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阅读 -> 散文 -> 内容阅读

心旅凤凰

http://www.frguo.com/ 2018-05-14 蔡灵敏

  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因为是选择黄金周出游,朋友一再叮嘱,第一要务是提前预订到住房。

 

  于是,出行前三天就把哥哥的朋友曾经住过的凤凰一农家小院的号码翻出来。电话那头,是很流利的一口普通话,在几次回合的交流中,能感觉到对方是一个知书达理,心地善良的大姐,再加上哥哥说过,朋友经常到那里小住,女主人一家很善良热情,小庭院很难得的原生态的雅静,适合游人去养心入境。于是,很愉快的挂断了每次的电话,心底一直坚信,但凡好的开头和感觉总会让愉快的事情锦上添花。

 

  拎上包,出发吧。

 

  睁开睡意惺忪的双眼,一晚的火车轻松的睡过,来到了清晨的凤凰古城,兴奋而新鲜。

 

  赶紧掏出手机,搜查有关杨姐电话号码的短信。当手机打开,那一下,我极度愕然,天啊!命运在和我开什么玩笑?

 

  只见手机里所有的短信因为没锁机,胡乱全部删除了,一片空白.而我之前和女主人联系的都是用单位的座机联系的,拨打的号码在那部电话里。

 

  唯一有我办公室钥匙,可以帮忙从电话里查出号码的同事又跑到外地去了。

 

  想要哥哥的朋友重新转发短信告知女主人的电话号码,拨通朋友的手机,传来的是意想不到的声音:"对不起,该用户因欠费,已停机。"

 

  简直是无巧不成书。

 

  没有任何线索,我脑海里仍温馨的记得杨姐那句话:"小蔡,下了火车就打我电话哦,我会到古城外的豆腐湾那一站来接你们。”于是,再次使劲的回忆杨姐的手机号码尾数是0606,可前面的7个数字实在一个都不记得。

 

  我们仨象断了线的风筝,不知道风往哪儿吹。

 

  有点尴尬,有点无奈,浑然不知所措。

 

  拿着一堆行李,一家人流浪在凤凰城的沈从文故居门口。依稀记得杨姐曾在电话里说,她家就在这个景点附近的二十米处,很容易找到的。

 

  "妈妈.我们都成流浪汉了."小轩开始撅起小嘴一脸无奈了。

 

  轩爸有点皱眉,"找别的客栈吧,她又不是我们的熟人,也没预先付钱给她.走吧,别耽误我们旅游。"

 

  真有点不甘心,浪漫的旅途是这样的开头竟是我万万没想到的。

 

  " 还是去找找吧,一个凤凰小镇也只有这么大."我拖着小轩,安慰着轩爸。

 

  然后,在沈从文故居的每一个方向的二十米,不停的向当地人打听一个叫杨姐的人,描述她家是一栋两层楼的房子,有两个儿子,老公会种小金瓜和葫芦瓜,还能写得一手好书法(这是我唯一知道的线索)。

 

  "不认识."所有问过的路人几乎都是面无表情的回答或应付。

 

  脑袋已是一片空白。整整找了两个小时了,我们拖着疲倦的身体在古街上走走停停。

 

  不小心撞到了一个路人,我低垂着眼,有气无力的说了句:“对不起。”

 

  " 呦,这小姑娘长得真可爱。"路人是一位穿红衣的大姐,挑着担子,看了看小轩,微笑着说:"你们是找住宿的吧,这上游人特别多,也贵,住下游去会清净一点,也便宜一些。"

 

  我突然大发灵感,睁大眼睛,看着大姐即将远走,连忙追过去喊住她说"喂,大姐,你是本地人吧?认识附近一个叫杨姐的人吗...。。"于是,我又把那些杨姐的特征不厌其烦的复述了一遍,目光紧紧盯着大姐脸上的表情,希望有点转机。

 

  大姐停顿了一下,想了想,"不是沈从文故居附近吧,是不是在沈从文墓地附近啊,这是两个不同的景点,距离有蛮远的.有个我认识的杨大姐,但是她家不是两个儿子,是一儿一女。"大姐连忙掏出手机,迅速查出一排姓杨的手机号码,"昨天我还和这个人通过电话呢。"

 

  大姐不急不慢的说着,我可是心都提到嗓子这里来了,上帝保佑.只因寻你太辛苦。

 

  "是这个人吗?"大姐把手机屏幕凑近给我看。

 

  瞬间,我简直要欣喜若狂。呵呵, 诺大一个人群熙攘的凤凰城,我居然在一个撞到的路人手机里看到了我找寻千辛万苦的人!手机里清楚的显示着:杨胜爱,135****0606,尾号0606的几个数字格外刺眼,格外熟悉,瞬间,眼泪水都快流出来了。

 

  不可不信缘, 如获至宝。要感谢自己,没有执着,哪能遇上缘分的人或事。想起那句话,"相逢的人会再相逢."上帝喜欢和你开玩笑,但总会让你转角遇到爱。

 

  记住,这条人生法则其实很重要。

 

 

  文涛小院

 

  去凤凰发呆的这几天,不得不提到文涛小苑。

 

  文涛小苑,就是那个苦苦找到的杨姐的家。

 

  遇上它,是一种缘。如果不是缘,我们已经擦肩而过。

 

  延着弯弯的小道,郁郁葱葱的山顶上,看见一个幽静的小庭院。

 

  第一眼,就没让我失望,千辛万苦找寻到它,其实值得。

 

  小院其实很质朴简洁,不是那种特别张扬和精致,因为女主人是信佛的,一家人热情善良,让住过的人有种回家的感觉,亲切而温暖。庭前种满了花花草草,门前挂满了男主人辛勤耕种的小金瓜和葫芦瓜,后山上也种满了瓜果蔬菜。

 

  最喜欢小院庭前的小木桌。每个清晨或黄昏,拿着一本好看的书,喝上主人沏上的温热清香的绿茶,想想书中的情景,偶然抬头看看山脚下绕城而过的沱江美景,渐行渐近传来悠扬的稍公号子,那是一种何等的美妙和惬意。

 

  每到傍晚时分,吃过女主人亲自奉上的农家饭菜,美滋滋的。沿着山路走下山,习惯到静谧的沱江走走.一阵凉风拂面,花香正浓,沁人心脾。

 

  夜晚的沱江,上游江枫渔火,人头攒动,下游则静寥安然,动静各有滋味。夜里回来,伴着虫鸣和蛙声,枕着潺潺的流水声,睡上一个悠然、舒畅的长觉。

 

  悠哉,悠哉,文涛小苑!

 

 

  静静流淌的沱江

 

  沱江是我对凤凰最初和最深远的记忆。

 

  在这么多的旅程中,最爱感受的是每到一处的水乡古镇。幽长的古巷,斑驳的马头墙,长满青苔的石板路,面容沧桑的老人,这些古老的文化和岁月的印痕若没有一江秀水的映衬,便象一个舞台的道具,失去了她本应存在的灵气和魅力了。

 

  难怪沈从文先生说过,“我感情流动而不凝固,一派清波给予我的影响实在不小。我认识美,学会思索,水对我有较大的关系。”

 

  沱江是绕过凤凰小城边廊的一条母亲河。依着古城墙蜿蜒而下,静静流淌着。一向认为水是天下万物灵气所在。有了水,古街便似乎有了生命的气息。河水清澈见底,水底能看到绿绿摆动的水草。河畔上有村姑在洗衣,淘米,一群孩童在一边戏水嬉闹,几只小木舟载着惬意的游人慢慢的划过来,渐行渐近飘来艄公悠扬的号子,黄昏的霞光点点温柔的洒在静谧的江面上,两岸古老沧桑的的吊脚楼,微风中飘动着的串串红灯笼,悠然自得行走的游人,它们倒映在波光鳞鳞的江面上,象极了一副写意的中国画,美得让人流连忘返。

 

  特意选择芳菲四月天,在凤凰古镇发几天呆,有意感受沱江的慢。朝看日出,暮思晚霞。尤其是傍晚时分,游人渐渐散去,悠然泛舟沱江是一件妙不可言的事。

 

  夕阳西下,静静流淌的沱江,我安静的坐在船头,心里从未有过的空与静。那一刻,完全放下。脑海里浮现宋朝无门慧开禅师所写的"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 ,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此刻,最是应景。船夫似乎解我心事,停下了大声喊唱的号子,默默地划着浆。

 

  闭上双眼,满心悠然。静静的拥着沱江,那一刻,我感觉整个沱江,它是完全属于我的。

 

  那一刻,幽静从容,分明感觉到回忆如沙漏,一点点渗入心田。那些渐行渐远飘忽的往事,慢慢归复平静,夹在沱江湿润的河风里,氤氲在我眼前。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