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作家动态 -> 内容阅读

王良庆:阮梅,网下网上闻梅香

http://www.frguo.com/ 2018-05-11 湖南日报

  本世纪初,华容县委机关报因政策叫停,全员待岗。曾就职于此的阮梅,一夜间倏然“失踪”“失联”了。两三年后,《世纪之痛——中国留守儿童调查》《汶川记忆:中国少年儿童生命成长启示录》两部深度关注未成年人成长的长篇纪实赫然摆上了公共书架。

 

  “青苹果”,不少人知晓,这是华容县文联主席阮梅牵头创建的心理关怀辅导站。连续5年,她与她的团队义务为农村留守儿童开展心理咨询等服务,确实挽救了许多孩子与家庭。数家媒体称,阮梅替代了母亲的职责与担当,难怪不少学生称其为“作家妈妈”。

 

  这些年来,阮梅以一位母亲的情怀牵挂着未成年人成长,已将类似新闻的“敏感”转为文学创作的“灵感”。走进校园,在师生中提及颇有温度的《亲爱的女儿》,大家就会告诉你:这是阮老师的最新力作。

 

  笔者跟阮梅交集多。调到岳飞插过战旗的建制镇那天,热情友好的她主动躬身为我打扫房间、整理床铺。眼前忽然现出母亲、妻子抑或妹妹几多熟悉而生动的背影。此后,我俩同一口大铁锅吃饭,同一个屋檐办公,同一段河堤防汛,同坐一辆红红的摩托下村入户催税款搞计生,同抵一堵间墙呼呼大睡或辗转反侧……当然,有时也同在一缕诗意的日光下月光下灯光下,谈诗论文……

 

  渐渐地,我发现这位数年前认识的同事,既有浓浓的母性,又有写作者特有的眼力与心智。

 

  还是公开一下我俩的首次相识吧。上个世纪80年代初,老门卫递我一封寄自乡下的信。撕开,抖抖,一幅小小花鸟画飘落在办公桌上,里面还藏着一页叠得似有寓意的信。落款“学生:崔梅香”。行文大意为读过我的散文《母亲,我的苦娘》如何感动得哭了两三场,且爱画画与写作,谦虚地请我多多指教之类。

 

  不久便近距离接触了这位文学女青年。与而今成熟、显气质、风韵依旧的作家相比,她当然显得青涩、清纯、朴实多了。面对一位忽如从天而降,“海拔”较高、秀发似瀑,且发育恰到好处、满脸荡着笑意的青年女子,连平素好说好笑已然为人夫为人父的我,一下竟羞怯拘谨起来……交流方向,自是她的画作与带来的诗文手稿,以及本人见诸报刊的爱情诗、亲情散文,等等。

 

  这崔梅香呢,便是后来随母易姓的阮梅。

 

  “梅花香自苦寒来”。“梅香”之名倒契合这位“苦行僧式”的文友。

 

  大凡熟悉阮梅的人都能讲出她一两个有趣的故事。

 

  去年冬,湘北下了一场连续十年未下过的大雪。因了一篇稿子的校订,我冒着严寒应邀来到了阮梅的办公室。阮梅习惯性发痛的脑袋被绒帽罩得只剩下了一双微笑的眼睛。她起身,筛茶。不知缘何,开水倒了好一阵,久未递我享用。倾身一看,茶杯茶几竟挂起了热气腾腾的“瀑布”。我趁机调侃:“美女作家心打野了!”阮梅这才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又想那个细节去了。”原来,她正在为一名新作者改稿。

 

  文学与网络结缘较早,上网即可弄清楚文学界的你我他及其ABC。不妨百度一下中国作协会员“阮梅”,便会如旧时车水刨子,连绵不断推出近百个电子页码、七八百条与她相关的信息。确实令人眼鼻嘴严重挪位,心生忌妒与敬意。

 

  尽管隔三岔五能与阮梅通个电话、发个微信、见个面,甚至吃个饭,但对她的文学日常行为,还是不甚了解。我只得求助于电脑和手机,以满足对这台“码字器”核心技术的“偷窥”之欲。

 

  有时往往会吓得一大跳。

 

  央视财经频道曾以好书为由,专门推介阮梅书信体散文新著《亲爱的女儿》。网上网下又刮起了一阵香风。网上“阮梅”,并非虚拟。闭上眼睛,静下心来,便能觉察一缕梅花的浓香扑鼻而来。梅香中融进了太多太多严寒的气息和主人呕心沥血的味与道。

 

  网上也罢,网下也罢,对于阮梅之形式与内容的了解和认知还远远不够。她那种对未成年人成长之关爱、对当下社会底层之恻隐、对缪斯之敬畏、对文学创作之痴迷,值得学习和借鉴!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