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作家动态 -> 内容阅读

江月卫:写在大地上的楷书

http://www.frguo.com/ 2018-04-08 江月卫

  从地形上看,应该是穿岩,因为穿过一个石洞就到了这个村庄。但有人说是川岩,因为这里全是珊瑚礁石,珊瑚礁石多得像流动的河水。有人说正确的写法是氽岩,这个氽字是氽汤的氽,这里的石头能煮来吃,味道特别鲜美。政府的官员告诉我们,因为这里的地下有暗河,有水在地下才用这个氽。带着这分好奇,我们来了。

 

  立春二十多天,风开始暖和了,但山上的草还是枯黄的。阳光穿过海水般碧蓝的天空和梦一般洁白的云帆,将满目涂抹成耀眼的金黄。在山势的托举下,匍匐地面的公路显然想站立起来,却又被沉重的车轮压弯了腰。在路和车的较量中,只有发动机喘着粗气在努力,在见证一路险峰。当公路细成了一根线,汽车像线上的蚂蚁,这才体会到大自然的伟岸。没走过山路的司机绷着脸伸长着脖子,不敢旁鹭风景。如果此时将头伸出车窗外,依然望不见氽岩的巅峰。这是整个山间最窄最陡的路段,宽不足四米,坡却达四十多度,但从数据上看,海拔也就八百米。

 

  南方的雨水,这时节已是最为大方的。在此期间,天空多半是雨水,今天无限明媚的阳光,最灿烂、最有感染力的微笑,给予我们无穷的力量。有了这样的阳光,眼前总是一幅幅暖意融融的画卷,总让人想起那充满诗意的浪漫的温馨家园。只可惜,人不能像动物那样在这柔软的深草里安居,如果硬要在这里美美地睡上一觉,感受一下山间野猪、野兔、黄鼠狼们的惬意,那也是可以的。你看,前面那支背帐篷的队伍,应该有了这样的感受,可去问问他们。可惜我只能像一只野性的小鸟,越过树木,越过晴空,在树枝上作短暂的停留,来去匆匆,无影无踪。

 

  满山遍野的珊瑚礁石凝固成五亿多年的纹络,像花像人像山林树木,像一幅幅写意山水画。其实,他们本来就是山水。伸手触摸,温润如玉。我如一砍柴的樵夫,坐在礁石上静看白云翻滚,群鸟飞嬉。那些或白或黑的山礁,有如野牛和大象在戏嬉,恍惚看到五亿多年的水天山色。

 

  面对亿万年练就的岿然和磅礴,霍然觉得,所有的辽阔和壮美都有了最稳重的依靠。血脉开始偾张起来,那些风起云涌的情绪,最终幻化成内心的沸腾。似乎山的存在,就是为了显示人类的渺小。道路的险峻,就是为了彰显人的力量。其实,万事万物中美好的东西都是要用心去品味的,只有深入肌理,才能方知所谓。一坛好酒闻了香,还要品了才知醇。

 

  天池因地处山顶而得名。揽蔚蓝的天池为镜,看到的是蓝天白云,还有那闲散的游鱼。举头仰望,那是纤尘不染的蓝色苍穹天幕。此时,真不知自己置身于何处?或许因为山的雄伟,或许长久的凝望,我慵懒为天池旁的一块观赏石。惬意之时,忽有轻风拂过,原本平静如镜的天池抖动出一片波光粼粼的皱褶,天池里的云影便有了情感的波动,一时半会难以平静。难道此时此刻他也知道我的情绪吗?

 

  及至峰顶,纵目山下,田舍、村庄、盘旋的花阶路,一片苍茫,烟岚下,浑然一体安静而祥和。岁月的宁静,凝固了人们的记忆。早些年省里的扶贫工作队给这里修的桥、修的路、修的水渠,如今依旧能见证氽岩人的勤劳与勇敢。

 

  氽岩又叫豹子冲,背靠凤凰岭,我们的车是从凤凰岭上来的。寨前坡似楼台故名之楼台坡,当年来汆岩就只有一条路,就是寨前的这条花阶路。花阶路穿过一个壁立万仞的巍峨石洞。有居高临下,飞鸟难过,占山为王的感觉。在这里,你很容易就会想到天若有情之类的诗句。这是自绝望里生出的一道云梯,用以摆渡我们对这个世界的感恩。瞳孔似乎已经装不下山的高耸。对少有看到山的人来说,氽岩的强壮,已遮拦不住他们兴奋的神态。双手作喇叭状合在嘴前“喔吼”地喊叫起来,山的那边便传来了回声。突然间,静谧的日子便有了片刻喧嚣。

 

  沿花阶路进入村寨,眼前全是片石垒成的巷道,缜密而坚固,仿佛置身于石头城。片石工工整整,像楷书一样,一笔一画没有一点凌乱,写满了沧桑,写满了历史与厚重。墙是片石垒成的,篱笆也是片石垒的,坎是片石垒成的,沟也是片石垒的,石头铸就了氽岩人坚强的性格。那一丘丘稻田全是片石垒起来的,稻田周边垒就的面积远远超过了田的面积。还有那片石垒起的牛圈、猪舍,城堡一样,与岁月对视,与星空相望。经年累月,路上的石头被磨得锃亮锃亮,如同上了釉,多了一些美的感观。屋檐下长满青苔的石头也增加了岁月的厚重感。邂逅氽岩,它能用整齐与沉静过滤你浮躁的内心,用静谧与安详涤荡你视野的俗尘,用宽广与坚韧驱逐你灰暗的阴霾。

 

  虽然创造的只是这些简单而平凡的奇迹,但又是人与自然交往中有着秘而不宣的内在原理。据姚氏族谱记载,在明朝洪武二年有先祖姚思霖、姚思崇从晃州的大洞坪村迁入居住。发展至清朝的甲午年间,已经是人丁兴旺。由于这里的地势陡峭易守难攻,被苗民看中施计入侵,甲午年的一天晚上,苗民将该村人杀尽。唯剩下一外出走亲的姚思文幸存。后经繁衍生殖,又出现了人丁兴旺的局面。有识之士在此办起了学堂,方圆二三十余里地,如高寨、酸广冲、洞坡、向家地、白岩湾,贵州万山高楼坪的大客寨、小客寨的学生都来此地就读。有钱人家弟子都是骑马而来,致使这里出现欣欣向荣景象。曾培养出姚昌开官升至长沙法审局局长,姚天湘是当地写状子一流的贡生,迁居至岩板田已升至秀才的姚某,因已无人回忆起他的名字,被朝廷指派到隔壁县玉屏县做县官,派专人抬送,不幸的是上任时抬到半路遭病夭折。这一由氽岩学堂为熔炉,培养出的人才都是外村人的现象,引起了氽岩当地人的关注。认为这是该学堂大门朝外开的原因造成的,结果将校门改成朝氽岩寨内而开,该学堂于清朝末年关闭,至今遗迹还在。

 

  后来,氽岩又因繁衍旺盛而外迁,由此迁出的姚家后裔在周围村庄迅速发展,先后迁至岩板田、高寨、向家地、老王寨、长沙、四川等地,故氽岩成了姚氏早期的先祖居住地和繁衍发展的发源地。家住岩板田的外号叫牙生矮子是解放初期出了名的人物,他是匪首姚大榜得力的左右臂,该人武艺高超,能飞檐走壁,上屋不用梯、行瓦不出声、跑速比狗快。类似牙生矮子的人物大有人在。

 

  村支部副书记杨来弟告诉我们,这里是喀斯特地貌,山高石多,土层稀薄,条件恶劣。早年,这里人多地少自然条件较差,经济落后。有民谣说“有女莫嫁氽岩村,肩挑背驮苦一生”。当年全村228 人就有39名残疾人,70多名单身汉。如果村子里的媳妇死了男人,是不允许她们外嫁的,老单身能讨上一个二手女人是他们的福气。由于没人愿意嫁到这里来,于是,“扁担亲”“姑表亲”……没有谁敢反对,他们认为这就是命,是上天这样安排的。她说,她是土生土长的氽岩人,被父母许配给了本村耳聋的男人,为的就是考虑亲戚家的男人耳聋找不到老婆。后来她当上了村干部,扛起了氽岩脱贫致富的担子,她挺着脊梁,咬着牙关,带领村里的汉子挥铁镐、铁锄与石头抗争,挖出一个个三尺宽、两尺深的坑洞。然后垫上牛粪,移来泥土,种上在外地每个能达一斤半以上的金秋梨。但三年后,收获的却只有红枣般大小梨。之后,她尝试着种过金银花、百合、枣子,结果全失败了……我们不想讨论这么沉重的话题,问起石头可煮来吃的事。杨来弟呵呵地笑了起来,她说,当年穷啊,把石头放锅里煮了,可能是高温把盐分和一些氨基酸类物质蒸发出来吧,果然有一股香气,过过鼻子瘾。

 

  氽岩的故事感动了很多人,有政府官员,有社会上的爱心人士,在他们的帮助下,给氽岩修通了险峻的公路,架设了自来水,改造了高压线。长沙有个叫熊喜林的老板到这里来考察,发现山顶上的一丘稻田,每年春天田中间一小洞有水冒出,半月后又从洞里流回去。他觉得神奇,便打造成了天池。熊老板准备用三年时间投资二点五八亿,采用“生态农业+古村落保护+美丽乡村+乡村旅游”的形式来开发,将“汆岩古屯”打造为中国侗族农耕文化保护基地,中国动漫(影视)拍摄基地和中国古海洋生物化石地质公园,建成国家4A级乡村旅游景区。现在周边的几个村和并到这个村后,全村有372户1139人,其中贫困户103户356人,贫困户中残疾的45人。自从熊老板半年前入驻以来,已投入五千多万元启动项目建设。目前,已有28位残疾人在熊老板的公司上班,女的2100元男的2700元一个月的工资,一二级残疾人上班,政府每个月还补助50元,熊老板同样补助这么多,70岁以上的一二级残疾人政府每个月补助100元,熊老板也同样每个月补助100元。

 

  到了这里,通过现场的观察体会,听了村民们讲他们的生存故事,原以为觉得那些很重要的事情,陡然就变得轻飘起来,还有什么值得斤斤计较,还有什么可以肝肠寸断。面对如此的困境,人们就能超脱地活下去,对于一些纠结,一些不快,已经变得轻若游云。站在这里,叩拜山水为师,聆听山雀对话,久了,一个男人的胸怀就会伟岸起来,一个女人的心胸也就变得宽广而坚强。

 

  这或许是氽岩所独有的一种品性,它能让每一个登临其境的人,都从自己的生命经验里体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感动与启迪。并让它成为力量的一部分,信仰的一部分。你在看氽岩,氽岩也在看你。当一个人的精神高度与氽岩的经历齐肩的时候,这个世界,其实已为他打开了窗户。

 

  心事难懂,毕竟你我不同。失意时,高看自己一点,你没有那么差;得意时,低看自己一点,你也是没有那么好。在孤寂的日子里,必须想些有趣的事儿来充实抚慰自己。一方庭院深幽处,半卷闲书一壶茶。暂且作个清闲客,静观流水送飞花。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