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阅读 -> 评论 -> 内容阅读

生命的远处——读《你若在,我如来》有感

http://www.frguo.com/ 2018-05-03 牛娃

  如果世界是一朵洪荒亘古、将开未开的花,那么周石星先生的诗让我看到这世界上,一种充满禅意的花开的姿势。

  ——引子

 

  初识周石星先生时,我一身戎装,意气风发,准备去军艺文学系高研班学习。那天,我用自己一本稚嫩的小说集换来了周先生两本通透大气的诗集,如得了大便宜的孩童,浑身是劲,满心欢喜。

 

  之后与周先生数次接触,能感觉到被一种质朴而温暖的能量所环绕,星星数语,他就能点燃你眼神中的那柱火苗。记得先生在《祭慈父》中对父亲作如是描写:一脸温善微笑,一副菩萨心肠。这个谦卑、克己、纯良的人,有着光明的人格和圣徒的心。在我心目中,周先生也是这样子的人。

 

  有一次周先生在长沙做东,是一家品味和口感俱佳的素食馆,不知话题是如何从“电视”到“内观”再到“行禅”的,当时我比较兴奋,有滋有味地描述了一己之见,直到看到他的诗《新生》,才突然觉察当初自己的班门弄斧之举是何等愚笨。

 

  “直到今天太阳落山之前 / 我才开始学会用脚后跟思考 / 才恍然大悟人间的幸福 / 是与蚂蚁与尘埃为伍 / 而与遥不可及的星空无关

 

  从今夜起 / 这沾满泥土的鞋子将是我的冠冕 / 颠倒乾坤,让万物各归其位 /从今夜起/只有这伟大的冠冕无远弗届

 

  从小港到松花江/从香江到濠江 /从云湖桥到霞光村/从仙桃到河溶 / 从那曲到亚东 / 从黄土岭到马栏山 / 我将一一重新走过

 

  从今夜起 / 那用头脑思考的人类珍视的一切 / 我将弃若敝屣 ”

 

  周先生善于在贴近尘埃的低处体悟生存的大道,像一束澄澈的光芒,那些凌空蹈虚的观念顿时无处遁形,亦映照出我之前的一孔之见是何等浅薄。

 

  与周先生相识不觉三年有余,从越来越多的人和媒介那里,知道了他的非凡之处。可是不管怎么卓越,他的谦卑和投向人间的慈爱目光却是与日俱增。

 

  就像周先生在微信圈里转发诗人尹沙悼张书绅先生的诗句一样:“平凡而伟大的编辑 / 像真正得道的活佛 / 给诗歌的信众摸顶”。我想,这足够回答周先生为什么会对我等信奉诗歌的凡夫俗子以礼遇,以柔软的真心相待。

 

  这还不由得让我回想起周先生在一次讲座中曾经解读《易经》中的一段话:

 

  “……从谦卑发展到了柔下。又从柔下发展到哪里呢?再发展到不争。

 

  六二:鸣谦,贞吉。

 

  象曰:鸣谦,贞吉,中心得也。

 

  九三:劳谦君子,有终吉。

 

  象曰:劳谦君子,万民服也。

 

  为什么有劳谦君子?就是我有功劳,不是劳动的劳,而是功劳、勋劳。劳谦君子,有终吉。就是你有功劳但是你很谦虚,你很谦逊,你很谦卑,那么就会有终。你会吉祥。所以你有勋劳,有功劳,又很谦卑,这样的君子万民信服。”

 

  周先生从《易经》中获取了谦卑处下的君子之道,又能将之付诸实践。此外,周先生还经由文字,数十年如一日的重复着他的朝圣之旅。所以,在我朋友圈里读过周先生诗词的朋友们,才会纷纷赞叹“字字珠玑,堪称精品”“字里行间,时常侠骨禅心隐现。” 那一定是有着深厚的精神背景的。

 

  我喜欢周石星先生的诗文和精神。他的诗,是属于可以反复吟咏的及心的文字,亦是可以当作赶夜路时用于照明的萤火虫灯笼,是那样清明温润,光而不曜。

 

  途经先生写给康晓辉的《挽歌》,我落泪了。先生在谈及故友时,给大家讲到“一件小事”(书中有,容不赘述)。其中那句连着皮带着血的话“他们欺负你,我不答应!” 第二次出现时,泪水没有任何阻碍地流了下来;第四次出现时,泪水隔着肚皮,在心里面流。而当后面的诗歌捧上来,读到这些句子,刚发生的创伤就开始疗愈了。

 

  “……

  痛哭一场,

  带笑离开。

  回龙山,让那尘土的归尘土,

  从此魂归其位吧。

  祝圣寺,让那香火的归香火,

  开始佛现其身吧。”

 

  周先生不仅喜欢把目光无数次地对准身边的月湖和南湖,细数他们的清晨与日暮,四季风情和雨雪霜雾,借一湖碧水,涤垢洗尘眸;还从时光与万物轮回中,找到了一种质朴和“笨拙”的智慧,他钟爱“愚、蠢、痴”等字眼,写了大量让人醍醐灌顶的文字。

 

  “我本楚愚人,

  超级大傻帽。

  陋质无长才,

  心机不开窍。

  善恶蛮分明,

  得失懒计较。

  老笨尤糊涂,

  白痴胜年少。

  误入江湖险,

  伶仃扣舷啸。

  匹马战风车,

  孤身扛世道。

  纵是怨来加,

  偏将德去报。

  辞作聪明儿,

  仰天付一笑。”

  ——《愚人自叙》

 

  “我唯愿我的愚蠢,终能结出秋天的果实,委坠于沉寂的大地。”

  ——《易》

 

  “可怕且可怜的人啊,当你沾沾自喜于人性的进化,我是多么愿意多保留一点动物性——愚昧、愚钝、愚直,自然、自由、自在。”

  ——《愚》

 

  “我拒绝用智巧赚取人生之利。我坚持以愚痴赢得世界之心。”

  ——《赢》

 

  周先生所爱之愚,乃是道家“大智若愚”的愚。那是一种无知守真顺其自然的状态。在这个时代,糊涂有时候是比聪明更高的智慧,周先生明了时代的弊端,因此,他愿意在繁华里保持着一种近乎“愚顽"的孤独,以赤子般的淳朴为天下浑其心。这在周先生最近读《鬼谷子的局》的微信感言诗中,表现得更为明晰。

 

  “一个世界,两个物种:

  聪明族,愚蠢族。

  只有愚蠢的人依然轻信,

  没有聪明的人犹在重诺;

  聪明人的谎言掷地有声,

  愚蠢者的良知保持沉默;

  愚蠢!宁为知己慷慨赴死,

  而不蝇营蚁聚偷生苟活;

  聪明!宁我负天下人,

  不许天下人负我。

  我多么渴望做一个聪明的人,

  但是我的愚蠢不可救药。

  我是这个世界的蠢货,

  库存严重不足,市场早已稀缺,

  糊涂牌品质,空前绝后,

  可否待价而沽?”

 

  受周先生的影响愈久,内心的气场也会愈接近。我也真心地发愿成为一名当代的愚人,不攀缘,不逐利,诚朴、淳厚地把每天真实地度过。

 

  周先生大多从空明的角度视物,以简洁的文字辨析复杂的哲学命题,从对世间万物静观中发现生命的本性。他的诗歌,有一种既深刻又明了的禅意,能带领读者进入自己的智慧空间静心感受,所谓明心见性,应当如是。他对诗歌节奏的把握非常娴熟,会不经意间,任性地奔跑起来,恰到好处地率性发音,给人来去自如的感觉。比如:

 

  “我喜,我怒 / 只为自己,不为别人 / 我爱,我恨 / 只要感觉,不要理由 / 我笑,我哭 / 只问心情,不问世情 / 我行,我止 / 只看天色,不看脸色。”

  ——《表白》

 

  真正的学问在于“洞明世事”。已悉知《易经》精髓的周先生见到花开会动心,听闻流水会欣喜,读诗、听禅、赏画、听昆曲、读书、步行……世间百态,在他眼里,都是诗。周先生借用诗之陶罐,盛满人生了悟。生活与诗早已血肉相连,不分彼此了。周先生融合了几千年的思量,烹煮了一席茶汤,哪怕幽之高阁,也能让闻香之人纷至沓来,喝之心甘气顺,思绪淋漓。那些长明灯似的文字,我们不妨称它为:伴随修行顿悟溢出来的东西。

 

  “我愿谦卑地向每一粒灰尘致敬。我信他们曾经是英雄美人的真身。”

  ——《敬奉》

 

  “我骑着虚幻的马,行走在真实的世界。 你骑着真实的马,行走在虚幻的世界。 我打马走过你的世界, 我看你亦真亦幻, 你看我亦幻亦真。”

  ——《过客》

 

  “大美必静默。比如夜晚的星空。比如春天的花朵。比如入定的大海。比如冷峻的高山。但请允许我以人类的语言,翻译这神灵的秘籍。如是我静。如是我默。”

 

  “我要做一个随遇而安的人。既然来到了这个世界,我就不急着离开。世界之美,怡然领受;世界之丑,坦然承受;世界之善,欣然接受;世界之恶,毅然忍受。美丑善恶,我皆享受。”

  ——《安》

 

  “在南山脚下,桃花潭边,用一只月亮的银盘,盛几粒星星的瓜子,与神交已久的古人,边饮,茶亦可,酒亦可;边嗑,吞亦可,吐亦可;边谈,天下亦可,美人亦可。这才是我要的生活。”

  ——《居》

 

  有天赋且有修行的诗人,举手投足间,容易生产出好诗。它可以在喝酒、饮茶、吃饭、会友、旅途中偶得,可以经由一花一湖一个知己一段历史一世界或者一霎那而传导,可要采摘或品味“绝句”,你就得进入这一花一湖一世界一霎那,如果你闯进去了,不定你会遇见周石星先生……红尘中到处纷扰,他与你相逢一笑,顿时一念清寂,人间事如风过疏竹,雁渡寒潭。

 

  正如周先生所言,从内心的欲望走出来的,得自由。回到内心的欲望去的,得圆满。只有回到内心深处的,才能走到生命的远处。

 

  对着生命必将抵达之远处,灵魂探出鼻孔,通过字与字的间隙,吹了口气。我看到,字里行间,无数的尘在一种豁达里起舞,湮灭;无数的念在一种洪音里混沌,消失;无数的聪在一种大愚里坍塌,分离;无数的人在一种因缘里聚会,蒸发。

 

  “众声喧喧, 我独默默。 众生芸芸, 我独茕茕。”

 

  “去瞋痴,离苦乐; 观自在,看空无。”

 

  “当大地绽放,当天空盛开,当万物苏醒,吾爱,等我重来。”

 

  这首《我》令我的眼神不由地穿越时空,看到一位佛子,身高八尺,眼睛如炬,仰天长笑,大步流星,消失在清晨薄雾的一叶扁舟中。

 

  再一次合上诗集《你若在,我如来》,我终于明白:看那镜台,落满尘埃。看那苦海,依然澎湃。你脚踏莲花,乘愿而来。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