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新书快递 -> 内容阅读

方先义《山神的赌约》

http://www.frguo.com/ 2018-05-09 方先义

 

 

  作者简介:

  方先义,一位有着浓厚传统文化情怀的新锐儿童文学作家,曾获第四届“周庄杯”全国儿童文学短篇小说大赛一等奖、全国师范院校儿童文学作品征文大赛一等奖等奖项。现任教于湖南民族职业学院,是全国师范院校儿童文学研究会会员。创办红帆文学社,创立安徒生童话剧团,是一位用童话点亮孩子梦想的文学使者,代表作有《狼来了》《梵天城的服装师》等。其作品《山神的赌约》入选2015“大白鲸”原创幻想儿童文学优秀作品,并被评为金鲸作品。

 

  内容简介:

  莽莽苍苍的大青山,山神、精怪与人和谐共处。人的信仰给山神以力量;山神则以神力救助落难山民;狐仙、守护兽、巡山使,各类山精野怪默契守护着大山。然而,三枚包治百病的仙杏突然出现,和谐被打破,神秘事件连串发生:山神莫明地变成红白脸,蒲团下的蝌蚪文神秘消失,瘫痪的山娃娘离奇康复,各种奇珍异宝纷纷现世……山神千年换届之际,山村少年将如何应对如此种种,守护这一方物宝天华之地?

 

  精彩书评:

  《山神的赌约》仿佛智者手持一把三弦,应和着先朝古韵,诉说着一个个贪婪与节制、求富与安贫以及报恩与戒律之间的冲突故事。

  ——著名儿童文学评论家 韦苇

  作品充盈着传统幻想文学的民族气韵,塑造了淳朴正直的乡野众生相,传递了具有恒久生命力的传统价值观。

  ——著名儿童文学评论家 崔昕平

  作品情节抓人,中国风,古典风,传统元素用得好!正能量满满!

  ——著名儿童文学作家 汤汤

 

  目录:

  一、群娃戏山神/1

  二、大杏与蝌蚪文/9

  三、求杏(一)/17

  四、求杏(二)/25

  五、回春之力/32

  六、隐藏的危机/40

  七、消失的蝌蚪文/47

  八、神隐/54

  九、红白脸的汉子/62

  十、神厨/69

  十一、重金礼聘/77

  十二、一酱难求/84

  十三、山精的宝物/91

  十四、聚财蛤蟆/99

  十五、盗酒的白狐/107

  十六、贪婪的代价/114

  十七、谛听面具/122

  十八、猫语泄密/129

  十九、千年灵芝与蛇郎君/136

  二十、蝎将军和吴公公/145

  二十一、紫仙魁杏树/153

  二十二、风雨如磐/161

  二十三、山神的赌约/169

  二十四、山头火/178

  二十五、天命/187

  二十六、尾声/194

 

  序言:

  典雅神秘的中国式幻想

  ——韦苇

  一粒种子,一粒橡树的种子,衔在一只鸟的嘴里,一只松鸡的嘴里。橡树籽儿很沉,但松鸡就这么衔着。这是它的冬粮呢,沉,它也得衔着。它停落在一个木墩子上,东张西望,看会不会有别的鸟在这时看见它。没有。它于是就径直飞向河边,把它嘴里衔的橡树籽儿悄悄藏在云杉林里。结果,藏着藏着,它就忘记了自己曾藏了一粒橡树籽儿在这云杉林里。第二年春天,这粒被松鸡忘记在云杉林里的橡树籽儿就长出来了,长成了一棵庇荫四方的大橡树。

  现在,斯堪的纳维亚的林格伦童话已经庇荫着全球孩子的趣味阅读了。打开中国人贴在“百度”里的林格伦像,有几百幅了吧?几百幅一定不全。几乎,只要是有孩子的家里,你就可以找到这位慈祥的童话老祖母的头像。她是20世纪童话的象征——象征着童话的魅力,象征着童话的征服力。世界哪个角落的孩子,只要他是孩子,他的魂能不被林格伦童话勾去的,应该没有了,至少我想象不出可以有孩子能抵挡住林格伦童话的诱惑。然而,我想,很少有人会知道林格伦长成庇荫世界的童话大橡树,却是像松鸡衔来的橡树籽儿一般偶然。这偶然,是因为她用初试文学身手的《布丽特-玛丽心情舒畅了》参加“舍本和舍格伦”出版公司举办的为女孩创作的文学比赛,幸喜获得了二等奖。林格伦是生长在瑞典斯莫兰德省一个农人之家的女孩。一个农家女孩,竟在全国的一项比赛中受到了肯定,等于是一粒橡树籽儿有了生和长的机会,为她后来以童话庇荫世界上的

  千千万万孩子提供了可能。

  现在大白鲸原创幻想儿童文学优秀作品评选,在“保卫想象力”的响亮口号下,以“培养、促进、激发儿童想象力”为宗旨,把方先义的《山神的赌约》推了出来。那么,这一粒橡树籽儿至少已经让人看到不但从地里长了出来,而且日后的枝叶纷披、绿荫葳蕤也就可以期待了。

  《山神的赌约》这样的幻想作品,只有在后现代的文学语境中才会被召唤出来。以悬疑、神秘、推理和惊悚为艺术表现特点的幻想文学,其引人入胜在西方已经有一个很成功的例子,那就是《达?芬奇密码》的轰动和畅销。当然,我无意于说方先义的《山神的赌约》就是中国版的《达·芬奇密码》。但是多有童话成功写作经验的汤汤已经肯定了这部童话,说它的作者有极好的语言驾驭能力,能熟练使用不同的几副笔墨。中国风,古典风,传统元素用得好。书中有很多新鲜的东西,让人大开眼界。故事情节抓人,孩子们一定会喜欢并一直读下去的。

  汤汤所言不虚。

  打开《山神的赌约》,充满画面感的故事,如一卷古老发黄的山水人物卷轴慢慢开启。秋霞坠崖之谜、猎户死亡之谜、货郎身世之谜、仙树之谜、徐先生的前世今生……种种幻象背后掩盖着有待揭掀的秘密……《山神的赌约》仿佛一个智者手持一把三弦,应和着先朝古韵,弹拨着那些散佚在荒烟蔓草间的山村秘事,一个个贪婪与节制、求富与安贫以及报恩与戒律之间的冲突故事跃然纸上。

  方先义作品的描述语言,文白参半,清新典雅,又不失童真童趣;作品既充盈着奇幻空灵的中国式想象,又满怀对当代儿童成长的责任与忧思——方先义幻想小说的阅读价值就体现在这里。

 

  《山神的赌约》部分章节节选:

  货郎笑了。他指了指岭上的山神庙,说:“你们可去过栖霞岭上那个庙?”

  山娃抢着说:“去过,里面供奉的是山神爷爷。”

  长生不甘示弱:“是泥塑的,比村里赵铁匠还高!”

  招弟说:“脸膛红通通,眼睛像铜铃,好吓人!”

  山娃看着货郎的大杏问:“你问山神庙干什么?”

  货郎从货担里取出一小袋香粉,道:“我知道山神的模样很吓人,所以和朋友打了一个赌,赌有没有哪个孩子敢爬上山神庙,用香粉把山神的红脸敷白——就像女人化妆那样。你们可见过女人用香粉化妆?”

  一缕幽香从袋子里飘出来。招弟闻了闻,说:“我知道,村里钱屠户的老婆就用这个化妆。每次她一笑,粉就往下掉!”

  一想到山神的脸变得和女人一样,孩子们不由得暗暗好笑,可是一想到山神那双凶巴巴的眼睛,又有些犹豫起来。

  “如果青山村找不到,我就去后山桃花村找人。我就不信,大青山没人敢接这活儿。不过,要是都找不到,”货郎苦着脸道,“那我就输了。输了我就要改行,不能再做货郎了。”

  山娃可不想把这样的机会让给桃花村,拿眼睛瞅着伙伴,见到长生点头,平添了不少勇气,说道:“青山村的孩子什么都不怕!我们不怕山神!”又问:“其他人陪着可不可以?”

  货郎压低声音道:“我只要山神的脸变白,至于是一个人办到的,还是一群人办到的,我想,只要我们不说,是没有人知道的。”

  听说三个人都可以去,青山村的娃们更添了信心。

  长生悄悄和伙伴们商量。山娃确实想要一枚紫红大杏,招弟也想尝一尝杏的味道,于是长生道:“好,你得答应送我们一枚杏。”

  “好,事成之后,给你们每人一枚杏。”货郎大方地说。

  三个娃本来只想要一枚杏尝尝鲜,没想到货郎居然愿意赠送三枚,不由得满心欢喜。

  长生道:“成交!我们得拉钩。”

  货郎笑道:“好吧,小兄弟,我们拉个钩!”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货郎和山娃等人拉完钩,太阳已经开始西沉。货郎将担子移到树荫下说:“离天黑还有一两个时辰,你们得快点,我就在这棵老梨树下等你们。”

  山娃接过货郎的香粉袋说道:“好!你等着,我们去去就回!”

  看着三个孩子快速离开,一丝狡黠的笑从货郎眼中闪过。

  三个娃羚羊一样在山坡上飞奔,很快登上栖霞岭。

  眼前就是古老而又有些破败的山神庙。看着红漆斑驳的庙门,三个娃的心怦怦怦跳得愈发疾。

  山娃咳嗽了一声,喊道:“有人吗?”

  “有人吗——有人吗——有人吗——”

  庙里猛然传出回声,回声在山谷里回荡起来,吓了孩子们一跳。

  “我不怕你!”山娃叉着腰嚷道。

  “不怕你——不怕你——不怕你——”

  一个声音回应道。

  原来真是回声。孩子们松了一口气。

  吱嘎吱嘎,三人推开庙门,蹑手蹑脚走进庙内,迎面赫然显现出那尊红面山神。

  只见山神坐在高高的基座上,眼睛瞪着三个娃,目光比以往更显严厉。原本亮晃晃的金盔金甲,积了灰尘蛛网,颜色显得黯淡。山神右手持一根紫红色桃木杖,左手撑据左腿,身边趴着一只狰狞猛虎。见此情景,三人心中惴惴不安。

  山娃见长生、招弟瞧着自己,吞了口唾沫,说:“不就扑个粉?——招弟上!这是女娃最喜欢做的!”

  招弟连连摆手,说:“我才不会扑粉呢——只有老太婆才扑粉。”

  山娃道:“你会!有一回,你就偷过你妈的香粉,还有胭脂,搽在脸上!”

  招弟红了脸,申辩道:“我没有!”

  山娃道:“你有!那一次,你的脸红得像猴屁股!”

  招弟啐了山娃一口,道:“你的脸才像猴屁股!”

  长生止住二人的争吵,拿嘴努着山神的红脸,笑道:“他的脸才像猴屁股!”

  山娃连忙嘘了一声,正色道:“今天,我们为了青山村的名声,一时答应了货郎,给山神扑粉,实在是大大的不敬。我看,还是先给山神爷爷磕个头,赔个罪吧。”

  说完,山娃跪在山神基座前灰蒙蒙的蒲团上,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响头,嘴里说:“山神爷爷,对不住您了!”

  长生吐了吐舌头,也拉着招弟跪下磕头。

  磕完头,山娃道:“我把山神爷爷的眼睛蒙住,你们扑粉。”

  山娃沿着木架,爬上高高的基座,踩上虎背,站在山神背后,双手捂住山神黑白分明的大眼,庙里慑人的气息瞬间消弭。

  受到山娃鼓舞,长生赶紧爬上山神的大腿,嘴里道声“得罪”,从袋里掏出一把香粉,拍在山神左边脸上。说也奇怪,那些香粉似有魔力,竟然全部吸附到山神脸上,一丝也没有散落,山神的左脸瞬间变白。

  见此情形,长生再也没有勇气去敷山神的右脸,忙呼山娃松手,双双跃下基座。二人也不敢回看,撒开腿奔出庙门。招弟惊慌地叫道:“等等我!”一面紧随其后。仿佛有恶人追赶似的,三个娃一直跑到半山腰,望见老梨树才松了一口气。

  然而老梨树下空无一人。

  “货郎怎么不见了?莫非我们被骗了?”长生往山道四下里瞧,根本寻不到货郎藏青色的身影。

  “这里有个纸包!”招弟指着梨树根处一个黄纸包嚷道。

  厚厚的黄纸包里放着那三枚大杏,色泽紫红,散着诱人的香味。

  三人各取了一枚,结伴下山。山娃见包杏的纸较硬,随手抄在怀里。

  此时,一轮橙红的落日坠入西山,色彩斑斓的云霞镶嵌在墨黑的大青山顶,像一幅仙女的织锦。一群归鸦扑棱着翅膀越过三人头顶,飞向山神庙。它们要是发现山神的脸一边白一边红,会闹成怎样?

  村口,三个娃指天发誓不泄露山神庙的秘密。招弟说,谁要是泄露这个秘密,就咒谁的脸变得和山神一样。娃们各自回了家。他们不知道,无意中得到的这三枚杏却将改变青山村很多人的命运。

  ……

精品力作
新书快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