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作家动态 -> 内容阅读

龙宁英:万山的温暖

http://www.frguo.com/ 2018-07-04 龙宁英    《贵州日报》新媒体  2018年7月3日

  我的家乡在湖南湘西,与贵州铜仁万山毗邻。记得小时候,如果谁家小孩哭闹,大人止哭的杀手锏是:“再哭吧?把你卖到万山去!让红头发蓝眼睛的洋人炼油!把你丢进万人坑!”

 

  大人的这招很灵,哭闹着的孩子马上打住,即使泪水依然长流也再不敢吱声。

 

  万山这个地方,真的如传说那样可怕么?

 

  去年秋深之际,我作为一个文化人,来到了万山,走进万山区高平乡、大树林、七彩村,还有朱砂古镇。

 

  到朱砂古镇的时候,是下午。在古镇的老街上穿行,想起儿时的传说,心中尚有余悸,思绪陷入无限遐想中。忽然,一位卖糖人的阿伯迎面走过来,把刚刚做好的一条糖龙递给我说:“拿着吧,我不收你钱。”

 

  在我惊讶之际,阿伯开心笑着说道:“妹子,我听说你是湖南人,特意送给你的!我老家也是湖南的!送一条糖龙与你,祝福家乡幸福吉祥!”

 

  捧着阿伯给我的糖龙,内心深处涌起一股说不出的感动。没有想到,传说里地狱一样恐怖的万山,原来如此温暖。

 

  我来到阿伯的摊子边,和他攀谈。问起“万人坑”的事情时,阿伯叹着气告诉我:“我听我爷爷讲过,那是清朝时候的事情了,洋人来万山开办水银公司,为了独占万山朱砂矿,他们故意挑起万山矿工互相械斗。光绪二十五年冬天,一场械斗就死掉一万多人!死人太多没有人埋,都丢进土坪村后的黑硐子,‘万人坑’就这样得名了!”

 

  我的心禁不住一阵颤栗:“原来这些传说都是真的啊!”

 

  “那还有假么!”阿伯说。“不过现在社会不一样哩,万山朱砂金贵,从古到今几千年都被无休无止地开采,现在快没了,国家要求赶快关停,‘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啊!那些朱砂废墟上,现在建起了玻璃栈道、彩灯矿洞、云顶天台、悬崖泳池、空谷滑索,职工住宅区也开发了电影基地,好多人来旅游参观,等下你们也去看看,好看得很呢!”

 

  “这不是天方夜谭吧?”我说。

 

  此时,同行的本地文友告诉我,2015年7月,万山引进江西上饶吉阳集团投资20亿元,按照5A级景区标准打造,通过文化挖掘,突出独有的丹砂文化,变废为宝,对现有遗址和文物进行修缮性开发利用,打造出朱砂古镇景区,与夜郎谷风景区整体连片开发,完成了资源枯竭型城市的绿色转型,成为全国工业文化的精品典范和矿业遗址绝版,一个以山地工业文明为主题的矿山休闲怀旧小镇。

 

  ······

 

  中午的时候,天空下了几滴雨,然后云层散开,阳光露了出来,我们在这暖暖的阳光里,来到万山易地扶贫搬迁工程“河坪安置小区”。还未进入小区大门,就见几十栋葛红色的新楼跳入眼帘,美丽的木杉河清澈透明,沿小区一侧缓缓流过,楼群的倒影在河水里摇晃,如梦似幻。在小区入口的右边,有三间特殊的门面,名曰“乡愁馆”。进得里面去,只见四面墙上挂着竹篓、蓑衣、锄头、镰刀,地上摆着石磨、舂碓、犁耙、纺车等等劳动用具。在一副石磨旁边,一位老者正用手轻轻抚摸它徐徐转开的齿吻,嘴里自言自语地唠嗑着。我走过去喊了他一声“阿叔”,他抬眼看见我,张开没有牙齿的嘴巴开心地笑了,他说,他们家原来住在思南,一个很偏很远的山寨子,三年前,因为一场洪水,他家传了三代的老木房冲垮了,什么犁啊耙啊也都被大水冲走。他家成了贫困户。政府就让他们搬到万山来住。最叫人开心的是“乡愁馆”里有他钟爱一生的农具,念想老家了,就过来看一看,摸一摸犁啊耙啊的,感觉自己没有离开土地,心里就踏实了。

 

  万山,顾名思义,与它的名字一样,到处是山。因为山太多太大,人类就显得那么的渺小,一个人站在一块山头上,几棵树和巴茅草就可以把他挡住;一座房子立在山窝里,一场雪落下,它就被人间烟火所孤立。所以,万山这里的人都习惯聚寨而居,屋顶叠着屋顶,瓦檐挨着瓦檐。

 

  我们去的寨子叫坳寨,是个苗族聚居的寨子,寨子很美,房子依山而建,寨前是一坝子稻田和一池荷塘,时序深秋,荷花谢了,几只麻鸭在残荷稀稀拉拉的影子下觅食。我们顺着寨口的岩板台阶拾级而上,绕过两家砖屋小院,来到一户木屋人家,就见一位阿婆坐在家门口笑呵呵地看我们,她就像知道我们要来似的,站起来把我们一拨人拉到院子中坐下,然后转身进屋,提了一只竹筛出来,筛子里摆了些花生和柑子,热情地请我们吃。

 

  阿婆家屋子边,有一棵梨子树,还有一株枫香树。阿婆的话题,又说到这树子上来,她有些喃喃自语地说:“人啊,活着就好比那树。”她看着我有些惊愕的样子,继续说:“人嘛,来到这个世界上就几十年光景,一茬一茬地都老去了,你看这棵梨子树,它活了多少个年头了?他陪伴和护佑我们寨子多少代人了?我小的时候,这梨子树就这个样子,春天来的时候,它不要人催就自己开花了,结果了,秋天的时候,梨子熟了,晚上秋风吹,熟透的梨子就啪啪啪地往下落,天亮了他们就跑去捡梨子吃。几十年过去了,我老了,头发白了,牙齿没了,咬不动梨子了,梨子树还在这里站着,还在年年开花年年结梨子果,我的儿子我的孙子又在秋天的早上跑到树下来捡梨子吃呢!”

 

  梨子树上没有梨子果了,却结有几十个大鸟巢,密密麻麻高挂在枝杈间,梨子树的四周,是一大片枫香树林,彩霞一样的红叶犹如燃得正旺的火苗在微风里摇曳,一种亲切感油然而生。看着那株结满鸟巢的梨子树,还有阿婆脸上幸福慈祥的笑容,我感觉到了一种说不出的甜透内心的温暖。此时,枫林深处,有鸟声鸣唱,更远的地方,有和声应答,仿佛一首森林赞美诗,虽然我们无法听懂。

 

  有这样的树木陪伴,万山再大,村庄也生生不息,永远温暖。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