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坛资讯 -> 湖湘文讯 -> 内容阅读

湘西“剑客书生”:读了他的诗,谁还敢说“你的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

http://www.frguo.com/ 2018-03-01 时刻新闻

  经常有人说,你的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

  以此来揶揄那些语文差得一塌糊涂的人

  在湘西吉首大学,有一位体育学副教授

  坚持写诗20年为体育老师正名引关注

  他就是被媒体称为“剑客书生”的武术家诗人胡建文

 

 

  胡建文,男,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出生于湖南新化,自幼习武,是一名体育硕士,现为吉首大学报社社长,体育学副教授。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省诗歌学会理事,国际汉语诗歌协会理事。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诗刊》《星星》《扬子江》《诗歌月刊》《诗潮》《诗选刊》《秋水诗刊》(台湾)等报刊,多次入选漓江出版社、春风文艺出版社、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诗歌、散文诗、散文、儿童文学年选,以及《中国新诗300首》(谭五昌主编)、《新中国60年文学大系》(王蒙主编)等权威选本,著有诗集、散文集多部。曾获首届“巨龙杯”全国新诗大赛一等奖(《诗潮》主办)、第三届“包商银行杯”全国高校征文优秀奖(《人民文学》主办)、全国散文诗大赛校园诗星奖(《散文诗》主办)等奖项。2007年,被评为“全国十大魅力诗人”(《儿童文学》组织评选)。参加全国第三届、第十届散文诗笔会。

 

 

  胡建文诗歌代表作

 

  天空高远,生命苍茫

 

  大地向南,我向北

  风声向南,我的心音向北

  大片大片奔跑的水稻,大片大片奔跑的玉米

  大片大片奔跑的麦子,大片大片奔跑的云朵

  天空高远,生命苍茫

 

  一只小鸟,划出一道有力的弧线

  一块墓碑,两块墓碑,无数墓碑

  站立着,深深切入土地的诗篇

  田间或原野里劳作的人,渐大渐小渐淡渐无

  天空高远,生命苍茫

 

  让我忘记从前,忘记现在和未来

  忘记所有飞速来临又飞速撤退的事物

  让我忘记生,忘记死,忘记一切

  就这样慢慢抬起头来,平视或者仰望

  天空高远,生命苍茫

  (原载《星星》诗刊)

 

 

  忍不住大喊了一声

 

  春天,我在阳光的背面行走

  走着走着

  忍不住就大喊了一声

 

  该发芽的都发芽了

  该绽蕾的都绽蕾了

  这个季节,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体内膨胀

  于是就忍不住大喊了一声

 

  当这喊声砰然坠地的时候

  我才清晰地感到了它的沉重

  一只鸟,莫名其妙地看看我

  逃也似的飞向远处

  (原载《人民文学》)

 

 

  我在大学教书

 

  我在大学教书

  暂住平房一间

  房前有自生自灭的草

  夏天,开一种淡淡的小蓝花

 

  我的房子,叫绿歌小室

  有风常来坐坐

  有雨不时敲打我的盆盆罐罐

  我说,那是来自天堂的音乐

 

  在夜晚的绿歌小室

  我还邂逅过一位青蛙兄弟

  其时我正在高声朗诵一首诗歌新作

  青蛙兄弟仰脸呱呱地评论了几句

 

  据说高校今年要加工资了

  房子也一定会越住越好的

  可青蛙兄弟还会来听我朗诵诗歌吗

  高兴之余,又平添了一丝伤感的情绪

  (原载《诗刊》)

 

  名家眼中的胡建文和他的诗歌

 

  建文的诗歌深烙着故乡的胎记和亲情的骨血,有着明晰的来路和情感的体温。他把亲人和乡情作为诗歌指认的基因,念动乡关,挥洒诗情,让故乡的一丝一息丶一呼一吸,都在蓬勃的诗意中传递着爱、痛和悲悯,令人感动、温暖和温馨。(著名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创联部主任 彭学明)

 

  胡建文笔名剑客书生,是一位文武双全的优秀诗人。他把武术中的侠客精神在自己的诗歌中体现得淋漓尽致。他热爱生活,热爱生命。他的诗歌中,充满对大地和天空的爱,对故乡的爱,对父母和亲人的爱,对无数弱小者的爱。甚至一株“站在路上”的草,一对“急得团团转”的麻雀,一口“废弃”的井,一棵“倒在走向春天的途中”的树,都是他的诗歌关注的对象。诗歌,需要这种大悲悯和大关怀!(著名作家、诗人,中国作家协会鲁迅文学院常务副院长 邱华栋)

 

  近些年,诗歌讲究接地气,这是对的,诗歌就应该扎根大地,贴近人间,但我们也不能因此理解偏颇。诗歌还应该仰望天空和眺望远方,这样,诗人才能既踏踏实实埋头走路,又有方向。胡建文长年在湘西深耕生活,但从他的诗里可以看到,他有抱负,有理想,心怀天下。我觉得这样的诗歌追求是值得肯定的,希望他的诗路越走越远,越走越开阔。(著名诗人、中国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诗刊》副主编 李少君)

 

  诗人胡建文将大湘西作为他的精神背景,他的诗歌写作扎根土地,往往从自己的日常生活经历与故乡的人物景色中找到灵感的激发点,其作品主体风格清新、灵动、优美、洒脱而深情,与大湘西的山川风情构成某种审美对称关系,有力地彰显出胡建文作为大湘西诗群代表性诗人的地位。(著名诗评家、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当代新诗研究中心主任 谭五昌)

 

  建文是湖南70后诗人,他的诗里有湘西的大山、溪水与风声,他以一种坚实的语调与敞开的姿态行走在大地上,雄浑中传达出对生命的呼唤,沧桑中呈现出对精神的渴求,他写出了历史与现实的重量,建构起属于他的“天空高远,生命苍茫”的诗歌审美。(著名作家、诗人、评论家 周瑟瑟)

 

  认识诗人胡建文没多久,但他身上散发出诗的灵气和激情,都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他90年代末开始诗歌创作,一直激情澎湃、勤耕不缀。他的诗风朴实、格调新颖。2002年在《人民文学》上发表的组诗,让我们眼前一亮。特别是那首《在木炭市场》,诗意灵动,立意深远,对那些掠夺和扼杀大自然的行为予以谴责。2007年在《诗刊》发表的《我在大学教书》一诗,也砸皱了我心中诗的涟漪,这首诗对自己大学教书期间清贫的生活,童话般地抒发出恬静的诗意。让人触摸到诗人灵魂深处的那种清纯和童趣。建文的诗涉及范围很广,我还有他写体育题材的诗歌专辑。语言简洁、构思奇特,充分体现了诗人对多种题材诗歌的驾驭能力。建文最近要出版《天空高远、生命苍茫》诗集了。我以一个诗人读者的身份,向读者推荐这本诗集。(著名诗人、湖南省诗歌学会会长 梁尔源)

 

  和建文相交有年。我们是湖南师范大学的校友,从文学的源头而言,我们都属于异数之列。我读的是政教专业,而建文更了不得,他竟然是一名体育系的学生。时下的诗人中,找一名非中文系专业的一点都不难,哪怕是学理工科的,学美术、音乐的,甚至学计算机的,都不少,但要找一名从体育系毕业的诗人,我想,恐怕就屈指可数了。

 

  据说建文的武功了得,我固然不敢试探。我相信,以其目光之精锐、动作之干练以及一身正气凛然,一般阿飞混混都拢不得他的边。按照传统逻辑,这样“四肢发达”的人应该“头脑简单”才对,然而,建文的父母像是先知一样,在他的名字中嵌入了一个“文”字,冥冥中指引着他文武双修。于是,建文威猛含于内,内化成勇;儒雅显于外,外化为慧。建文就是这样,成为了一名缪斯的拥趸,在诗歌的百花园里有了一块自己的地盘。(著名作家、诗人,湖南省诗歌学会副会吴昕孺)

 

  我认为,一个诗人最重要的一首诗,是他的人生。这首诗写得好与坏,很大程度上决定这个诗人的成功与否。胡建文写得最好的一首诗,恰恰是他的人生。他曾带领学生在吉首花垣等地进行义演,为拖板车筹钱救子市民张义玉;他目不识丁的母亲,记得他多年前出版的第一部诗集的名字;他有一身好武功,好打抱不平,年轻时,曾像欧阳锋一样,倒立着走下岳麓山……最重要的是,一位高考失利的女孩,看到他的书,放弃了自杀的念头,返校复读,并考上了一所重点大学,开始了一个崭新的人生。胡建文的文字,真成了拯救生命的祷词。(著名诗人 刘年)

 

  在传媒江湖辗转经年,我早已疏离诗歌现场,迟钝于对诗歌的感知和理解。但在这个春天,建文用他累积的心血之作,终究燃起我内心深埋的一颗种子。他的诗歌,即便忧伤也能明媚,纵然深沉也有光芒,是我眼前熊熊奔跑的火焰,烛照我们隐秘的灵魂沟壑和生活的柴米油盐。(青年作家、诗人,《三湘都市报》副总经理刘永涛)

 

  我所了解的胡建文曾有过多重身份,他从小习过武,做过木工,后就学湖南师大体育系专攻武术,毕业后有过一段时间的北漂经历,从事过不少行业,现在在高校任教,是吉首大学副教授。所以他的诗歌写作,题材比较宽泛。丰富的人生经历,写作方式多样性,决定了他的诗歌的多样化。总的说来,胡建文的诗歌中,不仅有对亲情、爱情、友情、人生的感怀,也有对现实社会的呈现与批判。胡建文诗歌的抒情根植于对他者的爱,所以他的诗歌总能保持着清澈、透亮的优秀品质。(青年诗人,湖南省诗歌学会理事 汤凌)

 

  对乡村的遗忘与背叛构成了中国现代性进程的本质性的部分。但对于诗人而言,不是“转身离去”,而是一次次“回过头去再看”,一次次回到故乡,回到与故乡有关的那些人与事,他的诗歌中充满着对乡村的感激、感念, 在离开故乡那么多年后,他还用那么深挚的文字去写他的父亲、母亲、二姐、表堂兄、利五叔、老家隔壁的两个女人、屋背后的伯娘,故乡那些似乎无人关注的“卑微”的生命,却时刻牵动着诗人的心。他们的生命似乎以一种隐秘的方式与诗人的生命紧密的联结在一起,故乡来的消息常常让他“看清生活的本来面目——/喜忧参半,悲欣交集”(《故乡来电》)。

 

  读这些诗歌,常常令人动容。我不知道这样的诗歌是不是最后的表达对乡土的敬意的诗篇。但我却相信,诗人对生命本来的苦难、不公、不幸的深刻体认,对社会边缘那些弱者的关怀,对世界上那些转瞬即逝的美好事物的深情注目都源自这种对“根”和“本”的执守不忘。这种执守不忘不仅让诗人触及到当代历史进程中那些被遮蔽与遗忘的部分,而且,也让诗人在动荡不宁的世界中看清自己,理解生命中最核心的部分。(文艺学博士,硕士生导师,青年评论家 刘泰然)

 

  自然之美,形体之美,力量之美,情韵之美,灵魂之美,意境之美,风华之美,都在体育之歌的诗行血脉中流淌并放射着青春和生命的光彩,这是诗神的圣洁与美丽,飘逸与高贵。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