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阅读 -> 散文 -> 内容阅读

一塘春水伴泉涌

http://www.frguo.com/ 2018-03-05 卢宗仁

  又一次站在家乡的大塘前。近乡情怯。塘水的轻波细浪从心头漫过,层层叠叠。一圈圈荡去如翻过的岁月,一波波涌来像野性的乡愁。我摸了摸新剪的鬓角,朝着父亲踮脚的方向,坚定地加快了步伐。

 

  84岁的老父亲,果真站在门前的路口,站成了一个年年不变的老镜头。一见面,我触摸到了老爷子的心情:云开了。当目光触及到孙儿曾孙,那便是太阳初升,光芒万丈。倘若是将这一画面定格,四个字配上去恰如其分:岁月静好。

 

  在我们乡下,在一代又一代传递传承的过年记忆里,最经典的一句祝福语就是:“恭喜您合家过了热闹年”。过年就是图个热闹,回家就是奔向团圆。

 

  从我懂事起,以父母为中心,我们一大家人就一直是一起过大年,一起吃团年饭。从几个到十几个再到二十几个,总是围成一桌。每年的大年三十中午十二点,随着一挂长鞭点燃,喷香的过年饭开始掀起一个个高潮。老人是敬酒祝福的中心,孩童是鼓励褒奖的主题,新人是宠爱呵护的主角……吃年饭是要关起门来的,为的是满堂喜气不漏,一团和气严实。桌上还要多摆上几套碗筷,寓意的是来年添喜添丁,虚位以待。

 

  大年三十的上午,还有一套铁定不变的仪式,必须依序完成:总是由一家之主率领子子孙孙,从敬天地、敬家神开始,再到城隍庙、泉湖庙、氏族宗祠,最后是先人坟前祭拜。每一处都要摆上三牲祭品、五谷供果,焚香点烛、洒酒烧纸,虔诚跪拜、恭敬作揖。先来先敬,长幼有序。袅袅香烟中,但见人间烟火灿烂,天堂先祖极乐。

 

  跟着父亲年复一年地祭拜,不知不觉中,父亲老了,老成了一个老爷爷的形象。跟在父亲的后面,一种挥之不去的惆怅罩在我的心头。父亲在他的五兄妹中排行第三。2016年,他最小的弟弟刚跨过80岁的门槛就走了。从此以后,父亲的腰弯得更厉害了。看着他毕恭毕敬,在先祖的坟前躬身作揖,听着他一遍又一遍复述着前辈的人生故事,我肩上的重量也在无形中叠加。也许就是从这时起,我开始对父亲的感受有了特别的关注,对他的一些不怎么明说的想法,由掂量到在意,以至于开始下定决心去实施。帮父亲实现他很久以来的心愿,是我这个儿子的职责,更是我的机会与幸福。

 

  经过了近半年的摸底、邀请与准备,在所有亲人的期待中,2017年腊月三十日,“合家大团圆”的充气大红拱门终于竖了起来。为了烘托过年气氛,突出团聚主题,我哥提出要我做一副对联。这可是临阵出的一道难题,一向音律不通的我被赶鸭子上架。29日晚上,我一个人捉襟见肘抓耳挠腮折腾了几十分钟,勉强拼凑了一副口语联,自知很不工整,但自以为还是基本达意。我是这么“联”的:一塘春水伴泉涌,满树繁花凭木生。“一塘”就是我的家乡周公塘,我家门前就是新修的泉湖广场;“木生”是我爷爷的名字,我奶奶叫“生真”。寓意就是“树有根,水有源”。感恩新时代,感念爷爷和奶奶,感谢春雨滋润清泉涵养。大年三十的上午,“木生”爷爷"生真”奶奶的儿孙们都回来了,下午,外甥外孙们也都回来了,四代人齐齐地站在拱门前,一辈一辈,就像依偎着父亲母亲、祖父祖母、曾祖父曾祖母、高祖父高祖母。一家人有说不出的喜悦,道不尽的亲情。中午的年饭,一大家人围了五桌。难得的机会,让我在开席前又当了一回“领导”,即兴致辞中,我代表晚辈,亲手给最长辈的两位老人(我父亲和细婶)奉上红包,送上祝福,同时也送上“遵纪守法,尊老爱幼,真功实做,珍惜当下”与家人共勉,衷心祝愿亲人们事业生活蒸蒸日上。最后还以主持人的身份下发一个“通知”:”年饭结束后,请我辈的十兄弟每家带一只做好了的鲫鱼回家”,寓意年年有余,也是照搬了过年时最有创意的传统祝词。团年饭就更热闹了,满满的十一桌,果真是一树繁花簇拥、枝繁叶茂。广东回的不说粤语,长沙来的不带嗲音,一律的乡音。大老表叙的是城南旧事,小兄弟说的是小城故事。当老师的交流育人体会,做老板的切磋创业心得。孩童们喜滋滋地秀出压岁红包;五个2017年报到的”二孩”儿,用他们听得懂的语音童声合唱。小孩举的百事可乐,美女端的红颜雪碧,老少帅哥碰的飘香美酒。几盆炭火暖意洋洋,一组灯笼醉眼朦胧。大年夜,我们把热情举过了头顶;除夕夜,我们把幸福掀上了天空。

 

  过年,其实是乡愁的大集成、总爆发。过年,就想过一把亲情的瘾,就想奢侈一回、漫溢一次。好比是那个缺衣少食的年代,一捧瓜子舍不得一粒一粒的吃,要剥成一握集中在手心,然后满口灌下,大口大口地嚼,把香甜囫囵吞下,哪怕噎着呛着,那也是春水开闸的奔突,那也是春雷骤响的激荡!

 

  有了大年三十的过滤,必有新年酣畅的出发!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