人在鹿城”7个字传达了四重信息,我想追求你,我在鹿城是自由的,我是有家的,家在外地,所以我对你不能够负那么责任。你自己去考虑。这就是潜台词,告诉你很多信息。我们说我来追求你,我有家的什么东西,所有的信息都包括在这个里面了。后来她找了一个记者,叫做秦一星的。她成为了秦一星的情人。秦一星跟她说要是我没有结婚就好了。这也是潜台词,告诉你什么信息?表面上的信息是如果没结婚了就好了,我就娶了你,跟你结婚,你就嫁给我。这是表面上的信息,真正要告诉你的信息是,正因为我现在是结了婚的,你也知道,所以我真正告诉你的信息是我是不能对你负责的。要是我没有结婚就好了,可惜我结了婚,所以我是不能离婚的,我是不能因为你离婚的。可惜我结了婚,所以你不能想那么多,你不能提太高的要求,你就当一个要求有限的情人。

    她毕业以后到了一个广告公司,去见一个老板,请老板吃饭,那个老板有点色色的,对柳依依很感兴趣。“约好了啊,下次我找你唱歌啊。”这天打电话来了,柳依依我们唱歌去吧?柳依依又想回避他,就说哎呀,我唱得不好。这个老板说唱得好不好就跟旅游一样的,这个地方好不好看是次要的,主要是看跟谁唱,唱得不好没关系。她想推托,就找各种各样的理由,老板就不高兴了。老板说了一句话,柳依依你太让我失望了,难道就只有别人让我失望吗?你让我失望我让你那个生意做不成。真正要表达的意思就是说我也可能让你失望,让你们公司失望。柳依依马上就说哎,张老板你不要这样。张老板把电话挂断,那你自己去想吧。你还想做生意自己打电话给我,柳依依忍着没打电话,结果生意做不成了。我不再讲了,潜台词也是小说语言艺术中间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

    

    下面讲语言艺术的最后一个话题:比喻。

    比喻是一种现代的修辞关系,《红楼梦》中间是没有的,古代小说中间都没有的,是一种现代修辞手段。做得最好的,最经典的就是《围城》。《围城》这本小说它所有的艺术集中在一点就是比喻。《围城》有什么很深刻的思想吗?没有。围城比喻城内的人想出去,城内的人想进去,这种比喻第一不是钱钟书发明的,即使发明了也不是什么特别高超的人生感悟。但是真正高超的就是语言艺术的比喻。一个最经典的比喻是鲍小姐在船上,她穿得非常的性感。这些男留学生直流口水,就把鲍小姐比喻成真理,因为真理是赤裸裸的。她是赤裸裸的,真理也是赤裸裸的。在赤裸裸的这个逻辑关系上,把这个女孩子的性感跟真理这两个完全不搭界的东西组合在一起,形成一种比喻关系。然后鲍小姐并非一丝不挂,所以修正为“局部的真理”。你说一个女孩子性感这是平庸的表达,把形容为真理和局部的真理,就获得了一种精彩的,真正具有文学性的表达。这种表达有什么特点?就是把两个不完全相干的东西通过一种想象,它们有一个共同点,然后把它连接起来。这就是所谓的取远辟。所谓的取远辟是两个东西要隔得很远,然后建立一种逻辑关系。又比如说《金锁记》前面的一句话,三十年前的月亮。三十年前的月亮像什么呢?人们回忆起云轩信笺,一种信纸上落了一颗泪珠,以前那种信纸薄薄的,潮湿而模糊。月亮和泪珠在信纸上有什么不同呢?它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潮湿而模糊。月亮给人留下的印象是潮湿而模糊的,泪珠流在云轩信笺也是潮湿而模糊的感觉。通过潮湿而模糊这一个共同点,把一粒泪珠落在信纸上和月亮的那种感觉联系在一起,这就是比喻。《金锁记》还有些比喻,如天上的月亮一搭黑一搭白,像戏剧里狰狞的脸谱,京剧一搭黑一搭白。张爱玲是非常会用比喻的。她还有一个比喻,人生像一席华丽的袍子爬满了虱子。华丽的袍子是人生光鲜的一面,但是爬满了虱子是人生的阴暗面。把人生的两面通过这一个比喻,像一个袍子。人生和袍子有什么关系呢?这个袍子它有两面,人生也有两面,光鲜的一面,这也是一个比喻。

    我们回到《围城》,《围城》中间还有很多比喻。他们在路上没有钱了,他们到三闾大学去,肚子饿得不得了。他们怎么形容肚子饿?平庸的作家就是说啊,肚子饿得不得了,前胸贴后背之类的。他用了一个比喻,叫做没装文件的公文皮包。这个里面没装文件,空的。他们住到一个店里面,不太卫生,店周围都是屎尿的味道,好像这店是棵菜,客人都有施肥的义务。这个菜和店有什么联系呢?菜要施肥,这个店也被别人施肥了,周围很臭。他写他们有钱了,到餐馆吃饭,店小二拿出一个黑黑的腊肉,好味道,这时候一条蛆从那个腊肉里面探头探脑的爬出来了,李梅亭他们说哎呀,那是什么?店小二把那个蛆摁着,然后一划划了,它有个比喻,说这个黑色的腊肉上面留下了一道印记,好像新铺的柏油马路。它这里有一点共通了,蛆在腊肉上这一道油光跟那个柏油马路有什么区别呢?像新鲜的柏油马路,很新鲜的感觉,黑黑的、油油的感觉,跟这条蛆建立起了共同性。

    我再举一些《因为女人》中间的例子,因为我觉得《因为女人》从小说艺术的角度来说比《沧浪之水》写得好一些。比如说柳依依在小说的第一节,隔壁中西餐厅包厢里吃饭,听到隔壁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她就是想不起来了,这是一个什么声音,我硬是听到过的声音,但是我想不起来,我把手机拿出来看一看,到底是谁的声音?看来看去看不出,想不出,然后她想想想,哎呀,我要像警察抓小偷一样的,我要从记忆中间把这个提拎出来,硬是想不起。突然这时候隔壁一个男人跟一个女人在对话,谁会欺骗一个女孩子呢?特别是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哦!她突然想起来了,这就是我第一个男朋友夏伟凯,十多年没见面了,十三年没有听到过他的声音了,他十多年前就跟我说过这样的话,十多年后跟那个女孩也这样说。想起来这个过程,我用了一个什么样的比喻?一种记忆陡然的鲜明起来,像一头母香鲸“刷”的跳出海面,在蓝天下洗出了清晰的身姿,在空中留下优美的弧线。母香鲸就是海里的鲸鱼,跃出海面。母香鲸跟我现在想起的这个男人是谁有什么样的沟通呢?她就是突然想起来,我突然想起了这个记忆,和这个母香鲸突然跃出海面,它是有同格的。母香鲸跃出海面跟记忆突然跃出我的脑海,在这一点上是沟通的,它就形成了这样一种比喻。

    下一个比喻,我看见广场上很多华灯,主灯耸上去,以男性的霸气把整个广场照得雪亮,周围高楼上的那些广告灯,闪烁的霓虹灯,像一群温顺的侍女。主灯,耸上去这个华灯和周围灯的关系,就是男性的霸气和侍女之间的关系,这一种比喻。灯、男性的霸气、侍女有什么关系呢?它就形成这样的关系,它是主灯嘛,男性的霸气,这个广场都是我照亮的。周围那些闪烁的霓红灯像一群温顺的侍女,这是一种比喻,比喻主灯和周围灯的关系。

    又比如说爱情,我的爱情被夏伟凯摧毁了,爱情信仰被摧毁了。他对我承诺了那么多,最后就什么都不是了,我用了的比喻是像一个顽童随意的推倒一堆刚刚搭建起来的积木。爱情这么轻易就被推倒了,不值钱了,他马上就背叛我了。爱情诺言的容易被推翻和积木容易被推翻建立起一种逻辑关系,否则爱情和积木之间没有任何共同点,但是现在它们有了一个共同点,就是这么轻易被推翻了,在容易被推翻这一点上,他们建立起了逻辑关系,使这个比喻成立。就是把两个完全不相干的东西建立起一种逻辑关系,这就是一种所谓的取远辟,取远辟就是取很远的比喻。

    我最后讲一个比喻,柳依依以前觉得自己的爱情是高雅的,别人的爱情都是粗俗的。现在我认识了这个打篮球的男孩子夏伟凯以后,他也是很粗俗的,每次就要我进步,要突破,要什么东西。见一次面他要突破一下,见一次面要突破一下,我以前觉得我的爱情应该是精神化的,搞得现在这么物质的爱情。她以前觉得别人的爱情都是很粗俗的,自己的爱情应该是很高雅的,现在自己的爱情也是这么俗的,这么物质化的,她觉得哎呀,原来自己的那种内心高压和骄傲没有理由。我用了一个比喻,就像一个公主发现自己的生母并不是皇后而是一个下等的宫女。原来我是很高级的,身份很高的,再一个原来我自己的爱情想象是很高傲的,现在降下来了,我用皇后和下等的宫女来比喻。皇后、宫女生母是谁这样一个事实和我的爱情这种等级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这两者没有关系,但是在层次高下,层次降下来这一点上,它又是共同的。这个比喻就能够成立。

   柳依依跟夏伟凯分手之后,其实她是喜欢他的,但是他花心,我就跟他分手了。分手之后我一刀割断感情又割不断,老是想着他。对夏伟凯的这种思念就像夏夜的雌蚊子,我想把它赶走赶不走,我不想这件事它就慢慢又回到我脑袋里来了,我不想这个人他又回到我脑袋来了,夏伟凯这个人的形象就像夏夜的雌蚊子嗡嗡的,赶也赶不走。因为雄蚊子它是不吸血的,雌蚊子才吸血。我要赶走这个雌蚊子它又来了,就像对夏伟凯的回忆印象一样的,怎么赶也赶不走。夏天的雌蚊子和一个女孩子对一个男人的回忆、记忆中间是没有任何逻辑关系的,但是在赶不走这一点上,建立起这样的逻辑关系。这是语言的想象。

钱钟书说了一句话,叫做“比喻是文学语言的根本”,当然他自己用了这么多比喻,他就强调比喻的重要性。相比之间的事物的距离越大,比喻就是越新奇创辟,就是有创造性,想象的两个事物之间要有差距,这叫做取远辟。这两个事物之间的跨度要大,这个比喻才精彩。他说比喻是文学语言的根本,我觉得这句话是不对的,比喻不是文学语言的根本,只有对话表现人物的性格,才是文学语言的根本。比喻是现代一种非常重要的修辞关系,《围城》所有的成功集中在这一点上,就是它的语言用的比喻非常多,非常精彩。这是《围城》成功最基本的原因。

 

 

授课现场

 

    今天讲了两个多小时,我一辈子的这样一种艺术体验,我不说全部在这里讲完了,起码讲了一大半,艺术精华体验,我一辈子读的好书中间那种最典型的东西,我跟大家讲了几十个,可能前前后后将近一百个例子,这些例子就是我在读小说中间或者自己小说创造中间最具有记忆的,从史记一直讲下来。我一辈子的艺术经验可以说今天上午跟大家传达了一半以上。大家听好了,慢慢自己去体会,我相信你们听了阎老师的讲座以后能够使你们的创作多一点想象的空间,多一点展开的空间,能够写得更加精彩,谢谢大家!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