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阅读 -> 内容阅读

又见山茶开

http://www.frguo.com/ 2013-06-03 

 

 

 

 

 

 

 

 

 

 

 

 

 

 

 

 

 

 

 

 

 

 

 

 

 

 

 

 

 

 

 

 

 

 

 

 

 

 

 

 

 

 

 

 

 

 

 

 

 

 

 

 

 

 

 

 

 

 

 

 

 

 

 

 

 

 

 

 

 

 

 

 

 

 

  比甜蜜的相会更动心。(

 

  因而有时那离别的时刻,

 

  更能激起悒郁的情思。

 

  它在我们心中,

 

  比初开的繁花更可爱。

 

  田野上残存的花朵,

 

  东台层峦叠翠,涟水奔腾不息,鲜花吐韵馨香袭人,镇湘楼宇水天一色。你像是去赶赴一场约会,每天下班后便去公园散步。樟树,梧桐,雪杉,榔榆,苟骨,紫薇,广玉兰……一拨拨绿浪沁人心脾。最不起眼的是那一株株山茶,白的,红的,粉的,全开了,开得素淡而雅香。恍惚间,有一位绿衣少女蹲在涟水河畔,捧着花瓣,醉心而嗅。你便想起了求学期间读过的一首诗:

 

  二十多年过去了,你从南方归来回到湘乡,每天穿梭于大街小巷,心里一直在琢磨她的亮丽倩影是否一如当初?你漫步曾国藩诗文岛(碧洲公园),观涟水两岸高楼林立,直冲云霄,喜城区内外,绿树成荫,心情久久无法平静。最喜那诗文小岛,如今演绎成了浓厚文化氛围的休闲天堂。小孩子扯着风筝在新太阳广场奔跑,情侣们追赶紫色的蝴蝶捕捉浪漫,三五老人围坐凉亭下棋娱乐玩牌消遣——还是那座亭子,还是那条河流,可伊人你在何方?这些年,过得好不好?是否还记得刻在留言本上的至纯至真:与其脸色羞愧地说声“THANKYOU”,不如抬起头来多看几眼,或在内心道几重祝福与安慰。

 

  校园之夜月色如水,无名虫鸟呢喃欢歌,一树树白色的山茶花,不俏丽却自娇艳,素淡天香沁润心田。你们站在教学楼顶指点璀璨星汉,围绕填报志愿争得面红耳赤……放榜后,你的天空是灰暗的。她在象牙塔般的高校写信劝导你,并引用了汪国真的诗,说“是不起眼的小草,最先报道春之信息,而不是艳丽的鲜花,迎来春之女神”;信封里还附了一张她的玉照——她坐在干净整洁的宿舍安静地读书,粉红色的枕边摆放着胖胖的玩具大熊猫。你摇头苦笑,跌跌撞撞流浪南方。

 

  晚上读那本杂志,里面竟夹了五张崭新的一元钞票!你问是不是她的,她看着你,笑而不答。

 

  她挑了一本《散文》送给你,说,大才子,将来出了书,记得捎一本给偏爱散文的我哟。

 

  不要多想,你肯定行的。你鼓励她。她青春活泼的剪影,在橘黄灯光的包裹下,轮廓分明。

 

  我理化差,肯定考不起大学的,打算明年再考。她的声音很细,但说得有力。

 

  她翻弄手中的杂志,不时多看你几眼,目光如惊飞的山雀倏尔闪躲。

 

  从公园出来,你们不知不觉踱到了这条小巷。你想起了戴望舒的那首名诗,但是丝毫没有惆怅之感,反而多了一份暖暖的萌动。天色尚早,你们走进一家叫“小溪”的书屋。满室书报,引你爱不释手,摸摸口袋,却囊中羞涩。你一个月生活费仅仅十元,时常还得忍饥挨饿,自然没多少余额来“奢侈”文学。

 

  她喜欢席幕蓉的散文,“山茶花又开了,那样洁白而美丽的花朵,开了满树。每次我都不能无视地走过一颗开花的树。那样洁白温润的花朵,从青绿的小芽儿开始,到越来越饱满,到慢慢地绽放,从半圆,到将满,到满圆。花开的时候,你如果肯仔细地去端详,你就能明白它所说的每一句话。就因为每一朵花只能开一次,所以,它就极为小心地决不错一步,满树的花,就没有一朵开错了的。它们是那样慎重和认真地迎接着唯一的一次春天。所以,我每次走过一颗开花的树,都不得不惊讶与屏息于生命的美丽”,这段经典,她朗诵得如醉如痴,感染着你们稚嫩的心。

 

  你发现她如山茶蓓蕾初绽,有一种别致的甜美。

 

  你说汪国真的诗,不仅包含了年轻人的生活态度,更重要的是蕴藏了一种超然、豁达、淡泊的人生哲学。她双眸如涟水波光潋滟,赏着你的脸,默默倾听。

 

  就勇敢地吐露真诚……

 

  既然钟情于玫瑰

 

  我不去想能否赢得爱情

 

  便只顾风雨兼程

 

  既然选择了远方

 

  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

 

  忆当年,碧洲公园绿树修竹,临水飞翘一方凉亭。你们几个崇尚文学的知己趁周日在此讨论交流。那时,你们谈得最多的是汪国真的诗,你还即兴背了一首《热爱生命》:

 

  高中毕业后各奔东西,你们互守着那份美好的情愫,有了各自的归宿,但思念如那断了线的风筝,飘啊飘啊,飘过那片青青的竹林,那角小巧的亭榭,搁在记忆深处,任年华逝去,依然翠绿如昨。

 

  你就挠她痒痒。她不待你近身,早已笑得弯腰下去。

 

  她马上讥笑,哟哟哟,还荡人心魄,是不是被美女俘虏了?

 

  你也笑,说有位女生唱《在水一方》,声情并茂,有一种荡人心魄的美。

 

  她抿嘴巧笑,说刚才男生表演的霹雳舞很新潮,地面的灰尘都被扫得一干二净。

 

  似乎是踏着戴望舒诗中的那条悠长小巷,你们在参加全市文学社团联谊活动返校途中,春雨诗意盎然,她手中的花折伞为你开放。你们并肩前行,雨珠儿嘀嗒歌唱。

 

     你翻阅二十多年前写的日记,思绪飘到了难已忘怀的青葱岁月。你从山茶遍地的小山村进城求学,你裤脚上还紧巴着芳香的泥土。春天是绿色的,她是你春天里的绿衣女郎。你们携手春游,郊外追逐,激情飞扬。

 

     三月,你真的不懂小草的心事。青草地,绿衣女郎,仰望碧绿的天空。……

 

    和煦的春风催产婆似的吹拂大地,娇俏的乳燕从枊梢飞过,油菜花在微笑点头,涟水河两岸满眼嫩绿的小草。当小草被寒冬凌压时,她从未放弃坚定的信念——哪怕闻一闻初春的暗香也足够了。在春天的产床上,翠波摇曳,一袭淡绿色衣裳的少女捂着一本关于青春的书籍。

 

  ——泰戈尔

 

  我们醒了,却知道我们原是相亲相爱的。

 

  有一次,我们梦见大家都是不相识的。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