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坛资讯 -> 热点话题 -> 内容阅读

短篇小说“零卖”只重形式?

http://www.frguo.com/ 2013-11-25 文汇报    作者:郦亮

    最近兴起的短篇小说“网络零卖”,被业内一些人士认为是解决短篇小说销售困境,大幅提升短篇小说地位的标志性事件。但青年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小说“零卖”固然新奇,无奈价格太贵,一部短篇小说的电子书甚至贵过一部长篇小说电子书。这不得不让人怀疑书商解决短篇小说销售困局的诚意。

  短篇小说终成独立商品

  旧时上海的酱油和菜油是可以零卖的——居民花不多的钱,买来够用的调味品,这被认为是最实惠之举。近来,这种销售模式进入文坛。以往读者要购书就一本书全部买去,但现在他们可以一篇篇作品地买。几天前,知名中短篇小说家蒋一谈与当当网合作,推出作品“单篇销售模式”。即蒋一谈的24部短篇小说电子书,可以分别单独付费下载。

  这种模式足以让短篇小说家们兴奋。因为按照以往的模式,小说家们写出一部短篇,在文学杂志上发表拿过一次稿费之后,如果还想靠这部短篇赚钱,就非得再写一些短篇,当这些短篇加在一起能够凑满一本书的厚度,那才可能出版成短篇小说集而拿版税。“但是你知道,创作一部短篇的难度未必比长篇低,有的时候别人已经写了几部长篇了,我们还凑不齐一部短篇小说集。收入自然是没法比的。”一位小说家对青年报记者坦言。

  一旦小说“零卖”后,短篇小说也就成了独立商品,小说家随写随卖,再不用为“凑书”而焦虑。业内甚至预言,小说“零卖”可以破除文坛愈演愈烈的“长篇崇拜”。青年报记者注意到,其实网售单部短篇小说早有雏形。今年3月,京东与天下霸唱、那多和蔡骏签约,独家销售他们的短篇小说《天坑·鹰猎》、《告别》和《不微笑的蒙娜丽莎》。读者反响热烈。人们甚至欢呼,短篇小说的春天来了。

  定价高陷“敛财”质疑

  不过读者很快从最初的欣喜之中冷静下来,因为他们发现,小说“零卖”的买卖,远没有零买酱油那么划算。就拿此次蒋一谈“零卖”的24部短篇小说之一《赫本啊赫本》,电子书打6折之后还要2.99元(原价高达5元),而含了7部短篇作品的小说集《赫本啊赫本》电子书折后价只有6.5元。短篇小说“零卖”之后大有身价暴涨之势。

  这还不算。几个月前,贾平凹长篇小说《带灯》的电子书叫价15元,曾引起一片惊呼,被称为“史上最贵长篇小说电子书”。之所以如此,是因为目前一部长篇小说电子书定价一般在2元至5元之间,超过这个价格,便会无人问津。而现在一部“零卖”的短篇的价格可能就要超过一部长篇的价格,这个定价实在贵得有点离谱了。

  “短篇小说固然因短小而精贵,但也不至于这样狮子大开口。就好比一颗珍珠,固然晶莹剔透完美得很,但总不能贵过一串上乘的珍珠项链吧。”资深出版人李德明对青年报颇为尖锐地指出:“不知怎么了,我从中感到了一种急吼吼赚钱的样子,似乎是短篇小说家穷得太久了,急需通过‘零卖’来改变命运。”

  但现在的问题是,只要销售心态没有趋于平和,小说“零卖”就可能陷于形式大于内容的尴尬境地。“不可否认,‘零卖’是解决短篇小说困局的一个良方。但前提是,短篇小说家必须警惕心态从最初的自卑到自傲演变。毕竟,文学从来都应该是平和的。”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