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作家动态 -> 内容阅读

周实:明净和精粹

http://www.frguo.com/ 2018-06-08 周实

彭国梁的文字,《书屋》只发过一篇,题目为《清理名片》,很短,一千三百多字。不过,《书屋》却发过彭燕郊老师所写的评论他的诗的长文,将近万把字,题目是《像早霞一样新鲜——读彭国梁近作》。彭老师是这样说的:

他的诗,像早霞一样新鲜,吸引你的,第一是那明净和精粹。

容易达到吗?天然的精粹,天然的明净。

有些作者的努力可敬,总是太浓郁(浓郁就不好吗?李义山、李长吉不浓郁?波特莱尔、瓦莱里不浓郁?事情出在一个太,太就不自然,叫人难受),想扩展联想空间吧,想诗质得到强化吧,语词堆砌到窒息了联想空间,人工感情色彩冒烟,就会有一场语言火灾了。

彭老师认为他的诗至少有这么四个特点:“1、彭国梁有作为诗人的最可贵的品质,对生活的好奇心和持久的创造欲。2、因此,他似乎总是在梦幻状态里,联想总是使他陶醉,给他注入活力,于是有最佳创造心态。3、或许是先天的,或许是修炼得来,他有可贵的心智素质:机智。可贵的精神力量:幽默感。一个诗人如果笨,如果古板,那又是什么诗人呢。机智和幽默感是他的强项。4、在创造上,他有对一个诗人和一切艺术家生死攸关的分寸感,他的诗使人想到盛唐以降的绝句,诉说意图非常明确:把话语送到人们的心坎上,这就够了。可不是一朝一夕做得到的功夫,同时也说明他的勤奋和严谨。”

当然,彭老师对他的诗也提出了应该警惕的地方:“对于彭国梁,当前他面临的创作形势应该是:怎样保持工作的勤奋,和工作精神的严谨,保持了这两个基本点,鲜明的引人注目的艺术个性才能够保持,而且能够发展。说起来,明净,精粹,开阔,悠远首先都是一种心态,都由一种心态派生,而心态是容易在外物的干扰下移动的,向有利于艺术创造的方面移动的可能性,相对来说比较微小,干扰不一定就是引诱,也不一定就是破坏性的,有时倒好像很善意,有其充足理由,不知不觉地让你不再珍惜你的艺术个性和特色。明净往往容易被侵犯,明净到至纯、至清、至淡,甚至空灵,呈无防备状态,杂质于是潜入,诗人的赤子之心岂容有一丝杂质……”拳拳之心殷切可见。

彭老师说这些话时是在2001年,一眨眼,时间已过去17年了,彭老师离开这个人世也已经有10年了。17年后的彭国梁较之先前的彭国梁,变化自然是有的。别的且不说,只说他画画,先前他就不画画。但你要说他的画,也非那么容易的。关于这一点,我也曾写过这样一篇短短的文字,题目是《彭国梁的书》:

我和彭国梁太熟了。熟到不管说什么都是那么回事了。熟到无论写什么都提不起精神了。人熟,熟到这个样,还有什么可说的?真没什么可说的了。

看到不少人写他,写他如何如何淘书,写他如何如何编书,写他如何如何藏书,写他如何如何写书,写他如何如何画画,写他是中国的达利什么,我当然也为他高兴。可是,高兴完了之后,也没觉得要说点什么,或者也来写点什么。

我这样说是不是有点文人相轻呢?我想我不是。我知道他是聪明的,有才的,明白他能写,诗书画都行,但若要我来说他,我可不会这样说。

那么,我该如何说呢?想了好一阵,还是没想好。

比如我的手头的正在看的这一本《民国名人在长沙》,还需要我说什么吗?我又还能说点什么?我只能说这本书极见他的兴味文风。

还有他的《书虫日记》,已经出到第五本了,不仅好看也耐读。如此写下去,一年又一年,真的了不得,真的可以说就是一个人的读书史,一个书虫的交友史,一群书人的交流史。这史虽然是个人的,书人的,但也多少表现了时代的。当然,话若说回来,如果他的这些日记不是为了发表而写,那可能就更好看了,就会更有人们说的所谓历史价值了。我这是否有点苛求?想想,确实,有点苛求。

总之,还是那句话,开头我说的那句话:我和彭国梁太熟了,熟得真的不知道说点什么为好了,熟得只能放在心里,在心里面祝他好,祝他好上加好了。

请更好上加好吧,彭国梁!这是我想对他说的。

你一定会更加的好!这也是我想对他说的。

我心里是这样想的。

那么,什么才是好呢?我又想起彭老师评论他的诗的话:“他的诗,像早霞一样新鲜,吸引你的,第一是那明净和精粹。”

他是如何明净的呢?他是怎样精粹的?彭老师评论他的诗时曾经引过他一些诗,下面我也引两首:

 

这么平静而透明地躺着

任我深入其中

将她内心的渴求

轻轻抚摸

 

山 目睹了

这一过程的肃穆

便怂恿白云也来献身

制造更加神圣的

谐和

——《明净之诗》

 

头帕

无意遮住她的眼睛

这么小的女孩

就学会从网眼里

打量远处的

风景

旁边的树

由于某种缘故

也不时将她

提醒

——《透明》

 

真的很明净,确实很精粹,彭老师说的没有错。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