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阅读 -> 散文 -> 内容阅读

从一片树叶走入森林

http://www.frguo.com/ 2018-05-16 陈芳

  很多年前,很多年前。

 

  我跟随家人坐着绿皮火车,一路颠簸,从湖南入贵州,辗转至四川泸州,再翻山越岭,来到云南。

 

  还记得,当时没有高速,一路上,我们要从云贵高原的山头或山腰穿行,也不记得坐了多少天车,路上因堵车停了多少个夜晚。只记得当年的大年初七,在我们去的前一天,有一辆云南至四川的大巴翻下悬崖,17人没能生还。

 

  儿时的记忆,在镇雄,在楚雄,在大理,在思茅,在宝山……在那一条条最深最深的宽窄巷子里。在大理下关茶厂那位年长的老人,给我讲下关风,上关花,苍山雪,洱海月。当时老人泡了一壶茶,谈到了关于普洱茶的故事。

 

  尤记得,家里当时买了老人好几千元的茶,好像是每饼150元,也有价格几十元的。

 

  听说那些茶现在每饼要几千,几万了,可惜都被我前些年浪费了——真是牛嚼牡丹。

 

  那茶香——香到现在。

 

  普洱茶——那时便在我的记忆里神秘般存在——生根。

 

  我时常跟朋友谈起云南高原,山太多,太高,太险,青石板路的宽窄巷子也多,野菜菌子便宜又好吃,主要会说到茶,悠长悠长的回味。

 

  当地的茶室格局独特,很有个性——选材有竹子,石头和砖,好像还有很多烂布芦草,还有噼啪作响的壶。反正很多我没见过,很是新奇,大都有些年头了。它们就是时光浓缩的眼眉,好美。

 

  云南,一直悄悄在我记忆深处。

 

  冥冥之中,我是一直是在寻茶的。

 

  记得那些年,我年年都去云南,每次去一般不少于半个月,或行走于茶山,或住在茶城里,跑茶行,非喝不走,原汁原味,那时的茶和现在大街上的茶有区别,味道、气息有很大不同。

 

  大家都说,不管漂泊在哪里,记忆中最美好的味道就是少年时口中的记忆。

 

  这感受经年不褪。

 

  几年前,因为挥之不去的念想,再次踏入原始森林,踩上那片松软的土地,扑面而来的熟悉气息,瞬间点燃我所有的激情。

 

  在风雨红尘中走过经年,瞬间醒来,这味道才是我心灵皈依的地方!从一片茶叶到野生古茶树群,从一个爱茶湘女到一个卖树叶的湖南孩子。

 

  专做古树纯料茶!

 

  儿时,房前屋后,满山满坡的茶树,满坡满眼的摘茶人……

 

  蚊叮虫咬了,用石头砸烂茶叶直接当药消炎;渴了,摘一把鲜叶塞进嘴里嚼嚼解渴。

 

  屋里屋外的制茶乡民邻里,柴火,铁锅,竹篮上揉,竹席上晒。

 

  记忆唤醒真实的存在,我原本就在茶山里长大。

 

  那些渗出泛着青苔的儿时记忆,原来,这就是我最深的茶文化底蕴宝库。这不需要读,不需要记,它一直是我最基本的生活。

 

  原来,这就是你们夸我的不同于别人的智慧。我欣然地接纳它们,深深与之交融,两两相安共趣,哪有秘诀,只因为茶与我一直同在,在我的血液里,从我的祖辈开始。

 

  我现在明白了,不管我是缓缓踏行在青石街道上,还是舞蹈在喧嚣之中,那种喜爱茶的在鲜明中狭窄与宽广并存的个性,与生俱来。

 

  做古树茶,是一种生活方式。

 

  喝古树茶,是一种生活状态。

 

  这里有古旧的屋子,这里有粗老的棉麻,这里花草树木四季茂盛,这里有很多回味无穷的故事,这里的嘉木会让你焕发最真实的神采。

 

  来,把所有的心事放逐森林。“躲进茶山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东”。

 

  茶是心灵的钥匙,茶是心头的记忆。茶就是这样子,不施粉黛,素面朝天,苍绿了流年,浓缩了记忆,让每个人,心甘情愿地走进来,深深喜欢,沉湎于它隐在深处的符号中。

 

  无论你想发现时尚或者闲适,都可以轻而易举地在我的茶山茶树茶叶里寻觅到,把过往斟在茶汤,泰然地“浪费”。

 

  繁华尽头,总会相遇。

 

  其实,我们的人生就是茶叶,宽的窄的,成长自由。做茶的我们,自成风格的青砖黛瓦,也有夜雨打芭蕉;有学语咿呀,也有斜阳夕照;有幽深的灯隐秘的梦,还有着青葱如华盖的梧桐树……

 

  多好。茶树里没有熙熙攘攘的人流,我们只和树木共歌唱,只跟岁月讲故事,我们不媚不娇不趋炎附势,只用自己的方式悉数流年,用枝叶来书写一个真实的自己。

 

  “我本茶人,不必摆摊”,或许,只一转眸,凝望着屋宇的深黛映衬着天际的一声雁鸣,就会让你怦然心动而决定终生,然后,让自己惬意地停留在茶香里。

 

  无论牙旗金甲,还是蹇驴破帽,你自如我安之若素,甘之如饴。

 

  来,和我一起做茶去。古茶深处,不看洋场,只听溪语。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