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阅读 -> 诗歌 -> 内容阅读

十年(献给我的妻子)

http://www.frguo.com/ 2018-06-19 严彬

1.

 

这么多年,

我总在夜里等待一天中个人的落日。

最后几个小时上升为黑色和白色,

我失焦,无所事事,有时乞求女儿的吻,

火焰分作两份,我将右边的一份

烧给你看——它可能是一种衰败。

这么多年以来,我们守着一两张床:

有时你睡着了,有时你清醒,

独自翻开我的日记,

去找自己,或陌生的影子。

 

2.

 

没有人阻挡二零零六年的一个男青年

南下广东,在楼群中等待一个穿橙衣的女孩。

他们秋天的接吻也预示了二零零八年的

悲伤与喜悦;

没有人阻挡一个女孩降生——

那是我们经历过暖房唯一瘦小的婴儿;

也没有什么阻挡一个浪子伸出的手,

它让我们流泪:坚持是可笑的。

让我们在一起的是什么?

爱,对俗世的依赖。

 

3.

 

我爱你的一些细节。

有时我觉得完整的你是陌生的:

在你睡着时我凝视过你的脸,

就像怀疑一个汉字,我问过自己:

这个人就是我的妻子吗?

但我爱你永不光滑的脸,

爱你往下巴上贴意义丧失的碎纸片;

我爱沉睡的你——她比你醒着时可爱。

当然我也恨你,

我的恨也很具体。

 

4.

 

当你希望得到全部的我,

包括我的秘密——我便没有秘密,

像临终前的苏格拉底:我能交出的只有几何体。

作为诗人的妻子,我们不讨论诗歌。

真正的家庭生活无需理性,

家庭是最适合诗人与花匠的,

纯粹的家庭不需要门童,也没有账本。

不要在意那个减少的彼此:

这是全部的我,

也是完全的你。

 

5.

 

以前你爱听歌,现在你爱唱歌。

我觉得你唱歌时是一种由我酿造的孤独——

你知道,我从不勉强任何人,

我最放任的是自己。如果你愿意,

我从不夺走你的口琴。每天晚上我走向厨房,

在那里洗一日三餐的碗,你应该不知道,

我几乎熟悉厨房的一切,习惯它的阴暗与油污,

那些蟑螂从出生开始,见到这个男人在厨房忙忙碌碌:

我洗刷,抽烟,忏悔……

深夜我抚摸你沉睡的脸。

 

6.

 

今年新年,我们去看歌剧《泰依思》。

一艘损毁的褐色木船在沙漠中搁浅,

十三个僧侣身着苦衣在舞台上蹒跚,

在那场爱与救赎的主题永恒哀歌中,

你在我左手边慢慢睡着了。

到了最后,亵渎过生活的泰依思成为神的新妇,

圣洁的使徒巴弗奴斯将自己丢到爱的囚笼……

你热衷于爱,他虔心救赎——

我愿为你复述这个震撼人心的故事,

就在你和我相守家中无所事事的时候。

 

7.

 

当然,孩子是命运的馈赠,

是受赠人,又是赠予者。

我愿她完全拥有自己的生活。

今天早上,你在门口索取女儿的再见和吻,

我拉着她的手穿过金台西路……

她在长大,我们唯一的女儿,

没有人比我们更明白二零零八年冬天的降生,

即便是你可敬的母亲,和我悲哀的母亲。

我也未曾向你说出那年夏天的争吵中,

她拉我出门去看星星。

 

 

 

8.

 

火车到站,火车停靠,

三千多个日日夜夜,山羊草枯荣十次,

从青涩到成熟(我不愿承认的),

我们在生活中学会争吵与背叛,

我曾让你流泪百十次。我在厨房独自忏悔。

如果许诺有用,

我向你承诺爱、永恒,一生只属于你;

我不能明确忠实于你、婚姻,我的内心。

十年来没有送出玫瑰,

如今在我在室内放两束干花——它们开放。

 

9.

 

我们结婚,在神秘的布鲁姆日。

全城的人出门庆祝,献出鲜花和奶茶。

那是他们的节日,庆祝众人热爱的女人

从此获得一生的爱情。

在神秘的六月十六日,我们出门,

走在雨中的长沙大道,没有期限的契约

就这样结下了:

         注定是故事的开始,

         注定一个孩子要出生,

         注定我们成为夫妻。

 

10.

 

所有我未说出的,
作为对我们的祝福……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