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作家动态 -> 内容阅读

谭谈:办一点事情真难一一避暑村建村日志之一

http://www.frguo.com/ 2018-04-16 谭谈

  我与几位志愿者约定,十六号赴贵州金隆组织房屋维修施工。五个人,一部车。后排要坐三人,路途这么遥远,后排坐三人肯定不舒服。于是我决定自己坐高铁到贵阳,并约好朋友到贵阳北站来接我。我本可以从长沙直接上车,但考虑到有些事情要商量,于是约好十五号晚到涟源白马湖省文联创作之家碰头。而当我赶到白马湖时,几位志愿者却没有来。只有我请去为房屋维修、改建出主意的涟源市建筑设计院院长李彬到了。

 

  这一刻间,我感到自己一下子孤立无援,我长久地望着对面的李彬,无语。心里发出感叹:办一点事怎么这么难啊!比我当年手里一分钱也没有筹建毛泽东文学院还难!

 

  应该说,好友刘祖长是极力支持自己的。他把本可以租给别人的那个停办的煤矿的房子,无偿地借给我们使用。原是想维修那栋三十六套一室一厨一卫的宿舍楼的。也请土建专家做了预算,是34.5万元钱。于是,我们按每套房一万元收取入村者的费。没想到来察看,这栋房成了危房。转而改用办公楼。而办公楼有办公室没有卫生间与小厨房,要改建。土建专家预算经费是二十七万多,每间房需一万四。这样,经费差一截。我这一生里,用公家的钱,比用自己的钱“手紧",用别人的钱,比用自己的钱“心痛"。别人把钱交给我,是对我的信任,我把别人的用好,有一份责任。于是,三月底,我与罗坝东再次来金隆矿实地察看,寻找办法。最后确定,在入村者中找几位志愿者,直接组织施工,节省一切可以节省的开支,把每一分掰开来用,争取在大家所交的经费里把事情办成、办好。尽管我比罗坝东校长还大一岁,但我身体似乎比他略好一点,于是决定由我领志愿者上阵。万万没有想到,就在约定前往贵州的时间快到的时候,第一个报名的志愿者、涟源市作协主席李秋华,在老家从一条高墈上摔下来,两只手臂断了,还断了三根肋骨。现在躺在娄底中心医院,恐怕三个月难从医院走出来。他十八岁,我把他借到省作家协会做事,与我有几十年的交情,本该去医院看看他,但苦于张罗避暑村事,无法前往。我弟弟,才五十九岁,已从工作岗位退下,也报名做志愿者。没想到,偏偏这时候,他身体出了状况。痰里带血,冷水江中医院诊断是支气管扩张,吃了十副中药,稍有好转,但总是没断血,我督促他到长沙的大医院认真检查一下,找出个究竟,看到底是哪里的毛病,这样才放心。自然他也去不成了。涟源市城建局原副局长梁讷言,是文学和旅游的双重爱好者。他曾独自一人,开车闯遍西藏高原,经历许多惊险的场面,留下许多珍贵的记忆。他是避暑村积极的支持者。这次他准备开着自己的私家车,载着志愿者入黔。哪晓得,要走的前两天,得了重感冒,连打了两天吊针……但他还是坚定说:明天按时走,但今天我还要打吊针,不能到白马湖来碰头了。

 

  这么远的路,要六十多岁的讷言一人开车不行啊!原准备我弟弟也一同前往,他们两人交换着开车。现在我弟弟要回长沙检查身体,怎么办呢?我只好动员我的外甥媳妇替讷言做个帮手了。

 

  建毛泽东文学院,有一位领导强有力支持我,那是时任湖南省委书记的王茂林。建避暑村,我身后也有一位强有力的支持者,那就是我的好朋友、湾田集团的董事长刘祖长。他不光把这么多的房子给大家免费使用,我们三月底去金隆察看时,发现环境比我们去年来时脏了,办公楼前的篮球坪上积了好厚的煤灰。同行的坝东的夫人朱女士心细,她发现是下面的坪里堆了好多的煤,不时有拉煤的车子到这坪里拉煤卸煤,弄得煤灰四处飞扬。一问,方知这个坪租给别人了,每年四万元租金。坝东夫妇与祖长夫妇,是儿女亲家。朱女士向祖长夫人说了,提出不要把这个坪租给别人堆煤了。她怕不保险,硬要我给祖长打个电话。我电话打过去,祖长一口就应承:“好,我交代下去。”前两天,我怕他事多把这事忘了,便给他发了一条微信提醒,并告诉他我们准备十六号过去动工维修房子了。他立即回复:(煤坪不租事)“已落实。有什么困难及时联系。"看到这条微信,心里暖暖的。

 

  老汉今年七十又四,发现自己的身上,仍然有那么一股犟劲。想做的事情,再难,千方百计也要把它做成。头发已经打湿了,这个头一定把它剃下去!

 

  遇到诸多的事,总是睏不着觉。深夜一点多,爬起来写这条微信。

 

  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我一定踏着阳光前行。千难万阻,都会被我踩到脚下!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