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坛资讯 -> 热点话题 -> 内容阅读

蒋子龙做客“文学名家讲堂”

http://www.frguo.com/ 2013-06-03 

    5月25日上午,毛泽东文学院报告厅内座无虚席,省作协“文学名家讲堂”迎来了当代著名作家蒋子龙先生。他以《文学的精变》为题,剖析当下文学正在悄然发生的变化。
  “来到湖南,我紧张发怯,又带着朝圣的心情,因为这里是文学高地,作家谈文学,真应该来湖南谈。”蒋子龙这样开场。他用天津口音极为幽默地指出在这个追求变化的时代,“人精”多了,不时逗得现场观众鼓掌、发笑。谈到文学现状,他指出,在“精变时代”,文学要穿过世俗,达到灵魂,作家在精神上不能放弃“行走”。
  
  谈诺奖
  一个国家的文学,不能靠奖来提升
  
  讲座之前,接受长沙媒体采访被问及诺贝尔文学奖一事时,蒋子龙表示,文学不能靠“奖”来支撑,“如果诺贝尔文学奖给了韩少功或是贾平凹,中国元素或许会更强。我看了诺奖授奖词全文的翻译,发现他们用了很辛辣的话来评价中国的60年,如果给了韩少功,或是贾平凹,骂的元素会少些,中国元素会更强。”
  他说:“必须注意到,中国文学出现世俗、恶俗和低俗等‘向下’的现象,所以此奖的获得并不能成为一场‘狂欢’,一个国家的文学不能靠一个奖来提升。”
  
  谈文学现状
  传统文学还能给人以力量
  
  对“精变”的解释,蒋子龙表示,这个时代追求变化,在精神上,掌握话语权的是“精英”,在物质上,生活离不开“香精”、“瘦肉精”和“人工受精”等各种“精”。蒋子龙认为,“精变”并非都是贬义。他说,在这个追求“精”的社会,出现了“人精”,从渴望成“精”,到“人精”多了,“妖精”多了,当“人精”特别多时,傻子成了紧缺资源。他说自看到一篇报道,赵薇谈及她拍戏的动力,“为了变态的观众,必须煎熬自己。”同样,在李玉刚身上,男孩唱女声,“他身上有妖气,没有妖气,不该当演员,应该去卖白菜,上台不管演出任何角色,都能吸引眼球,这就是‘妖气’,并无贬义。所以‘精变’也并不全是贬义。”
  “但是,如果一个民族的文化老是向下的,娱乐节目世俗、恶俗、低俗,如何来救?这就给文学留出了巨大空间。文学给民族精神提供了一个支撑,这样的文学作品肯定是好作品。”对于目前文学发展的状态,蒋子龙称,当今文学有三大支:网络文学是当今人数最多的一支队伍,但是近年来网络文学泥沙俱下,有一种势不可挡的声势,对它们来说,流行即生命;另一支,影视文学,不顾经典,为了讨好观众,自己变成“人精”;而第三支传统文学,还能给人以希望和力量,“精变”程度轻,“人精”少。
  “传统文学应该是属于灵魂的写作。不过,中国作家在思想和想象力上很缺乏,所以尚无深刻的自由。文学只能穿过世俗才达到灵魂。现代文学缺少的,是以一个人的灵魂史概括一个民族的灵魂史的作品。中国小说要繁荣,缺乏灵魂的力量。”
  
  谈应对变化
  不求“精”,要求“傻”
  
  至于作家在现实社会应该如何做,蒋子龙建议,和下围棋类似,“极品妙手,就是要看破妙手的诱惑,下出平凡一子。”
  他说:“在世界现实中认识自己。如今文学创作有一股潮流,即向生活走,向现实走。中国作家太在乎家,真正的作家没有家,精神上永远在‘行走’。”他同时认为,在同质时代,作为作家,经历就是财富,差异就是优势,深刻就是不凡。“相同使人愚蠢,如何擦拭自己的感官?要经常‘洗心’、‘洗脑’,因为诱惑太多,信息太多,要让脑子保持纯洁,作家处于写作状态时,要改变自己的心灵,要变得和小孩子一样。总而言之,就是要在‘精变’时代,不求精变,求‘傻变’。”
  
  蒋子龙先生简介
  
  蒋子龙,1941年生于沧州。1960年应征入伍,成为海军制图员。1965年复员回到天津重型机器厂,历任厂长秘书、生产工段长、车间主任。曾任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天津作家协会主席。1960年发表处女作《西瓜熟了》,1965年发表小说《新站长》。以后搁笔10年,到1976年,以短篇小说《机电局长的一天》引起强烈社会反响。1979年以《乔厂长上任记》再次轰动社会,并获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第一名;次年又以《一个工厂的秘书日记》再获此奖。蒋子龙一发而不可收,文学的责任承载着现实的严峻,追求沉凝、厚重,有时也难免锋芒直露,1982年又以《拜年》,第三次获得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第一名。同时,以1980年的《开拓者》、1981年的《赤橙黄绿青蓝紫》、1984年的《燕赵悲歌》,共获得三届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1986年出版了第一部长篇小说《蛇神》。1989年出版长篇小说《子午流注》和以《收审记》为代表的《饥饿综合症系列小说》。创作基调以沉静为主要特点,沉静中有反思和热望,更重视文学的现实品格。
  1996年出版了八卷本的《蒋子龙文集》。此后,蒋子龙的写作转向散文、随笔,风格轻松自然,辛辣幽默,知识丰富。
  2000年初,发表了45万字的长篇小说《人气》,被批评家称为:“遥接了他在八十年代的豪气,终究是小说强手,是善于通过复杂的政治关系和经济关系把握生活的作家,传导和表现了蒸腾在大都市中的那股丰沛而复杂的人气。”
  2001年又出版了长篇小说《空洞》、2008年出版长篇小说《农民帝国》。
  至此,蒋子龙已经出版小说集和散文集90余种。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