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作家动态 -> 内容阅读

彭国梁:王正斌先生的晚年心愿

http://www.frguo.com/ 2018-05-15 彭国梁

  我与王正斌先生相识已有三十多年了。他给我的印象是:个子高大,一身正气,能干务实,重情仗义。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在长沙县文化馆供职,他在某乡任文化站长。后我调到长沙市广播电视局,他到位于伍家岭的长沙县电影公司当经理。我刚到长沙,想买一辆单车。那时买单车是要凭票的。正斌先生得知,便将他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一张“凤凰牌”单车的票证送给了我。那时的“凤凰”或“永久”牌单车就相当于现在的汽车宝马与奔驰。我骑着那辆凤凰牌的轻型跑车,穿行在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不知有几多的威风。

 

  后来,正斌先生又调到长沙县水电局任局长,我记得他在任的时候,所在单位曾获过全国水利先进县的称号,省市媒体都曾作过相关报道。再后来呢,各有各的忙碌,联系也就少了。

 

  最近几年,我和正斌先生的联系又多了起来。前不久去他家聊天,我说一直想写他一篇文章,就写他退休之后为家乡的建设所做的种种贡献。或者说,他晚年的几个情结。其一:文化站长情结。曾经有一个二十多集的电视轻喜剧《文化站长管文化》,讲的便是乡村文化站的故事。能担任乡村文化站长的,都是乡村的文化骨干。除了本人有一定的文化知识与修养之外,还得熟悉乡村的各种文化生活与娱乐活动,并推而广之。早三四年,在宁乡花明楼刘少奇纪念馆举行了一次别开生面的聚会,与会者系长沙县文化系统的老干部,有当年文化局的老局长,文化馆的老馆长,但大多数都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的乡村文化站长。这个活动便是正斌先生与刘少奇纪念馆的馆长罗雄先生等共同策划并执行的。我有幸恭逢其盛,那种久别重逢的喜悦与各述别后情谊的种种神态至今历历在目。二0一五年,县文化馆的老馆长常明干先生出版了一本《晚晴集》,正斌先生又张罗着把当年的那些老文化站长组织起来,为老馆长的新书举行分享会。正斌先生就是这些老文化站长中的老大哥,其中的任何一位站长在工作中或生活中遇到了什么过不去的坎,只要能帮上忙的,他都会像自己的事一样去奔波去努力。

 

  第二个情结便是那个“丢胞衣罐子”的地方。他的家乡是长沙县安沙镇的花桥村。什么叫“新农村”?我以为花桥村便是。青山绿水,鸟语花香。水泥路修到了每个村民的家门口,路灯是太阳能的。现在又“白改黑”了,即把原来白色的水泥路改为黑色的柏油路。田垅中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溪,原来是破破旧旧衣衫不整,现在两岸用石头垒得眉清目秀,还种满了鲜花。就像一个打扮得精致而漂亮的小姑娘,成为了花桥村一道亮丽的风景。这些都倾注着正斌先生的心血。他就像一个德高望重的乡绅,村民们“正爹正爹”地喊着,大事小事都会找他拿个主意。

 

  第三个情结是水。正斌先生系水利局长出身,他深知饮用水的安全与卫生是何等的重要。有一些大做广告的什么什么水,忽然就因质量问题而被媒体曝光。水关系着人的生命,如何能让家乡父老能让长沙人民真正喝上一杯放心水健康水呢?办一个水厂。办一个自己一家天天在喝,所有喝过的都说好的水厂。于是,“棠坡山泉”的桶装水和瓶装水便在朱镕基总理的故乡棠坡的附近花桥诞生了。为此,在我和正斌先生的共同策划下,出版了一本书名为《棠坡山泉》的书。有意思的是,此书原想做成一本宣传广告册,到后来,我与正斌先生达成共识,做成一本地域文化的书,就围绕棠坡方圆几公里的地方来做文章。此书写了当地的民情风俗,写了民国三位有名的将军张辉瓒、朱耀华和戴坚。还写了花桥村的百岁老人邓四娭毑和九十多岁的老人李大娭毑。这两篇文章后来都发表在《老年人》杂志上。棠坡山泉的水正如老作家弘征先生所说:“在山泉水清,出山泉水洁,就像一个高人雅士,不为尘俗所染。”著名作家聂鑫森先生也曾为棠坡山泉挥毫作画,并题诗曰:“棠坡久誉出名泉,润染菜花红杜鹃。舀却清纯调色墨,春光书画两鲜妍。”

 

  第四个情结是正斌先生的重中之重,那就是仙姑大庙的复建与道教文化的宏扬。当我和正斌先生说,拟从这四个情结入手来写这篇文章时,正斌先生谦逊地说:不妥!本人无能,有负乡亲。他说,如果要写,能否忽略前三,重在四。可题为《人老了还想圆一个梦》。这个梦就是尽地主之谊,守护历史,传承文化,举信众之力,复建仙姑大庙。正斌先生对寺庙文化有他独特的见解。他说,其实古人所建的很多庙宇,就相当于我们现在所建的纪念馆。比如孔庙、关公庙、岳王庙、杨泗将军庙、包公庙、药王庙等等。所供奉的菩萨或神仙,有民族英雄,有传奇人物,也有各个领域的行业精英。以明代的《列仙全传》为例,其中所收五百余位仙人,就有老子、庄子、墨子、李白、李贺、华佗、鲁班、孙思邈、颜真卿等我们所熟悉的文化名人和匠人先师。

 

  正斌先生所说的仙姑大庙,原名仙姑殿。地处安沙镇花桥村的一座山上。此庙始建于宋九百六十六年,原为上下栋砖木结构平房,踏步约两米宽,九十九级台阶,前坪有戏楼,毁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大跃进时期。直到二00七年,此处还是一片荒芜,杂草丛生。从二00七年至今,整整十年的时间,在正斌与诸多信众的努力下,重新征地、整体规划、分步实施。从三通入手,到现在已将距今已有一千余年历史的道教古庙展现在信众面前。现在的庙宇分主殿、东西两厢殿、五层居士楼、永久功德碑廊等。有宗教界的权威人士对此庙评价道:山峦幽静环境;五龙朝凤风水;高起点的规划,高质量的施工;经典塑造的神驾;出神入化的壁画;工整精湛的彩绘;舒适静修的居士场所;流芳百世的功德碑廊。现在已成为长沙县境内供奉神驾规格最高,高神高仙最多,居士条件最好,在信士的心目中影响最深的道教文化朝拜圣地。在这十年之中,正斌先生为此庙所付出的心血,真不是三言两语所能描述的。不但正斌先生为此劳心劳力,他的妻子范老师更是在家默默奉献。捐资助庙者在他的家来来往往,她要端茶送水,洗衣做饭,还要动员亲朋戚友献计出力,启发晚辈理解支持。正斌先生说,没有她妻子的支持,他想圆晚年之梦,那是难以想像的。

 

  现在仙姑大庙正殿供奉的是九天玄女圣姥,据说是黄帝的尊师。正斌先生说,他想借此大庙弘扬一种惩恶扬善的精神,让真善美在信众中得到普及与传播。现在的仙姑大庙与他们所规划的宏伟蓝图还有着不少的距离,他将在有生之年倾其全力,务必将蓝图变成美丽的现实。在将这座仙姑大庙打造成弘扬道教文化圣地的同时,也将使其成为当地旅游文化的高标景点。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