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作家动态 -> 内容阅读

石绍河:银杏

http://www.frguo.com/ 2018-05-11 石绍河

  银杏是乡村的贵族。高大。挺拔。华美。

 

  银杏在我的家乡叫白果树。民间歌谣云:白果垭上长白果,白果树下好人家;生个儿子会读书,生个丫头会绣花。乡下的耕读人家选定傍白果树而居,是把白果树视为神树和福树。家乡的山中野岭、庙前祠后、屋边桥头,时常能看到一棵或几棵白果树高高的站在那里,一树参天,苍劲肃穆,浓荫广覆,果实累累。一到白果成熟,我们便呼朋引伴去捡白果,用石头砸开,吃里面的核仁,滋味甘美,我们认为是天下最好吃的果品。大山里有所小学,操场正中长了一棵五六人合抱的银杏,每年结下的白果能卖上好几千元,是学校一笔不小的收入。后来,这学校干脆改叫白果小学了。

 

  银杏树是我国独特而古老的树种,是世界上现存最有名的孑遗植物之一,已经存在三亿四千五百万年了,被誉为“活化石”和“植物界的大熊猫。”在张家界一带,躲过第四纪冰川运动的动植物只有银杏、珙桐、红豆杉和娃娃鱼等。银杏经过大浪淘沙,代代单传,没有同门兄弟,属于单科单属单种的植物,植物学上的银杏科就其一棵独苗。它广泛种植在宅院、祠堂、文庙、行道和园林中。我曾在少林寺内看见几棵粗壮的银杏,估计树龄在千年以上,树身上有很多大小不一的黑洞,像一只只眼睛。导游告诉我,那是一代代武僧在树上练功留下的痕迹。这几棵高龄银杏不管世事变迁,风吹云动,却岿然挺立,忠诚地记录过往的时光。此时正是金秋十月,少林寺的银杏遍身金黄,以最美的姿态惊艳的色彩,展露着禅意,迎接四面八方游客的到来。

 

  澧水边上的这座旅游新城,当政者越来越重视城市的美化绿化和生态建设。这几年,建起了文化广场、市民广场、沿河观光带等休闲场所,数以千万计的花草树木呼啦啦涌进城来,便有了樱花带紫薇路樟树园桃花林。作为乡间贵族的银杏,而今,它如千千万万生活在青山绿水、田园牧歌式乡村的农民一般,向往着山外的世界。它们缠着金黄的稻绳,带着乡间泥土的芬芳,乘着大卡车离开乡土,闯进城来,或伟岸或瑟缩的站在陌生的某一处。于是,文化广场就有了碗口粗的银杏树成百上千地群居,也有水桶粗的银杏树在市民广场、沿河大道独居。无论群居抑或散居,每棵银杏树都想活得云冠巍峨,葱茏庄重,大气娟秀,“风光添野景,黄叶缀成林。”尽量活出独有的气质。也许是还没适应城里的环境,我偶尔从这些树下经过,觉得它们活得还不美气舒心。

 

  城内一处民俗景点的大门两边,植有几棵合抱粗的银杏。每次步行路过,我都要停下来看它们是否缓过劲来。这几棵树不知来自哪里,树梢被削,树枝被剁,树皮皲裂,像几根电杆戳在那里,长出的新叶稀疏单薄,了无生气。主人还是很关照这几棵树的,每棵树的四周用粗粗的木棒撑着,有的还用铁丝拉着,防止大风刮倒或是人为碰倒。有的树上还吊挂着好些塑料瓶袋在输液。我看着看着,就替这几棵银杏心酸和心痛。看那躯干,也该在野地里生活了几十年,后来被喜爱它的城里人看上,才不明就里地迁移到这里。初来乍到,水土不服,整天蔫头巴脑,远比不上生活在野地里那般自在,那般旺相。适应和融入是需要放低身段,需要时间的。做一棵城里的树真不容易。

 

  银杏树体高大,树干通直,姿态优美,叶形古雅,寿命绵长,可自然净化空气,具有冬暖夏凉的特异功能,是市民青睐的景观树。人们不嫌它长得缓慢,一边小心呵护一边耐心等待它成长。银杏也不负众望,一年四季都在努力追赶时间超越自我。春天里,春风吹拂,春雨滋润,银杏枝头紫色的芽苞慢慢萌发、缓缓舒展,嫩嫩的叶片睡眼惺忪,鹅黄晶亮,薄如羽翼,故“银杏株叶扶疏,新绿时最可爱。”我们往往只注意银杏的叶和果,却极少留意它的花。李时珍说银杏“二月开花成簇,青白色,二更开花,随即卸落,人罕见之。”难怪我们把银杏看作乔木而不看作花木。夏天的银杏枝繁叶茂,生机勃发,那枝叶浓荫满地,遮风挡雨,消暑散热。人们喜欢在树下小憩,一边享受着丝丝凉意,一边对生活的城市评头品足说些风凉话。谁说草木无情?银杏树始终保持静默,从不插言从不外泄,一阵风过,是是非非烟消云散。冯骥才先生说“秋天从不表现自己,只是呈现自己。”我以为这话冯先生是对银杏说的。秋叶如花,秋叶胜于花。银杏那一身不含一点杂质的金黄色,美到极致,比花十倍百倍可爱,那么炫目张扬,那么惊艳高贵,那么悠然自得,那么宁静舒畅。“碧云天,黄叶地。”金黄的树叶脱离枝头铺满大地,不见凋零之相,反显落叶之美。我在公园广场散步,看见一树树金黄的银杏,就会油然想起乡村田野里一个个金黄的稻草垛,恍惚走进梦幻田园,牵出不绝乡愁。冬天的银杏卸掉华服,树身铅白色,树枝遒劲,直指苍穹,孤傲坚挺,凛然不可侵犯。它悄悄蓄积力量,来年又将呈现一场惊喜和美艳。郭沫若称银杏为“东方的圣者”“中国文人的有生命的纪念塔。”也许看重的更是它这一点。

 

  银杏树叶美丽而富于特质,颜色随季节更替而变化,由春天的新绿浅绿到夏天的深绿墨绿再到秋天的柠檬黄金黄。叶子呈扇形对称,边缘分裂为二,在叶柄处又合二为一,故称二裂银杏叶,寓意着“一和二”“阴和阳”“生和死”“春和秋”等对立统一的和谐,被视作“调和的象征”。银杏叶子还可以看作心型,又是爱情的象征,寄予两个相爱的人最后结合为一的祝福。德国伟大诗人歌德庭院里有一棵银杏,受其启发,他以《二裂银杏叶》为题,写下一首短诗,作为向其情人示爱的礼物。有几句诗这样写道:“它是一个有生命的物体,在自己体内一分为二?还是两个生命合在一起,被我们看成了一体?”银杏叶子酷似鸭子的脚掌,“一名鸭脚,取其叶之似。”“鸭脚叶黄乌臼丹,草烟小店风雨寒。”(陆游)“鸭脚生江南,名实未相浮。”(欧阳修)“鸡头竹上开危径,鸭脚花中擿废泉”(皮日休),不难看出,唐宋诗人喜欢用鸭脚来称呼银杏。

 

  早些年,看过一部叫《英雄》的电影,故事情节已记不清,却对两个红衣侠女在漫天黄叶飘飞的树林里上下腾挪,左右厮杀的场面印象深刻。那金黄树叶犹如一场暴雪来袭,飘飘洒洒,纷纷扬扬,乱离迷眼,场景十分唯美。我以为飘飞的黄叶是银杏叶,有人告诉我那是胡杨叶。但我不以为然,认定那就是银杏叶,“满地翻黄银杏叶,忽惊天地告成功。”

 

  郭沫若曾为银杏的青翠、莹洁、精巧、美真所倾倒,不惜笔墨写道:“梧桐虽有你的端直而没有你的坚牢;白杨虽有你的葱茏而没有你的庄重。”“秋天到来,蝴蝶已经死了的时候,你的碧叶要翻成金黄,而且又会飞出满园的蝴蝶。”他大声疾呼,要把银杏定为国树。银杏为中国所独有,不是国树也是国树。

 

  今年时令已进入夏季,我留心着庸城里银杏的生存状态。我欣喜地看见很多银杏树今年长得雍容大度,一派深绿,在微风吹拂下唱起生命的欢歌。它们在适应着环境,它们在改善着环境。

 

  作家玄武说:“懂一点植物是幸福的事。每到一处,你自然会留意观察,时时得到小小的惊喜和快乐。”银杏从乡村贵族变身为庸城大众情人,时时会给你带来快乐和惊喜。与古老的银杏为伴,我们是幸福的。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