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学会 -> 儿童文学学会 -> 资讯动态 -> 内容阅读

宋庆莲:童话是我最美好的遇见

http://www.frguo.com/ 2018-06-25 

  一年一度的湖南省儿童文学年会又召开啦!真开心!开心的时刻就会遇上开心的事情。美丽能干的吴双英社长发来短信,说年会设有一个论坛:童年的诗与远方——2018湖南首届中青年儿童文学作家论坛。想邀请我做发言嘉宾,要求谈自己的创作,也谈自己对创作的思考。我想,这是多么荣幸的事情啊!哪怕自己不太会说话,也要发出一点儿自己的心声。

  每每写一个儿童文学作品,哪怕是一个很小很小很短很短的作品,我都会想起自己的童年,想起自己童年里的那些欢喜捣蛋的事儿,那些不着天边地角的梦。在自己的儿童文学作品中会有自己童年的影子或跳跃或躲藏其间,有自己童年或哭或笑的声音飘荡字里行间。

  我小的时候,不知道安徒生,也没有童话书。很幸运的是爷爷很会吟唱童谣,母亲会讲田螺姑娘的故事,隔壁的三叔会讲鬼故事。湘西本是歌舞之乡,民谣、传说、神话故事滋养了我的童年,启蒙了我的心智。那个时代,我的童年虽然没有书籍,在物质上也并不富有,有时饥寒相随。然而,我依然很幸运,没有远离教育和精神的鼓舞,这恰恰是那些口口相传了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故事传说、山歌民谣,催芽了我人性中的善与爱,让我懂得好与坏。爷爷的童谣是闪亮在生命里的珍珠,是童话的光。

  不幸的是我七岁那年,爷爷去世了,奶奶去世得更早,因为要带弟弟,我没有机会上学读书。但是,我一直很渴望读书,直到我满9周岁那年,父亲才去学校和老师说我上学的事情。老师对父亲说,总不能因为要带弟弟就耽误了姐姐上学呀!老师同意我把摇篮搬到学校去,一边带弟弟一边读书。

  记得开学第一天,母亲用她的两根长长的裹脚布,中间打个结,把只有六个月大的三弟捆在了我的背上。我背着三弟,牵着大弟和二弟,父亲扛起摇篮,浩浩荡荡地向学校走去。小学四年,我一直都是一边带弟弟一边读书的。特别是小学一二年级,摇篮摆放在教室最后面靠门的角落里,我一直都是背着三弟站在教室最后面听课的,三弟哭闹时我马上背他出教室,不哭时我才能背着他继续进教室听课。现在回想起来,我非常感谢当时的启蒙老师,没有把我和摇篮拒之校门外,才有我今天的儿童文学写作。

  也许会有人认为,这是一个苦难的童年,但我并不这样认为,虽然说童年时的生活环境相对当下要艰苦落后很多,但这并不代表我的童年不美好,只是童年生活经历不一样。如果生命可以重新来过,我想我依然会选择我的第一声啼哭嘹响在湘西的大山深处,依然会选择属于自己的生命轨迹和自己独有的情感体验。

  我生活在农村,我最初的写作也就是自娱自乐,写一些小诗歌。女儿读小学的时候,我在乡村公路边开了一家杂货店。香烟的外包装纸和女儿那些矮小的铅笔头,便是我当时写作最原始的本子和笔。香烟的外包装纸有一面洁白而光滑,很好写字,而且这种纸便于折叠而不易损坏。去田间劳作,小小的铅笔头也便于携带。这样,有了灵感,随时都可以掏出纸笔记录下来。最初的那些诗歌都是写在香烟的外包装纸上的,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重叠着钢笔和铅笔两种字迹的香烟外包装纸也越积越厚。女儿读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有一天放学回来,我从她的书包里翻出一本《小学生导刊》。非常感谢这本薄薄的小小的刊物!它让我遇见了童话,遇见了一只笨狼,非常笨的笨狼。笨狼笨得让人捧腹大笑,笨得非常非常可爱。啊!原来,童话可以这样写!

  童话,是我最美好的遇见!

  我坐在又矮又小的杂货店里,开始了十万八千里的奇妙幻想。饼干变成了飞鸟,石头变成了仙女,云朵飘下来,开成一朵朵棉花,蘑菇变成一本书……我荷锄走在田埂上,我背着雪糕箱卖雪糕在走村串户的路上,我在种蘑菇的时候……无时无刻我都在想啊想。我庆幸自己,在我最美丽的年华,在我平淡无奇的生活里,我拥有了那些飞天入地的想象。

  然而,写童话真的是太难了!

  我用铅笔头在香烟的外包装纸上胡乱地写呀写,画呀画。可是,饼干是怎样变成飞鸟的呢?蘑菇是怎样变成一本书的呀?我不知道,没有情节,没有故事。后来,因为乡村公路边的杂货店越来越多,我关了杂货店,南下打工。我常常在晚饭后,站在广州的立交桥上,看着天边的晚霞,幻想着我心中的童话,几年过去,却依然一个童话也没有写出来。直到2008年,我从广东打工回家,终于写了第一个短篇童话《最失败的母爱》,后来又写了《小舞鞋》。2009年,我有幸来到毛院学习,带着自己写的两个童话作品,来到了省作协《小溪流》编辑部,拜访了黄亦鸣老师。黄老师热情亲切,面对面地与我们交流儿童文学的写作体会。黄老师看了我的两个小作品,给我提出宝贵的指导意见。后来,《小舞鞋》发表在小溪流,这是我发表的第一个童话作品,这对我的鼓舞很大。特别是黄老师就《油菜花开的尽头》这个短篇童话,在电话里和我聊了一个多小时,我很感动,也很受启发!

  我喜欢上了儿童文学,一天天坚持了下来。在这里我和大家分享一下《米粒芭拉》的创作体验。我做梦都想有一台电脑,可是,直到2011年春天,我才攒够了买一台电脑的钱,买回了我渴盼已久的一台笔记本电脑,一边学打字一边开始写我的第一个长篇童话《米粒芭拉》。

  米粒,是我日常生活中再熟悉不过东西。田野上的每一寸泥土,每一缕清风,每一声蛙鸣,每一棵小苗,每一粒果实,等等,我和它们都是可以感知的。听得见它们的心跳和呼吸;看得见它们的痛苦和惊喜。我懂我的田野,我懂我的米粒。我把一粒稻谷的种子,播种在田野上。这粒种子,就在我殷切期许的目光里萌芽、抽穗、扬花……直到我把那沉甸甸的金黄的谷粒收割回仓,在打米机内把它打造成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洁白的小米粒,我的心激动不已。一颗洁白的小米粒,谁不需要它呢?一颗米粒平凡普通,但是,它却成就了你我生命的奇迹。所以,我要把它写成蓝精灵,写成童话,让全天下的孩子们都喜欢米粒,热爱粮食。

  我喜欢“米粒芭拉”这个人物,整个故事初稿共有40多个小节,就在我写到十几个小节的时候,我在家里坐不住了。丈夫一人在外打工,女儿在读大学。源于经济上的压力,深圳的朋友帮我找了一份在公交车上售票的工作。我打算先放下《米粒芭拉》,外出打工。我打电话给在深圳打工的老公,把我的想法告诉他。电话那头,老公说:“一个人能够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是快乐的,是幸福的。你先把《米粒芭拉》的初稿完成,再带出来修改,这样要好一些。”我实在是太喜欢“米粒芭拉”了,于是又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一边种地,一边打点零工以补贴家用,一边写作。有的时候,我常常对自己提出质疑,我发疯了吗?我神经病?我这是在做什么事情呀?我能写好一个长篇童话吗?就在我的精神快要崩溃的时候,就在我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怎么办?于是,我就在创作《米粒芭拉》期间,写下了很多鼓励自己的微语录,其中有一条是这样写的:

  “我是一尾搁浅在陆地上的鱼,必须学会行走或者是向前爬行,即使磨伤了鲮片,或者磨破了肚皮,也要向前跳跃。鱼当然知道每一次跳跃的结果,当身体从空中重重摔落地面,不是被摔得鼻青脸肿就是伤痕累累。但是,每前进一步,那种幸福的感觉足够让鱼忘记所有的伤痛,也足够让鱼为接下来的跳跃一次次地鼓劲加油。也许,就在下一秒时间的跳跃中,鱼就会落入一条凉爽的河流,在河流的尽头,一片湛蓝广阔的海面正期待着鱼的腾跃……”

  我相信有一片童话的海洋,它也属于陆地上的鱼,陆地上的鱼,只要努力,只要不放弃梦想,也一定会到达自己广阔的海洋。

  我每天凌晨5点起床写作,写到早上8点做早餐。吃完早饭再到田间干活。虽然我顶着常人无法理解的经济上的压力来写作,然而,写作的过程却是愉悦的。每当我进入写作的忘我状态,就和童话里的人物一起面对艰难险阻,一起歌唱和飞翔。终于,在一个黎明前,《米粒芭拉》就在我的极度矛盾、不安和焦虑中完成了。当我在电脑的键盘上敲下最后一个汉字时,我激动得冲出房间,站在二楼的阳台上,望着天边吐出的鱼肚白,眼泪夺眶而出,任它在我的面颊上肆意滚淌。

  感谢湖南省儿童文学学会,给了我发言的机会!说到《米粒芭拉》,真的,非常感谢汤素兰老师给我这个作品真情抒写的序言——《种出来的米粒精灵》,而且,这是汤老师主动提出来的,我开心得都快傻掉了。这对《米粒芭拉》的出版发行真的帮助很大!我真的是很幸运!后来,汤素兰老师在了解到农村孩子渴望阅读到更加丰富的书籍的需求后,在《笨狼妈妈》的公众号发布了我的农家书屋“面向全国儿童文学作家征集童书”的消息。消息发布之后,我收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儿童文学作家和多家少儿出版社捐赠的爱心书籍。这些书籍丰富了乡村孩子的阅读。而且,这一次,也是汤老师主动提出来的。

  湖南省儿童文学学会是一个凝聚爱心的大家庭,爱就像一轮太阳,我们在这个大家庭里得到了照耀,感受到温暖,爱的光芒向着四面八方传递和发射。

  儿童文学的写作不仅让我感受到写作的快乐和幸福,同时,在我平常平淡的生活中会不时地给我带来惊喜,发生奇迹。《米粒芭拉》对我的儿童文学写作来说是一个起点,有了起点,就会有诗和远方。

  感谢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和各位编辑老师!《米粒芭拉》的出版,给了我诗意的翅膀,也给了我向着远方行走的冲动和力量。童话是我这一生中幸福而又最美好的遇见!我相信童话,相信童话的善良和美好,相信童话中的微笑和阳光。我在写作的过程中一路跌跌撞撞地走来,少不了前辈恩师们的指导、提携和关爱,少不了编辑老师和朋友们的帮助和鼓励。要感谢的人很多,感恩很多,感动很多。那么就让我不忘初心,心怀感恩,用阳光美好的心态来生活,来写作。亦如在田间心怀喜悦地弯下腰来播种谷子一样,让我心怀喜悦地把我的童话故事播种到孩子们的生命里,滋养心灵,陪伴成长,这亦是我所追寻的永远的童年的诗和远方。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