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作家动态 -> 内容阅读

谢宗玉:崂山遐思

http://www.frguo.com/ 2018-06-06 谢宗玉

  最初知道崂山,是因《聊斋志异》里的短文《崂山道士》。说是崂山里有一个真道士,法力超凡,能造幻成真,照现在玄幻小说的说法,就是他的虚界幻境道已达到了究极层次,让人神往之至。另一个假道士,吃不得苦,才学了一点法术毛皮,就急着回家卖弄,结果一头撞在墙上,额上起了个老大的包,在妻子面前出了大丑。

 

  至此后,崂山在我的想象中,就与道士结了缘,崂山就成了道士的代名词。仿佛那沟沟岭岭,树上树下,洞内洞外,都藏着修真的道士。仿佛天下的道士只能放在崂山,放在其他地方,就有做假的嫌疑。直到少年时看金庸的武侠小说,才知道道士武当山上也有,峨眉山上也有,其修炼的高度和纯度,不比崂山道士差。及再长,又得知天下名山,几乎都有道士在盘修。

 

  今日到崂山,发觉这里虽没有尽纳天下道士,但这里可能是天下最适合道士修炼的地方了。

 

  “逆天改命”是道士修炼的本质,所谓“我命在我不在天”是也。从杨朱、老子,到庄子,道家经历了三个阶段。一是杨朱的“全生避害”说。可世事复杂,有时避无可避。二是老子的“随物变而己变”说,但世事无常,总有些事情发生在意料之外。三是庄子的“齐生死、一物我”说,超越现实世界,从一个更高的角度看待生死物我。后来的道教虽与道家不尽相同,但根宗却在道家,但凡道士,都有超脱凡尘,不食人烟的味道,这也是他们追求的方向。

 

  道士们选在崂山修仙,就不用为外境分神了,怪石嶙峋的崂山就如玄幻书中的修真秘境,其氛围与道士的精气神、心魂灵是非常一致的:崂山能以其山高助人心,以其石危砥人灵;以其海哮聚人精,以其峰险砺人魂;以其风狂扬人气,以其溪甘养人神。对了对了,还有那满山遍野的山珍野果,更是让那些忌荤腥的道士们甘之如饴。

 

  道士们在这种场域修炼,肯定有事半功倍之效。也难怪偏僻崂山,竟有道观七八十家之多;也难怪崂山历代道士,几乎都是长寿之辈。

 

  细细想来,道士还真是人之异类呀。他们不服从造物主的安排,想脱离造化的轨道,要为人类趟出一条新路。他们想操控自己的机能,掌握自己的命数。他们的所作所为都是在挑战身体的极限。我想他们经过这样的日修月炼,到后来,身体里的基因,肯定跟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有些不同了。

 

  我是个懒散之人,没有逆天改命的勇气。生命的出现本属偶然,早归迟去,在我看来,都没多大意义。这样的心性自然与道教宗旨格格不入,所以平时也没刻意关注其教义清律。现在想来,还真有些遗憾,要不然,现在就可以和这里的道士好好攀谈一回了。要知道,我喜欢的一个道士,全真派的丘处机就曾在这里“安营扎寨”,广布德义。这位老人,晚年还不顾龄高路远,奔赴中亚,想把成吉思汗从好战的泥潭里超拔出来,可惜那莽夫不问苍生只问长生。丘处机抱憾东归,最后郁郁终于东归途中。让人感叹之余,不免肃然起敬:志欲超然物外,心肠缠于尘世,了不起呀。

 

  很显然,相对于把改变自身作为奋斗方向的道教来说,现代文明则是以改变人类的外部环境作为努力的方向。这会儿,我倒是期盼,道教真能逆天改命,继而把全人类领到天人合一的另一条路上去!

 

  噫,这么一说,我突然有种入道的欲望了。我发觉,逆改天命,除了毅力,还要童心。把自己这具皮囊每日好奇地研究来试验去,这不要颗童心么?童心我有呀,我只是吃不得苦。入道后,我做不了仙道,但我可以做个参谋呀,撺掇某个童心炽盛的老头,在道教中立一新派。想一想,都好玩得不得了。

 

  我突然又有念头冒出,道教新派若与研究基因工程的生物学家合作,肯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吧?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