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馆藏 -> 文史钩沉 -> 内容阅读

貌似平淡 味之无穷

http://www.frguo.com/ 2013-11-25 

  貌似平淡 味之无穷

  ——记东湖印社首任社长唐醉石

  纪红建

  长沙籍著名金石书法家唐醉石老人虽然已经逝世40多年了,但当我走进其作品时,却被深深震撼了。唐醉石老人的篆刻受浙派影响较大,并以汉铸印为宗,规矩而不板滞,严谨中见生动。他不求表面上的剑拔努张之势,而在貌似平淡中给人以悠长的回味。

  唐醉石老先生是现代杰出的金石书法家,在文物鉴定、收藏等方面亦造诣极高。其书法诸体皆能,以汉隶最工,浑穆自然,独标风骨;印艺以秦汉、浙派为宗,兼收各家之长,别树一帜。易均室曾选唐、王(福庵)等四家印拓成幅并题跋语:“醉石津逮浙江,致精汉魏”。陈衡恪(师曾)1922年书赞唐印:“文何固洁气雍容,傅粉搔头误俗工,继起西泠成峭折,一时风靡露刀锋”。唐醉石当年与同客上海的王福庵同源浙派,两人情趣相投,而在艺术上各辟蹊径。王印稳实浑朴,唐印雄健苍莽;王致力于细朱文,唐侧重于白文,成为当时“新浙派”的领袖。时人评王唐之印犹京剧之梅(兰芳)程(砚秋),成就当在伯仲之间。韩登安则盛赞其为鼎革以后(民国)第一人。

  一

  唐醉石,原名源邺,字李候,小字蒲佣,号醉农、醉龙,又号韭园,别署醉石山农,60岁后偶称醉翁。1886年6月14日(清道光十二年农历五月十三),出生于湖南善化(长沙)一个破落的封建家庭,父母早逝,不满13岁投靠外祖父赴杭州谋生。

  杭州这座古老而又美丽的历史文化名城,早在4700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晚期,曾创造了以黑陶为特征的“良渚文化”,唐宋以来,又一直是文人雅士汇集之地。这里的文物古迹、风景园林,特别是崇文尚艺之风浸润着少年时代的唐醉石,为其在印坛早成大器,卓尔不凡奠定了基础。

  清末民初的书印大家,深受传统文化熏陶,他们大多既是书法篆刻家,又是学问家。唐醉石博古多识,擅考古,精鉴别,秦汉碑碣,一入其目,立辨真伪。在为国家发掘、收集、鉴定大量古书法、印章等文物及文史资料方面贡献突出。唐醉石还是一位收藏家,一生节俭,早年花费大量财物和心血收藏了很多珍贵的文物、字画和印章,因战乱洗劫,所剩甚少,殊为可惜。

  纵观唐醉石一生,历经坎坷,然献身书印艺术之志从未改变:

  18岁成为西泠印社创办人之一;

  30岁应故宫博物院马衡之邀任顾问,审定古物;

  32岁与王福庵一同任北洋政府印铸局技正,专为政府、部队等之公章、关防、钤记篆稿,再由技工铸为铜印。汪新士先生在《缅怀恩泽高山仰止——关于唐醉石艺事的补充》一文介绍:“福、醉二师参考唐、宋、明、清各朝的官印,没有袭用多曲呆板的九叠文,而是设计出以李斯小篆如泰山刻石之篆法为主,参以缪篆的宽边细朱文印式(县政府印一般七厘米见方),庄重、挺秀、圆劲,为改制民国官印作出了卓越贡献。曾见‘大总统题褒’约十二厘米见方的大印,即为醉师所篆”。公务之暇,与王福庵、冯康侯、顾颉刚、胡佩蘅、余绍宋、陈师曾、马衡等艺坛豪杰切磋书印。同时,在故宫这座艺术殿堂里饱览了历代文物、碑贴、字画、古印,为日后“致精汉魏”提供了丰富的营养。

  42岁应国民政府印铸局之邀举家迁南京,与王福庵分别主篆“中华民国之玺”、“荣典之玺”、“杭州西泠印社”等,监督玉工陈燮之铸造。

  52岁时抗日战争爆发,唐醉石避难重庆。当时,与同寓重庆的易均室、潘伯鹰、沙孟海、乔大壮等往来密切,切磋书艺,吟诗唱和。在重庆,唐醉石积极参加抗日募捐活动,斥责国民党顽固派倒行逆施,因遭嫉恨,挂冠弃职,后遭通缉,1940年举家离重庆,经贵州、湖南、江西过浙江金华、丽水至温州而后暂居瑞安。

  55岁被罪以“异党叛逆”入狱,关进上饶集中营,倍受折磨,不屈其节,后经友人营救出狱。其间治“傥年七十犹强健尚得闲行十五春”一印,白文,其边款“余行年五十有五刻以记岁月庚辰冬日避兵项氏史草堂中唐邺源”记录了此事(项氏即项襄曾在北洋政府任外交部次长)。次年秋,举家复迁浙江永嘉柴桥头,清贫蛰居。

  59岁在抗战胜利后迁居上海,以治印、鬻字维生。国民党政府曾派人邀唐醉石重进印铸局任职,被坚拒绝之,唐刻“为米折腰”细朱文印自嘲,并以“休景斋”颜其居,以明其志。

  1951年,65岁的唐醉石应邀赴武汉,任湖北省文物管理委员会主任、湖北省文史研究馆副馆长,湖北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湖北省政协委员,参与制定保护文物条例,指导文物收集、鉴定及庋藏工作。

  1961年,75岁的唐醉石不遗余力,在武昌推动成立“东湖印社”,当选首任社长,为光大篆刻艺术,推动印学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

  1969年4月8日去世,终年83岁。

  二

  唐醉石聪敏好学,资质极高,成为当时最年轻的书法篆刻大家。有资料载,对唐醉石篆艺发端影响较大的有两人。

  一位是他的外祖父李辅耀,号幼梅,晚号和定居士,湖南湘阴人,1876年(光绪二年)丙子科副榜,浙江候补道,旋以中书改官浙江,定居杭州。其学富品高,诗书画印无不精通,且家藏丰富。

  唐醉石与外祖父朝夕相处,常侍左右,观书读印,尤喜金石,深得外祖父喜爱。外祖父见其嗜石如痴,乃手书隶匾额“拜石”相与。自此,遂自号“醉石”,并以“醉石山房”名其斋。

  另一位是张定。孙洵《民国篆刻艺术》关于唐醉石一节,“唐氏早年经友人荐见,曾从师娄县张定(叔禾)。师督极严”。据韩天衡《中国印学年表》,张定(叔木)(叔禾、叔木或有一误)1885年辑自刻印成《卷石阿印草》二册,其生卒年及事迹不详。唐醉石师从张定受何教益,也因缺乏资料,无从知晓。

  唐醉石还师从何人?在孙洵上文注释中提供了一条线索:“据汪蠖庵回忆,唐氏三十年代在南京与之曾谈起,其与王福庵在杭州时为某名宿之同门弟子,姓名不详。唐有字‘蒲佣’,蒲是治印泥之成份;而王福庵有字‘印佣’。是恩师所取,或两人自取,不详”。

  唐王二人的字是否为同一师所取难说,是否“同师从某名宿”也值得考究。唐初学艺受外祖父亲炙,王则受父亲王同(号同伯、字肖兰,光绪丁丑进士,晚号吕庐老人,曾任紫阳书院院长(相当于大学校长)身传。

  唐醉石的外祖父与王父各有千秋,他们的传人亦当有较大差异,但唐王的印作如元朱文、封泥、浙派印、边款等,却有很多惊人的相似之处。他们常在一起探讨篆艺,有时出一诗句,各自篆稿刻石。

  唐醉石早年参与创办西泠印社一事,特别值得一提。

  吴昌硕《西泠印社记》及《辞海》所载“西泠印社”辞条均未提及唐为创始人。而陈振濂先生《关于吴隐在西泠印社初期活动的考察》一文载:“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呈报杭州府的公函中,代表西泠印社的“具禀士绅”是八人:丁仁、吴隐、张维琳、汪厚昌、王寿祺、叶铭、唐邺源、戴昌龄。”这与唐醉石弟子谷有荃先生《西泠印社社址的由来》一文不谋而合。谷文载:唐醉石于1964年以七十九岁(应为78岁)高龄,由其六儿达康陪同前往杭州,参加西泠印社建社六十周年庆祝活动。会上西泠印社社长张宗祥曾提议:唐老是西泠印社创始人之一,为唯一健在的元老,理应推举他为西泠印社社长。却被唐老婉言谢绝了。唐老由杭返汉后,曾和谷谈到此事,并追溯当年创建印社经过,光绪甲辰三十年(1904年)夏,唐时年19岁(应为18岁)与丁仁(辅之)、王寿祺(福庵)、吴隐(石潜)、叶铭(品三)等人,酝酿在杭州创建印社的倡议,外祖父李辅耀得知后,欣表赞同,将其西湖孤山的一处别墅连同花园(即小盘谷庭园)赠作印社社址,以促成其事。因李家花园傍依西泠桥畔,遂名“西泠印社”。

  三

  清以来篆刻大家如邓石如、吴让之、赵之谦、吴昌硕、黄士陵、齐白石、王福庵、来楚生、余任天等无一不是书印皆备,溶书法入篆法,以刀法传笔法的高手,唐醉石亦名列其中。唐篆、隶、真、行无一不精,惜其一生书作因战乱等散落各地或已遗失,现很难读到他的书作全貌。

  唐醉石书法初习颜(真卿)、柳(公权)、欧(阳询),后对王(羲之)、黄(庭坚)、苏(东坡)以及魏碑墓志下过苦功。从他的行草题跋中可以看出其多种书体的功力和深厚的学问根基。隶书在唐醉石整个书法创作中,占很大分量。有资料载,唐醉石的隶书从《曹全碑》、《礼器碑》入手,对《张迁碑》、《封龙山颂》、《西狭颂》、《石门颂》等也有过深研。对他影响最大的是《史晨》《乙瑛》两碑及其外祖父亲传。但他能吸取汉隶各碑之精华,突破前人藩篱,自出机杼。其书体有方有扁,运笔时粗时细,融会篆书的字体,行书的用笔,汉简的韵味,独具风格。唐醉石早年题写的“斯文奥”和“西泠印社”隶书匾牌已成为印社胜迹。现存襄阳隆中诸葛亮纪念馆隶书《前后出师表》,气势磅礴,令人景仰。

  正因有精湛的书艺基石,其篆刻艺术才达到了宽博、凝重、苍朴、浑厚的境界,实现了“继起应争第一流”(唐醉石印语)的目标。

  著名篆刻家昌少军先生对唐醉石之篆刻艺术发展轨迹很在研究,他认为,大致可划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从开始学艺到30岁,广泛吸收秦汉印、浙派。这个时期,唐临摹与创作相结合,主要以浙派面貌出现。

  第二阶段,从31岁至58岁,溶众家之长,形成自己的面目。唐的职业(故宫顾问、印铸局技正)与篆艺相系,时间和精力集中,篆艺趋于成熟。38岁(1924年)自定治印润例,在北京琉璃厂之荣宝斋、秘阁等店挂牌刻印。

  第三阶段,是唐醉石的篆艺高峰期,这个时期一直保持到唐去世前两年。抗战胜利后,唐醉石迁居上海,曾手书“布衣暖、菜根香、诗书滋味长,积德子孙昌”隶书横幅以自慰。其后六年是唐醉石一生创作的鼎盛时期,这个时期创作最丰,篆艺最精。

  唐醉石一生研究篆艺,弘扬印学,治印数以万计,不仅篆刻艺术水准堪称一流,在印学理论方面也有独到见解。唐醉石的印学理论集中体现在他晚年撰写的《治印浅说》中。虽然有记载的弟子不过十人,但受唐醉石篆艺影响的无数。他曾说,“治印切忌在风格上生搬硬套,应循序渐进,择善从之。多看、多写、多研究,加以勤学苦练,印学奥秘,自不难领悟。”当今印人多不明此理,有的抛弃传统,追求险怪,甚至从摹仿当今某个“名家”入手,稍有模样就忙于参赛、参展、自费出“专集”,如此舍本求末,难成大器。

  昌少军先生认为,唐醉石篆艺风格鲜明,独树一帜,不宜称为“浙派”,也不宜称为“新浙派”,他更乐意称为唐(醉石)派。

  作为一个篆刻艺术流派,其历史渊源、艺术特色以及对印坛的影响等方面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论证。无疑,随着唐醉石印谱、著述逐步刊印,以及对他进一步的研究,唐醉石在印坛的影响将会更大、更广。

  唐醉石印稿结集或入选集主要作品

  现代篆刻第六集:唐醉石印存 上海西泠印社出版

  唐醉石治印选集 湖北省文史研究馆编印,长江出版社印行

  现代篆刻选辑第三辑 上海书画出版社编印

  当代篆刻选第一集 九龙邵华文化服务社出版

  近代十名家印选 韩佛之编

  现代印章选集 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

  中国历代印风系列 重庆出版社印行

  民国篆刻艺术 孙洵编著,江苏美术出版社出版

  中国现代美术全集篆刻卷 江苏美术出版社出版

  二十世纪篆刻名家作品选 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

  西泠印社社员作品集 西泠印社出版

  唐醉石专辑 印林第二卷第二期

  急就篇印谱 台湾联经出版公司

  唐醉石自用印印存 台湾联经出版公司

作家访谈
精品力作
精彩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