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阅读 -> 小说 -> 内容阅读

赶往冬至的蘑菇

http://www.frguo.com/ 2018-06-01 耿立

       那是冬至来临前的一天黄昏,寒冷,雪把大地下白了, 屋顶也覆盖了雪,路径也覆盖了雪,未未走在放学的路上,她很兴奋,她在有雪的地上,像跳橡皮筋,有时一只脚,有时两只脚,有时双脚跳起,然后并拢在雪里。
  一只脚,两只脚,两脚并拢,一只脚,两只脚,两脚并拢,雪地上有未未的脚印在延伸,她跳过了小桥,快到白菜园了,白菜园里,还有人未收的白菜,也覆盖了雪,象是长胖了,腰粗了,她听到村里的狗也兴奋地龇牙咧嘴,对着雪,狂吠乱叫,小卖部的守铺的奶奶的说:越叫越来劲了?,狗---
  细雪纷纷扬扬地洒落,这是冬天的第一场雪,干干松松的雪,未未还是跳着走,一只脚,两只脚,两脚并拢,未未跳得脸蛋通红,和她妈妈给她织的头上的羊毛绒帽子一样,像灶间的火,汗水涔涔。
  空中的云很低,风开始有了响声,雪越是大了,未未的红羊绒帽子和天蓝色的围脖上缀上了点点的白末。
  哦,明天就是冬至了,妈妈要包饺子了,女孩思衬到,守铺的奶奶说,冬至不吃饺子,耳朵就会掉。
  “该回家了,”一只脚,两只脚,两脚并拢,一只脚,两只脚,两脚并拢,如果还这样的跳着走,到家里上灯也回不到家啊,女孩喃喃自语的说。
  未未不再跳着走,在雪的覆盖的小路上,书包拍打着她的小棉袄,噗噗地响,书包上也缀满了点点的白花。
  未未把小桥抛的很远了,也跨过白菜园,那些来不及收的白菜,一个个像北极熊,也像企鹅,憨憨的模样。就在她跨过白菜园的时候,她“咦‘的惊叫了一下,女孩儿确实有点惊愕不已,眼睛眨来眨去,在白菜园不远的原野上,有两株浅红浅红的蘑菇,一大一小,依偎着,像快要熄灭的火苗,在风里瑟瑟发抖。真的是两株蘑菇,浅浅的火苗,绽在雪的原野的一隅,有点怯怯的,像做错事的孩子。
  啊,真想不到!
  未未似乎进入了梦境,冬至来临的时候,蘑菇怎么会长在地里呢?但确确实实地是两株蘑菇啊,在雪里瑟瑟地哆嗦。
  未未跑到蘑菇的跟前,跪在雪里,用手把蘑菇周围的雪拨拉开,然后又用雪堆起了矮矮的墙,抵抗着呼呼叫着的风。
  守铺的奶奶说,冬至来临的时候,一切的生灵都会快点赶着回家吃饺子,这两个蘑菇该不是在秋天掉队的蘑菇吧?她们落在了冬天,多可怜呢。
  未未弯下身子,用手围着两株蘑菇,给她们增加温暖,女孩子用责备的口味说:
  “是不是在路上一只脚,两只脚地跳着走,忘记了回冬至的路?你们的家人呢?
  你们是姐弟?还是兄妹,或者都是男的,都是女的?“
  雪下得更大了,女孩子刚为蘑菇身上扫开雪,一会又是白花花的把蘑菇覆盖了,未未为蘑菇堆的雪墙也不顶事,被风抹平了。
  于是未未把自己天蓝色的围脖解下,又摘掉妈妈编织的红红的羊绒帽子。她捧着蘑菇,喃喃地说“给你们戴上帽子,围上围脖,就该暖和了吧?”
  未未为这紧靠着的两株浅浅的红蘑菇戴上帽子,又围上了围脖,然后,又用手搦了四个雪团,硬硬的像石块,压在了帽子的边缘。等未未做好这一切,雪有点熄,风有点住。
  未未对蘑菇说:好了,你们也暖和了,我要回家了,瞧,沿着小路,小卖部的旁边有篱笆的那家就是我家,我们家的狗不咬好人”
  未未嘴里喊着“一只脚,两只脚,两脚并拢,”,自己却不是跳着,而是飞奔着回家,在妈妈还没有看见她有没有戴帽子发问的时候,就跑回到自己 的小房间。妈妈进来了,见未未的脸和手都红红的,心疼地问“帽子没戴严实?还是忘了戴手套?”然后,妈妈用自己的温暖的手为未未搓起脸蛋和手。
  未未怕妈妈问起帽子和围脖的事,就支支吾吾地告诉妈妈“我把帽子和围脖忘在位洞里了---,不过明天是晴天,一定暖和”
  “是吗?”妈妈望了一下窗外,雪确实停了,妈妈在火炉前烤下手“明天是冬至,应该是晴天,不要忘了吃饺子,明天一起床,一摸耳朵掉在床上了,我去包饺子---”
  妈妈到厨房去了,未未的脑海里却浮现出原野一隅的蘑菇来,在白菜园旁边的蘑菇,她们是兄妹还是姐弟,为何落在了这里?忽然,她脑海里觉得覆盖蘑菇的帽子被风掀开了,围脖也刮走,挂在远处的胖胖的白菜上。
  不行,我要去看看。
  一只脚,两只脚,未未捂紧耳朵,穿过村子,穿过小卖部,来到了白菜园。
  咦,奇怪了,明明在白菜园的旁边,有两株蘑菇啊,现在却什么也没有了,帽子呢?
  围脖呢?一个火红,一个天蓝啊。
  是我迷路了?女孩想,我在这条路,从一年级就开始,现在已经是五年级了,一天两次,总共五年,闭上眼睛,也不会迷路啊。小姑娘有点迷茫了,她开始命令自己“折回去吧折回去!”
  未未正犹豫不定的当儿,这时身后,却有奇怪的声音传来,一个是怯怯的女声,一个是低低的男童音:
  “欢迎你,未未!”“欢迎你,未未!”
  未未吃惊地一回头,见自己身后有一座漂亮的红房子,在雪地里特别地耀眼。红房子的门开了,一高一矮的姐弟俩正站在门口,都是浅浅的红衣服。此时,未未有一种亲切感涌起,一点也不感到突然。一切都是那么正常,就像自己 的小同学,也像村里的邻居。
  “外面冷啊,未未进来啊!”姐姐说,弟弟也说
  “外面冷啊,未未进来啊!”
  未未觉得这姐弟俩特别地眼熟,在哪里见过?是梦中,还是在姥姥的村庄?反正是没有隔阂的那种亲密和紧密。他们叫什么呢?为何知道我的名字?
  未未进到红房子里,这房子毛茸茸的,是羊绒那样软,那样细腻,底下是天蓝色边的,像夜空纯净的蓝,而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外面的厚厚的雪,更令未未惊奇的是,她看到了小卖部,并看到了守铺奶奶的白白如银的头发。
  “未未,你是在木镇完小上五年级吧?”
  “哦,是”
  “你妈妈,正给你做春节的棉袄呢。就要做好啦。”
  未未感到惊奇了,姐姐说,“你妈妈用春天的牡丹的花瓣为你楦的领子。牡丹的气味芬芳,有幽幽的花香,那是地道的平原的牡丹的芬芳啊,我们在春天的时候经过牡丹花田,都要瞪大眼睛,深深吸进一口香气,”
  未未像陶醉了,红白的牡丹花田,盛开在村舍的外面的原野上,花瓣一落,就像雪。
  弟弟在旁边好象对她们的谈话不感兴趣,,一个人手里握着麦杆头,在吹泡泡,每吹一口,麦杆头就生出无数个的玉珠样的泡泡,在窗口飞出,碰出弟弟朗朗的笑声。
  未未看着飞到天空的泡跑,像星星一样晶莹‘
  “多好看的泡泡1“
  再一看,夜空晴了,天蓝色的夜空真的是很多泡泡样的星星。
  到夜晚了,该回家了,女孩对未未说:“我们也要走了,弟弟,别吹了?”
  未未疑惑了,这不是你们的家吗?
  “哈哈,我们的家?我们的家是未未给的啊。“
  “我给的?”
  “是啊,菜园路1号!”
  咣当咣当,门外响起马车的声音,“冬至的车来了”
  “冬至的车?”
  “是的,这是冬至派来的车,他不会让每个植物动物在外面度过冬天,也许,我们是最后的一批乘客。”
  “真的要走吗?”未未问。
  “是的,必须!”、
  “我们还能见面吗?”
  “能啊,未未,明年的春天我会经过这里的,你会看到我!”
  门外的马车上,很多的蘑菇在明亮车窗里,探出头,向姐弟和未未招手,车辕里坐着一个穿羊皮袄的爷爷,和守铺奶奶的丈夫一般年纪。白的胡须,胡须上绽着雪。
  “未未,再见”
  “未未姐姐再见!”
  “叮定当,叮定当,铃儿响叮当-----”,马车在未未的招手里越来越远,天黑了,天空里是泡泡似的星星,又像要滴下的饱鼓鼓的水滴,远远地,马车的灯亮着,车辙远了。
  “看,天黑了,回家去吧,孩子”
  不知什么时候,妈妈来接未未了,妈妈手里拿着到春节才点起的灯笼,未未从妈妈手里接过灯笼,妈妈为未未从雪里拣起帽子围脖,为未未戴好系好。
  灯笼的颜色也是红红的,未未和妈妈顺路而归,一只脚,两只脚,两脚并拢,一只脚,两只脚,两脚并拢,未未愉快地喃喃说着,偎在妈妈怀里,向村里走着,在村里,守铺的奶奶在骂那只对着星空狂吠的狗“狗儿,滚---“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