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梦圆2020”文学征文 -> 内容阅读

刘晓平:高山上的花园

http://www.frguo.com/ 2018-05-05 


  花园村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刚听到这名字,我脑海里便呈现出一幅美丽花园的样子。可当我随市委办驻村帮扶工作队的同志去了一趟花园村以后,就完全颠覆了我脑海里幻想的那一幅画的形象。在去的路上,我忍不住问市委副秘书长、市委办驻村帮扶工作队队长佘芳:“这是书记的扶贫点,各方面应是示范的样子,路不是太远、条件不是太差吗?”她笑了笑,没有直接回答我,只是淡淡地说:“你体验一回就全知道了。”同车的驻村第一书记许文正有点忍不住,滔滔不绝地向我倾诉起来:“是的,路不是太远,就在洪家关乡与桑植县城之间,属洪家关白族乡,东与杜家山村交界,东南与澧源镇的樟木溪村相接,南与合溪峪村相邻,西南与澧源镇的金山村相连,北靠兴隆村,距桑植县城、洪家关白族乡政府所在地的车程,均为6.5公里左右,全村海拔720m至800m之间,全村有10个村民小组,309户人家共930人,全部村民就生活在总面积2.8平方公里的鹰嘴山下,有耕地801亩,现有建档立卡贫困人口71户253人,2016年底全村人均纯收入2800元,是一个典型的高寒山区贫困村……”
  说话间,我们的越野车在工作队队员李新兵的驾驶下,从桑植县委县政府背后拐入了一条小道,李师傅十分熟练地驾驶着越野车,东拐西拐、左拐右拐地穿行在小村庄之间,路是那么窄、坡是那么陡,可李师傅毫无怯意,就那么随意地驾驽着“铁骑”,仿佛人车一体、十分自如地行驶在盘山公路上,把坐在车上我的一颗心儿似乎悬在了嗓子眼上。“公路”也根本谈不上是公路,就是一条“村村通”式的小水泥路,也不能随意会车,会车时双方师傅好不容易得找一处宽一点的地方方能过去。在一处陡坡前,走在前面的一辆小车突然熄火了,车一个劲地往下退,吓得坐在副驾驶座上的佘队长大喊:“快退、快退!”好在李师傅下乡来跑得多,此等小事视为平常。车大约行进了半个多小时,突然冲上了一个山坡,视野里便出现三座呈“山”字形分布的山梁,花园村便坐落在这样一个高台地貌的高寒山脉之上。因是数九寒冬,满眼里除了个别房屋冒出的缕缕炊烟,让人能感觉到人间红尘的生动之处,其余的便是满眼的枯黄和一地的苍凉。
  书记怎么选这个地方, 这不是有意给自己的工作添难吗? 我一个劲地滴咕。副队长宋维和说您还没细看, 各方环境和条件实在是太差。很显然,这是书记有意而为之, 他选了各方条件差的地方扶贫, 他是想真扶贫、扶真贫,在各方面都做出示范, 要扶出亮点、扶出典型。车停在一户村民屋前的塔子里,佘队长说:“这就是我们驻村的住户人家,你参观一下我们的住房吧!”我随佘队长上了二楼,参观了他们四位驻村帮扶工作队队员的房间,简洁卫生,却让人略感寒意。从他们房里出来,我走到二楼阳台一看,整个村寨全收眼底。村落间,有挖土动工的场地,也有砌砖垒墙的工地,不远处一栋新楼即将封顶,下方土墙上有一幅标语:砥砺奋进逐梦新时代,不忘初心再铸新辉煌!佘队长告诉我:“那是我们进村后开始修建的村部(便民服务中心)和农机楼。”站在阳台上,望着眼底的村寨山野,我一下了有感觉:倘若是春天,眼底便是花红遍野,绿意荡漾,随着梯田山势,满眼山花呈阶梯式盛开,那样式不就是一座自然的花园吗?我高兴地说:“我知道了,这里为什么叫花园村了,取自于自然吧!”
  从住户家出来,我们步行来到村部,佘队长边走边与我介绍说:我们驻村后,即按虢书记调研考察时所指示的那样,做到保基本出特色,精心规划花园村脱贫攻坚的工作规划,提出围绕接受全市全域旅游、桑植县城经济、洪家关红色旅游经济辐射,利用区位优势、环境优势、生态优势,着力打造生态花园、产业花园、品牌花园、美丽花园的建设目标,大力开展全域旅游扶贫。明确了拉通村部至洪家关、至县城两条14.7公里的湘江公路,实现全村自来水饮水工程,实施村里高压电路的改造,完善村内手机4G、2G网络,完成村部建设工程。话未说完,我们便已到村部建设工地,佘队长指着前边已建好的钢架式大楼说:“前面就是农机大楼,我们去里面看看吧!”一走入大门,便见十几位忙着大米包装的人。佘队长说,在完成应有设施建设的同时,我们加快了产业扶贫,成立了桑植花园生态稻谷种植专业合作社,启动了花园生态贡米注册、加工、包装、销售工作,与全球五百强企业太平洋建设集团洽商,签订了为期三年的优质稻销售订单,预付订金10万元。我们注册成立了桑植共赢西红杮种植专业合作社,与张家界最大的零售企业梅尼公司签订了供销合同,并成为其蔬菜基地。谋划花园生态农庄,在公路两侧种植四季水果和时鲜蔬菜,建设一家农家乐餐饮店,打造集观赏、采摘、休闲、餐饮、住宿于一体的生态农庄。大力发展养殖业,全村今年共养殖湘西黄牛61头、土猪170头、家禽3500只、蜜蜂50桶、山羊100只、豪猪30头。建成农机示范合作社、村级电商平台、光伏发电项目等。佘队长如数家珍,逐一向我道来,就在她间歇的档儿,我插话问她:“村级公路为什么叫湘江公路呢?”她告诉我说:“进村之初,虢书记带领我们调研考察,确定帮扶计划时,认为关键是修通加宽村级公路,这样村里的发展才能受益于县城经济与洪家关红色旅游经济及全域旅游经济的带动,才能发展其他各种经济,当时便确定了修通加宽洪家关至县城经村部的公路计划。但是,投资要一千多万元,哪来这么多钱?虢书记便动员他的原工作单位湘江新区投资500万元,为纪念他们的无私帮助,所以叫湘江公路。”我还有个问题不解,便问她:“市委办那么多人,为什么偏派您一个年过半百的女同志来扶贫?这样的地方远离家人多有不便。”她笑了笑,爽朗地说:“一是我调市委办时正值精准扶贫进村组建之时;二是我出身贫寒,对农村的贫困人家有一种可怜关爱的情结,为扶贫尽力是使我心安慰籍的一件事,所以我快乐地接受了任务。”她的回答没有喊口号,没有空头政治,只是一种情结。太好了,要是所有扶贫人都有这种情结多好,他们会把扶贫脱困当作自己的一种使命来完成。我心里暗自高兴,便又问她:“从你的介绍情况看,你们的扶贫工作,包含了旅游扶贫、产业扶贫、基础设施建设扶贫,还有其他措施吗?”佘队长见我发问,果断地说:“当然有,刚才我是说的最基本的,农村贫困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最主要的是精神,而一个村的村民精神面貌如何?村支两委是关键,这也是下面我要与你谈的问题。走吧,外面冷,我们去村部简易办公室细谈吧!”
  于是,我随佘芳队长走回了村部简易办公室,刚一落座,佘队长便说起来。我们进村后,首先是配合乡党委完成了村支两委的换届选举,调整了村支部成员2名、村委会成员3名,将3名素质较高的年轻人选配进村委会班子,乡政府干部沙地同志担任了村支部书记,乡政府干部、选调生唐媛媛同志,村委会主任顾庆林同志进了村支部班子,驻村帮扶工作队的许文正同志担任村支部的第一书记。村支两委班子建强了,工作能力得到大力提升,后备干部队伍也得到加强,4人纳入村级后备干部人选,3人纳入入党积极分子人选,1人被吸收为预备党员,并都在脱贫攻坚搭建的相应平台进行锻炼。村支两委和驻村帮扶工作队,在脱贫致富信念、自信上做文章 ,将扶志、扶智与精准扶贫工作结合起来。我们在脱贫攻坚工作中,强调党员、干部的结对帮扶工作,市委办、市档案局的51名党员、干部都进行了结对帮扶。同时 ,我们在帮扶工作中创造性地大力发展劳务经济,利用虢书记工作过的地方优势,与长沙高新区就异地劳务协作扶贫进行了对接工作,长沙高新区已对桑植进行了两次专场招聘会,收到了很好的帮扶效果。我们还实施了“阳光工程”,其中有阳光助学工程、阳光医疗工程、阳光安居工程等。截至目前,产业帮扶22万元、教育帮扶10万元、医疗帮扶5万元、其他帮扶5万元。特困户刘德富搬迁新屋,今年共有19户66人脱贫退出,截至目前全村已有48户177人实现稳定脱贫。佘队长一口气说了许多,规划、措施、方法俱呈,党建扶贫、精神扶贫、教育扶贫、医疗扶贫俱到。我听后深有感触地说:“短短时间内,能取得这样的好成绩,实属不易啊!村里在文化扶持上有什么想法没有,今后的重点会摆在哪些方面?”佘队长笑了,她微笑着说:“是啊!我们有些想法,今天请您来看看,就是想请您在文化艺术上为我们谋划一下,看我们该怎么做?今后一段时间内,我们的重点应该摆在基础设施的建设,如村级公路、村部(便民服务中心)、饮水供水工程、地质灾害易地搬迁及阳光院建设、环境综合治理等,突出产业扶贫发展,全面实现‘村退出、户脱贫’的目标。”这时,村支两委班子都到齐了,佘队长介绍我逐一认识后就准备开会,她对副队长宋维和说:“你和李师傅陪主席各处实地看看吧!”
  他们开会部署布置工作,我们三人则开始全村察看。因宋副队长和我是相交快三十年的老朋友了,我们一路上无所不谈,他为我指点解说着:“这一片是鲁家坡组,那一块是周家台组;这一块将规划为种植花园,那一片将规划为欣赏花果和自由采摘的果蔬为一体的田园;那一片公路两侧的土地,将规划为民俗餐饮的场地,成为游客和城市居民休闲的家园。”谈笑间,我们很快来到饮水供水工程基地,维和同志指着稻田间深挖的塘口和四周扎立在水田间的脚手架浮板,他说:“蓄水池就建于此,因为这泥土属金刚泥,遇水泡浸则易流失,所以水田中扎脚手浮板,利于施工建水泥混凝土蓄水池。”他又指着半山腰的一处施工场地说:“那时将建一个高压水塔,把水从蓄水池抽上水塔消毒,全村所有村民就能用上自来水了。”我顺着两根施工钢轨望上去,从蓄水池到水塔间的距离,大致有300米的样子,整个工程规模不小,先期投资是县水利局予以解决了90万元,预计2018年建成使用。看完这一切,我说:“好啊!花园村的村民很快就能喝上自来水了。”看到深挖于水田中间的塘口,我不解地问道:“宋局长,为什么蓄水池要安置于水田中央?”他微笑着告诉我说:“因这里泥土属金刚泥,把蓄水池安置于水田中央,建筑好蓄水池,四周泥土都往中间挤压,这样使蓄水池建筑会越加稳固,若建在水田边上,泥土往一边挤压,蓄水池有可能垮掉,这其中有个因势利用的道理。”他这样一说,我豁然开朗,深为感慨:我们的劳动人民是伟大的,自然教会他们无穷的智慧。
  工地上,我遇见了三位施工的村民,他们是鲁家坡的鲁光家、东方山的阎自强、周家台的周运来,当我问清他们的名字后,我与他们开玩笑说:“看来你们真的运气来了,党和政府派来了精准扶贫工作组,你们马上就将脱贫过上小康生活了。”他们仨都笑了,笑得是那么爽朗。周运来说:“我们老祖宗都愿望我们村是花园村,在扶贫工作队的带领下,我们的花园村会真正成为花园的。”阎自强则说:“我们最大的愿望是把公路连上城,能车来车往,像城里人一样地享受生活。”他接着又说:“我们花园村有个神锅的传说,东方山后曾有八百和尚、九百道人,就一口神锅吃饭,这神锅怎吃怎有,能养活无数的生灵。”见他这么一说,我也就笑着说:“这个神锅丢了多少年,只有你们花园村的人知道,现在党中央号召精准扶贫,盼你们在工作队的带领下,重新找回这口神锅,过上怎吃怎有的新生活。”我们在笑声中道别,回到村部的路上,宋副队长说:“这花园村在贺龙闹革命的时候,它可是革命的根据地,曾是有名的‘兵器工厂’,在好几个组都有其遗址,我们饭后要不要去现场看看……”我说遗址有实物实况吗?若有去看看也好,若没有去看也无益。但我脑海里早已呈现一派炉火通红、镦锤铿锵有声的火热场面。
  正说着,我们已回到村部。佘队长他们会议已经开完,正坐在桌上等我们吃饭。我们一落座,佘队长就问:“有没有收获?”我回答她:“有哩!我收获了精神和传说。贺老总当年闹革命,这里曾是其‘兵器工厂’,他们革命的理想和目的,不正是我们今天脱贫攻坚的精神动力吗?花园村其名字的由来已久,其内涵也可以帮我们找到今天脱贫脱困的力量;本土的神话传说,也是一部生动的乡土教材,可以让村民通过正当的方法,找到丢失已久的‘神锅’。当然,文学艺术在扶贫脱困的洗礼中也不能靠边站,应站在扶贫脱困的第一线,以文学艺术特有的形式,如送春联、送戏、送全家福等送文化下乡的方式,为扶贫脱困写好其生动的一页。”正吃饭期间,佘队长和我都接到市委办通知:明天8:30,我们都得列席市委常委会。
  为了做好列席常委会的相关准备,我们一行五人吃过中饭,就匆匆踏上了从洪家关回家的归程。车上高速一会,许文正书记突然指着车窗外桑植县城西北方向,有浮现横亘在天际的鹰嘴山山脉。我顺其指的方向望去,不禁感叹:是啊!那座极为神似的鹰嘴山下的花园村,在云雾里隐约可见,待到春天来临、山花盛开烂漫之时,它不就是一座高山上的花园吗?佘芳队长绽开着笑容说:“不!等我们扶贫脱困的任务完成后,我们一定让它成为一座真正意义上的高山上的花园!”大家一路说笑着,抒发着心中美好的愿望。我也不是局外人,也补插了一句:“是啊!还要让他们找回丢失已久的‘神锅’,过上怎吃怎有的美丽的新生活。”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