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坛资讯 -> 热点话题 -> 内容阅读

中国原创图画书与世界一流水平差距在哪?

http://www.frguo.com/ 2013-11-25 中华读书报  陈香

    11月9日,丰子恺先生诞辰纪念日之时,第三届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颁奖典礼暨第四届华文图画书论坛在南京师范大学拉开帷幕。为期三天的会议中,两获凯特·格林威奖、三获库特·马斯勒奖,并荣获安徒生大奖的英国图画书大师安东尼·布朗与来自美国、日本、中国内地、中国香港和台湾的几十位学者、作家、画家、教育学家济济一堂,以主题演讲、分组讨论、评审论坛、媒体专访等多种形式,聚焦并分享了图画书创作经验、图画书编辑过程、图画书与少年儿童的成长、华文原创图画书的观察与进程、华文原创图画书在现今世界舞台的状况等多个议题。其中,“华文原创图画书距世界一流水平还有多远”的话题成为会议讨论的焦点。

    首个国际级的华文儿童图画书奖———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正是为了推广优秀的华文原创儿童图画书,及表彰为儿童图画书作出贡献的作者、插画家和出版商而设,其首奖奖金高达2万美元。经过初审和决审,《我看见一只鸟》(作绘者:刘伯乐,青林国际出版)荣获第三届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首奖;夺得本届“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佳作奖”作品分别为《很慢很慢的蜗牛》(作绘者:陈致元,和英出版)、《阿里爱动物》(作者:黄丽凰,绘者:黄志民,小熊出版)、《看不见》(作绘者:蔡兆伦,小兵出版)、《最可怕的一天》(作绘者:汤姆牛,小天下/天下远见出版)。本届获奖作品均来自中国台湾。

    华文原创图画书的发展水平究竟如何?与世界一流水准的图画书差距在哪?对此,评论家、第三届丰子恺图画书奖评审刘绪源认为,中国原创图画书的发展呈现出了两个大问题,其一,就是如何更有儿童性,更有想象力,其二,就是怎么样更完整、更精致。刘绪源说:“我们的想象力不够丰富,胆子不够大,比较拘谨。写民俗的比较多,写实、怀旧的比较多,民间故事也很多,但是,这个年龄阶段孩子最需要的童话类的、充满想象的图画书很少。如果能把握住儿童的奇思妙想、童趣,把握住精雕细琢,中国的原创图画书一定有希望。”

    日本福音馆资深童书编辑唐亚明认为,华文原创图画书最大的问题,就是以教育的眼光来看待图画书,把图画书作为教育的工具,孩子们读完一本图画书后,总希望他从中获得知识、道理,甚至出版社在策划图画书时也都有核心的关键词,事实上,这与图画书的要义是背道而驰的。“国外觉得,图画书就是给孩子快乐,让他通过图书和家长、和大人进行交流,得到快乐。孩子和大人是平等的,而且大人应该向孩子学习很多失去的东西,这是图画书阅读的主旨。”唐亚明还谈到:“国内图画书的创作出版发展很快,但不能大干快上,一定要静下心来精耕细作。”对国内有出版社一次就推出十本原创图画书的做法,唐亚明并不认同:“这种做法不能长久。在国外,我们编一本书都要三五年的时间。浮躁的环境不可能出精品。”

    很多读者认为图画书是儿童文学的一种,但安东尼·布朗认为两者有着重要的差别。“在绘本的阅读中,我们首先看到的是图画,其次才是文字。”通常,孩子们会关注图画本身,不会去读文字,而家长和孩子共读图画书时会有非常具体的对话,孩子们才会关注到两者。图画书的叙述主角通常是图画。“图画通常会讲一个与文字无关的故事,而且通过图画我们可以看到主人公的心理感受,发现一些线索,这些线索会告诉我们下面会发生什么。孩子们会非常关注这些细节和线索,但这些细节和线索是家长们经常忽略的。”布朗认为,在图画书中,应该是“展现”故事,而不是“说”故事。“我原来也会写许多的文字,但现在认为应该保持文字与图画之间的张力,文字越少越好,主要是让画面本身来说故事。”布朗还强调:“阅读图画书并不是非常严肃的事情,也并不是特殊的教育经历,就是快乐,就是乐趣,就是交谈,就是幸福。”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