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坛资讯 -> 热点话题 -> 内容阅读

谁来发现新的“中国好文学”

http://www.frguo.com/ 2013-08-12 中国作家网

  “他把手机屏幕里的字都拽了出来!没错,那个男孩子用食指和拇指从屏幕上轻轻一拽,文字竟然飘浮在了半空中!”

  “他天生就是一个声控人,需要别人的指令来行动。惟一能控制得了他的,是他的妈妈。现在,他的妈妈去世了。”

  以上两段文字来自正在进行的第二届“会师上海·‘90后’创意小说战”的两位复赛入围者,不过,这不是他们的作品,而只是小说的构思。根据规则,参赛者在初赛阶段要通过微博上传简单的小说创意,入围者在复赛中须将其扩展为完整的短篇小说,且不得随意更改创意。而在复赛阶段,选手选择导师、录制个人视频、改写语文课文等在内容与形式上均体现了“创意”。

  7月下旬,专门针对30岁以下作家设立的首届“紫金·人民文学之星”文学奖在北京举行终评会议,终评委们进行了长时间的讨论,最终遴选出18篇获奖作品,涵盖小说、散文、诗歌、评论、非虚构、剧本等门类。这些作品不是来自作文比赛,而是已经在此前一年半间国内杂志与出版社发表和出版的作品。“强调30岁以下,是为了发现更多的优秀青年作者,检验最年轻的创作阵容,并且通过这样的方式明白该坚持什么样的文学标准。”评论家施战军如是说。

  年轻的写作者们真的需要这样的平台吗?平心而论,在上一拨“80后”作家热闹来袭之后,似乎真的没再有多少年轻人发出响亮的声音。而事实上,“80后”里最出名的那几位也基本都过了而立之年。他们之后该由谁去书写?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起已举办了16届的新概念作文大赛。它的影响不仅在于发现了一大批年轻的“旗手”,更重要的是,它所推崇的文学理念和思维方式影响了那一代正在学校读书的文学爱好者,进而改变了日后的文学版图和创作格局。如今,新概念作文大赛影响式微,那些喜欢敲打文字的年轻人又该如何是好?

  “现在我们这些人没有话语权,许多比赛和评奖又商业味儿很浓,我们需要一个纯粹的、鼓励创意的平台。”“90后”写作者陈少侠的想法具有一定代表性,他周围的许多人都喜欢写东西,但通常都是零星地发表,没有机会冒出来。来自山东的高中语文教师徐建平在采访中也谈到,现在的学生更喜欢在文学网站上发表作品,由于网站的引导加之他们阅读网络文学较多,所以少了很多思考,“语言倒是非常华丽,这从考试作文和周记中就能看出来,说明还是有许多优秀学生,只是学校没有给他们足够的空间”。

  谁来发现新的“中国好文学”,并有能力给他们提供一个靠谱的平台?眼下,我们看到了许多努力,但能否真的在年轻作者那里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才是最重要的。搭起台子比武自然容易,难的是怎样吸引优秀人才来比武,并由此见识到武术的最高境界,然后心向往之。

  许多评奖坚持发现与引导并重的原则,所看重的是纯文学的标准,主办方希望通过评奖发现一批有才华、有未来的文学新秀,让他们在写作刚开始的时候就能明白什么是好作品,以便持续写出好作品。施战军认为,“评奖对获奖者而言也许是雪中送炭,我们不得不承认,现在喜欢写作尤其是选择纯文学写作的年轻人比以前少了很多,专门针对他们的评奖可能会重新点燃一部分人的热情,而他们的文学之路也有可能通过这次评奖有所拓展,至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让他们内心的追求更加踏实,踏实于那种自经典而来并创造新的经典的方向感。” 他以莫言为例说,中国有那么多在社会上强势醒目的专业,但获“诺奖”的是文学;中国有那么多畅销书作者,但获“诺奖”的是纯文学作家。他希望有更多年轻人坚守面向经典理想写作的志气,成为真正的作家,而不是都一味地去做流行读物的写手。

  而“90后”创意小说战、新概念作文大赛这类比赛强调的则是“创新”,这里的创新既指向参赛者又指向比赛本身。从比赛环节的设置到评委人选再到奖励方式,组委会可谓用心良苦,其目的无非是吸引更多年轻人参与其中。当年盛极一时的新概念作文大赛便因为创新而成为了大家心中的文学圣殿,它开启的“一篇作文上大学”吸引了大批高中生蜂拥而至。十几年下来,“新概念”也遭遇了“新八股”的诟病,许多参与多届评奖的评委也觉得缺少突出的文章,《萌芽》编辑徐敏霞说,“现在的孩子写作更加自我,写文章好像没有耐心,表达特别直接,也有些粗糙。我们能感受到作者绞尽脑汁试图拿出像样的创意,许多人的文字也算纯熟、地道。只是,你总觉得那天马行空、设计巧妙中少了些什么,可能就是生活阅历和真情实感。”当然,这类比赛也让人们感到欣喜,路内有天在微博上说,看了60篇“90后”创意小说比赛的稿子,真有好的,至少有10个是在路子上了。

  这是真正在互联网中长大的一代人,他们因此见多识广,却也因此陷入信息和碎片的泥淖。从所获得的文学给养来看,网络文学显然比以往占有更大比例。这也就是为什么在一些评奖和比赛中,作品大多集中在玄幻、灵异、穿越、奇幻等类型上。比如,正在举行的第三届“文学之新”大赛就特别设置了青春文学组、传统文学组和类型文学组。写类型文学自然不是什么坏事,但假若从一开始就以此为文学的正宗,则可能会让青年一代的写作偏离正轨。凡比赛、评奖自然就会传递出某种导向,比如总有人要求解释如何区分青春文学、传统文学和类型文学,也有参赛者弄不清究竟什么才是“创意小说”。对于这些关乎根本的问题,主办方大多会给出答复,而这些答复本身所蕴含的文学艺术标准其实就代表了某种选择的倾向,而对那些刚刚开始文学创作的写作者来说,这种标准的确立则是至关重要、影响深远的。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