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阅读 -> 内容阅读

湘之南•物哀笔记

http://www.frguo.com/ 2013-06-03 

湘南的冬天很少见雪,偶尔下薄薄的一层,也只消一两天便化了。西伯利亚的寒流经过长途跋涉,到这里已是强弩之末,但是遇上了北上的南太平洋暖湿气流,两股气流一交合,便带来了没完没了的冻雨。雨不大,是绵绵细雨,但是却异常的寒冷。野外的一片萧条在绵绵冻雨的笼罩下,给人带来了无限惆怅。

这里孤单、枯燥的生活使我很容易思念起L来。

我在网上向L描述了这里的景象以及我的惆怅。她表示同情,同时还揶揄了我,她说我具有诗人的气质,在这种环境下应该会爆发出更多的灵感,写出更加凄美的句子来。我笑了笑,有诗人的气质,但不一定代表能写出像样的诗来。我说,这里有枯藤、老树、昏鸦,还有小桥、流水、人家,但是不见夕阳,惟有断肠人望断天涯。

L生活在更加南边的一个海滨城市,那里四季如春,即便在冬季只需穿一件单衣便可逛街。两个月前,我趁着假期去看望了她。她带着我去看了海。我生平第一次看到了海,我感觉海是那么蓝,那么大,大得一望无边,超乎了我的想象。

海边的沙滩上耸立着一块巨石,上面题着“天涯海角”四个字。L拉着我一起在旁边留下了合影。我知道这并不是苏东坡题字的那块巨石,那块石头在海南,但这里不是海南。对我来说,这是我有生以来到过的最南边的地方,我觉得这就是天边,是海角,而且更重要的是,我和L一起携手走到了天涯海角,这不只是地图上的一个标志,更是生命中的一个标志。

L喜欢涂指甲油,但是我觉得涂在她手上并不做作,反而增添了一种另类的美。我的思想虽然很传统,但是我不排斥化妆的女人,反而觉得化了妆后的女人会更加妩媚、动人,只要不化得太做作了就行。她在视频中向我展示了她新涂的指甲,这次是淡蓝色的油,平静中透露出淡淡的优雅。她的手指很修长,皮肤很白皙,嘴巴小巧的像颗樱桃,就如同《孔雀东南飞》中描述的那样:指若削葱根,口如含珠丹。她做出猫扑的姿势说:“你要小心点哦,不然我就把你吃了。”这扮相逗得我开心的笑了。上次我去看望她的时候她涂的是粉红色的油,看上去感觉温馨而甜蜜。L也跟我说过,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她感觉是很温馨、甜蜜的,虽然我这个人不怎么爱说话,却很平和、温馨。

曾经有段时间我对花间词很着迷,觉得温庭筠的“小山重叠金明灭”写的太美了,但美在哪里,我说不出来,因为我一直没找到与这种意象相符合的情境。但是在L身上,我终于找到了这种感觉。她喜欢化淡淡的妆,微卷的头发轻拂过她的脸颊,像极了词中“鬓云欲度香腮雪”所描述的那种意象。

L在一家广告公司上班,过着朝八晚九的生活,有时还会加班到十点甚至十一点以后。时间长度是我不能想象的,不像我,每天只有两至三节课,上完课了,其余的时间都归自己支配。但是L从来不向我抱怨工作的艰辛,反而觉得这样的工作是充实、快乐的。她是个懂得享受生活的人,工作之余还学会了插花。她把不同种类的花插在花瓶中,摆出各种各样的造型,然后拍下照片传给我欣赏。我经常在欣赏之余发出由衷的赞叹——要拥有怎样的心灵才能摆出这样漂亮的花来啊?!虽然我也喜欢花,但仅仅停留在欣赏的层面,如要我真正动起手来,我绝对是个一无所知的小白。

我是个不爱说话的人,喜欢静默思考,然后把想法用文字表达出来。周围的人都觉得我很闷,不大喜欢跟我交往。但是L不这么觉得,她是个很开朗活泼的人,时常逗我开心,不论是在网络上还是在现实生活中都常常拿我来调侃、揶揄,尤其喜欢拌猫。我亦在她的玩笑中获得了很多乐趣。

最近一段时间,L开始向我抱怨公司里的事来,她说她的上司现在经常无缘无故的找些事对她说道批评,还故意增加她的工作量,她感到很委屈、愤懑。我不知道该怎样安慰她,这也许是女人之间的嫉妒、打压,我沉默了一会对她说:要是你感觉不开心了,你就过来感受下大自然吧,我带你去看看小桥、流水、人家,还有枯藤、老树、昏鸦。她想了一下说:这个想法很好,但是要考虑一段时间。

我在乡下上班,这里落后封闭,与她生活的城市的繁华有天壤之别,我说的建议只是想安慰她一下,让她的心情能好一点,并不奢望她能来看我,况且从她住的地方到我这里要跨越一个省的距离,坐车、转车要差不多一天的时间。

圣诞节前夕的前夕,L突然对我说:“我考虑好了,我已经受够了,呆在这里也越来越闷,我要出去给自己放松一下。我已经炒了老板的鱿鱼,明天我就要去你那里感受大自然,去看看小桥、流水、人家,还要去调查一下你这个断肠人的生活状况,嘻嘻。”

真的吗?我差点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喜冲昏了头脑。再三确认之后,我嘱咐她要多带几件衣服过来并且路上要小心。她回复说:你放心吧!

第二天傍晚,灰暗的天空中还飘着淅淅细雨。在焦急的等侯过N辆客车之后,我终于见到了那个魂牵梦绕的身影。

L一下车就下意识把披在身上的外套用力一裹,说:“完了,我以为之比我们那里冷一点,没想到这么冷,我只带了一件衣服,怎么办啊?”

我走上前去脱下外套,把伊人疲惫的娇躯紧紧裹在怀里,久久不愿松开。

次早醒来,天气出奇的好,不但没下雨了,阴暗的云层中还透出几屡阳光,让空气都变得温和起来。我觉得是伊人的真挚打动了上苍,赐予了我们美好的天气。睡饱后的L精神抖擞的说:“走!带我感受大自然去。”

我问她吃什么,她说:“随便,我们边走边吃吧。”

我在早餐店买了两瓶牛奶,还有一大袋包子。

她用奇怪的眼神望着我:“这么多包子我们吃得完吗?”

“我还要去看望一个朋友。”我说。

“哦——?”

“等到了你就知道了”

离我住地一里远的地方有一条河流,叫乐水河。它发源于国家4A级景区莽山国家森林公园,然后在佛山注入珠江,最后在L的城市汇入大海。认识L后,我常在岸边驻足,期望它能将我的思念带给L。

我领着L沿着河岸往上游行走,在一处造纸厂看到了不和谐的景象。一股褐色的废水从纸厂的排污管道流出,把周围的土壤植被染成暗红之后注入河流,入河口还飘着几条死鱼。“这是招商引资的结果。”我对L说。“唉,”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人类为了自己的发展,总是无休止的破坏大自然,但是最后被惩罚的却是自己。”我点头表示同意,并加快了步伐,尽早远离这不和谐的地方。

莫约5分钟后,我们来到一座木桥上,旁边的杨树早已落光了树叶,突兀地矗立在河岸上。一只黑鸦看到我们到来后,哇的一声窜向空中,飞到别处去觅食了。这里就是我向L描述的最接近诗意的地方。

“真的好凄凉呵!”L由衷的轻叹了一声。

时至冬至,河面上雾气蒸腾,仿佛人间仙境一般。L走上桥从雾气中穿过,就宛如仙子从仙境里款款走来。这景象让我如痴如醉,我赶紧用相机拍下这一难得仙景。

L对此亦很陶醉。

不远处的河滩上趴着一条狗,体表的毛已差不多褪尽,露出了红褐色的皮肤,两排干瘪的**无力耷垂着,表明它的生命已至暮年。它很努力的啃着嘴边的骨头,但终究没有啃烂,只得无奈放下,伸出舌头“扑哧”喘气,这说明它连啃骨头的力气都没有了,生命即将截止。

L说:我觉得这里的小桥、流水、人家,还有枯藤、老树、昏鸦确实很美,有一种凄美的感觉,但是这条丑陋的狗却大煞风景,它怎么这么丑呢?连毛都没有了,十足的一个丑八怪。

我说:它叫小花,就是我说的朋友,它快死了。人死的时候不也是这般模样么,头发基本掉光,皮肤也暗淡无光。这样的狗在农村很常见,几乎家家都会养一条,但是,我继续说:小花却不是一般的狗,它会做很多事,它赶过小偷,还帮主人送过救命食物,有一次主人困在山洞里两天两夜,全靠它一只狗钻进钻出送食物送水,主人才没有被饿死。它生下小狗的那一年,它的小主人抱着它的孩子在岸边玩耍,不小心掉进河里了,它奋不顾身跳进河里,咬住衣服把小主人拖到岸边,但是它的孩子却随水飘走了,当时它沿着河岸向下游奔出老远老远,也终究没能找到它的孩子。它的主人逢人就夸它,说它是条好狗,又是位舍己救人的英雄母亲,以后要给它找块风水宝地,还要给它立块碑。每当它听到这话的时候,它就会跑开,一直跑到岸边,久久注视着这条河流。。。

听完我说的话后L许久没说话。

我把剩下的包子送到小花的嘴边。它叼起包子,努力的把包子啃咽进肚子里。本来饥饿的它却用了好一会才把包子吃完。吃完后它向我投来感激的目光。过了一会,它站起身来,发出一声低沉的悲鸣,然后颤颤巍巍的走向河中央。。。

我没有阻止它的离去,而是望着它像一块枯草皮在河中翻腾,越飘越远,最后消失在河流的尽头。

万物皆有因果,皆有轮回。狗也如此。城市里的狗,终生被宠爱,吃着高级的狗粮,穿着高级的狗衣,有时还会瞧不起乡下来的人,过着人模狗样的生活。而农村的狗,注定一辈子为主人看家护院,吃的是乡下的粗粮,长得土里吧唧。它们终生都不离开生长的村庄,如果有幸能进城里,那也只能成为城里人餐桌上的美餐。

小花虽然走了,但是它留在我灵魂深处的记忆里。它的后代到现在已经传到第三代了,我准备在里面挑一只好好养大,作为对它的纪念。

佛曰: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

我和L相识于网络,这也许是前世注定的缘分。她虽然生活在城市里,但是没有瞧不起我这个在基层上班的乡下人,而且还给我带来了许多乐趣,这是我值得荣耀的事情。我痴恋于她的气质,这可能与她一直生活在城市有关吧,但是我不清楚她到底喜欢我哪一点,有一次我问她:“你怎么会看上我呢?我这人没什么闪光点,而且还在乡下上班。”她说:“没有优点就是你最大的优点,乡下人看上去更加踏实,更有安全感。”我当时笑了笑,没有继续问下去。

我一直都觉得这是场梦,希望它永远不要醒来。

好天气只持续了一天,就像美好的事物只停留一瞬。L终究没能耐住这里的寒冷,只待了几天就返回南方了。

回去之后L在网上对我说,我真是个善良的人,等明年温暖的时候她再来看我。

我说我很期待,等春暖花开的时候,我会带她去看一大片连着一大片金黄的油菜花,同时我还向她提出了养条狗的想法。

但是她说她不喜欢狗,只喜欢猫。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