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阅读 -> 散文 -> 内容阅读

播种阳光文学的恩师 一一深切怀念谢璞老师

http://www.frguo.com/ 2018-03-09 罗范懿

  我人生第一本书《冬种春收——罗范懿作品选》得益于谢璞老师作序,没有他的序言推荐,素不相识的中共湖南省委常委、省委组织部长罗海藩不可能给一个刚从乡广播站调入县广播站不久的普通工人小记者出书,以“自学成才”之“范”题写书名,出版社也不可能出“作品选”。其书中“才”有多少难说,谢老师却是从阅稿中选了一粒文学的种子吧,他在序中这么写道:“……种子的力量很大,小苗是可以长成大树的!”

 

  那时,我这个乡镇作者只是在郴州地区文学活动中见过谢老几次。一个刚从“文革”毕业,后来又不承认学历的高中生,对什么是文学是懵懂的。可因当时学校社会实践活动多,对做一个“潘冬子”一样的人又是清白的。感谢当时的郴州地区文联给我学习机会,让我从谢老师的几次文学创作讲座中,不仅明白了怎么写作,更明白了最重要的是写作什么。后来我又从读谢老师送我第一本书《美妙的夜空》开始,走进了他构建的一个个充满正能量的美丽童话世界和这个正能量世界的动物和人。边工作边写作,也渐渐就被谢老师的童话,所童话:

 

  我第一次来长沙最先想到要去爱晚亭和桔子洲头,第一次去北京想到去体验《我在五星红旗下站岗》,开始教小孩写作文,启发孩子写的第一篇是《洗红领巾的故事》,我第一本文集里有《父亲的指南针》《父亲的党章》……等这些小事似乎让谢老师看到了一粒如他童话里的种子,尽管这颗文学的种子体能还较弱,他也捧在手心拍落尘埃,爱惜地吹吹……我在乡镇驻村搞冬种油菜点时,写出了后来被报刊连载的短篇小说《憨公子的点》。

 

  1993年12月,由谢老师帮我定书名的我的小说《冬种春收》出版,谢老师亲自去我母校省广播电视学校参加了《冬种春收》首发式讲话,会后的12月26日,值毛泽东同志100岁诞辰,我特意去了韶山,把我人生中的第一本书献给了韶山毛泽东图书馆……

 

  一颗经谢老师等多方营养灌浆的种子开始茁壮成长,至现在为止,我已发表或出版书稿总字数达400余万。

 

  后来,这颗种子愈发被“童话”得不安份起来:小说放下写伟人传,45岁离开“一把手”仕途,重走红军二万五千里征程,走了一次不够还走两次,晋一级作家只差一票不再努力,“中国作家”会员不上心,有官不当宁可去当教师……就这样,我埋头把种子深深种在了红军万里长征和文化长征路上……

 

  在我发起文化长征前夕,正值省作代会期间,谢璞老师在芙蓉宾馆的住宅里,为我细讲“舳舮千里”的童话和典故,并且告诉我如何处理好大事业与小家庭的关系……句句鼓励和谆谆诱导犹在耳边。

 

  谢璞老师讲话的阳光眼神,阳光口音,阳光嘴唇,阳光指点……依然历历在目,尤其是他作为一位著名作家,拿着我送给他的人民出版社再版的《人的价值学》,一本描述我怎样“不入正业”的习作,他反而激动不已。他要我立即耐心为他讲讲,他爱不释手,说一定要细细读完它……

 

  获悉谢老师严重中风,我买鲜花去医院探望,发现他已无心赏花,精神颓唐,吊上液体就像颗干瘪的老种子,因嘴巴中风严重,师生俩无话对话。我们本是无话不说啊!他很想说出来让我听懂,可他发出来的声音我又根本没法听懂,此种情状,急得谢璞老师突然嚎啕大哭……

 

  哭声让我心痛,慌张,不知所措。老师说不成话,是在面对学生哭自身阳光已散尽,或哭小家庭和大责任,还是哭面前这颗种子并没他预见的那样“小种子定能长成大树来”?……

 

  那次后,我每每回想起老师的哭声,我心里就好痛好难受……哭吧,您是在哭出您的童话,哭出您永远美丽童话的小天使娃娃……

 

  后来我几次想再去探望,又怕这样会打扰他,后悔没听到老师最后说上一句话,他就永远地不能说话了……

 

  想起他教妻子统一把自己的学生也叫“老师”,想起我想尽可能关照下他家人的生活时他一概回答“什么都好,不添麻烦”,想起我搬来长沙时要接他去学生家作次客时他硬不肯来……而他每次却把学生家的老老少少都细细询问关心,我的心里更添怀念。

 

  播种阳光文学的恩师啊,您一路风光走好!您全身每个细胞都充满着阳光,人去天堂,阳光已留下……“长征学子”也学老师只播种子不做“大树”,永远做个勤劳的播种者,承诺着我们既定的口号:播种万万里,风流后来人。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