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阅读 -> 诗歌 -> 内容阅读

伊犁河谷的回声(组诗)

http://www.frguo.com/ 2018-06-14 郭禾

题记--
     在旧梦中翻新
     在新梦中苏醒

 


老庄


老庄的故事很多
根子长在故土
听老人们说
当年
千总爷带兵平乱准格尔
却一头扎进月牙泉
抛弃了官帽
在信仰中归隐
后来千总爷专程来此
把灵魂寄存在了此生
再后来
千总爷托梦弟子
把遗骨背到了
伊犁河畔
马 冶 苏三姓
追随太爷
把根扎在了
巴彦岱乡三段村
哦 老庄
这里掩埋着我
祖辈的灵魂
这里繁延着
一个民族的新生

 



舍坊院


 
这里是一处穷人的住所
据说是一位老人
临终前舍散给寺里的
寺里又把它还原给了
生活
有给人看病捉鬼的
尕脚奶奶
有卖羊羔肉的
来者布爷爷
有常来混饭的
勺舍木老汉
有偷鸡摸狗的
尕西木大伯
有说书卖艺的
老马大爷
有按摩接骨的尔撒阿伯
有拧糖蜜什果儿的
穆哈尔麦阿爷
有斗鸡赌博的
酸甜儿皮牙子大哥
舍坊院啊舍坊院
填饱了多少忧伤的日子
收留了多少人间的坎坷
它救济了上百户回民的百姓
虽是穷人窟
却绑架不了欢乐
可恶的世俗
最终把他强占
瓜分了一个老人
善良的施舍

 



打坟匠


听舅舅说
尼子阿訇三代坟匠
打坟
成了他们祖辈的奢望
如果今天没人无常
全家就失去了
生活的馕
谁家祖坟源头在哪
他都如数家珍
了如指掌
谁家后人寻找坟主
他便领着坟头上祈祷
忏悔失去祖宗的遗忘
当当当当 当当当当
只要听到
尼子阿訇打坟的砍土曼
在 敲 响
孩子们挨饿的哭声
在 飘 荡

生命养育着死亡
死亡繁衍着生长
生命从爱中开始
爱在结束中死亡
当当当当 当当当当
尼子阿訇的砍土曼
又 敲 响
一个三代为回民
守坟 看坟 打坟的
老坟匠
世界是他巨大的坟场 

 



老油匠


 
坟塬梁上
一位老人
拄着拐棍
一步一喘地
丈量着他两世的灰尘
汗水
流淌着他的岁月
眼泪
洗白了他的虔诚
当年
马车无界
颠簸着他光阴的无奈
油锤铿锵
淬火着他养家的责任
他唯一的
儿子
为新中国的诞辰
抛尸异乡魂归故里
负重的老伴儿
含辛茹苦
把心掰碎
散给了儿女
油匠爷啊
几十年如一日
给逝去的人们
上坟
油匠爷啊
拄着拐棍
为古老的世界
上 坟

 



 三叔



献给花儿演唱艺术家郭.阿布都尔


 
打从奶奶肚里掉下起
奶奶
就离我们远去
喝众人奶长大的三叔
花儿
伴随着他终身服役
他是伊犁河水流淌出来的
花儿王
他的花儿
像被蜜蜂采集的花粉
传播在边陲人渴盼的心里

是个穷汉
五更盘道
盘着他一生的梦

是个歌手
民族团结
是他创作的根

是个诗人
讥笑讽刺着世态炎凉

是个艺术家
把一生的酸甜苦辣
奉献给了
倾 听
 
 
注(五更盘道) 伊犁最著名流传最广的回族(花儿)也是三叔最拿手的苦歌

 


 
大妈奶奶


 
大妈奶奶
是妈妈的大妈
从小我们就叫她
大妈奶奶


 
大妈奶奶门前有一颗
老榆树
大妈奶奶在树下
常给我们讲故事
大妈奶奶的父亲和丈夫、
在马仲英闹反时
被土匪在雪夜里
砍杀在逃难的
雪橇上
母亲守寡


 
大妈奶奶
带着女儿再嫁
大桥头子于家大院的
老榆树
见证了大妈奶奶的难辛


 
大妈奶奶是个孤儿
更疼肠也提木的
苦痛
多少个也提木
归倒在大妈奶奶的怀中


 
大妈奶奶卖火烂鸡肉
鸡头 鸡爪 鸡汤
留给也提木儿女
大妈奶奶的老榆树
多像       
流泪的
母 亲




汉人街

——有了这座城就有了这条街,至今人们还亲切的叫他汉人街


 
这是这座城里诞生的
第一条街
传说 从天津赶大营的几个过路商人
一踏上这块土地 就再也没有回去
从此 这条街被人们叫成了
汉 人 街
这条街上流着许多故事
流着 流着
这座城里又有了
第一条河
多少梦幻飘逝了
多少往事沉淀了
人们竟在这许许多多的故事中
有了自己的沧桑岁月
汉人街 啊 汉人街
历史从未命名的街
不管世态怎样巨变
人们仍然亲切的叫它 汉 人 街……

 


 

大桥板子


大桥板子
是汉人街的别称
打我记事儿起   

         

人们就叫它大桥板子
大桥板子的桥
是用板子搭起来的
桥下面的河水
引领着大桥板子
河水流到哪儿
大桥板子子跟到哪儿
所以人们都亲切的叫它
大桥板子



大桥板子旁边的群众电影院
坐落在了大桥板子人们的心中
络绎不绝的人群在这里娱乐着他们的生活
有下方的
打牌的
唱曲儿的
要饭的
扯着嗓门儿吆喝的
席地摆小儿书摊的
拧下铃铛盖儿当酒盅的
买了杏子数杏核儿的



大桥板子
世俗的乐园
大桥板子
穷人的天堂

 



德兴堂



德兴堂的故事传说很多
太爷爷搬来了杨柳青的商客
从战乱的惠远城迁徙到大桥
德兴堂
见证了赶大营人的苦乐
太爷爷盖起了第一座客栈
灵丹妙药在大桥人的心上
大桥人的汉人街伊犁的象征
缩影着民族融合的血脉亲情
德兴堂
救死扶伤了百姓穷人
德心堂
丹心妙药着久旱的灵魂
得兴堂
妙手回春着边城的历史
德兴堂
辈辈传承着中华的医神

 



三盘水磨


三盘水磨在后滩上沉默
三盘水磨从我的心眼里起磨
阿妈在水磨边漫着花儿
阿达在油坊里打夯着生活
磨子里流出太奶奶的难辛
油坊中太爷爷在坚忍的踏锣
我的祖先 哦
在渭河上摇撸
摇着岁月的痛苦摇着生活的坎坷
三盘水磨
记录了祖先迁徙的历史
三盘水磨
铭刻着祖先不屈的风格
三盘水磨
摇出我童年的水车
三盘水磨
在我的灵魂里唱歌

 



马蹄下的链子车



马蹄下的链子车跑出遥远。
从托虎马跑向撒马尔汗
外太爷的链子车
跑遍中亚
最后跑回了伊犁的祖国
外太爷的链子车载着车马店的烧火棍少女
她就是我的哈萨克外太婆
外太婆的哥哥们挥棒追舞
外太爷扬铁叉战回了老婆
外太爷的链子车回到了祖国
外太婆心儿丢在了俄国
外太爷做雇工养活着生活
外太婆做女佣在油坊里劳作
外太爷回三段喂马养日
外太婆抓子孙繁延着苦歌
外太爷为世界榨干了苦恨
外太婆的老油灯流酥了岁月
哦 我那遥远的太公 太婆
把爱的火种种亮了
我的心窝

 



大桥头子



于太爷西安城
杀官犯案
孤身夜死里生
逃难西域
将军俯将太爷
捉拿归监
老满城暴民反
占领河岸
清总管撂下话
谁平逆反
于太爷披牛皮
箭弹射穿
夺城堡平叛乱
功获自由
抢满女成事业
育有两男
功未成业未就
归隐云游
似古谜深沉海
一去不返
两男儿承父业
大号恒水
于德恒于德水
二虎争贤
盖客栈开油坊
为民解难
搬中医迎客商
名震方圆
汉人街上的
于家大院
大桥头子的
油坊堂馆
见证着祖先慈善的历史
德兴堂 棺材铺 吕家洋楼 太平店
浓缩着边城厚重的乡恋

 



后滩



后滩的妖魔
洗劫着我的童年
后滩的公社
关注着人们的生活
后滩的难辛压住了三盘水磨
后滩的喜悦
分享着甜美的生活
后滩的故事
碾碎了酸甜苦乐
后滩的人民
听惯了平凡的花落
后滩的清泉
养育了一方水土
后滩的鸽子
飞翔着边城的哨歌
哦 后滩
我的母亲泉
我的喜和乐
我的相思梦
我的灵魂的 河

 


 
坟塬背子



坟塬背子
是土东梁的亲家坟塬背子的亡人
是土东梁的连襟
土东梁和坟塬背子
历来交往
相互推辞
又互相不让
东梁老大
坟塬背子老二
还有花果山老三
三段老四
都是亲戚
都一个把一个帮不上
若有亡人
你推我搡
若无死者
你抢我帮
抢着末日的临尽
抢着岁月的辉煌相互讨价
救死扶伤
你的鼻子我的眼睛
你的嘴巴
我的耳光
死亡抢着生命
灵魂夺着死亡
死亡里诞生水中水
生命里死亡着忙中忙
理想的世界拍卖着死亡
现实的口袋装点着故乡
如果死亡真的流淌
我愿顺她像水一样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