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作家动态 -> 内容阅读

王开林:捡漏

http://www.frguo.com/ 2018-06-13 王开林

  天刚蒙蒙亮,鸡鸣犬吠的山村就已显得生机勃勃,二姐叫我起床,此前已催过一遍了。离上学还早着呢,我的梦都没做完,草草中断有些不爽。我睁开眼睛,望向房梁,那上面有个很大的蜘蛛网,运气好的时候,我会看到那只母蜘蛛吐丝补缀它,蜘蛛捕食的耐心真是比老虎、狮子强得多。

 

  这么早起床干什么?我要去拾狗粪和牛粪,积肥是一项重要的家务。好汉很懂事,像保镖一样,照例跟在我身后。队里家家都养狗,牛也有十多头,田埂和山坡上的狗粪和牛粪每天都会更新。“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比我起床起得早的小伙伴就出现在薄薄的晨雾里,露水已经打湿他的鞋面。我仔细一看,不是别人,是何亮子。

 

  “我从那边过来的,你不用走冤枉路了,换个地方吧!你带着好汉,就不愁捡不到狗粪了,它帮你找,一找一个准。呵呵!”

 

  何亮子说这话,开玩笑归开玩笑,确实是一番好意,没什么坏心眼。我瞧瞧他的箢箕,里面差不多是空的。何亮子不喜欢搜索弯头角落,他对牛的习性很了解,对狗的习性却并不熟悉。再说,他喜欢捡牛粪,牛粪更堆实,好交差。殊不知,狗粪的肥力远远超过牛粪,完全能够以少胜多。在这方面,我们从未达成过共识。他的玩兴比我还重,也算难得了。

 

  “亮子,你没有日本鬼子进村就三光的本事,我就不信你走过的地方都像是大水冲过了一遍。”

 

  日本鬼子的“三光政策”是抢光、烧光、杀光,这一点,小伙伴们都知道,我说何亮子“没有日本鬼子进村就三光的本事”,就是说他走过的地方,我去捡漏还会有些收获。果然不出我所料,何亮子的遗漏还真不少,草丛中,斜坡上,“乌金”不只一堆两堆。绕了一个大弯,我跟何亮子再度碰面,他的箢箕里牛粪很多,我的箢箕里狗粪不少。何亮子露出一副惊讶的神情,叫出声来:

 

  “哎,这真是活见鬼了!怎么回事?我走过的地方,你还能捡到这么多狗粪,是你的眼睛比我好,还是你的鼻子比我灵?真想不通!”

 

  “我们队里的狗,隔壁队里的狗,我全都认识,它们喜欢去哪些地方屙屎,我最清楚。”

 

  “你吹吧,瞎吹吧,你看,这话你家好汉都不信,我能信?”

 

  好汉在一旁摇着尾巴,两边瞧瞧,它不明白两个小伙伴拌嘴都吵嚷些什么,莫非早晨起来捡狗粪、捡牛粪还能有蛮大的成就感?你别说,我捡了何亮子的漏,还真心欢喜了好一阵子。

 

  大人用锋利的镰刀收割成熟的稻穗,匀匀地摊放,田野间遍地黄金。起先,队里没有打谷机,用的是最原始的扮桶,扮谷子是桩辛苦差事,我们小孩子都没有那个力气,大人扮谷,直扮得谷粒飞溅,溅到我们脸颊上和脖子上,有些生痛,也有些麻麻痒痒。没有谁能夸这个海口,田里收割之后,稻谷能百分之百地登仓。小伙伴们就专干捡漏的工作,拾稻穗要眼疾手快,拾得多的,一天能拾二十多斤。经过小伙伴们拉网式的搜索之后,情况如何?仍须捡漏的高手来登场接管,一大群麻雀在田野间忙碌,它们忽南忽北,忽东忽西,就算旷阔的田野被这些捡漏高手篦过了数遍,田鼠仍不会心慌,它们才是捡漏的头号高手,最终将田里散落的谷粒收拾得干干净净。

 

  伍伯给我讲过一个故事,大饥荒的时候,村里人差不多都出去讨饭了,只有他父母带着三个孩子留下来,怎么活啊?就靠他父亲去挖田鼠洞,找回些陈谷子碾出米来熬粥喝,有时顺带捉几只田鼠,还能开荤。这个故事使我受到了启发,熟悉动物习性的人至少会多出一条活路。

 

  山区的水田少,旱地多,种红薯,种花生,种芝麻,全是不错的选择。红薯可以当粮食,花生和芝麻可以榨油,说它们是宝贝,谁都肯信。

 

  我家刚下放到黄合七队的时候,父亲往山里走了一趟,看到大片竹林,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以后,我们有呷不完的春笋和冬笋!”出乎他意料的是,当地人不吃笋,原因就是用笋做菜耗油,吃进肚子里又剐油,两头抢油,谁都招架不住。缺油是个大问题,父亲喜爱吃笋,也不得不有所节制。

 

  家家都整出一大块地种红薯,冬天由红薯唱主角,蒸红薯、煮红薯、烤红薯、红薯粉、红薯干、红薯片,应有尽有,天天变着戏法登上餐桌。吃多了红薯爱打屁。有时候,我们在教室里上课,老师在讲台上带头打屁,下面的同学受到传染和感染,便从四面八方纷纷响应,结果是哄堂大笑,气氛彻底活跃了,气味呢则挥之不散,令人掩鼻。个别男同学很嚣张,竟然搬出那句“不许放屁,试看天地翻覆”的超级法宝来,直镇得“口风”不紧的人一愣一愣的。女同学脸皮子薄,倘若不慎在教室里走漏了“风声”,自觉出糗,就多半会趴在课桌上扮鸵鸟。

 

  挖红薯时,大个头的红薯不容易遗漏,小个头的红薯却容易被忽略。有时候,挖过红薯一两个月了,我们刨地还能找到宝贝。红薯并不稀罕,但刨到红薯所带来的喜悦是一种额外的犒赏。有一次,我居然在自家的红薯地里一口气刨出三个大红薯,那天就成为了我的节日。我把捡漏的成果带回家,放在餐桌上,连父亲都惊到了,他说:“天漏地漏屋漏人漏,无处不漏,日本人挖地雷还要用探测器,你刨红薯只凭感觉,有狠有狠!”满姐有点不以为然,她说:“他真要是有狠,明天当着我们的面再刨出三个大红薯来!”老实说,我没有这个“狠”,也就是说,我没有这个利落劲。捡漏捡到好东西,这种美事可遇不可求,谁能打包票?

 

  花生蔸下果实成串,遗落在地里的,以单个为多,刨这种果实,人就不如田鼠了,它们一刨一个准,我却越刨越没有耐心,有时候也就是做做样子,收获很有限。何亮子刨红薯不如我有灵感,刨花生却很耐烦,这就奇怪了。我调侃道:

 

  “亮子,我就想不明白,你早晨捡粪只喜欢捡牛粪,刨起东西来,何解喜欢刨花生?”我说的是牛粪大,花生小,二者不匹配。

 

  “牛粪能呷不?真是的!我告诉你,红薯只饱肚子,花生才营养。信不信?你刨三个大红薯,还不如我刨三颗小花生。”

 

  原来如此,何亮子有时候都忘了用锄头,用铲子,遇到松软的地方,直接用双手作工具,结果弄得指甲里面都是泥土,别说用肥皂洗不干净,就是用针也挑不干净,丑死了,女同学背地里都说何亮子脏,班上分组搞活动,他那一组总是男同学多女同学少。其实他一点也不脏,洗澡用的是香肥皂,但指甲里有黑泥,事实明摆着,这个冤枉他就背定了,没得商量。

 

  当年,队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收完红薯和花生后,去谁的自留地里捡漏都是准许的,甚至可以这么说,我到亮子家的自留地里刨到了遗漏的红薯,或者亮子到我家自留地里刨到了遗漏的花生,都是很开心很骄傲的事情。总之,别把东西落在地里,你说这是节俭就是节俭,你说这是寻开心就是寻开心。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