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是:省作协 -> 文学学会 -> 散文学会 -> 会员作品 -> 内容阅读

汤素兰:守岁

http://www.frguo.com/ 2018-02-28 

  过年最难忘的是守岁。

  一家人吃过年夜饭后,就围坐在火塘边守岁。

  火塘里燃着的,是在灶屋的阁楼上烟熏火烤了大半年的木柴和树根。

  木柴干爽、腊黄,烧出的火旺旺的,且有一股浓浓的香味。

  在童年的记忆中,这木柴的清香,像是年夜的气息。

  这火要燃到很晚很晚才熄。

  在红红的火光中,大人们的脸上有一份少见的祥和,闲聊时的语声,也比往日舒缓。

  好像劳作了一年之后,在这一刻,连心绪也该安歇了。

  孩子呢,肚皮被大鱼大肉胀得圆圆的,但还惦着灶上放的糯米粑粑。

  粑粑是妈妈在前一日的下午做好的,里面有油渣、炒花生仁、红糖和胡椒混合成的馅,外面包以夏日就准备好的青青桐叶。

  妈妈微笑着用火钳扒开火糖边红红在灰烬,将一个桐叶包裹的粑粑煨在火中。

  只一会儿,便有桐叶和糯米的清香从塘里飘出,弥漫整间屋子。

  刚从火灰中挟出的粑粑很烫,但孩子还是迫不及待地用手去拿。

  桐叶已自然剥落,冒着热气的粑粑在孩子的两只手中忙不叠地丢来丢去,嘴里还稀溜稀溜地吹气。

  吃过粑粑后,孩子忍不住打呵欠了。

  眼皮沉重得睁不开,但她还是顽强地坐着,守着那一塘红红的火,守着岁。

  孩子的心里有另一个盼——压岁钱。

  于是,爷爷奶奶从贴身的口袋里摸出一张崭新的钞票,五角或一块,沙沙脆响,且带着体温。

  孩子欣喜地接了,便将脸转向爸爸妈妈。

  于是,爸爸妈妈也从口袋里掏出钱,孩子注意到爸爸妈妈的动作不像爷爷奶奶那样郑重其事,崭新的钞票摸上去也没有体温。

  但钞票的面额总是比爷爷奶奶的大。

  “这是压岁钱啊,给你压岁的。”爷爷奶奶摸摸孩子的头,慈祥地说。

  孩子便认真地看着手上的钱,有长好一段时间不再感到困倦。

  孩子并不明白“岁”的含义,但红红的守岁的火,映得孩子的脸像一个美丽的苹果。

  我就是那个守岁的孩子,在许多年后,想起爷爷奶奶那带有体温的压岁钱,我的眼睛就潮湿了。

  本文摘自《汤素兰童心书坊-奶奶星》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热点话题