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新书快递 -> 内容阅读

王丽君《深杉“候鸟”——汪思龙》

http://www.frguo.com/ 2018-07-11 王丽君

 

 

  作者简介:

  王丽君,笔名紫云英。岳麓区作家协会主席,毛泽东文学院签约作家。自2010年开始文学创作。先后出版诗歌集《缓慢行走的日子》、《长沙橘子洲》(联合编撰)、中篇报告文学《楚天春色》(合著)等。正在撰写还有长篇纪实散文《溁湾古韵》,长篇报告文学《e网情深——湖南电商扶贫纪实》。

 

  《深杉“候鸟”——汪思龙》内容简介:

  这是一部写给青少年励志的书。文中讲述的是研究杉树种植的科学家、湖南会同生态森林实验站站长、博士生导师汪思龙的故事。30多年来,他每年从沈阳跋涉两千九百多公里,抛下妻女来到湖南会同的大山里进行科研实验。从他求学的经历到率队每天白天爬山越岭观测数据,采集样本,晚上阅读文献,分析数据,乐此不疲,科研成果使百万林农获益,让我国杉木种植走向世界。作者深入大山采访,将这个神秘低调、淡泊名利的人物形象展现在读者面前。也将科研的神秘、艰苦,用生动的事例进行描述,内容紧扣青少年成长需求。作者从切身的体会、超越小我的感同身受,以书中人物的经历和具体故事来解读潜藏在青少年心中最真实的顾忌、隐患、困惑、渴求,每个读者都可以在书中看到自己的影子,找到想要的答案,获得心灵的力量。

 

  《深杉“候鸟”——汪思龙》部分章节节选:

  第一章初见杉树

  门前杉径深,屋后杉色奇。

  ——朱熹

 

  杉木林的花朵

  湖南卫视《绝对忠诚》镜头:

  这个数据多少?

  1.4!

  这个数据多少?

  1.67!

  这回多少?

  1.72!

  现在呢?

  1.42!

  这是汪思龙蹲在树下与身边观测员的对话。让人不由得茫然。人们心中科学家的形象,应是时刻皱着眉头在思索科学问题,突然想到一个重要的理论,便飞快地冲进实验室,夜以继日,不眠不寐求证他得到的启示。而电视中的这位,神情疏朗,只说着简单的几组数字。这与他的科学研究项目有多大的关系?跟一林子的杉木打交道,这些简单的数字到底又有多大的价值?

  电视机前的人们,目光不得不一再带着问号。

  电视里的配音不断送来:

  数据监测记录是汪思龙和学生们在野外的主要工作,“人工林生产与地下碳固值之间的权衡关系”是国家973 课题,在这片林子里要进行持续四年的观测试验。

  汪思龙:0401

  这个林子里有测不完的数据,现在了解的是测树干呼吸、土壤呼吸,其实还有很多东西我们不了解。

  原来树干和土壤也会呼吸。这是多么新颖的世界!戴一顶黑色带檐帽子的汪思龙,问过一连串数字后,终于站起身子。不容否认,他是个帅气的男子,个子不高,却拥有一种杉木的精气神。笔直,乐观,毫不犹豫地向上,仿佛这世上,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碍他与天空不断接近的步子。

  当他左手取下头上的帽子,眼前的神情便有些变化。因为他显露出头顶稀少的头发来,与这个丰茂的杉木林形成强烈的对比。还有引人注目的是,右手的大拇指则和食指始终捏在一起。三十年与林木和土壤打交道,这是汪思龙研究土壤取样时的习惯动作。

  这时,太阳从杉木林顶上投下碎碎的影子,落在他的身上,也落在他身边年轻的观测员的身上。身边的年轻人是他的学生,学生称他是杉木林里的百科全书,对每一棵树了如指掌。而我更感觉他是这杉木之王,他在指挥着这一片片杉木的生长。

  电视里继续着关于会同杉木林的话题:

  “春分时节,在海拔1100 米的怀化会同县广坪镇的森林里,桃花、梨花,争奇斗艳。但是很少有人认识这种花,开在长刺的树上,雌雄异体,除非把身体靠近,否则轻易闻不到它的清香,它就是杉木开出的花。”

  他笑了。杉木上开出的花朵似乎也是满含笑意的。

  这是几代人的心血凝聚而成的。

  仿佛一时间,他的心,与这一棵棵杉树相通了。

  电视中的汪思龙,是在与他的学生一起测量树的根径、胸径,并通过多次这样的数据对比,一点点破译杉木的成长密码。

  原来,简单的数据,日积月累有如此强大的作用。汪思龙用这些数据,搭建起人心通向杉木之心的桥梁。事实上,这些简单的数据,也搭建了让我从长沙走向沈阳走向会同的桥梁。

  他的办公室在二楼,隔壁的门上挂着会同站的牌子。

  哪怕是在沈阳,他也是和会同在一起的。他的青春,他的人生,都与会同和与会同的杉木林息息相关。

  我的目光迫不及待地伸进时光深处。

 

  青春光影

  日子在一次次数据传递中逝去,青春也是这样。一个人的青春若有了承载,便能停留下来,比如汪思龙在会同的青春光影。那些逐渐成长的杉木,在大山里闪耀着迷人的光彩。那光影里,有着汪思龙坦然的笑容,有着汪思龙青春的记忆。

  我国是世界上杉木种植面积最大的国家,但产量却不是最高的,而且杉木人工林“一代不如一代”。

  泱泱中华,几千年前就开始种植杉木,到20、21 世纪,我们怎么能落后于其他国家?汪思龙,作为一个研究森林生态学的热血男儿,自然是责无旁贷。

  20 世纪60 年代,中科院沈阳应用生态研究所的科学家们发现,以往苏联每亩440株杉树的造林密度过大,提出每亩240株,并营造了3000亩速生丰产林样板,节省了人力物力,加快了杉木生长和木材供应。

  汪思龙认为,一定要将老一辈的成果发扬光大。

  我国人工林建设初期,林木树种单一,形成北方“杨家将”、南方“杉(与沙同音)家浜”的格局,导致病虫灾害频发。尤其是单一树种的杉木纯林多代连栽以后,土壤养分被“拔尽”,林地生产力普遍下降,成为杉木人工林可持续经营的瓶颈问题。

  汪思龙的导师陈楚莹等人得出结论,把杉树与火力楠等阔叶树按照8 ∶2的比例进行套种和混交,可以缓解纯林连栽导致的土壤退化。用这种方法替代撂荒或缩短撂荒期,能提高土地利用率。这一混交模式在湖南、广东、广西和福建等广大杉木产区推广使用后,显著提高了人工林的生态、经济和社会效益。

  当前,会同站的科研目的已不仅局限于寻找林木丰产办法。自1985 年以来,该站先后承担国家科研项目近20 项,并在1989 年首批加入中国生态系统研究网络(CERN),在酸雨、森林水土涵养、森林碳汇等多个生态研究领域发挥着重要作用。

  2005 年,会同站被科技部批准建设国家野外科学观测研究站。由于研究硕果累累,美国、瑞典、奥地利等国外专家也慕名前来考察交流。

  逝去的是年华,留下的是绿荫。有人说,用候鸟来形容会同站的科学家不恰当,候鸟南飞只是为了寻找福地。但是汪思龙认为,会同就是他们这一群科学家的福地,是他们坚守信仰,实现梦想,为国家发展略尽绵薄之力的人生舞台。

  那些容易逝去的时光,的确真实地在这里停了下来,停留在会同这片杉木林,停留在汪思龙来来往往的脚步声里。

  …………

  …………

精品力作
新书快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