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阅读 -> 小说 -> 内容阅读

阿尔巴尼的猪圈(节选)

http://www.frguo.com/ 2018-06-13 方淳

阿尔巴尼就这样在天堂消失了,他来到了人间,掉落在了猪圈里。猪跟他说,你一旦进入猪圈,就再也出不去了。


有什么器物吗?阿尔巴尼问猪。


你要干什么?猪慢条斯理地问。


我要砸碎这些围墙。


你砸不碎。围墙有有形的、无形的。你知道,天堂在人间设置了这样一个地狱一般的猪圈,他们是制造枷锁的人。假如你砸碎这些围墙,你将落入到更深的地狱。地狱分为十八层,您也知道。现在的情形,其实还不算太坏。不如,我们交个朋友吧!在猪圈中生活,有无限的光阴需要打发,我们彼此做个朋友,不至于太无聊。


不,猪,我和你不一样。我生来就是要砸碎围墙的人。不管是有形的围墙还是无形的围墙,我们都要砸碎它。我喜欢悠游自在的生活。


悠游自在?你真会开玩笑。无论走到哪里,都有某种力量管着你!今天,你把这堵有形的围墙砸碎了,明天你照样会落入一堵新的围墙之内。这就是世界的本来面目。


不,猪,我们要努力。只有自己才能解救自己。


假如我们耗尽一生,还是未能走出猪圈呢?


这个猪圈,我已经看过了。没有什么新奇的事物值得我再领略。我现在就想走出猪圈,去到外面的人间再看一看。


砸墙需要力气,这不是普通的墙,它具有再生性。你砸它,一会儿,它又生出来了。你需要不断地砸,一刻不能停歇。以前落下来的人,也曾砸过,他们在砸的过程中用完了力气,已经死去。现在,围墙越砸越高了,您知道,砸它只能使我们更深地受限于猪圈。


猪像是回忆起了某些往事,陷入了沉思。地上一个烟蒂都没有,不然,猪肯定会捡起一根,塞入嘴唇。抽着烟的猪,就像一个哲学家。一个适应了牢狱生活的哲学家。


砸墙需要工具。我们没有工具。我们手无寸铁。猪说。


阿尔巴尼将手插入头发,头发油腻腻地贴在额头上,他已经一天一夜没有洗澡了。这样的生活,他不知道怎样才能继续下去。


下雨天,你可以洗澡。猪爱怜地看着这位新朋友。所有希望逃出去的人,都已经死去。您知道,只要他们萌生这样的意念,自相矛盾所生产的内体消耗,很快就会将他们毁灭。


他们都死在哪里?在猪圈里吗?阿尔巴尼惊恐地问道。


是的。悄无声息的。他们的死就像空气消失在旷野。


他们的尸体呢,尸骨呢?阿尔巴尼问。


消失了。这就是猪圈。这些粪便会发酵,他们能消耗一切有机物。他们的尸体和粪便黏合在一起,成为新的粪便。


阿尔巴尼突然呕吐不止,他不能再听下去。


器物在哪里,我死也要离开这里!阿尔巴尼叫嚣道。


不,我劝你放弃这样的决定。人生短暂,我们不如在猪圈诗意地栖居。


诗意地栖居?


是的。就像我一样。你看,他们都死了,而我好好地活着。


你这样算活得好吗?


还不错。在猪圈里,至少还有空气,有上天降临的甘霖,有阳光。万事都有两个方面,你要向好的方面看。


可是,人生不应该有更精彩而广阔的内容吗?


不,你走到哪里都一样。就像你所说的。天堂的花园里暗藏着深洞。到处都坑坑洼洼,隐藏着猪圈。世界充满艰险。你走着走着,一不小心就落入猪圈里了。无论何处的猪圈,其实风景都差不多。


不,我不想拥有你这样的人生。器物在哪?阿尔巴尼叫嚣起来。


唉……又要失去一个朋友了!喏!猪努起了嘴,朝一个角落指了指。


那是上一个落入猪圈的人留下的。猪说。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了?阿尔巴尼站起来,朝角落走过去。


为什么没看到?他问。


在粪便下面。有时候,我拿他们砸坚果。猪说。


砸坚果?猪圈里有坚果吃吗?


有。秋天刮大风的时候,会把外面森林里大树上的坚果吹进来。


外面有森林?


是的。我根据坚果判断。因为坚果的蒂头非常鲜嫩。


啊,森林,真美好!阿尔巴尼陷入了遥想。那么,假如我砸破围墙,迅速地逃出去,就可以进入森林。我将在森林里成为一个吹着洞箫的仙人。


森林激起了阿尔巴尼美好的遥想,那美妙的图景更激励着阿尔巴尼要捣碎猪圈走出去。他挖开粪便,果然露出了铁器的锈渍。


生锈了。阿尔巴尼叹了一口气。


你可以放在墙上磨。你看看,墙面有几块凸出的石头。猪说。


好。


阿尔巴尼将铁器放到墙上的石头上,嘁嘁喳喳,石头与铁器磨合。那石块抖动了一下,像是活物。阿尔巴尼纳闷地看着石头。


你今天磨损了它,下一刻它就复原了。这是大禹时代的息壤落成的石头。


原来是这样。现在,阿尔巴尼相信猪说的都是真的了。


猪,那么我们两人轮着来怎么样,一刻不停歇。我们一定要逃出去,看看外面的森林。


猪陷入了沉思。


猪的身上具有惰性,是随遇而安的种族。虽然在猪圈的世界,他活得像个哲人,但假如进入森林,他将像一只野猪一样失去安逸而肮脏的土壤。


我可以将它作为锻炼身体。猪沉默了许久,终于说。他不想失去这个朋友。

太感谢了!阿尔巴尼几乎流出了眼泪。


于是,自站起来那一刻,阿尔巴尼先是在石头上不停地磨,直到铁器透出了雪白的亮光。然后就朝着墙体掘洞了。一直到大汗淋漓身体疲惫万分的时候,猪才上场继续跟着掘。可是,不知为什么,也许是空中某一种力量听到了墙体的撕裂声,空中不再有食物撒下来。阿尔巴尼和猪陷入了饥饿和劳累。


这样下去,我们尚未走出去,就先饿死了!猪说。


那我们到底该怎么办?


一切都是上天的旨意。我的办法是祷告,不断地祷告,天父有一天会听到我的声音。我已经祷告了五十年,前段时间,我已经放弃了祷告,因为我已经非常适应猪圈的生活了!


您的意思是说,这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我们只有不断地向上天申诉,才能离开这里?


是的。


这些围墙牢不可破。即使偶然会有破损,空中还有巨大的无形的网。你是飞不出去的。


你的祷告,上天有无听到呢?它有无回应呢?


不知道。有时候祷告结束,云开见日,但大多时候,是急风暴雨。


我不觉得祷告有什么作用。你能弄懂云开见日与急风暴雨的含义吗?


不懂。我不懂上天的语言。


那就是。


你从天上来,你应该知道上天的语言。


上天通常不说话,一切事物皆有征兆出现。


也许你的祷告会有用,你不妨试试。


好。阿尔巴尼放下了铁器,墙面上出现的浅坑很快就恢复了。阿尔巴尼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祷告要说些什么呢?阿尔巴尼问。


这是经文。我拿给你。猪不知从哪里搜出一卷东西来。


阿尔巴尼打开看,都是一些歌颂上天的文字。


您必须得照着念,一天不间断,念七七四十九天,这时候,上天会有感应。

会下雨?刮风?打雷?


是的。


也可能一个霹雳将我们打死?


呵呵。猪笑了。你不要把上天想得那么坏。


阿尔巴尼沉默了。他打开经文,就念诵了起来。


阿尔巴尼一边念诵,一边脑海翻腾。他很清楚,自己是被一只莫名的手摁到猪圈来的,那么,他还要歌颂这种行为吗?


是的。谁让你落到猪圈了呢?你必须歌颂,歌颂是你回归天堂的唯一通道。你难道忘了吗?天堂里的仙人说起话来都像唱歌。


是的。我一直没有努力学习那种歌声。


你到哪里都得学会唱歌。唯有唱歌,才能生活得好,即使在猪圈。不瞒你说,每个晚上,我都念一遍经文。我相信诚意能够感动上苍。我依靠这种念诵,在猪圈里还算活得悠游自在。其实,我已经不怎么想回归天堂了。天堂里早就没有了我这个天蓬元帅的位置。如果上帝的坐骑还需要它,上帝的坐骑早就是天蓬元帅了。天蓬元帅掌管天空遮挡的雨幕,天空大雨倾盆的时候,我只消打开那把伞,就能将雨遮住。离开了那把伞,我就什么都不是,我就只能回到猪的本来面目。现在上帝的坐骑是一个麒麟兽,听说长得不错。自然,上帝的坐骑长相是不会差的。那把伞早就在他手上了。


看来,落入猪圈的人都是有故事的人,每个人都有一个故事。


那你是怎么落到猪圈里来的?


这难道你不清楚吗?每一个天堂需要清理的人,都会被宫女们哄骗去看花。有个深洞就藏在花丛中,不小心,就落入了。


你也是这样来到猪圈的。


是的。他们哄骗你去看人间。然后,就落在猪圈里了。其实,猪圈里也有深洞,如果你在猪圈里不按照规则生活,会落入更深的地狱。你是幸运的,因为我是个善良的猪,我告诉你了一切。在猪圈中生活,我感到孤独,我需要朋友。


阿尔巴尼走过去,给了猪一个深深的拥抱。他清了清嗓子,继续念起经文来。这些歌颂天堂的文字,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被记录传承下来了。在天堂,阿尔巴尼对待这些经文总是掉以轻心,他肆意玩耍,不好好学习。如今,他必须得学习,他希望借此离开这里。


你念七七四十九天看看,有没有反应。当然,也许,你会像我一样,念上一生。我们就成了在猪圈里歌颂天堂的人。你,愿意成为我吗?猪用深情的眼神望着阿尔巴尼,等待他的回应。


除此,别无选择吗?阿尔巴尼问。


别无选择。


阿尔巴尼仰望天堂,天蓝澄澄的,什么也没有。


天堂是美的。阿尔巴尼说。


猪圈也是美的。猪说。


无论走到哪里,世界是美的。阿尔巴尼和猪对着经文一同念了起来。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