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阅读 -> 评论 -> 内容阅读

割舍不尽的乡愁

http://www.frguo.com/ 2018-03-20 万辉华

  葛取兵离开临湘到岳阳市工作也有十多年了,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那割舍不尽的乡愁却折腾着他,让他辗转反侧,只好诉诸文字,便有了这本《一树桃花寂寞地开》小说集。17个短篇组成了一幅全景式的乡村风土民情画。

 

  过去,我读作家贾平凹的小说,总是惊讶于他善于塑造乡村美女的文学形象,而那些众多的形象都有一个原型,则是贾平凹前妻韩某某的影子,或多或少,或明或暗。我不知道取兵是否受了平凹先生的影响。葛取兵的作品里塑造了秀姐(《一树桃花寂寞地开》)、砣妺(《砣妺》)、翠花(《二锅头》)、春花(《砸碑》)等十多个村姑村妇形象,她们在村庄茅舍,或小镇小店,或深山老林,或在城里打工谋生,无不善良淳朴,无不温柔似水,无不对爱情亲情渴望,而又节外生枝,遭受身心磨难。生活在穷乡僻野,却追求着自由的情爱,生活在苦难的困境里,却有着割舍不尽的恋乡情结,这些普通女子,如星星般照亮寂寞的山村小镇。作者在《一树桃花寂寞地开》中,把对秀姐的偶遇,到后来的千呼万唤请她出来参加排练节目,到了解她被地痞丈夫虐待的真相,再到小说主人公无力援助而怅然离开村庄,秀姐却如山村的一树桃花般,永远地开在主人公的心里。作者流露出那种对美受到欺凌的深深同情和无比惋惜。小说集中,还有一些同样个性鲜明,有血有肉的女性形象,读后让人久久难以忘怀。

 

  “三贴近”的创作原则,常常提醒当代作家要接地气。凭借多年在农村生活工作的经验,葛取兵笔下的底层人物呼之欲出,无不栩栩如生,熟稔如邻居大叔大哥,如《你在天堂还好吗?》的国伢,老实本份,家里太穷,娶不到老婆,后来在扑灭山火中献身。《二锅头》里的牛宝,因酷爱喝酒,得了一个“二锅头”的绰号,常发酒疯,殴打妻子,妻子落入水中被淹死后,成了孤家寡人,后来在防讯堵管涌中却一马当先,成为英雄后,命运发生改变,娶到村主任的女儿。《乡里老爹》里的宝爹,在“文革”期间充积极,用欺骗的手段得到了村姑娟,又出尔反尔地迫害娟的父亲。到了晚年,为了赎罪捐建了一所学校。《女人不是锣》里的男子根,在村里人面前落了一个怕妻的名声,然而夫妻却和和美美,后来因妻子对婆婆言语失敬,差点要揍她时,却把巴掌打在自己的脸上,他说过去因父亲老打母亲,他从小就发誓决不打自己的妻子,他不想失言。他的这种态度最终感化了妻子,她决定向婆婆赔礼。在《村支书老沈》中塑造了基层干部老沈,在《三打哈》里塑造了葛乡长,他们都是本乡本土的干部,身上带着农民的淳朴本色,却也有着一些为人处世的世故和狡黠。这些众多底层人物,形形色色,有着各自的喜怒哀乐,有着各自的盘算与计较,有着缺点与亮点并存,正是他们的多面性,使得人物不是单调古板,不是非黑即白,其实,他们都不是坏人,他们的身上有自阿Q以来,陈奂生以来就有的特征和胎记,如果没有这些,就失去了小说的丰富意蕴。他们也有与时俱进的地方,可惜在这方面作者的挖掘不够。

 

  乡愁抒发不尽,尤其是在城镇化热火潮天的氛围里,农村只剩下荒废的老屋,一些空巢老人和留守孩子,甚至村头一棵两棵孤零零的大树,成了在外游子的凭吊所依。这几年像吴鸿的乡土非虚构文学作品、黄灯的乡土随笔,都是满怀乡愁的。葛取兵显然不是为赶这方面的时髦,他以生于斯长于斯的优势,以作家敏锐的视角,捕捉到了乡亲们的脉搏与眼光,抓住了生存最基本的需求,怎么脫贫,怎么追求爱情,这种既重物质又重情感的两重需求,因此,这部小说集是值得关注与欣赏的。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