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馆藏 -> 文化研究 -> 内容阅读

向恺然推手的研究

http://www.frguo.com/ 2013-06-18 太极网

  一九二三年在上海从陈微明先生初学太极拳,陈先生和他老师杨澄甫一样,最喜用绷、挤两势进逼;但不发劲,使我滞在一个通身不得劲的态势中,既不呢能走,又不能化。这是初学推手时感觉最难受的一个阶段。

  后来王润先生到了上海,我又从他练吴家的架子,我用陈先生绷、挤的方法进逼,他很容易的就把我的攻势消减了。经研究的结果,才知道我的触觉太迟钝了。他用意来逼,用势来逼,本来极轻灵;等我感到不得劲时,便已失去重心,不能走、也不能化了。

  我问王先生,吴鉴泉推手是如何进迫的?他说:“吴先生推手很少逼人的事;不过你用方法去逼他,却随时使你不得劲,也很难受。因此一般人说杨主发动,吴主化劲,其实发即是化,不能化便不能发;不过两人的个性不同,所用方式也就跟着有区别了。”

  一九二九年在北京,从许禹生先生学习推手。他的太极拳是从宋书铭学的,是宋远桥一派;专注意开合,配呼吸。每一个动作,都要分析十三势,尤其以中定为十三势之母,一切动作都得由中定出发。化着意黄百家著《家拳》里面的劝、紧、敢、劲、切五字诀;他说切字最关紧要。就是每个动作都须求得切合应用。所以他的推手最能运用架子中各种作为。可惜他那时主办北京国术馆兼办的北京体育学校,工作太忙不能和我多说手法,介绍了刘恩绶先生专教我推手。

  刘先生也是从宋书铭学过太极拳的。但他的推法,却跟以上诸位先生不同;忽轻忽重,或长或短,每每使我连、随不得,沾、粘不得。有时突然上提,我连脚跟都被提起,突然一撤,我便向前扑空。直到三个月以后,方渐渐有了习惯,不受诱惑了。我从前练过外家拳,有时被逼急了,便用外家拳法出击,他立即停止不推了。他说:推手是一种练习的方式,不是打架,不可有争胜负的心理。若是较量胜负,则是彼此形式不同,决没有站住不动,等待人家攻击的道理。

  我当时听了这番话,很觉惭愧,深觉自己不应该在推手的时候,存着胜负的观念,不按规则去偷袭人家。就技术上说是犯规!就交际上说是不礼貌!就品质上说是不道德!

  一九三四年在长沙和一个同学推手,王润生先生在旁看着,忽然说道:“你们推手怎么全没有开合呢?”他说:“拳谱上不是说了能开合然后能灵活吗?你自己不去找吧了。”我说:“我很久以前就怀疑那两句话不通,什么是能开合然后能呼吸呢?不能呼吸不是死人了吗?”王先生笑道:“恐怕是你自己不通吧?谁都有呼吸,是自然人的呼吸,不是艺人的呼吸;艺术不能配合呼吸,就是不能呼吸,这是最关紧要的。你看书上赞美艺人表演武艺总有面不改色气不发喘的两句话。你们刚才推手推得发喘,就是不注意呼吸的缘故。”我说:“许禹生曾对我说练架子要有开合要配合呼吸,我当时忽略了,不曾追问应如何配合;更不知推手也要有开合,也要配合呼吸。”

  王先生说:“初学入门的时候,不能讲这个动作,因为这动作太复杂了,不易体会,此刻却非从开合呼吸着手下功夫不可了。”他随即就架子中指示了几范例,如、挤为开,履、按为合之类。

  我从此在练架子时找到开合,找了几天,自谓得了,练给王先生看,才做了一个揽雀尾,他便笑着说:“不应练了,开不成开,合不成合。”那时他手中拿着一把折扇,一开一合的摇动着问道:“这开合怎么产生的?”我说:“是由你的手产生的。”他摇头指着扇把子的钮说道:“需要这个东西才能开合。”随又指着房门道:“就和这门需要有这个枢才能开合一样。你没有找到这个枢纽,当然开成不开,合不成合。”我问:“枢纽在哪里?”他说:“这是需要你自己去找的,我说给你听没用。”

  我认为这个枢纽,足足闹了一个多月,把所有关于太极拳理论读得烂熟;结果恍然大悟,认定枢纽在腰。于是又从头找开合,为要合拍,把架子许多衔接的地方变更了;后来觉得每一个动作之中有好几个开合,都要配合呼吸;动作越来越密,时间也越来越加长了。

  这时因为王先生在湖南大学教课,不容会面;直到半年以后,才遇着他,赶忙练给他看。他微笑点头说:“虽不中亦不远矣。你只知道主宰于腰,却忽略了‘命意源头在腰际’的际字,和‘刻刻留心在腰间’的间字。你要知道这两个字是太极拳的命脉所在,他就是太极拳名称的由来;找不到这个,十三势便找不到中定,更从何处体验‘一动无有不动,一静无有不静’的道理?不过这理论颇艰深,不容了解,更不容易直实体验。若对初学的人说出来,不但无益,反招疑谤。所以古人不轻易传给人,不足怕人知道,却是怕人不知道。

  我当时听了这番剀切的指示,感激得几乎哭了出来。

  以上所说的理论和经过,我觉得是民族形式式体育运动中最宝贵的文化遗产,应该把它公开出来。练太极拳的人很多,关于太极拳的著述也不少;专注于理论上,尤其在推手理论上做有系统发掘和研究工作、写出文字供大家参考的还很少。因此写出这篇东西来,供爱好太极拳者研究参考。

作家访谈
精品力作
精彩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