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新书快递 -> 内容阅读

李辉模《李辉模作品集》

http://www.frguo.com/ 2018-05-18 李辉模

 

 

  李辉模简介:

  李辉模,男,湖南平江人,中共党员,大学文化,原岳阳市政协委员、市群众艺术馆馆长。80年代开始在多家报刊发表散文、小小说、诗词、楹联书法作品。现为中华诗词协会、中国楹联学会会员、湖南省作家协会、省诗词协会、省楹联学会、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岳阳市楹联学会常务副会长、市诗词协会副会长、市老年书画协会副会长,市政协岳州书画院副院长、群众文化副研究员、岳阳老年(干)大学诗联教授,全国优秀楹联教师。

 

  花开四朵

  ——李辉模作品集代序

  李元洛

  赫赫有名的“扬州八怪”,是清中叶笔飞墨舞在扬州地区的一批风格与行事风格相近的书画家,领军人物是今天人所熟知的郑板桥。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后期,我客居岳阳数年,也曾风闻“岳州八怪”之说。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尚未倒在沙滩,后浪已轰然而至。人生有许多意想不到的缘分,数十年之后的今天,我竟然与传说中有“怪才”之称的李辉模先生有了一面之缘,并因他的大公子、诗人李冈的敦请,为他的书成四卷的皇皇作品大集撰一小序。

  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末期,岳阳地区平江县幕阜山下之南江镇,迎来了李辉模呱呱坠地的第一声啼哭。由于家境贫寒,三年的私塾夜校时学时辍,后来在县农业中学就读一年也即告休学,他的幼年和少年全交给了割草插秧田间陌上。然而,英雄不论出身,往往也无关学历。幕阜山地灵人杰与昌江水钟灵毓秀,合抱而成他成长的摇篮与温床,加之他天赋极高又勤学不倦,年纪轻轻便在文学艺术领域显示了多方面的才华,蜚声乡梓。八十年代之初,由于慧眼公心爱才如渴的在岳阳负方面之责的李曙初、赵石麟两位先生之垂青,李辉模得以一试高中,以草野之身,以“岳阳地区唯一的群众文化干部”的名分与指标,考入今日许多人欣羡的公务员队伍,在市文化局有了一席用文而非用武之地。洞庭波兮木叶下,衔远山,吞长江,浩浩汤汤,横无际涯,巴陵的名山胜水文渊诗澜,让他的未尽之才从此天开地阔。时至今日,大而文坛艺苑,具体而书坛、乐坛、联坛、吟坛,乃至曲艺园与国术馆,都可以见到他活跃而矫健的身影。幕阜山下那一声遥远的啼哭,早已变成今天波撼岳阳城的多声部的交响曲。他是“琴棋书画、吹拉弹唱、说演打聊”之全才,厘分四卷的《李辉模作品集》就是证明与明证。

  顾炎武诗云:“苍龙日暮还行雨,老树春深更著花。”(《又酬傅处士次韵》)俗语有道是:“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李辉模之才如多棱镜的钻石面面生辉,他的作品集则是花开四朵,依序为小说散文、楹联诗词、章回传奇、书法作品。我这篇小序无法逐枝细表,只能点到为止。

  小说散文。辉模的小说散文大都取材于乡土风物与人情,具有浓郁的泥土气息,语言颇为草根,又不乏幽默感,且多为短制,可称小小说与短短文,读来如捧饮一掬山泉,观赏一束山花,令人心神俱爽。

  楹联诗词。这是辉模作品中的最大亮点。题材多样,功力深厚,虽不免应酬应景之什但仍佳作连篇。如他在1980年6月岳阳地区招录群众文化干部考试时所作七律《重登岳阳楼》。此诗后来曾寄给我的挚友、广州《当代诗词》主编李汝伦,据云,汝伦当即刊用并回信多加赞誉。由此一斑,即可窥全豹。尤其难得的是,他既娴于楹联诗词,又名副其实长于书法,既能“作”又能“书”,双管齐下,相得益彰。清人戚蓼生为其所藏《石头记》抄本作序,极赞曹雪芹之“一声也而两歌,一手也而二牍”,曹侠的此种超绝境界,李辉模虽不能至,定当心向往之。

  章回传奇。以现实生活中的联语与联语故事为中心,以章回体小说为形式,叙写民间楹联高手的传奇故事。题材与人物均颇为独特,叙述语言与描写语言均活泼生鲜。当代人尤其中老年人大都曾有阅读古典或现代章回小说的经验,读辉模主人公为“九胡子”的对联章回传奇,读者不仅兴味盈然,恍兮惚兮之间也许还会有幸回到自己遗失已久的童年。

  书法作品。这是辉模创作的又一高光展览。今日的作家喜爱书法者不少,但真正有根有柢乃至卓然成家的却不很多。辉模的书法从幼时即已发轫,临碑摹帖,童子之功继之以兀兀以穷年方有今日之气象。他的书法尤其是行书灿然可观,古朴苍劲而又灵动飘逸,以刚为主,以柔补刚,所谓刚健杂婀娜是也,令我心慕而手追。

  李辉模先生乃名实相符的德艺双馨的文学艺术家,他以德严于律己,以艺乐于助人。其家教诗是:“德自心头起,才从苦处来。无心难备德,非苦莫成才。”其自勉自许之诗云:“为人处世欲何求?德字高书最上头。若问功夫深几许,浑如一盒万金油。”然而,口碑甚好的他,自励自谦如此,对他人却不吝溢美之辞。日月不居,不久前我八十初度,他自撰并书一副联语赐我,其正面效果是令我奋励,其负面后果则是催我汗颜。

  李辉模祖辈三代务农,并非书香门第,复羲少年失学,亦乏学府专攻。他有才如此,实属平江之幸,有成如此,真乃岳阳之荣。来而不往非礼也,一序将终,我也作一副虽不甚工整但却实事求是的嵌名联赠他,一笔不写两个李字,就权当投李报李吧:

  耀彩辉光,奇才出草根,多艺多才,笔舞墨歌天下少;

  范山模水,俊士居坛上,清心清迹,风高气正世间珍。

  丙申夏日于长沙。

  (李元洛,当代著述颇丰的重要诗论家、以诗文化散文独树一帜的散文家,湖南省作家协会原名誉主席。)

 

  《李辉模作品集》部分作品选登:

  老鸦窝(小小说)

  李辉模

  牛角冲,深山雾洞,冲子里一切都古老。路,羊肠样,越走越深;山,壁陡,萝藤百怪;人,迁腐古器,守着塝田作阳春。才半下午,便嗬着牛儿,唤着孩儿归了屋子。“砰、砰……”一扇扇木门关了,窗前的油灯熄了,非凡的寂静。还有古老的木墙、篱笆、水碓、风车……

  冲子里最古老的要数那株老榆树,老榆树上的那个老鸦窝。老鸦窝桶大,墨黑墨黑,一团结在树权里,横枝竖丫上结满了五颜六色的菌。

  老鸦窝不知何时筑起的,三叔公也不清楚,因为他出世时就有,还有两只老鸦盘踞过,后来也不知道什么时侯飞走了。

  奇异事出现了。山外来了一群“牛仔裤”,一色的太阳帽。他们对榆树上的老鸦窝发生了莫大的兴趣。

  “黑窝子!啧啧,好大哩。”

  “多精致,一顶皇帽样。”

  “人做的,还是鸟做的?”

  ……

  古树下,“太阳帽”仰望了半天,好奇的目光像是在审视着重大的奇观。“咔嚓、咔嚓……”照相机对准了窝儿,一张张照片弹迸出来。“太阳帽”只顾欣赏,全然没觉察到周围的箩筐、扁担、拐杖、锄头……冲里人都来了,神秘地望着“太阳帽”,盯着照相机,直到“太阳帽”走出了深山丛林。

  榆树下异常寂静,眼望眼,眼问眼,一冲的惊讶、喜悦、神秘、谨慎。

  榆树下热闹起来了。

  “照这么多相作甚?”

  “地质队考古董的吧。”

  “这窝子肯定很有名堂!”

  傍晚,树下聚一片人,谈老鸦窝,谈稀乱的横枝竖丫,谈巴在窝上五颜六色的菌。

  夜里,电筒光交又在老鸦窝上。三叔公作古正经讲窝子的源流、沿革和演变……故事出神入化。

  议论上升为争论,面红耳赤:

  “榆树下的这块地,历来就是我五房里的。”

  “不!土改那年,乡上又重新分过了。

  “榆树在我屋门前,树叶我都扫了几十年。”

  “祖业应归我们七大房。

  ……

  哎!老鸦窝,“太阳帽” ……

 

  幕阜山(散文)

  李辉模

  家乡有一座山,名曰幕阜。山极大,方圆百余里;极高,海拔一千六百米;极奇,铺满一山的故事,流传着一山的传奇。

  《平江县志》载曰:“黄龙幕阜,万峰千涧,萦怀拥抱,形如舞鹤,势若蜈蚣。”峭拔的山势,峰回路转,山上古木葱茏,林荫蔽日,顶端云气缭绕,如幻如仙。山腰里,有一块四周见方的青石,酷像一条石凳,石旁一株翠竹,竹子躬身俯下,竹梢不高不矮,不偏不倚,正好倒垂石凳上,随着轻轻的山风,就如摇头电扇一样在石凳上左右轻拂,这个景致故名“青竹扫合”。传说大禹治水时到过幕阜山,曾在这条石凳上坐过,水患治服后,山林似平也懂得知恩图报,于是在大禹坐过的地方长出这株竹子来,时刻打扫着石凳,准备迎接大禹的再次到来。大禹当然不会再来了,但它仍然不管春夏秋冬,不分白天黑夜,默默默无声地拂扫着石凳上的落叶残灰,让过往的行人在这里小憩,这不正体现了幕阜山的山德么?

  幕阜山有一口泉井,泉眼不是很大,从井正中冒出股清泉,把池中的细沙冲得翻来卷去,浮了又沉,沉了又浮,俨如一锅煮开了的粟米,所以,取了个“沸沙池”的名儿。沸沙池同样充满了传奇色彩。传说池子能降雨,泉水可治病。山里人常年供奉,香火不断。要是遇上大旱的年头,地方就有人牵头筹资集款,组织吹打队伍,抬着三牲贡品,虔诚地去沸沙池求神降雨。然而,筹资耗尽,雨却一点也没降下来。还是南江桥人民有才智,挖掘山泉,蓄水成库,算是真正能降雨解旱了。

  大山的西面,还有一个名曰“丹崖”的景致。这景致可险啦!悬崖峭壁,高拔千仞,藤萝缠绕,怪石嶙峋。相传晋代的葛稚川为修行得道,他跑遍了整个幕阜山,选草择木,炼药于丹崖之上,为百姓治病,这炼药台至今尚存。后来,人们将这些药材研制成香,常年燃点,具有驱蚊祛恶,养生健身的功能。如今,南江人又利用大山里取之不尽的自然资源,办起了几家卫生香厂,他们继承传统,加以现代科学方法,先后制成蚊香、卫生香,畅销国内外。

  一峰尖,是幕阜山的最高峰,你若登上峰尖,乳白色的云雾玉带似的环绕在你的身边,令人如入仙境。朝山下望去,南江镇的全貌尽收眼底,像一幅五彩缤纷的图画。传说九月初九重阳节,站在幕阜山的一峰尖上,可以隐约看得到百里之外的洞庭湖。

  幕阜山那美丽的传说丰富着南江人民,南江人民也在不断地挖掘幕阜山的故事,美化幕阜山的英姿,山上开办了林场、畜牧场,前年又修起了盘山公路,一个开发幕阜山,创建旅游景点,利用大山资源,创办有地方特色的山区企业宏伟蓝图,逐步在平江、南江桥人民的手中描绘。

精品力作
新书快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