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学会 -> 诗歌学会 -> 会员作品 -> 内容阅读

也人:同升湖的时光

http://www.frguo.com/ 2018-03-12 



在浏阳河畔宵夜


举起酒杯的时候雨停了
整个春天几乎被一干而尽
浏阳河的夜逃出伞的束缚
还有几分潮湿被方言烘干

推心置腹的话在杯中跳跃
暖暖的乡情绽放出红晕
涨红的脸仿佛奔腾的河流
雨水充沛足够让石头们发芽

青菜和肉都无足轻重
只有酒的浓度才可以测出
感情和诗以及一个夜的份量

在浏阳河畔宵夜犹坐江面
时间的行进皆可挥斥方遒
一叶扁舟无声中驶入心田

 

 

三月二十六阳光或重生

 

时针可以回到起点却已不是昨天
三月的湘南城市和小镇一样潮湿
一束阳光阻止了雨水的泛滥
却止不住一滴泪以及往事的流放

一条奔腾的江河无论平行或交集
谁都割断不了梦想和前进的脚步
除非放弃奔跑就像一场又一场雨
断断续续却不曾停息顽强地活着

山海关的铁轨光滑或锈迹斑斑
已延伸到许多角落孤独或热闹
总有一些文字还醒着艰难地呼吸

每一束阳光在雨后得以重获生命
每一个海子或者马雅可夫斯基
活在肉体之外用超弦抒写着花开

 

折翅的油菜花

 

立夏前田野在欢腾后开始忙碌

一些镰刀走进油菜地一声声

叹息此起彼伏她们不得不赶在

秧苗入住前狠心地作一次割裂

 

那些曾经饱受羡慕和赞誉的菜花

因为金子般的心和金黄的肌色

站成了一排排的风景刻于

镜头和记忆中成为乡愁的载体

 

年轻时的风光不再雨水的溺爱

可能过多蜜蜂也只是过客

走光观花般没有付出辛劳和真爱

 

干瘪的菜籽轻摇着瘦弱的秆

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弄丢了

春风和未来一场心痛蔓延大地

 

 

未央宫城墙上的小洞

 

那层层叠加的土堆有些蜕皮

苍老的颜掩饰了曾经的刀光剑影

两千多年的风吹雨打不易被察觉

几只蚂蚁悠闲地爬进墙体的内心

 

日复一日的风吹进这一个个小洞

也将大汉之后的皇土吹成了遗址

还有一些树根和草籽爬上了城墙

用绿的生气回味着未央宫的辉煌

 

长安城的梦想多想长治久安

在涌动的尘世中城墙被掩埋

又在一段段残垣里鲜活出土出世

 

入世的人们来去匆匆无心挖掘

历史或秘密转身后便是过客

过眼云烟惟民族荣光屹在心头

 

 

假如没有屈原

 

汨罗江只是一条河在沿岸

百姓的日常生活中流过没有人

在江堤来回踱步带着不癒的伤痛

一个祠也不会为一个人香火流传

 

列国的王公贵族是否还争辩不休

哀民生之多艰的人抵抗不了

内心的无奈和楚王的昏庸没有谁

能挽救一个王朝的末落上苍亦然

 

假如没有屈原还有谁会在楚地

挣扎像一尾鱼天问也没有答案

又有哪颗星星彼岸花开千年不谢

 

那些粽子的传说被龙舟桨惊醒

年复一年人们的悲伤日渐脱落

五月初五在每条河流中稍瞬即逝

 

 

蓝莓林是片火烧云

 

进入蓝莓庄园几条狗正在追咬

从前坪跑到蓝莓林里全然不顾

三十多度烈日暴晒洪山村里

过着欢乐采摘的日子在端午前

 

晚餐的红烧肉镇住了蓝莓酒劲

而火烧云一下子便串出了喉咙

像一条条野狗疯狂地占据天空

又像一块块菊皮扣肉令人垂涎

 

此刻蓝莓林似一朵朵火烧云

一粒粒成熟的蓝莓便是云的种子

这些极具魅力的深蓝诱人深入

 

从青到红不一定是蓝莓的追求

深蓝可能是一份岁月的沉淀

酸酸甜甜的味犹如漫漫的人生

 

 

在岳麓山下

 

躺在一张床上头枕岳麓山

白色的被面似月光下的水波

脚踏湘江一股风溜了出去

吹散了满天的云和稀疏的星

 

下弦月有几丝温柔与羞涩

像极了二十多年前的爱晚亭

初次相见时少年的吟诵

夹在树叶中飘零凉风习习

 

一座山的今世细细咀嚼着

目光和脚步远比一个人

在时光中走得漫长而久远

 

青春也仿佛过客匆忙而至

又跑向了下一代人惟有

岁月依依笑看着不碎的梦

 

 

同升湖的时光

 

大风抵达前同升湖没有一丝表情

像个处女躲在山的臂弯中小憩

偏僻与安静是远离城市后的日常

没有车水马龙也没有逃离与杂念

 

来往的行人脚步变得轻盈而闲瑕

仿佛一尾尾无所事事的鱼慢慢地

飞出湖面在山水间自在地游玩

一切就像个孩子纯粹又不失乐趣

 

狂风暴雨电闪雷鸣适合在夜间

对于一湖水再隆重的声响不过是

轻描淡写只要没有惊醒谁的梦

 

同升湖的时光不仅仅属于一面湖

躺在湖中的云和鱼是懂得幸福的

无论岸上的身影急促否都是过客

 

 

石鼓书院的门缝

 

宋时月影偏瘦几根银发落下

高处成山立起了石鼓山

低处成水流淌出湘江与蒸水

还有些伤感都随波北去

 

一些线装书生长得比草木更盛

来来往往的读书人在时光中

穿梭只有一些文字墨迹

似乎不老不被岁月的门槛阻挡

 

青草桥头的酒醉过不少篇章

却始终敲不响那石鼓的两面

有一些名字终将老去在山门外

 

石鼓书院的门缝里藏着山长的眼

看过流云与过客仍初心不改

追问往事与秘密某一刻自然开

 

 

稻草人

 

假装看见风像个杀手

一剑将最后一抹夕阳劈倒

天黑下来夜在露水中渐凉

深秋的雨平静了躁动的心

 

熟透的稻穗低下了高贵的头

等待一把收割的镰刀和锋利的动作

田野上的虫鸣蛙叫开始准备冬眠

来来往往的脚步如轻舟过万重山

 

缄口不言凡事却心知肚明

看过风雨的争吵日月的逃离

还能装模作样像个人没心没肺

 

稻草人用灵魂照亮庄稼

飞禽走兽也不足为惧信念在前

并不伟岸的身躯震撼着黑暗与恶尘

 

 

祝融峰站在云海之上

 

大雪未至时令已催促着雾凇

急匆匆地冲上祝融峰

一身寒气袭来染白了整个山头

枝头树叶和鸟鸣都硬起了腰板

 

无数的眼球忘却了昨夜的寒冷

向着山上的银妆素裹脚步凌乱

全然不顾阴雨不顾潮湿的心事

有媲美阳光的引力正在顶峰招手

 

阳光在某一刻如韩愈开云见日

刺破了云层和绷紧的神经

一片片云海涌上心头站在群峰间

 

在冬天拨开云雾勿需理由

再冰冻的日子也会稍瞬即逝

阳光暖流自然矗立每个山峰和心头 

 

    也人,本名李镇东,生于1982年春,湖南衡南人,国家二级作家,先后在毛泽东文学院作家班、鲁迅文学院诗歌班学习,出版诗文集《稻芒上的蛙鸣》《晴空向南》《向南而立》等5部,主编文集《魅力》《爱上》2部,有作品研究集《向南是一种温暖——从李镇东的〈向南而立〉说开去》1部。曾被《星星诗刊》作为“实力诗人”予以推介。系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湖南诗人》主编、衡阳市迴雁诗社社长、衡阳诗歌学会常务副会长,衡阳师范学院客座教授。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