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作家访谈 -> 内容阅读

一个人的爱情:夏可可

http://www.frguo.com/ 2006-06-20 湖南作协

作家网:朋友们大家晚上好!很高兴,我们的第二期作家访谈终于与大家见面了,本期的主题是《一个人的爱情》。我研究了半天也琢磨了半宿,辗转反侧,辗转反侧地折腾来折腾去好几宿睡不着觉,这个题目好难。一个人能玩爱情吗?一个人能玩得起爱情吗?好,让我们带这个问题,一起走进《一个人的爱情》,一起来认识《一个人的爱情》的始作俑者,著名作家夏可可女士。可可,你好!

夏可可:大家晚上好。一个人的爱情,其实仅仅是一个女人8年多的爱情历程。爱情是两个人的,但是一个人已经谢幕,另一个人还在舞台上面,不知道还有剧终,所以她一个人继续跳着舞。一个人独舞。

作家网:可可,读过一些你的文字,给我印象颇深的是你的长篇小说《飘来飘去》,小说中“眉儿”的际遇一直感染着我,爱屋及乌,对你的文字有了感觉,转而读了一点你的《一个人的爱情》,时间关系读得断断续续,两篇比较,发现你的小说很少有关于心境的大段大段的抒情性描写,而是很直白的以“我心”为“文心”,在不经意之间感染着带动着读者的情绪,这是你有意追求的风格还是你本身就不善于情境和心境的抒情?

夏可可:这是我很自然的流露,在写作时我是把作品的"我"等同我自己,去身临其境地描写。

作家网:我代表我个人佩服可可,不管是什么事情,她都是个认真的人。认真的人都是值得尊敬的。要是这么说,那《一个人的爱情》里的“影影”会不会真是现实中你自己的“影影”呢?或者会不会多少有点你的影子呢?

夏可可:我喜欢写小说用第一称写,会带着自己的情绪,自己的一些记忆去写。这个我觉得你可以想象是或者不是,那是你的自由。因为文字一旦发表出来或者出版出来,就是作品了,它不再是我的私有品,它是属于所有喜欢阅读它的人。

作家网:写作有普遍性的一面,但归根结底,是作者拿一面镜子,让社会看到自己。所以作家总喜欢把自己的某一方面融入自己的作品中。我觉得可可的写作很私人化。

夏可可:我的文字是很私人化的。象以前说陈染的小说是私小说,我觉得那是伪私小说,而我的小说,是真真正正的私小说。

作家网:呵呵,我把这种对别人作品进行想像的行为,称为“偷窥”。偷窥作者的内心世界。任何一部作品,无论它属于公众,还是未发表,它总是代表了作者看待某种现象的自己的角度:)所以读别人的小说,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因为写作本来就不严肃。能不能用几句话来概括一下你的新作品《一个人的爱情》?我想知道,一个人的爱情到底是怎么玩的?现实中你如何看待、如何对待爱情?

夏可可:我从来对什么事情都喜欢认真,对待爱情,我也是,对待写作也是,这样认真地活着很辛苦。不过,我不后悔,因为我作什么都是不会觉得愧对自己。一个人的爱情,其实是一个女人非常认真地对待她的爱情,如果不是这样,她不会遭遇那么多的情感的波折,也不会为了爱情三番四次地去走上绝路。

作家网:可可,我读你的小说总是有着压抑感的,你的文字犹如一把把小刀直逼人性的真实,有时候看得让人心疼。请问为什么你的文字会是如此的伤感,你的内心世界本来就有着抑郁吗?就此也请你谈谈你的创作历程好吗?

夏可可:我的内心其实和小孩子一样,是充满天真和幻想的世界。 写这个小说是自己觉得非倾吐不可。那时写作这个小说时,以为自己有一天会死去,不写下来就会觉得没有几乎机会了。所以,那时边写边打吊针。写得很辛苦。

作家网:呵呵,可可的作品大多以爱情为主要的表现题材,而我就很少写出过爱情小说。这或者可以说可可的内心非常敏感,或者脆弱?因为具备这两种性格的女人对待生活总是很认真。

夏可可:写这个小说是自己觉得非倾吐不可。那时写作这个小说时,以为自己有一天会死去,不写下来就会觉得没有几乎机会了。所以,那时边写边打吊针。写得很辛苦。 现实中,我自己就是一个对爱情执着的人,我一直相信爱情。尽管会有疑惑,可是我还是一直坚信,我觉得爱情就是一种信仰,一种类似于宗教的东西,是让我觉得非常美好非常美好的。在我写一个人的爱情的序言里,我这样写道:

                     我的爱情宣言 
  我写下很多很多很多字。
  我知道哪些字是我心里流出的血。哪些字是我滴下的泪水。哪些字是我开怀的笑声。哪些字是苦难。哪些字是甜蜜。
  我更知道哪些字是真。哪些字是杜撰。
  我写完这个故事的时候,仿佛全身出了一身大汗那般痛快淋漓。
  它们怎么就有了几十多万字?
  它们又是怎样流自于我的心灵?
  它们组成了怎样的恩恩怨怨的世界?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边写边哭,边哭边写,持续了几个月,我边咳嗽边写,边打吊针边写,差不多两个多月。
  黑夜和白天是怎样替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写啊写,不停止地写——写作使我疯狂而又清醒,使我暂时找到一种诠释生活意义的途径。
  写作,是一种自我折磨,更是一种自我剥削的残忍的工作。
  它让我失去了生活中几乎所有的兴趣。甚至于食物的香味。甚至于旅游的乐趣。甚至于做爱
  我以为,一个女人,幸福的时候是想不到写字的。
  她的空间被幸福填得满满的,她哪里有时间去写什么字?
  她欢笑都来不及,她要跳舞,她要唱歌,她要交际。
  整个世界仿佛都是属于她的,她快乐得象只小鸟。
  美丽的鲜花盛放在她的四周,天上的月亮也围着她打转转。
  她就是天使,她就是皇后。
  这样的女人是我梦寐以求却无法企及的女人,这样的女人是女人之中的尤物,是让我永远羡慕憧憬的女人。
我以为,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女人没有什么过不了的沟沟坎坎,没有什么困难可以将我们击倒。
  女人之中很多人只有感情一旦受伤,便如一个盲人,双目失明般痛不欲生。
  女人们最容忍不了的是欺骗,最憎恶的是虚假,情感可以将女人们貌似坚强的内心顷刻间击碎,将她们脆弱的一面暴露无遗。
  一个女人,只有痛苦的时候才会写字。
  没有办法排遣心中的苦闷、彷徨、心伤及痛苦,也没有办法去惩罚负心的人,没有办法报仇,没有办法将泪水从眼睛深处移走。
  只有写字,不停地写,这是唯一解决苦痛的方式。
  诉说,倾吐,让女人们心中不能告之于人的秘密变成文字,让它们说话,让它们记录女人们的历史,让它们和她们自己成为极亲密的朋友。
  痛苦成就的我,是文字的里我,不是生活中的我。
  生活中的我,和很多女人一样,永远是痛苦的,寂寞的,悲伤的。
  不被怜爱的女人,是我笔下的主人公,是我怜爱的角色,可我无能为力,我只能让她在小说的痛苦中永生,因为悲剧的力量是巨大的。
  当我痛苦的时候,我就写字,让它们默默地陪我度过。
  我只想说,爱情,永远是美好的,值得我们追寻的,无论痛苦也罢,欢乐也罢,爱情至少带给我们生活的激情。
  没有激情的生活是僵尸般的生活,是一潭死水的生活,是我憎恶可怜的生活。
  爱情,可以使一无所有的你因为拥有爱情而富有;爱情,也可以使富可敌国的你因为失去爱情而贫穷。
  爱情可以使你幸福,让你象飘在云之上一般心情快活;爱情也可以使你痛苦,让你饱受情感的煎熬,让你象活在地狱般痛苦难受。
  但我们无论品尝什么样的爱情滋味,都是心甘情愿的,甘苦自担的,用不着别人担忧。
  爱情,是五彩斑斓的,是最叫人牵肠挂肚的,是最让人魂牵梦萦的,是最令人永生难忘的。
  我歌唱爱情。
  我诅咒爱情。
  我喜欢爱情。
  我憎恶爱情。
  我离不开爱情。
  我写不完爱情。
  我与爱情朝夕相处。
                            2003年7月26日星期六,晴。

作家网 :看过你的可可日记和狗娘养的,东莞没有爱情。从一个旁观者的眼光看去,在众多女写手之中(请允许我不用作家这样的称呼),你一直是个比较活跃且引人争议的女子,能否在这儿回答几个问题:1、你一直宣称是用灵魂写作,这是面很大的旗帜,在你的理解中,灵魂意味着什么?可不可以理解为,你所说的灵魂就是袒露自己的本意而不虚饰自己?你的日记全部是为自己而写,还是为读者的眼球而写呢?2、据我所知,《狗娘养的,东莞没有爱情》在新浪置顶引发了许多读者的批评,他们认为这样的作品是个人宣泄的产物,你是如何看待这篇作品的呢?3、可可的天空正在招签约写手,我想这与铁马冰河有关,砸鸡蛋的游戏使天空下流失了一些写手。铁打的社团流水的兵,一个写手的本分,只需写自己喜欢的字,不必介入一些莫名其妙的争端,这是我从天空退出的原因。大概有这样想法的人还有很多,你认为写手与社团之间应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这种签约的形式能保持社团的人气吗?4、我在天空下看见了许多你的照片,说实话,我喜欢那张穿白色裙子的你,你自己呢,如果仅仅就照片本身而言,你对搜狐公告栏里采用的那张照片满意吗?5、我看过天空下发表的许多作品,发现绝大多数都是些情感类的文章,这并不是说它们不好,但作为一个社团,为什么不拓展一下自己的空间呢?谢谢回答我这些问题!最后请允许我以写手的立场说:无论如何,我都能欣赏到你的勇气,希望你开心!

夏可可:1、我的日记是为自己而写,因为那是我日光的留影。我这样写,只是希望自己离开这个人世的时候,会有人这样说,夏可可就是这样真实地活着。我从来没有为吸引眼球写任何字。2、我觉得对这个小说有批评的声音并不是什么坏事情,任何文字,有喜欢它的人,也有不喜欢它的人。我不可能强求别人去喜欢它。还有,有些人很真诚,有些人习惯了虚伪,那么真实的东西对于他就是炸药了。3、社团在树下是没有任何经费的。其实,任何地方,都会有自己喜欢的人聚集,道相同才会与谋,道不同不相与谋,这是恒古不变的道理。写手热爱自己选择的社团,就会不顾任何毁谤或者打击。写手有选择社团的自由。4、我非常喜欢搜狐里的这张照片,因为这就是我。那种你喜欢的,我也很喜欢。5、我觉得每个人需要了解自己,写作也是,不要为了什么使命去写,也不要为了什么题材去写,那样毫无意义。要知道自己喜欢写什么?什么样的文字是自己可以表达好的?这样,才会写出真情实感的文字,感动自己的同时也感动别人。感谢你“无论如何,我都能欣赏到你的勇气,希望你开心!”我也祝福你开开心心!

作家网:提到《可可日记》,我提些与可可日记有关的问题。可可,在这几天的“可可日记”里,我看到了一些你的无奈,甚至有着一些不满情绪?关于作家本身以及外界对作家群体的关爱和关注程度的一些无奈,你能在此和我们再次交流一下你有着怎样悲戚与孤独呢?

夏可可:我把我憎经写过的一篇文字复制在这里。也许你们可以看到一些作为作家的无奈。 东莞,你让我感到如此寒冷。
  今天,在东莞,仅仅只有三个中国作家协会的会员,我是其中之一。可是,我很寒心的是:去年当我举行作品研讨会时,市里没有一个所谓的领导支持我。有一个人说:夏可可,你不是东莞人,我们没有理由来主办你的作品研讨会。你写作不是我们政府组织你写的,是你自己要写的,与我们无关,我们不支持,不参加。那话很寒冷,比冰天雪地的千年的冰更刺骨,更坚硬。当时,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寒心。是,我是自己喜欢写,可我如今的户口是东莞籍,我在东莞这个城市呆了整整10年,我在这里出版了好几本书,我的容颜在这里渐渐老去。他们天天冠冕堂皇地在大会小会说“打造文化新城”,可是对于一个由两省作家协会举办的作品研讨会,他们是很冷漠地对待的。他们很豪气地说,我们花了好几亿建好了什么文化广场,我们花了多少钱引进了很多的文化精英,我们------可是,有多少高高在上的所谓“领导”真正关心那些写作的人呢?政府有奖励那些寂寞的写作者们吗?我们创造的文化难道就不是文化了吗?难道我们是可以被忽视、被视而不见的一群吗?我们就不是这个城市里的文化群体之中的一部分吗?我在这里生活,我在这里写作,我在这里度过我的长长短短的日子。有报社的朋友几次忧心忡忡地对我说:可可,你要学会妥协,学会处理好关系。天,我为了什么去妥协呢?我为了什么去处理好关系呢?难道仅仅是为了让政府奖励我去发现我而要妥协吗?难道我妥协了就会得到他们的承认了吗?他们不承认我,我就没有价值了吗?难道我学会处理好那些所谓的关系,我就不会感到寒冷了吗?那样的承认,那样的可怜的可耻的温暖,我宁愿不要。我天生的,就是独自行走在天地之间的女人。
  我不会妥协,尽管我依然感到无边无际的寒冷。我默默地写作,我想写是我一个人的事,可是对于任何一个个体,他都会希望得到来自社会的、人群的、这个权利机构的认可和支持,如果我是从东莞土生土长的一个女人,他们会这样漠视她的存在吗?
  我们来到这个社会,无非是寻求一点点温暖,一点点来自人群的很温馨的声音,来证明我们活着的价值。尽管我刚刚写作的时候,我的老师告戒我不要为了获什么奖而写东西,不要浮躁。一直以来,我都是以老师的教导为自己写作的原则,我仅仅是为了要表达要倾诉才写,如果没有让自己感动,我是坚决不写。
  可是,我发现,我们生活的空间是那么现实的社会。前几天,我为了一个小生意,去一家银行提供他们需要的关于真钱的礼品样品,他们在报上看到我的文章,那文章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很自豪我终于被批准并加入了中国作家协会”,他们问我,你送了多少钱加入啊?他们订我提供的礼品是为了在年尾送礼,他们把他们的办事风格理解成了几乎所有的人所有的事都需要用“钱”来铺就道路,他们根本不懂得加入中国作协是不需要送一分钱的,仅仅需要的是你写出好作品来,你出版的书就是你最好的门票。
  在这样一个城市,这样一个处处以钱来衡量人的价值的城市里,我真的感到很寒冷,彻骨地冰心。而我天生是害怕寒冷的。寒冷让我的心很疼,寒冷让我常常怀疑自己存在的价值。也许,寒冷可以磨砺我们抵御寒冷的意志吧,所以,当我面对寒冷已经麻木的时候,我得感谢寒冷,如果不是寒冷,我如何坚定自己的意志的呢?我不否认,东莞日渐变得漂亮,可是再怎样拥有外在的漂亮,如果里面并没有脱胎换骨,骨子里面保留的是与“漂亮”背道而驰的东西,那是让人感到很寒心的。漂亮,就要里里外外一致的漂亮,才是真正的美丽。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东莞真正做到如口号里所说的“只有文化才是城市的魅力,才是------”,而不是让我这种在这个城市里居住了10年的人,却从来没有什么归属感、温暖感。有的,仅仅是寒冷的感觉。
                              2003年12月1日
  这是我的《飘来飘去》全国发行后,在2002年6月举办我的作品研讨会我所遭遇的冷漠。其实这只是冰山一角。

作家网:可可,应该说一直以来你都是个有着争议的作家,比如你的作品被别人剽窃了转到别的网站去发表,反过来有很多读者说你剽窃了别人的。再比如木子美事件以后甚至有人说你的作品也有身体写作的痕迹,请问你怎么看待这些问题?

夏可可:我有争议,我觉得不是什么坏事情,至少,有人关注,我感谢这些善意或者恶意的关注。其实,对于作家,害怕是被人遗忘,那是很可怜的事情。我的文章被剽窃,有朋友帮我去澄清那到底是我的文字还是别人的文字。其实,只要是喜欢阅读我的文字的人,就会分辨出来,因为我的文字,是不会欺骗我真正的读者的。至于说我剽窃别人的文字,我想,这是很可笑的话。我们只要是成年人,都会有身体,都会吃饭,工作,娱乐,甚至做爱。写作,到底是不是身体写作,到底是不是为了博得出名而做一些吸引眼球的事,我想,到目前为止,我没有任何为了出名而过着另类生活。

作家网:你每天约写字多少时间?最多一次连续写了几个小时?你累的时候喜欢什么饮料?香烟呢?最爱的香水是什么?

夏可可:我每天没有一定,有时会很久不会写字,有时会一天写一万字。这样看自己写作时的激情。我喜欢白开水。不吸烟,不喝酒。有时苦闷时会喝闷酒。我几乎不使用香水。但我喜欢闻香水,有时会买香水,但很少用,只是喜欢那些香水瓶子,很漂亮。

作家网:1、“……自感在文字上难以超越自己,到北京鲁迅文学院学习,认为对自己的写作提高很大。”你认为这段学习对你的写作真的有很大提高吗?如果有,是关于哪些方面的,是写作理念还是其他?2、首先很佩服你大胆的灵魂写作方式。关于你所喜欢的个人发泄似的写作方式很象三毛,这样的方式是否会使写作的范围过于狭窄,另外会不会对你个人有些不利的影响?比如,身边的朋友很容易把你的作品中的人物和实际生活对号入座。

夏可可:1、我在鲁院的时候,很认真地学习,几乎没有写小说,只是按时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毕业时我的作业是全班最高分,这是我很骄傲的事情,因为,我仅仅只读了三个月,而我的同学比我多读了一个学期加一个月。在鲁院,我也去另一个班听课,那些讲课的老师都是一些写作上很有成就的人,对我启发很大。我真的非常感激鲁院那样一个自由自在的环境,那是一个很好的地方,也是我今生需要感激的地方。我在那里最大的收获是,懂得写作其实就是写自己最喜欢的文字,懂得写自己最熟悉的生活,如果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故事,那就先写好自己这个标本。2、狭窄或者宽广,这是相对的,要知道任何事物都有参照物的。我不会考虑什么对我有利什么对我没有利去写我的文字,我是不会计较这些的。即使我今天就去死,我也是奉行自己一贯以来坚持的写作态度的。无怨无悔。至于身边的朋友对不对号入座,我也是不会考虑的。我需要考虑是我有没有真实地表达我需要表达的东西。我永远只关注我的内心世界的真实。

作家网:问点写作之外的事情。你在相对陌生的地方,怎么一步步开始自己的事业,不管是写作,还是写作外的。起初的时候,难免会有孤单的感觉,以及孤立无援的境遇,有没有最酸楚的时候,那时候,怎么提醒自己,怎么鼓励自己?谢谢。

夏可可:关于我如何开始在外流浪,创业这些经历,我已经在我写的“我走我的路”中详尽地记录清楚了,这篇文字在1999年的《广州文艺》上发表过,也在很多杂志上登载过,散文选刊也选载过其中一个章节“漂泊者的足迹”。这篇文字,后来我将它贴在榕树下。

作家网:一直有一种感觉,你的文字里充满了太多的欲望——女人的欲望,基于生活而生的想要主宰命运的欲望。试问:你是否想在文字里宣泄你对生活的不满?

夏可可:我是想说,我的文字,如果我喜悦,我的文字会喜悦,如果我不开心,我的文字也是不开心的。同样我对现实这个世界不满,我的文字就是表达的就是我的不满。我不允许我的文字虚伪。我的灵魂一直的裸露的。我一直觉得真实、坦荡要比什么都会感动我。

作家网 :看你的文字,知道你并不是一个快乐的女子一个快乐的女人写不出如此多的心灵直白如果写作与快乐可以选择我还是希望女人选择快乐而放弃写作。文字是一件利器因为女人的敏感,女人更容易被文字所伤。你会被自己的文字所伤害吗?还是希望你快乐。或许那一天就是你放下笔的日子。

作家网:可可,应该说如今的你已经有了自己的知名度,也有了自己的事业。很多读者都知道你目前开着一家叫做“东莞市可可”的广告公司,结合你的成功经验,可不可以谈一谈你对现实生活中文人经商现象的看法?

夏可可:我漂泊流浪的经历我已经写在我的“我走我的路”。这篇文字真实地记录着我是怎样漂泊、怎样创业的。在树下有这篇文字。

作家网:很高兴有机会与夏可可在这儿讨论写作的问题。你说到,在你的《飘来飘去》全国发行后、举办作品研讨会时所遭遇到的冷漠,使你感到无边无际的寒冷。这使我想到一点,历来的中国文人总是有一种“文以载道”的写作理想,以为自己的文字是“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渴望着得到政府的认同与嘉许。这是中国的特色。而纵观世界文学,大多数作家的写作都不是政府行为,似乎也没有专业作家制度,写作仅仅是个人的行为。所以我觉得作为一个自由撰稿人,永远听从内心召唤而写作,远远比那些专业作家快乐多了。不知道可可对这样的冷遇是否还是那么愤怒?我想其实大可不必。

夏可可:如果你自己经历那样的事情,我想你也会愤怒的。当你在一个城市呆了10年,别人对你说,夏可可,你不是东莞人,我们没有理由没有义务为你开这样的研讨会,你也不是我们东莞作协的会员,我们作协的会员没有一个会愿意参加你的会。要知道,因为省里的作协说举办作品讨论会,希望地方政府的作协支持,我根本不指望,因为我知道会遭遇冷漠的。没有想到事情就是这样。而我95年办公司,我95年就买房了,也买房入户了,可还不是所谓的东莞人。而是东莞人的那些自费出书的人搞一个作品研讨会非常方便也非常顺利。我只是希望获得一点道义上的支持,而这也是奢望。一个城市打造文化大市,可是花几十个亿来搞硬件建设,这是无可厚非的事情,可是,对于在东莞成长起来的作家的漠视,是我愤怒的原由。我不想阉割我的声音。我希望看见打造文化响亮的声音,也希望看到文化真正被东莞人接受和崇尚,即使我夏可可不能获得任何物质,我希望我之后的人,能够被自己的文化的魅力好好地照顾,获得他们衣食的保障。这是对写字人起码的一种生活品质的理解和尊重。而不要象我这样曾经今天不知道明天的路在那里,明天的食粮在哪里,需要靠自己的稿费度日,那样的艰辛我希望不要在我后面人重演。因为时间是宝贵的,是不可以浪费的。

作家网:好,我们轻松一下吧,刚才问了一大堆很严肃的问题,估计你也感觉到了枯燥甚至乏味。接下来我们轻松一下。可可可以选择性回答,佳宾和网友都可以任意提问。我先来吧!我想问一下你的个人爱好以及嗜好,还有你在写作之余都做些什么呢?比如会不会很小资的养猫养狗甚至养爱情以外的“爱情”,或者蹦迪跳舞一夜情玩些刺激?还有两个很个人的问题,介意告诉我们你的年龄吗?夏可可是你的本名吗?

夏可可:我以前喜欢过蹦迪,但是现在几乎没有,但是,内心里,我很喜欢这种运动,因为跳舞比较自由、也非常个性化。写作之余,目前我最喜欢做的事情是上网看我喜欢看的文字。我很小的时候,家里爸爸喜欢养猫养狗养花养鱼,那是我爸爸希望我喜欢画画,可惜,我辜负了他的希望。小时侯画的猫和金鱼还真画得好,我有一对枕头是我姨婆绣的,绣的就是我画的猫。不喜欢一夜情。不会唱歌不会跳舞不会打麻将不会玩游戏。喜欢认真地对待感情。夏可可是本名。是爸爸赐予我的名字,它是一个很好听的名字,我喜欢。

作家网:可可,"我的灵魂一直的裸露的。我一直觉得真实、坦荡要比什么都会感动我。"这是您的语录。我想问,您经常为自己的这种裸露而感动甚至激动吗?

夏可可:这是我的坚持,也是我的信仰。 我最想说的话是:好好写自己的文字,好好善待自己。不要为了写而写,不要为了写而写。要为了心而写。 我们不是写字的机器。我们是有思想的写作者。 不要依赖写字养活自己,这样写比较从容。 我只写自己内心需要表达的文字。 其实,人生有很多种活法。 只有真正内心的文字,才会流传久远。而不是来自内心的文字,当时也许热闹,可是,会湮灭的。因为没有生命和灵魂在里面。

作家网:今天的互动交流正式结束。感谢夏可可女士的光临和她坦诚的回答。祝福夏可可创作道路中笔耕不辍、佳作不绝!同时也祝福所有的朋友们生活中合家安康,幸福如意!愿作家网成为您快乐与交流的平台!您需要的,正是我们要做的!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